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苍穹之上 > 第四十七章 重刀氏(上)
    他轻巧的翻上了楼顶,在法衣的遮掩下没有任何人注意到他。他站起来感受了一下此时的风速,看了一眼自己和宋征之间的距离,心中开始了估算。

    而后,他把手一摸,从芥指中取出一张奇特的大弓和一支箭。他握着弓、搭上箭,却没有马上出手。他就这样静静的站在楼顶上,借着法衣的掩护,耐心的等待机会。

    “蛇眼”在洪武天朝凶名赫赫,即便是整个灵河东岸人族七雄,他们也是能排进前五的杀手组织。

    这世上任何一个著名的杀手组织,都会告诉他们的客户:只要元玉足够,可以帮你杀掉任何一个人。

    当然谁都知道这只是宣传,但在灵河东岸,杀手组织的确有过辉煌的战绩:五大杀手组织曾经联手做成过一笔生意,成功刺杀了一位资深镇国!

    所以在灵河东岸,当他们说出这句话的时候,还是有些可信度的。但更多的是要让雇主多掏钱。什么样的价格,就对应什么样的杀手。

    在蛇眼中,最高级别的“龙蝮”能够刺杀巅峰老祖。次一级的“虎环”,可以猎杀一般老祖。而他,是第三级“暗蝰”当中最出色的一个,在组织中代号“蝰一”。

    他杀死过十七位天尊,其中有六位是巅峰天尊。

    这一次的雇主出手极其大方,比正常价格多了六成,所以组织决定派他出手。尽管一旁有着一位巅峰老祖保护,但是他早已经提前调查清楚,为了这次任务,他向组织申请了两件重宝。

    其一是“千里弓”。

    这一套弓箭乃是特殊法器,是组织以暗中杀掉四位巅峰老祖为代价,换取一位神秘的制器大师亲手炼制。

    弓箭没有别的威力,只是一个快。

    制器大师以特殊手法,让这张“千里弓”真正达到了“千里一瞬”的速度,快过了视线。看到箭的时候,实际上它已经射中你了。

    只要他射出这只箭,宋征就已经是个死人了,这么近的距离,就算是巅峰老祖也救之不及。

    其二是“冰心锁”。

    冰心锁可以凝固全身气息和杀意——这不是为了防备宋征察觉,而是为了防备齐丙臣。在蝰一看来,这一次刺杀最大的难度不在于宋征,而在于宋征身边的齐丙臣。

    宋征刚刚进入端阳,以他谨慎的性情判断,只怕会让巅峰老祖贴身保护片刻不离。

    有了冰心锁,就能瞒过齐丙臣。至于宋征……蝰一杀过十七位天尊,今次之后想来这个数字就会增加为十八位。

    ——之后的撤退计划是组织专门制定的,确保他可以在巅峰老祖的追踪之下脱身而去。

    据说雇主听说由他出手之后也十分满意,确信目标已经是个死人了。

    作为一个杀手,他很有耐心,知道真正的好机会不是创造出来的,而是等出来的。而这一行很多新手,刚杀了几个强大的目标,锋锐正盛的时候,是绝对不会懂得这个道理的。他们会想方设法去创造刺杀的机会——那离死也就不远了。

    忽然,他紧闭的双眼轻轻分开了一丝细缝:小院前,老头已经赶回来了,还在十几步之外就气喘吁吁的跟宋征说着什么。

    宋征和齐丙臣几个人有些混乱,现在就是刺杀的最佳时机。

    他迅速的拉弓开箭,手指点燃灵元,一丝灵光从箭尾迅速朝前蔓延,循着箭只内部篆刻的阵法,一直传递到了箭头上。

    可是就在他要撒放的时候,忽然看到十里之外,白墙小院前,宋征回头看了他一眼!

    蝰一的心脏重重的跳动了一下,这一眼直透魂魄!他下意识的感觉这不可能。

    宋征只是命通境初期,他身边的巅峰老祖尚无反应——可是宋征偏偏在他即将出手的那一瞬间看了一眼,说明什么?说明他早就察觉到了自己,而且一切尽在掌握。

    蝰一片刻也不敢耽搁,迅速的收了弓箭塞进芥指中,身形一晃从高楼上滑下来,往街角的一处阴影中驰去。

    小院前,宋征微笑对老头说道:“稍等一下,处理一点小事情。”

    话音落下,他已经从那一处阴影中走了出来,迎上了杀手蝰一。

    蝰一大吃一惊,他是杀手,擅长的是暗杀,却不擅长正面对决。尽管他和宋征一样都是命通境初期,可是宋征按剑在腰,蝰一全身冰冷,一动也不敢动。

    这个时候,他才是被毒蛇盯上的猎物。

    唰——

    宋征拔剑击天,而后轻松收剑,醉龙天青色的光芒一闪而逝。蝰一心中瞬间回忆过被自己杀死的十七位天尊,他们临死之前是不是也同自己一样,感觉到无尽的遗憾,却死的悄无声息……

    宋征伸手扶住了蝰一倒下去的尸体,就好像架住了喝醉的朋友,往阴影里走去。

    他很快检查了杀手的全身,找到了几件遮掩气息的法器,一件法衣,一枚神异的玉锁,还有一枚芥指。

    宋征有些费解:端阳城中有什么人这么着急要杀自己?

    但他又总觉得这一次的刺杀没有那么简单,但其中有什么异常,他一时间却想不明白。

    他很快发现了冰心锁的作用,明白为什么这杀手能够瞒过齐丙臣的感知。但自从他修成了虚空神镇,这么近的距离内对自己怀有明显恶意的魂魄便无所遁形。

    他打开了芥指,里面空空荡荡,只有一张弓一支箭,还有一枚竹符。

    这弓和箭非同小可,宋征刚才就感应到了。而那枚竹符有些古怪,上面篆刻着一枚古老的文字,但看上去更像是一个简单的符号。

    宋征完全看不出来,这枚竹符到底有什么用处。

    “是杀手的身份证明?”可是这个推测很快被他自己推翻了,因为他已经认出来,这枚竹符的材料,乃是极为罕见的“九重万年竹”,这种材料乃是世间最出色的奇阵载体之一,如果让这世上的阵师选择一个他们最愿意打造阵桩的材料,九成都会选择九重万年竹。

    杀手的牌子,一枚玉牌足以,用九重万年竹实在浪费。

    一时间想不明白,宋征将尸体丢进了小洞天世界,芥指自己随手收了。

    下一瞬间,他面带笑容回到了院子前:“老丈您接着说。”

    杜百户茫然无觉,齐丙臣在宋征看那一眼的时候,也随之察觉,暗感惭愧的同时,也对宋征很放心。所以宋征去解决那个杀手,他也没有插手。

    入夜时分,宋征已经钱契两清,带着众人入住小院,城外毕竟不方便。

    他将曾百户喊来:“你联络一下湖州,请班公燮老先生过来帮我做件事情。”曾百户应命而去,消息传回湖州城班公燮手中。

    ……

    第二天早上,消息就传开了:新任龙仪卫江南巡察使宋征,花了三十倍的价格,买下了一座城中的小院。

    各方势力的第一反应是哂笑:果然是个败家的二世祖。三万元玉不算很多,但也不能这样花呀。

    后来各方势力才知道,这座小院的主人是欧冶氏老家主留下的一座“井院”,已经许多年不用了。

    众人恍然:原来是想接近端阳城第一世家欧冶氏,只是这投名状未免有些浅薄了。

    他们对宋征有了第二个评价:自作聪明,火候不足。

    欧冶氏不是中古世家,甚至不是千古世家。他们从成为世家到现在只有五百年,但是没有人否认欧冶氏乃是端阳第一世家,甚至是锡州第一世家。就算是那些中古世家也甘拜下风,因为欧冶氏的老家主欧冶公实在逆天。

    他有一点修行资质,十岁的时候被一个小宗门收入门下,修行到了五十岁,也只是个脉河十道的境界,原本这辈子也就这样了。可是五十岁之后,欧冶公忽然找到了方向,他无意中看到门内宗主制器,觉得“很简单”,于是宗主让他尝试了一下,轻而易举的就炼成了一件五阶法器。

    自此开始,他用了短短三十年的时间,就成了当时洪武天朝最出色的器师。随后他不断挑战自我,最高成就曾经炼制出九阶灵宝!乃是数千年来,整个洪武天朝唯一一个触摸到了“圣物”边缘的人。

    他与诸多镇国强者交好,他炼制的高阶灵宝,在这些镇国强者的手中绽放出最为璀璨的光芒,斩杀一个个强敌。

    他的每一件作品都价值连城,很快就成了端阳城里最富有的人,就连那些中古世家,为了一件重宝,也要求到他们下。

    他建立了欧冶世家,以法器开路,迅速发展壮大,他的每一个孩子都成就极高,孙子辈的也已经成长起来——资质不行,可以服用灵丹;战力不行,可以使用灵宝。

    一百五十年前,欧冶公寿元耗尽撒手而去,留下了一库重宝,欧冶氏凭此屹立至今,不断地发展壮大,成为了端阳城内的第一世家。

    当年欧冶公选择在端阳落户,是因为此地位于地脉之上,灵脉出宝水,宝水炼宝剑。他在城中打了十九眼水井,其中十三口涌出宝水。但另外六口水井他也没有放弃,他觉得自己不会看错,这些水井早晚也会有宝水涌出。

    所以每一口水井,他都建造了一座小院,称为“井院”,宋征买下的,就是其中之一。而且是没有出水的那六口水井之一。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