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苍穹之上 > 第四十六章 燕雀(下)
    “此等重宝落在我们手中,华胥古国一定不会甘心,想方设法也要弄回去。他们以为在我身上,呵呵,他们猜错了。”

    宋征明白了,收过来放入了自己的小洞天世界中。

    都交代完了,肖震朝他一摆手:“好了,咱们也出去吧,最近京师局势紧张,我不能离开太久,江南这边,就交给你了。”

    两人从玉葫芦小洞天中出来,宋征真切的感受到了一旁马大全妒忌的眼神。他挨了一顿训斥,三两句话就被赶出来,宋征却在里面跟指挥使大人密谈许久,而且看上去,跟宋征谈过之后,指挥使大人心情极佳。

    “这小子莫不是个兔爷儿?”马大全心中狠狠地诅咒。

    肖震环视周遭:“用心办事,龙仪卫不会放过任何一个有罪之人,也不会亏待任何一位有功之臣。”

    他朝范镇国点了点头,后者张口吐出剑丸,叮咚一跳化作了一柄神剑,剑锋上喷出光芒裹了众人,腾空而起往京师飞去,瞬息千里。

    临走之前,范镇国朝宋征挥手告别,宋征抱拳躬身相送。

    等那金光流星看不见了,马大全皮笑肉不笑的上来道:“宋大人深受指挥使器重,前途无量啊。”

    原本还算“友好”的两卫,因为肖震的“厚此薄彼”而变得关系微妙起来。马大全语气不善,镇山卫众人的神色也跟着有些不善了。

    杜百户便有些不爽了:你们自己办事不利,挨了指挥使的训斥,怎么还敢迁怒到我们大人头上?你是千户,我们大人也是千户,凭什么受你脸色?

    杜百户怒目而对,瞪着镇山卫众人。在他身后,豹韬卫众人也气愤起来。

    宋征看了马大全一眼,淡淡道:“谈不上什么器重不器重的,只不过家中长辈和指挥使大人有旧。”

    马大全暗暗冷笑,心道果然如此。

    杜百户一愣,看着马大全的脸色,心头窃笑不已。他可还记得千户大人刚刚进入湖州城的时候,第一件事情就是打破了班公氏的大门,让整个湖州都以为他“年轻气盛”“暴躁易怒”“浅薄无城府”……现在,千户大人似乎又在想着给马大全留下一个“二世祖”的印象。

    宋征带着豹韬卫剿灭了骁山匪,但对于马大全来说,这不算什么“能力”,他没亲眼看到宋征轻松灭了僵尸侯魃,仍旧觉得骁山匪是一伙乌合之众,他若不是因为耽误了赶不及,三百人镇山卫就能全灭骁山匪。

    而此时他正心怀嫉妒,宋征给出一个“家中长辈与指挥使有旧”的缘由,正迎合了马大全的心理,他很愿意相信这个说法。

    宋征好像没看见马大全的冷笑,从怀中取出一物,清了清嗓子,正声道:“本官已经受封江南五洲龙仪卫巡察使,马千户也在本官辖下,日后若是有什么事情查到了镇山卫的头上,还请马大人全力配合,否则莫怪本官不念今日旧情!”

    马大全一股怒火直冲顶门,胖大的身躯呼哧呼哧的喘着粗气,一双眼睛泛着血丝,狠狠盯着宋征,许久才压下怒火:“好,那下官先祝宋大人平步青云,踩着龙仪卫弟兄们的尸体早日高升!”

    杜百户大怒:“放肆!”

    宋征轻轻一抬手:“无妨,马大人年纪比我大,资历比我老,升迁却落后于我,心里有些怨气也是正常的,说说话而已,不是什么大罪。”

    马大全气的要炸了,杜百户也觉得自己大人扎心了,虽然这事情很明显,可你这么说出来,马千户的胖脸都被你打肿了一圈。

    “哼!”马大全怒哼一声转身而去,再也不愿呆在宋征面前。

    宋征却在后面道:“马大人先行开路,本官要巡检锡州,马大人先为本官准备好下榻之处。”

    马大全气的差点吐出一口血来:开路?你小子真当自己是上官了?

    他头也不回的去了,杜百户在宋征身旁轻声问道:“大人,咱们真的要去锡州?”

    “去,当然要去,不过提前要做些准备。”

    ……

    锡州州府端阳,马大全回来不到半天,有关豹韬卫千户宋征乃是靠着家世上位二世祖的消息就传开了。

    马大全在镇山卫的衙门正堂里拍碎了三张桌子,破口大骂宋征,声音在衙门大门口都听得见。

    尽管也有各种与宋征有关的传言从湖州传来,但人们毕竟还是愿意相信自己熟悉的人所说的话,有道是“耳听为虚”,那些传言并不能改变锡州人对宋征的第一印象。

    宋征表示,自己并没有撒谎,石原河老大人对他关爱有加,对于“孤苦伶仃的”宋征来说,完全可以算是家中长辈。

    宋征落后了马大全半天时间,等镇山卫回归端阳城后,傍晚的时候,他们也到了城外。

    锡州在江南五州中属于另类,境内丘陵起伏,水系散乱,自古出悍匪。在州府端阳城东南,有一座连绵不绝的大山,山不算高,但广数百里,山中出“丙锡”,古称“锡山”,故而得名锡州。

    丙锡乃是一种制器材料,使用十分广泛,几乎所有火系法器当中都要添加这种材料,因而锡州曾经极为富有,但六百年前,锡山被开采殆尽,只留下一座到处都是矿洞的巨大荒山,而且当年很多凡人开采丙锡,直接在山中炼矿,毒水横流,漫过之地寸草不生。

    每年春秋两季,荒芜的锡山中都要被大风卷起一片黄沙,时常吹落在端阳城中,到了这个时候百姓苦不堪言。

    五百年前,州府衙门开始组织城中大修在风沙将起的时候,以修真手段镇风。

    一开始修士们为了宗门的名誉,纷纷响应,十分积极。可是经年累月下来大家有些烦了。而凡俗之人已经习惯了没有风沙,若是哪一次修士们行动慢了,让风沙扬起来,还要被民间责骂,修士们撂挑子不干了。

    州府衙门无奈,在端阳城中开了先例,对修士摊派“镇风役”——这是洪武天朝历史上,第一个针对修士的徭役,差点引发了一场修真骚乱,但最后龙仪卫出动,慑服四方,让修士们乖乖听话——其实本身也不怎么繁重,变成了镇风役之后,大家发现其实比以前轻松了,每年轮流一个宗门或是世家,其余的修士都不必为此烦恼。

    龙仪卫撤走之前,在端阳城设立了镇山卫。

    马大全虽然对宋征破口大骂,可是宋征交代的事情他不敢不办。他将派人找了一圈,在城外租了一座庄园,派人拿着租约来给宋征:“我家千户说了,请大人入住素柳庄。”

    租约上写着,每月租金元玉一百枚。

    这个价格不算低,但是对于龙仪卫来说就不值一提了。可马大全有意恶心宋征:你不是要公事公办吗,要我安排驻地可以,这租金得你掏。

    杜百户冷笑:锡州的蠢货还不晓得我家千户的手段,这纯粹是作死。

    宋征淡然一笑,吩咐道:“好,那就住在素柳庄,你前面带路。另外,老杜,给他一百元玉。”

    “是。”杜百户去了一百元玉递过去,那镇山卫的小旗接过去收进了芥指里。

    宋征却道:“这收了钱,总要给我们豹韬卫立个字据。”

    小旗暗自一撇嘴:小气,却无法拒绝,只好取了纸笔写好。

    素柳庄距离端阳城不过五里,宋征命缇营的五百校尉住在里面,自己带了齐丙臣和杜百户,在二十名斥候的护送下,进城转了转,几家客栈他都看不中,忽然走到了城墙后面一座幽静的小院外。

    九尺高的白墙合围,前后两门,院子中伸出几只海棠,古树参天枝叶如盖,下面拱起来几道朴素的灰瓦屋脊。

    宋征似乎是一眼就看中了:“这里不错,去问问主人家是否出租。”

    “是。”杜百户上前敲门,看门的老仆却是不耐烦道:“虽然主人家不住这里,但也不租,你去打听打听,我家主人会缺你这点银钱?”

    宋征微微一笑:“不租的话买下来也可以,价钱好说。”

    听着他口气不小,老仆想了想道:“这事情我做不得住,外客稍侯,我派人去问问主人家。”

    杜百户已经得了宋征暗中授意,开口道:“告诉你家主人,我们大人出价三万元玉。”

    老头差点摔倒:“当真?”

    “我家大人说一不二,快去吧。”

    “好。”老头腿脚顿时麻利了数倍,恢复了青春,如飞而去。这院子最多也就值个一千多枚元玉,近三十倍的价格要买,这是哪里来的冤大头?

    宋征等人在小院前面等着,随意打量着周围的环境。

    远在十里之外,西城的一座高楼上,原本空无一物的角落里,忽然光影晃动了一下,就好像有一片透明的水膜。

    他穿着一件特殊的法衣,能够将他的气息全部遮掩,并且和周围的环境融为一体。

    自从宋征进城,他就一直根在暗处,现在终于找到了机会。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