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苍穹之上 > 第四十三章 骁山匪(上)
    湖州和锡州的边境上,丘陵起伏,地形复杂,沟沟壑壑之间,有鲜血洒落如斑纹,(彩蛋,精斑)一具具尸体躺在丘壑之间,一场大战刚刚结束。

    宋征居于虚空高处,一眼看遍了整个战场。

    龙仪卫们正在打扫战场,检查敌人是否真的死去,没死的补上一刀,死了的拖到了一处准备焚烧,以免引发瘟疫。

    他之前得到肖震的传讯,让他协助锡州龙仪卫阻击一伙山贼,他立刻整军出发,八百豹韬卫,留下了三百在湖州城,剩余五百修兵全都跟随宋征杀来。

    山贼不过是乌合之众,虽然多达两千,却轻而易举的就被他们埋伏、包围、剿灭。

    尸体堆积成了一座小山,两名龙仪卫抬着一具尸体过来,一用力扔到了尸山上,两人转身正要离去,忽然其中一人有些疑惑的转过了头,看着尸山下面压着的一具尸体。

    那具尸体忽然睁开眼来,惊得他往后一缩,可是尸体却忽然伸出手来,那只手瞬间变得乌黑,浓密的黑毛从手臂上飞快的生长出来,指甲变成了锋利的爪子,一把扣住了那名龙仪卫。

    这名龙仪卫也是脉河三道的境界,却被一把抓住动弹不得,而后尸体一用力,咔嚓一声,脖子被扭断了。

    “啊!僵尸!”他的同伴一声惊呼,飞快的从怀里取出一支圆筒,用力朝地上一丢,轰的一声,一团赤红色的火焰喷涌而起,凶猛的灼烧着那一具僵尸。

    “桀桀桀……”一阵怪笑声从火焰中传来,那一具“僵尸”不但没有被炼化,反而从火焰中站了起来,身躯动作之间,一具具尸体飞过来,聚拢在它周围成了它“身躯”的一部分,很快这一座尸山就转化成了一尊巨大的活动僵尸。

    它一张口,将火焰吞入腹中,抬手一招,周围山贼的尸体飞过来,全都附着在它的“身体”上,它变得更加巨大了。

    轰——

    它一拳砸向了那些龙仪卫,大地震动,一道道裂痕朝四周蔓延而去。

    它抓起地上一块三丈大小的巨石,轻而易举的朝着几百丈外的一群龙仪卫扔了过去。

    它张开口,一片剧毒的尸气朝着周围喷涌而去,龙仪卫们纷纷躲闪。

    宋征在天空上冷冷一笑:“果然藏得很深!”

    他双目幽深,张口一声大喝:“咄!”

    声波震颤,漫过了周围的龙仪卫,他们不受影响,看似并无多大威能,但波及到了那巨大的僵尸身上,却瞬间让它全身溃散,它抱着自己的头痛苦的嘶吼着跪了下去,身上的那些尸体一具具的掉下来,很快就从数十丈巨大,缩减成了几丈高低。

    宋征凌空而下,一拳轰在了僵尸的头上,啪的一声剩余的尸体全部炸飞,只留下了最初的那一具黑毛僵尸。

    它双眼血红,一身黑毛迅速的化为白毛,然后一声尖锐的长啸,身躯往地面下一沉,一阵阵大地波动朝四周散去,隐蔽着它真正逃窜的方向。

    宋征双眼如鹰,凌空一照就找到了方向。他手指一并,剑诀升起。神剑醉龙呼啸一声自无限高处冲落下来,带着凌厉的声势,唰一声刺入了大地之中。

    “吼——”

    一声痛苦的咆哮从地下传来,醉龙猛的一转,大地瞬间出现了一个大洞,一具灰白色的尸体被醉龙带了出来,啪一声摔在地上。

    神剑插在它的额头上,将它定住动弹不得。但是一双血红色的双眼,仍旧愤怒的瞪着宋征,随时准备暴起伤人。

    宋征哂笑,负手而至。

    “这法门,果然让你失去了大部分的理智。”他说了一句,暗自不屑。这山贼首脑一直没有找到,肖震本就提醒他要注意这个名叫“侯魃”的匪首,他当然不会掉以轻心,果然这家伙伪装成了普通山贼,一起被杀死,却打算借助邪术,炼化尸体为己用,一举反杀龙仪卫。

    他若是用别的手段也罢了,偏生选择了亡者的手段——碰上宋征真是作死。

    宋征一抬手就灭了他。

    他抬起两根手指,在侯魃的天灵盖上方三寸位置上轻轻一夹,似乎捉住了什么东西,然后慢慢的提起来。

    周围的龙仪卫不明所以,却看到那一双血红仇恨的双眼中,流露出了一片惊恐绝望之色,然后随着千户大人似乎真的捉出来什么东西,那血红色的光芒迅速的黯淡下去,最终彻底变成了死灰。

    僵尸再也动弹不得。

    宋征两只之间,夹着一丝淡淡的暗红色魂火。侯魃一生的记忆都在这一道魂火当中。这种手段宋征也不大愿意使用,生剥人魂,毕竟有些残忍。

    可是这个侯魃,为了自己逃脱,竟然宁愿将手下两千人送去死,然后借用他们的尸体,这种冷酷残忍之徒,对他使用什么手段宋征也没有心理负担。

    他随手一拍,将这一丝魂火震散了,落掌之下,他已经找到了自己想要的情报。成为天尊之后,很多手段都可以施展,看上去似有鬼神莫测之能。

    “大人。”杜百户和曾百户上前来请示:“接下来怎么做?”

    “将这些尸体烧了,然后等候镇山卫千户马大全到来。”

    “是!”杜百户去了,吩咐手下:“燃火!”

    “斥候放出三十里警戒,发现镇山卫的人,立刻回来禀报。”

    龙仪卫在锡州的卫所名叫镇山卫,马大全是镇山卫千户,和宋征同级。但是对于杜百户等人来说,却全然不是这个概念。

    自己千户刚刚破了白老七的案子,剿灭了一个邪教,捉了一个反贼,在肖大人面前正当红,而且看起来跟肖大人的关系匪浅,那是正儿八经的嫡系、心腹。

    马大全算什么东西?听这名字就是个土锤,凭什么跟自己千户平起平坐?而且镇山卫那帮废物,连一群“骁山匪”都灭不掉,还被人家整整两千人流窜到了州境,还不是靠着爷们儿们出手帮他们擦了屁股。

    杜百户训斥着手下:“都给我精神点!这一仗打的漂亮,待会在镇山卫面前,更不能丢了面子,谁要是丢人了,就是丢千户大人的脸,就是丢咱们豹韬卫的脸,回去后老子一定不让他好过,都听明白了吗?”

    “明白!”众校尉、力士轰然应和,胸脯更挺拔了,头昂的更高了。

    宋征看的好笑,下面的卫所之间自然也有竞争、攀比,乃是人之常情。这种内部的竞争其实也是好事。不过他也有些不明白:镇山卫怎么让这并不强大的一群山匪,一直流窜到了这里?

    “本千户要处理一些事情,不要打扰我。”他吩咐了一声,走进了一旁的帐篷里。

    杜百户答应了一声,叫来四名校尉守在四周,不住人接近。

    肖震给他发来命令的时候,特意强调了一下注意匪首侯魃,并且点名要了侯魃身上的一只黑木盒子。

    宋征在尸体上没有找到,但他剥了侯魃的魂魄,从记忆之中找到了线索:侯魃将自己的芥指藏在了身上的一个伤口中。他也暗中取了过来。

    在帐篷内,他打开了侯魃的芥指,一团血红色的浓雾呼的一声冲了出来,化作了一颗半丈大小的狰狞鬼脸,带着浓重的血腥之气,一口朝宋征咬了过来。

    这侯魃的确歹毒,在自己的芥指当中,还留下了这样的布置。

    可惜宋征早已经看过了他的记忆,对此早有准备,抬手隔空一握,一股力量将血雾鬼脸束缚住,一用力收成了一团。

    宋征本想直接毁掉,却忽然改了主意:“说不定能废物利用一下。”

    他取了一只黑葫芦,将血雾鬼脸装了进去。

    这东西名为“血怨咒”,炼制不易大伤天和,乃是剖取怀胎六个月的孕妇宫血,杀死胎儿,采取母亲的怨念,融合凝练而成。这半丈大小的鬼脸,恐怕要十几位孕妇和胎儿的惨死才能换来。

    芥指中,堆放着大量的财富,侯魃手段残忍,贪婪成性,手下抢来的东西,他要占去七成。

    只是这些凡俗中的“财宝”宋征看不上眼,准备一会一并交还给镇山卫,能找到事主的,尽量还给人家。

    他搜寻了一番,在一处角落里发现了几件东西。

    一根漆黑的石柱,一尺来粗,一丈长短,通体漆黑,看上去就像是寻常人家房柱。不过这柱子上,杂乱的刻着一些文字,有的连成一片,有的零散几句。看上去就像是有人随手在这柱子上记录下什么东西。

    宋征大致看了这些文字,不由得恍然:侯魃的一切邪功恐怕都是来自于这根柱子。

    柱子上的这些凌乱文字不能算是功法,而是什么古老修士的修行笔记。可能那一位当年就是在这柱子下面修炼,想到了什么就随手在柱子上刻下来。

    这些笔记实际上是他自己跟自己探讨,涉及到了死亡、魂魄、幽冥之力的一些深奥问题。这些问题已经隐隐触及到了一些极高的天条,甚至连宋征也只能看明白很小一部分,对其上提出的一些疑问,也是茫然无解,侯魃又哪里能够理解?他误解着从中扭曲的修炼出了一套亡者的法门,最后发现,化身僵尸威力最强……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