文学迷 > 龙8国际 > 苍穹之上 > 第五十章 第一日(下)
    “想来是什么傀儡秘术。”陈缚龙推测,修真界千奇百怪,没有什么不可能的。

    右宗大族老道:“请家主点香,询问天虎大人。”

    天虎兽灵守护陈氏多年,在族中地位尊崇。

    陈缚龙点头:“好。”

    他取出了特殊的神香点燃,朝着那口衔山刀的虎头雕塑遥遥三拜之后,毕恭毕敬的将神香插在了面前的香炉中。

    以往这个时候,天虎兽灵就会顺着青烟的接引出现,可是今天,天虎兽灵毫无回应。

    “怎么回事?”右宗大族老担心起来:“难道刚才驱走入侵者,天虎大人受了伤?”

    “可是兽灵的气息并无衰弱,这山刀堂的气势也没有减弱。”左宗摇头。

    “家主,再试一次?”

    陈缚龙的眉头也紧紧地皱在了一起,又试了两次,他可以肯定,天虎兽灵没事,而且能够感应到自己点香,却始终没有出现。

    众人着急了:“难道我们最近做了什么事情,惹怒了天虎兽灵?”这可就不妙了。

    天虎兽灵其实也很着急,不是它不想出去,而是屁股上那个印章限制了它,没有小虫的命令,它动弹不得。

    ……

    北崛园在端阳城历史悠久,位于北城墙后面,是彼此相连的七座园林。每一园都有自己的传承,弟子数百,合在一起就是城内的一个大势力。

    赵毅闵是北崛园现在的瑶光园之主,北崛七园主中最年的一位。

    在锡州,说起年轻天才,现在人们议论的都是“锡州三彩”:昙宗的“朝日金云”黎声笛,欧冶氏的“再世欧公”欧冶启,和散修少主廖合凯。

    但是在二十年前,人们讨论的是“锡州四骏”,他赵毅闵便是其中的“星耀骏”。

    可惜江山代有英才出,他们四人年长,新的一代崛起。黎声笛十八岁的时候就迈入了知命境,二十二岁已经是明见境,如今二十七岁,据说已经触摸到了天尊的门槛,正在昙宗密地潜修,突破指日可待。

    而他们曾经的四骏中,最优秀的也不过是十八岁的脉河十二道而已。

    老一代的天才被人遗忘,赵毅闵已经习惯了,但他心怀大志,自问不弱于人。

    大道漫长,谁能保证在起点的时候一步之先,就能一直保持到最后?他当年在四骏之中只是中下,可是现在,人过四十,另外三人已经远远落后于他。

    两年前,他成就了天尊之位,从即将闭死关的师父手中,接过了瑶光园之主的位置,现如今已经是命通境中期,两年一个小境界,速度如飞,便是面对黎声笛,他也有信心在今后的漫长大道之争当中后来居上。

    北崛园对外的一应事务,都是瑶光园来负责,宋征一行人出现在北崛园的时候,赵毅闵出面陪同。

    宋征只看了一眼,就知道北崛园的七座园林,乃是以北斗七星的方位布置,暗合奇阵,聚拢周天星力,淬炼天地之灵。其中的元能丰沛充裕,堪比洞天福地。

    “北崛园的先人们,有大神通。”他暗中赞了一声。

    他打量着北崛园的时候,赵毅闵也在一旁打量着他。听闻这位巡察使大人在太极湖畔,轻易挫败了平湖楼三重青云道脉的修行天才方子玉,那方子玉乃是命通境初期,境界上比自己略逊一筹。

    他能击败方子玉,实力不俗,可堪成为自己的对手。

    这种心态叫做见猎心喜。按照修真界的划分,他和宋征都算是年轻修士,二十来岁的差距在修真界那些老怪物们动辄数千上万岁的漫长岁月面前,不过是弹指一瞬间。

    赵毅闵已经很久没有找到旗鼓相当的对手了,至于锡州三彩——等他们真的能够独自执掌一方势力,才有资格跟自己谈“对手”这个词。

    不过他身负重任,宋征又是朝廷高官,这个较量一下的念头可能永远也只是一个念头而已,他仍旧要温文尔雅的招待宋征——他忌惮的不是宋征的实力,而是他的身份。

    但巡察使大人挂念着自己的案子,无心其他,直截了当的对赵毅闵问道:“前几日有华胥古国的人来接触北崛园,可否请赵园主说一说具体情况?”

    赵毅闵平静道:“不如我领大人过去看看。”

    在瑶光园的南边,靠近街道是一排店铺,这些都是北崛园的产业。最偏僻的一间挂着一张匾额:北崛修当。

    这是一家修士的当铺。

    赵毅闵将老朝奉喊过来:“打开天字九号秘柜。”

    老朝奉看了看宋征几人身上的官袍,躬身应命。领着他们进去的时候絮絮叨叨的说道:“前天马大人刚刚带人来看过,只是一件普通的六阶法器罢了,跟大人们的案子没什么关系,恐怕要让大人们失望了。”

    当铺后面的秘库有两道奇阵一道灵阵防护,进去之后前面摆着四排货架,上面放着一些当品。货架后面还有一扇铁门,以阵法加密,开了门之后天、地、玄、黄四排秘柜,天字号最为牢固,有三重灵阵加持。

    老朝奉小心翼翼的打开了第九号秘柜,从里面随意的拽出来一只盒子交给了赵毅闵,后者转交给了宋征:“便是此物,当天一名潦倒的修士来当铺里,将这件普通的六阶法器‘凝意梭’当了三千六百枚元玉。”

    宋征接过去检查了一下,这枚梭形法器当中,炼制了六重奇阵,一旦激发,可以形成一道灵光护罩,能够抵挡知命境以下的攻击。

    在六阶法器当中,的确只能算是普通。以宋征现在的眼光来看,这法器当中的六重阵法多有冗余之处,大约有三成以上的部分没什么用处,白白浪费了灵元。

    这便是天才器师和普通器师的区别了,普通器师往往只会按部就班,想不通很多精巧之处,就只能炼制这种很一般的法器。

    这样一只凝意梭,真实价值在五千元玉左右,当铺给了三千六算是有良心了,很多当铺只给真实价值的三成,甚至是一成。

    赵毅闵说道:“天枢园擅长炼器,我们收来的法器,会一并送去给那里的弟子们练手,这件凝意梭稍加修改,就可以提升为七阶法器,有很大的赚头,所以老朝奉才会给了这个价。

    当时那修士找来,我们也不知道他是华胥古国的人。这东西本来就随意堆放在秘库前面的货柜上,上一次马大人来了之后,我专门叮嘱将其放入天字九号柜。”

    宋征掂量着手中的凝意梭:“带我去最初放置的地方看看。”

    老朝奉应了一声,带着大家出去,在货柜上指着一个位置:“就是这里。”

    宋征扫了一眼,微微摇头,一无所获。倒是凝意梭上,有着清晰地魂魄痕迹,宋征暗中记了下来。

    他本想将凝意梭带回去,但心思一转,随手抛了两下又还给了赵毅闵:“谢谢赵园主的配合,若有什么问题,我随时派人过来。”

    “没问题。”赵毅闵点头:“在大人结案之前,我不会将这枚凝意梭送去天枢园。”

    宋征又带着人离开了北崛园,在他看到那一枚凝意梭的时候,他就彻底对马大全失去了信心。

    倒不是他已经确认马大全也被华胥古国收买,而是见微知著、从重褚石到凝意梭,马大全所有的证物都不收缴——如果说那一百箱重褚石,还是因为价值高昂,他网开一面,那数千元玉的凝意梭也就这么还给北崛园,只能说明他对此习以为常。

    相对应的,赵毅闵见到宋征,居然也没有半点主动上缴凝意梭的意思——说明北崛园对此也已经习以为常。

    由此可见,马大全他和整个端阳城各方势力牵连的太深了,如同“一家人”一般。

    宋征原本还有些期望,若是可以证明马大全可信,让他协助自己追捕燕雀,现在看来哪怕马大全没有被收买,也不能用他。因为不管什么事情他知道了,也就等于整个端阳城所有的大势力都知道了。

    没有地头蛇的支持,宋征可以预见未来的追捕困难重重,回去的路上,在夜色下他不由得露出了几分忧色。

    他进入端阳城的第一天,就这么平淡而过了。城中的消息很快流传开,有心人暗中打探:宋征没有飞扬跋扈,不敢仗势欺人,和传说中他在湖州城的所作所为相去甚远。

    而他去了重刀氏和北崛园,也只是简单地问询,一如几天前马大全的所作所为。

    看上去这位江南巡察使大人这一整天碌碌无为一无所获……

    ……

    城南十二里,有一座不大的道观,后院的是石塔中透出一点烛光。

    有人坐在桌子后面,借着油灯的光芒正阅读着手中的一份材料。材料上字体娟秀,似乎是女子所书。

    此人面貌惊奇,乍一看其丑无比,仔细再看,却又觉得似乎也不是那么吓人,多看几眼反而会有一种信任之感。

    他逐字逐句的读着,而后放下材料笑着道:“七妹做的不错,各方面的情报收集得很齐全。”

    在他对面,正有一满身黑毛的怪人,躺在椅子中喝着酒,一手抓着一枚果子吃着。听他说话黑毛怪人嗖一声坐了起来,敏捷的好像一只猿猴。

    “那鹰王你怎么看,这个什么官……”黑毛猴子挠着自己的头皮:“巡查使,会不会对咱们有什么影响?”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