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苍穹之上 > 第四十九章 第一日(上)
    重褚石是一种炼制高阶法器所需要的燃料,华胥古国出产较多,价格比洪武天朝内便宜不少。宋征在箱子中走了一圈,杜百户等人等在一旁不敢打扰。何一雄也不敢露出半点不耐烦的神色。他是客卿,要是因为自己的态度给主人家惹来麻烦,这个客卿也就做到头了。

    而且他能够成为陈缚龙的亲信,这点分寸还是有的。陈缚龙有资格表达自己的态度,他没有。

    宋征以虚空神镇笼罩,一眼望去,这些箱子上成片杂乱的魂魄痕迹,从华胥古国运送过来,也不知道被多少人倒手,难以从其中寻找到有用的线索。

    他轻轻敲了一下箱子,叹了口气道:“走吧,这是浪费时间。”

    何一雄将他们送出去,路上宋征问道:“这批货物,重刀氏具体经手的是何人?”

    “是右宗族老陈义诚。”

    宋征点了点头,带着人离去了。何一雄一直将他们送到了门外。

    一出门,宋征便冷冷道:“马大全这个蠢货!”

    那一批货物是极为重要的证物,可是马大全竟然丢在重刀氏不管,等他赶过来,即便是那批货物上真的留下了什么线索,重刀氏也有足够的时间轻易抹去。

    杜百户道:“那重褚石,每一箱三百斤,价值一万元玉。”

    一百多万元玉,就算是重刀氏一下子丢了也会心疼——若是作为证物进了龙仪卫,就算是重刀氏恐怕也要不回来了。

    他们必定是暗中用了什么“手段”,才让马大全故意犯了这么一个错误。

    曾百户从一旁跑回来:“大人,问清楚了,重刀氏如今内部局面复杂,陈缚龙太年轻,修为不足,虽然有些才干,却难以压制家中左右两宗。

    上一代家主死后,左右两宗差点分裂,陈缚龙只能勉强保证重刀氏的统一,但平日了需要花费大量的心力来平衡两宗。”

    宋征心中有数了,看了看天色:“先找个地方吃午饭,下午去北崛园。”

    ……

    左宗大族老看到陈缚龙这么快就回来了有些意外:“宋征走了?”陈缚龙将经过说了:“何一雄带他去了。”

    “是否……有些怠慢了?”左宗大族老有些担忧,毕竟对方位高权重,家主理应全程陪同。

    陈缚龙有自己的判断:“这个程度恰到好处。我若不出面,显得对宋征、对龙仪卫不够尊重;可我若对他太过殷勤,马大全知道了定然心中不快。

    县官不如现管,宋征虽然统领江南五州,可他毕竟远在湖州城,端阳这边还是马大全做主。”

    左宗大族老点了点头。

    ……

    小虫觉得自己这段时间过得好幸福!

    先是一口气吃了六头妖物,看上去很辛苦,但味道真是不错啊。随后老爷丢了个怪怪的东西进来,没有实体但是好生厉害,模样和自己还有点像。

    它看到就流口水,可那东西跟它斗了好几天,小虫费劲了九牛二虎之力,留下了一身伤痕,才将那东西一口吃了。

    没想到这东西竟然有毒啊,吃下去之后它竟然动弹不得整整三天!

    三天里感觉自己一身皮都裂开了,疼的它想打滚可又动弹不得。莫名其妙的,三天之后它恢复了正常,又长出来两只爪子和一只独角。

    竟然有点蛟龙的模样了。

    可是这一只独角是什么鬼,这么丑!

    这几天里,老爷忽然又丢进来一些东西,它挑挑拣拣——主要是人家现在也是蛟龙了,有身份了,要忌口,不能什么乱七八糟的都吃吧——有个小金箭一样的东西,它看到了就有一股发自内心的恐惧,远远的躲开了。

    后来它选中了一个白白的小东西,按照老爷的说法,好像是……对,叫做玉印。

    不知道哪里来的,吃下去之后在肚子里放光,暖洋洋的,让它直犯瞌睡。

    它裹了一大片爬天虎,倒头就睡。

    以前它可不会这么睡觉,随便找个泥水塘,一头扎进去,脏兮兮软乎乎的蛮舒服。

    而这一次,爬天虎从虚空中吸收元能,被那一枚小小的玉印吸引过来,经过了它的身体,进行了一番淬炼,然后流注进了玉印之中。

    每一次的过程都让它感觉懒洋洋的,好像睡觉一般,醒来之后就觉得自己的力气又大了几分。

    然后还有一枚小小的玉锁,它随意的吞了,却没有玉印那种效果,只是某次它无意中发现,只要想着这玉锁,自己好像能隐身一样,一时间倒也玩的不亦乐乎。

    直到老爷忽然喊它,它才猛然想起来:似乎……仿佛……好像……老爷并没有说过这些东西放进来就是给自己吃的。

    它愈发乖巧起来,难以想象当年的凶悍霸道。

    老爷现在就是天,没有老爷哪有这么多好吃的。它吐着舌头讨好的凑了上去,得了老爷的命令之后就地一滚,化作了一只“小蚯蚓”。

    ……

    宋征等人在重刀氏本宅附近用的一家酒楼过了午膳,结了账离去。一只不起眼的小蚯蚓从宋征的座位下爬出来,钻进了砖缝里,土遁而去,直奔重刀氏。

    宋征则带人赶往北崛园。

    ……

    小虫不紧不慢,老爷说了,他还要去北崛园,算一算晚上给他消息就好。

    它在地下施展了神通,嗅了嗅周围一片世俗的味道……人味香甜,它直流口水。

    但是不行的,老爷说了不能吃人。一下子它就没了心气儿,周围除了人之外,真没什么好吃的了。那就……没得选了,还是干活吧。

    它在地下一拱一拱的来到了重刀氏门口,好像有什么力量封闭了地下,应该就是老爷说的奇阵吧?弄不清了,不过没关系,我上地面去。

    小虫化作的蚯蚓从地面上的砖缝里钻了进去。

    今日闯山刀堂的三人全都过关,左宗一片欢腾之意,小虫弄错了好几次,终于确认了右宗族老陈义诚。

    它悄然潜伏着,等陈义诚出去之后,从门缝里钻进了屋子,然后张口一吞,将陈义诚落在枕头上的几丝白发收了过来,悄悄退了出去。

    轻而易举完成了老爷的嘱托,它一拱一拱的往外退去,这重刀氏中,它已经大致感应过了,除了有几个被封在一些特殊地方出不来的老家伙,没什么能威胁到它的人,它也就不那么小心了。

    可是忽然狂风大作,一声咆哮旁边跳来一只巨大的猛虎,落在了小虫面前拦住了它的去路。

    这猛虎三十丈大小,额生竖眼,背有四翅,一条粗尾共有九色。通体白毛柔软,泛着荧光,并不是实体,而是一头强大的兽魂,或者称之为“兽灵”更为合适。

    陈缚龙正和宗老们庆祝,酒杯刚刚举起来,忽然听的一声震天虎吼,在场诸人脸色俱是一变:“山刀堂出了变故,有邪物入侵,惊动了天虎兽灵!”

    “快走!”陈缚龙为首,十几位族老一起赶了过去。

    山刀堂非比寻常,只有族老以上的人物才知道,重刀氏真正的根基有两个,其一是家主一脉一直掌握的《天刀诀》,其二就是这座山刀堂。

    山刀堂中,有陈氏祖先降服的一头天虎兽灵,以此兽灵镇守山刀堂,守护重刀氏;同时当做器灵,温养那一套七柄山刀。

    这七柄山刀看似普通,其实早已经是高阶灵宝,若是再有三千年,说不定能够化为圣物!这是重刀氏成为中古世家、乃是太古世家的契机。

    天虎兽灵极为强大,面对一般的荒兽、乃至灵兽的兽魂,也有着压倒性的优势,它能够发现一些悄然入侵重刀氏的敌人,比如现在。

    小虫看着这头天虎兽灵,抖动了一下身躯,一股可怕的气息散发出来。天虎兽灵原本气势汹汹,信心十足,摆出的乃是碾压的姿态。

    但是小虫这一“动作”,它猛的瞪大了三只虎目,惊恐铺天盖地而来。

    那是“龙”的气息!

    如果它是神兽白虎,或是身负白虎血脉,还可以幻想一下龙虎斗。然而它并不是,“龙”的力量压制之下,顿时夹住了自己九种色彩的粗尾巴,收了四只翅膀,哆哆嗦嗦的低下了头。

    小虫还有些不满,吐了吐芯子——虽然是蛟龙了,但这老毛病改不掉。

    天虎兽灵又是一个哆嗦,身形飞快缩小,变成了一只……发着微光的猫咪。

    小虫这才满意了,昂起头来瞧了瞧,山刀堂的方位不错,对于天虎兽灵来说可以不断增强它的力量。

    可是这种“布置”乃是为了兽灵,小虫还有身躯,无法鸠占鹊巢。

    它吐了吐信子,卷出来一枚小小的玉印,凌空一落在天虎兽灵屁股上盖了个章……

    玉印的光芒一闪,有一枚特殊的印文融入了天虎兽灵的身躯中,很快就和它彻底同化,隐匿不见了。

    小虫收回了玉印,施施然遁入地下消失了,天虎兽灵这才哆哆嗦嗦的回归了山刀堂自己的本位。

    两兽相遇交锋,其实极为迅速,陈缚龙一行人飞掠而至,已经一切平静。山刀堂内一切正常。

    大家巡视了一圈,左宗大族老愤怒而疑惑道:“有极为轻微的地遁神通的痕迹,果然有什么东西闯入。可是这种程度的神通痕迹……闯入者恐怕最多只有手指大小,到底是什么怪物?”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