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苍穹之上 > 第四十四章 骁山匪(下)
    宋征想了想,将柱子上的文字拓印下来。

    石柱旁边,放着一只破破烂烂的瓦罐,里面不安的冒出一丝丝黑蓝色的光焰,这种力量宋征极为熟悉:冤魂。

    从颜色和力量反应上来看,侯魃在里面囚禁着上千只冤魂。

    这东西却不能给镇山卫,宋征自己处置最为妥当。

    他将瓦罐收起来,再看一旁,是一只无比华丽的黑木盒子。

    盒子表面雕刻着复杂的花纹,镶满了各种宝石,几个角上包着黄金,不大的盒子上,蒙着一层宝光。

    宋征看到这盒子的时候微微愣了一下,因为盒子上的花纹十分罕见,世间常用的雕刻花纹有缠枝莲纹、回形纹、万字纹等,这盒子上的纹饰乃是一种花卉,但凡间罕见,甚至能认出来这种花的人都不多。

    因为这是曼陀罗花。

    宋征伸手轻轻一触,立刻辨认出来这漆黑的木头竟然是十阴乌沉木,这种木头对于阴冥之力的传导非常好,据说能够搭建从世间到幽冥的桥梁,只是从来没有人能够收集到足够多的数量,来搭建这座桥梁。

    他更加好奇,这盒子中到底是什么。肖震没有告诉他不能打开盒子,他手指一挑,盖子翻开。上面镶嵌的各种宝石在阴暗中划出了一道道炫目的光彩弧线,露出了里面的东西。

    一只淡蓝色的蝴蝶,身上有着暗黑色的花纹,安静的趴在盒子中。

    宋征一阵意外:这是什么?

    莽虫?

    强大的莽虫大都体型巨大,这么一个手指大小的蝴蝶,为什么会被如此郑重的放在这样一只奢华的木盒中?

    他又仔细看的时候才发现,这不是蝴蝶,而是一只飞蛾。

    那种淡蓝色,乃是飞蛾身上的鳞粉,而它也不是安静的趴着,而是被一只非常细小的奇特金针从后背插到胸口,钉在了盒子里面。

    那暗黑的花纹,看上去就像是一枚古怪的符文,只是含义不明。

    宋征猛然想起来《魔神血衣》上记载的一种东西,吃惊道:“这、这是冥蛾!侯魃只是一个山贼头子,他怎么会有冥蛾这种的罕世邪物?”

    他又看了一眼,确认的确是冥蛾没错,然后飞快的盖上了盒子。

    然后,他掌心暗藏神剑醉龙,出来道:“杜大人呢?”校尉们很快将杜百户喊了过来,宋征沉声问道:“询问斥候,周围可有异常?”

    “是!”杜百户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变故,让千户大人如此紧张,他忠实的执行了命令,取出同音骨符一一询问,八个方向上,一共散出去三十二名斥候,全都没有什么发现。

    宋征亲耳听到这些斥候的声音稳定并无慌张,这才稍稍松了口气:“让弟兄们小心一些,这一次的事情恐怕不像表面上看起来那么简单。”

    “大人……”

    “照做就是。”

    “遵命。”杜百户不再多问,去安排了。

    宋征深吸了一口气,面带忧色。

    冥蛾,号称天上地下唯一一种可以横跨阴阳两界的生物,哪怕是阴司衙门的那些差役、阎罗、阎君都不行,祂们只能在幽冥之下,一旦来到阳世,那就是触犯天条。

    而苍穹之上的那些神明,祂们却无法深入幽冥之下,一入幽冥对祂们来说实力大减。祂们可以号令幽冥,却无法直接插手——正是有此顾忌,当年冥凰才能从幽冥之下反上苍穹。

    这就愈发显得冥蛾灵异,这种生物自从远古之年就已经非常罕见了,最初修士们只是想借助冥蛾沟通幽冥和阳世,但随后他们就想到了:可以横跨阴阳,是不是就意味着可以永生不死?

    如果死了,只要自己从幽冥之下飞回来就行了。

    于是永生不死的诱惑,让修士们大肆捕捉冥蛾,想要参悟出它们身上隐藏的秘密。而原本就数量稀少的冥蛾险些就灭绝了。

    这数千年来,冥蛾出现的次数极少,但是每一次出现,必定会引起一场惨烈的争夺。尽管前人没有成功,但每一个修士都觉得自己会是“与众不同”的那一个,别人不行,自己未必不行。

    而修真界中,有众多寿元将尽,却未能突破的强者。他们有的是老祖,奢望天通;有的是镇国,仰望星空。这些人都希望能够拥有永恒的生命,让他们可以继续的修行、追寻下去。

    当阳寿将尽,几近绝望的强者们,会抓住一切机会,一只冥蛾对他们来说,绝对是巨大的希望。

    宋征绝不相信一个山贼头子,身上会平白无故带着一只冥蛾。他也将自己的虚空神镇升起,于无尽高处的虚空笼罩周遭,将一切危险审视了一遍,却也没什么发现。

    他又回去检查了一下侯魃的尸体,也没什么可疑之处。

    半个时辰过去,周围的山林一片平静。宋征皱着眉头,自己判断错了?

    ……

    西北方向上的四名斥候彼此之间保持着大约三十丈的距离,以便于彼此呼应,传递消息。

    周围山不高,但林很密。杜百户用同音骨符联络过他们之后,四名斥候仍旧在周围巡视着。一名四十岁上下的干瘦汉子骑着马,马鞍两侧挂着自己的飞刀袋。

    他一巴掌拍死了脖子上一只蚊子,咒骂道:“锡州这破地方,蚊子能吃了人。”

    三十丈之外,同伴大声笑道:“老刀你就知足吧,我听说那些绝域里面,莽虫蚊子生的比人还大,一口就能把一头牛吸干。”

    斜后方一个同伴嘻嘻哈哈的调笑道:“你瞅老刀那个样子,干巴巴的,早被欢眠楼的如意姑娘吸干了。”

    “哈哈哈!”大家一起大笑,老刀恼怒,摘了一柄飞刀嗖一声朝着取笑他的同伴射去,同伴一低头,唰一声飞刀贴着他的头顶飞过去,咄一声砍在了一旁的树干上,深入树木四指。

    他们经常结伴巡逻,彼此十分熟悉,一看这力道,便叫道:“哎哟老刀你真生气了,下手这么重。”

    一般开玩笑都只会入木两指。

    又有同伴调侃道:“老刀只是向你证明,他没有被吸干,还是龙精虎猛。”

    老刀哼哼一声:“一群俗货,我跟如意不是你们想的那样。”

    “哈哈哈!”三人又是一阵大笑,忽然最前面的一人猛的一抬手,四人瞬间安静下来。

    老刀和另外使用弓弩的斥候主动后退,两个用刀剑的斥候上前,藏在大树后面。

    老刀刚刚在几棵树之间找好了位置,他身后的一颗老杨树干枯的树皮抖动了一下,无声无息的睁开了一只诡异的淡黄色眼睛。

    随后一根细细的树枝嗤一声刺进了老刀的脖子,扎透了他的气管,老刀张大了嘴,眼中惊恐,却一声也喊不出来。他眼中生命的光芒逐渐散去,老杨树上的眼睛闭上了,却有什么东西,通过那一根细细的树枝,注入到了老刀的身体中。

    片刻之后,老刀已经暗淡的双眼中,重新燃起了生命之火。

    树枝悄悄收了回去,上面还沾着一丝血迹。

    两名在前的同伴松了口气,朝后打了个手势,是一头野猪。

    另外那名用弓弩的同伴,视线被树木挡住,也没有看到发生了什么。

    “大惊小怪。”弓弩骂了一声:“这里是锡州,虽然地方不咋地,可毕竟是我朝境内,除了山贼还能有什么危险。”

    他又朝这边喊了一声:“老刀,走了。”

    新的老刀适应了一下这具身躯,声音含糊的答应了一下,然后把衣领往上拉了拉,挡住那个伤口。

    前面的两名斥候喊道:“老刀你怎么了。”

    “咳咳,没事,刚才一不小心咽下去一只山蜂,嗓子有点难受。”

    “哈哈哈。”几个同伴一起笑了:“你也是老龙仪卫了,竟然还会紧张成这个样子?”

    老刀咳嗽两声,缩着身子不再答话了。

    等四人走后,有什么东西咕噜咕噜的从老杨树之中,流淌到了地下,然后不知朝着什么方向去了。

    ……

    “大人,东边的弟兄传来消息,镇山卫的人来了。”杜百户前来禀告,宋征一点头:“让大家伙准备一下,迎接镇山卫。”

    “是。”

    豹韬卫列阵时间不长,一阵爽朗的笑声传来:“哈哈哈,宋千户,久仰大名如雷贯耳!你在湖州城给咱们龙仪卫长了面子。”

    人未到声先到,镇山卫的千户马大全身材高大肥胖,龙仪卫的官袍原本很宽松,穿在他身上却显得有些紧。

    他身后,跟着三百镇山卫校尉,气势上倒也不赖——若是没有宋征,豹韬卫在江南能排进前五,江南其实就是五州——跟镇山卫其实差不多。

    宋征迎上去,抱拳一笑:“马大人,一路辛苦。”

    “不辛苦,”马大全惭愧道:“倒是拖累了宋老弟,大老远的跑到这鸟不拉屎的地方给我帮忙。怎么样,骁山匪全都伏诛了?”

    “绝无漏网之鱼。”宋征回答,马大全翘起大拇指:“名不虚传!”而后有看似随意的问道:“侯魃身上有一只黑色的木盒,宋大人可曾找到?”

    “找到了。”宋征暗中观察:“但是我不能给你。”

    “为何?”马大全脸上果然先喜后紧。

    “肖大人就快到了,这东西是他点名要的。”

    “哦?肖大人要到了,太好了。”他脸上却并无多少喜色,宋征便心中了然。他往京师方向一指:“你瞧,可不就是肖大人和范镇国来了。”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