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苍穹之上 > 第四十二章 抄家灭门(下)
    雷敏之连忙喊道:“快来人,清洗一下。”

    杨六目道:“下人清扫太慢了。”

    他堂堂一宗之主,一抬手引来一片水流,将地面冲刷干净之后,随手一指,那水流飞出去落到了外面。

    各家之主全都目瞪口呆,先是震惊于龙仪卫的奢遮,一位阁老啊,说扳倒就扳倒了。后又震惊于杨六目的无耻,如此赤裸卑微的讨好千户大人……

    宋征看了杨六目一眼,提醒自己:这是个人物。

    他对雷敏之一笑:“真不好意思,刚才雷大人还说今年没什么变化,现在白家没了。”

    雷敏之哈哈一笑:“白家没了,少了一家分摊好处,我想大家高兴还来不及呢。”

    “州牧大人说的是。”周围众人纷纷附和。昨夜跟着白枕鹤一起,逼迫更改会址的那几家人,一个个瑟瑟发抖,低着头缩着身子,想把自己藏起来,不要让千户大人想起自己来。

    不过却有人不肯放过他们,杨六目说道:“要我说,还有些人也不配分润太极湖的收益。”他看向了那几家人。几人的心瞬间沉到了水底。

    众人也都恍然:秋后算账,再正常不过的。今日若是白枕鹤获胜,他也不会放过那些追随宋征的人。

    杨六目发话之后,还有人附和了几句,按照以往的惯例,需要大家一起最后投票决定。可是宋征一伸手,将份额金册从雷敏之面前取了过来,刷刷几笔将那几家全部勾除了!

    众人一愣:好霸道!但每个人都觉得理所应当,宋征携着大胜白家之势,处置几个小世家,水到渠成。

    宋征一挥手,自有龙仪卫将那几家主事人赶了出去。

    他合上了金册,对大家说道:“空出来的这些份额,我只拿一成。但这不是我要的,豹韬卫的兄弟们辛苦,他们分半成;齐前辈不远万里赶来湖州,不能让老前辈空手而归,剩下半成归他。其余的九成,大家分。”

    他环视众人:“可有异议?”

    “没有。”

    “大人慷慨!”众人轰然叫好,因为宋征刚才的小霸道产生的那一丝不满,也瞬间消失了。

    那几个小世家到罢了,但白家的份额着实不少。这么大一块利益,宋征只拿走一成,的确对大家很宽厚。

    齐丙臣坐在一旁也有些意外。

    抄了林逸正的家,所获其实不多。林逸正这些年沽名钓誉——当世孟尝的名号不是那么好拿的,都是用元玉堆出来的——所以他其实没有多少钱。

    灭了邪教,邪教家底也不多,而且那只玉葫芦小洞天宋征上交朝廷了,里面的三件异宝,宋征都有用处,没有分给齐丙臣。

    齐丙臣没什么不满,只是有些失望而已。

    却没想到宋千户原来早就想好了怎么补偿他,顿时老怀欣慰,暗道自己果然没有看错人。

    太极湖物产极为丰富,这半成实在不少。

    宋征微微一笑,拱手道:“既然大家都没什么意见,那我们龙仪卫这边就妥了,我也不多留了,大家继续商议。”

    他说完就走,露齿一笑有些森然:“还要去处理白家的大案呢。”

    有些想要假意挽留的,立刻就闭上了嘴。

    宋征带着豹韬卫众人出来,背后一阵压抑不住的骚动,他回头一看,手下一个个眉飞色舞:“你们这是怎么了?半成而已,不至于吧?”

    杜百户冲上来,兴奋道:“大人,不是钱的事儿。那可是白家啊,说办他就办他,咱们豹韬卫也从来没有这么威风过,你看弟兄们都快活的要飞起来了……”

    宋征转脸一瞧,手下龙仪卫们挤眉弄眼,不由得一笑,挥手道:“出息!好生办事,一定要把白家的案子,给我办成铁案,谁都挑不出错处。”

    杜百户狞笑道:“大人放心吧,白枕鹤这两年在湖州城里作威作福,满屁股都是屎,咱们早就盯着他呢。”

    下午的时候,炼仙宗毛人传拜访,带来了十具全新的傀儡蜘蛛,宋征避而不见,下面的人不敢做主收东西,毛人传等了一个时辰,惴惴不安的失望而去。

    晚上雷敏之带着杨六目来了,宋征的态度很明确:看在雷敏之的面子上,拆了琉璃宝罩,今后若是有境内有天灾,五家需要尽心救灾。

    杨六目不太情愿,回去跟其余四家商议。

    三天以后,在逸臣公的主持下,五家联手主动拆除了阳眼水下的琉璃宝罩,此事告一段落。

    五家即便有人暗中不服,此时也不敢表露出来,白家惨证在前。

    只用了七天,豹韬卫就收集到了白家十九项大罪,全都是证据确凿,抄家灭门也不为过的。而且杜百户还挖空心思,将白家和林逸正谋反的案子联系在一起——林逸正曾经通过墨师爷,给白枕鹤送过十名侍女。

    这一下,白家再难翻身。

    朝堂之上,白九极空出来的阁臣位置,引发了一场暗流涌动的大战。湖州城中,宋征却平静下来。

    他在湖州城中风头一时无两,可是一旦闲下来,却忽然感觉到一种前所未有的空虚。

    之前为了案子忙碌的时候他完全无感,但是现在,觉得不能骂土匪两句、没有史乙斗嘴、吃不到苗韵儿的丹食……生活空荡荡的。

    整日就是修炼,观想那十二枚鼎文。

    他的进境飞快,每天却需要施展一次虚空神镇,自我安定才能睡着。

    天火所造成的伤害,远不是表面看起来那么简单。对于宋征、对于所有人的心理,都投下了巨大的阴影。

    现在他还感觉不出来,若有朝一日触摸到了天通境的边缘,心魔骤起,才是最危险的时刻。

    这一日清早,他睁开眼来望着屋顶,怔怔好半天,忽然翻身坐起来大叫道:“来人!来人!”

    几个小校飞奔而入:“大人?”

    “替我办件事情。”

    宋征在豹韬卫中,恩威并重,他要做什么事情,当天下午就办好了。

    杜百户带着一行人进来,让那些人在宋征面前一字站开,然后低声询问道:“大人,您看行吗?”

    宋征看了一遍,道:“都坐下,你去准备丹食。”

    他指了其中一名少女,女孩点了一下头,小心翼翼的去了。隔壁的房间内已准备有丹炉,以及一应食材。可是时不时的听见那边传来摔碎东西的声音,少女实在太紧张了。

    留在屋子中的五人,也都是战战兢兢不明所以。

    宋征端坐在桌子中央也不说话,等了小半个时辰,隔壁还没做好。杜百户去看了两次,不知说了什么,又过了半个时辰,终于是弄好了,那少女憋着眼泪,端着一个大托盘上来:“大、大人,请用膳……”

    “叫我书生。”

    六个人莫名其妙,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却没人敢开口。

    宋征一摆手:“罢了,都坐下吃吧。”

    他率先拿起筷子来尝了一口,味道差了很远,不由得皱了皱眉。那少女一直紧张的盯着他,看到这个表情差点跪下去。

    宋征用筷子敲了敲桌子:“不用紧张,都坐下来……”

    一个高瘦的中年汉子扑通一声跪下去,惨声道:“大人,您要杀要剐给个准话吧,小人、小人的确是在赌场上骗了几两银子,您们龙仪卫不是监察天下百官吗,怎么连这点小事也管……”

    宋征看着他,放下筷子叹了口气:“你是……老千?”

    “小人正是。”他硬着头皮。宋征却莫名其妙的说了一句:“可惜不姓史啊。”

    他又看过后面的人:“你是土匪?”

    “小人罪该万死!”扑通跪下去一个头。

    “你是淫贼胖子?”

    “小人知错了……”

    一一对应,杜百户的差事办的没错,可惜人不对。

    宋征意兴阑珊,虽然他早知道会是这样一个结果,只是心存万一的侥幸罢了。心中的人,无可替代。

    “都下去吧,今日是我错了。”

    杜百户使了个眼色,那些人都下去了,杜百户小心上前,轻声问道:“大人,是不是我找的人不对?要不我再……”

    “不用了。”宋征一拜手:“问题在我不在你。”

    他负着手朝外走去:“都不用跟着了,我自己出去走走。”

    杜百户替他拦住了还想跟上来的校尉们,反正大人现在贵为天尊,就算是出了什么事情,他也能支撑得住,来得及赶去救援。

    ……

    宋征出了豹韬卫衙门,直奔太极湖而去,一直到了湖边一步跨入水中,潜入水底后发足狂奔,和水浪、和阳眼抗衡。

    他一口气冲到了阳眼十里范围,水中暗流汹涌,卷着他要朝前而去。他却毫不停顿,一步步的朝前冲去,体内灵元汹涌,激发了全部的潜力。

    一直走到了距离阳眼只有一里,似乎全身力竭。他在水底一声大吼,雷力爆发,轰的一声冲出了湖面,飞上万丈高空。

    然后全身放松,就这么直直的坠落下去,急速的好似流星,扑通一声重重的砸进水中,又自动浮上来,静静的漂浮在水面上,一动也不动。

    随着水波荡漾,一起一伏。

    他彻底放空了大脑,什么也不去想了。也不知道这样飘荡了多久,忽然前面有个脆脆的声音传来:“阿爹,快看,湖面上有个死人。”

    一个略带苍老的声音连忙道:“快,快下去看看还有没有救。”

    一艘画舫缓缓而来,主人家显然也是富贵,老者一身褐色滚缎长袍,身边陪着几名妻妾,一边关切的看着水中的情况,一边宠溺的责备女儿:“你呀,女孩子怎么看见死人还兴奋。”

    “人家好奇嘛。”女孩嘟着小嘴,委屈的抱怨着。

    宋征一身懒洋洋的,什么也不想理会。忽然怀中的玉符发出光芒,宋征一翻身,将正准备打捞他的家丁吓得一个哆嗦。

    他取出玉符,是肖震。说了两句之后,宋征神情变得严肃起来。他收了玉符,扣指将自己的腰牌弹上天空,一声呼啸灵光在高空炸开,数十里皆可看见。

    “豹韬卫缇营出征!”

    宋征一大早就独自出门,杜百户和曾百户暗中担着心,一直集结人手全神戒备,听到大人征召,立刻放出全身灵光,呼啸一声飞遁到了太极湖上方,齐声应和道:“豹韬卫尊令!”

    太极湖周围驻扎的豹韬卫随之呼应:“豹韬卫尊令!”

    很快一队队校尉开拔而至,杜百户和曾百户带着一应总旗、小旗,在湖岸边跪迎:“恭迎千户大人。”

    宋征从水面上站起来,一步千丈,跨过太极湖走入了豹韬卫当中,身上瞬间一片干爽。他收了腰牌:“去州境。”

    “得令!”

    八百豹韬卫滚滚而去。

    湖面上,画舫中一片死静,那个家丁还举着竹篙,做出打捞尸体的姿势。

    老爷目瞪口呆,少女小嘴儿张的老大,好半天才一声惊呼:“好大的排场,好大的威风……”

    十几岁的少女眼睛里小金星星闪呀闪。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