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苍穹之上 > 第四十一章 抄家灭门(上)
    水波浩渺,月色下天地元能在湖面上凝聚宛如薄纱。

    此地是距离阴眼最近的一处湖岸,宋征以寂灭堂和神魔道的秘法糅合,尝试着布置了一座特殊的奇阵。

    奇阵当中有七件法器,也都是他新近炼制的。

    布阵、制器,对他来说都很生疏,在皇台堡的时候,这些事情都有小伙伴们去做,他不用操心。

    好在这些阵法和法器都不高级,他勉强能行。

    他提前离席,也正是为了这件事情。经过了几天的准备,终于可以实施了。

    奇阵吸收了月光,阵法结点中的元玉也“燃烧”起来,释放了元能,激活整个奇阵。那七枚特殊的法器凌空而起,释放出特殊的威能,朝下一照,和奇阵互相呼应,一阵幽冥之意闪过,有门户正在迟缓的打开。

    宋征松了口气,看来这个办法可行。

    他取出一只漆黑的葫芦,轻轻一晃,澹台氏一家数百冤魂从葫芦里飞了出来,以澹台博为首,大大小小有高有矮。

    只是那些原本应该活泼伶俐的“孩童”,此时显得阴森冰冷。

    那些本应是花季的少女,也面目苍白,双眼无神。

    那些正是风华正茂的年轻修士,魂魄闪着幽光,半点也无意气风发之态。

    宋征一指那幽冥的门户:“快去吧。”

    澹台博冤魂无泪,却声音哽咽,深深一拜:“多谢大人!”

    整个澹台氏数百老幼一起跪下:“多谢大人!”

    宋征感慨:“诸位国之英烈,不必谢我,是我应该谢你们。”他抱拳还礼,深深一拜。

    澹台博起身来,安排着族人一一进入那道幽冥门户,到后来,宋征喊住他给了他一丝魂火:“我与阴司有旧,你下去之后,遇到差役阎罗,先出示这魂火,若正好遇到我熟悉的,当能免去一些责罚。顺便,也帮我带个话。”

    “好。”澹台博接过了魂火收好,走入那门户之前,回头朝他道:“当今圣位之上,不是明主。”说罢,走入了门户不见。

    宋征默然不语,看着阵法的光芒逐渐熄灭,门户关闭,那七件法器掉落下去化为凡铁。

    澹台博看到了有人盗取龙气,知道当今天子多半命不久矣,而且在位之时发生这种事情,有极大的可能不得善终,所以才安心而去。

    他一挥手扫去了阵法的痕迹,望着月空长吐一口气,来到湖州城的第一个任务,白老七之死算是彻底完结了。

    接下来跟白家的事情,其实是决定自己能否真正入主湖州城的一战。

    他却无大战之前的紧张,轻轻一笑缓步走回湖州城。

    亮出了腰牌,顺利入城。宋征还没坐下来,杜百户就气急败坏的冲了进来:“大人,白家太过分了,真以为靠着白阁老,就可以不把咱们龙仪卫放在眼里了。”

    “出了什么事?”

    “白枕鹤联合了几家,要把明天会议的地点改在州府衙门。还威胁如果不答应,他们就不参会。”

    宋征不紧不慢的接过手下送上来的茶水喝了一口:“这是想要先声夺人啊。”

    他淡然一笑,盖上了茶碗:“行,答应他们。”

    “大人……”杜百户傻眼,以前一直是在豹韬卫的衙门里商议份额,豹韬卫有地主之利。而且答应了等于向白家示弱,他有些想不明白。

    宋征摆摆手:“让他疯狂一下。”

    ……

    登阙会之后的第二天,湖州城中有资格参与太极湖利益分配的各方都聚集在州府衙门里。平湖楼照例缺席,但他们那一份一定会有。

    几家相对来说最弱的势力来得早些,聚在一起低声议论着。

    昨天半夜了,忽然有人来通知,今天的会议改在了州府衙门召开。他们也都听说了,这是白家少爷的意思。

    宋征和白枕鹤有些“不对付”,昨天的登阙会上已经表现的十分明显了。而今天会议改场,似乎证明白家还是更强势一些。

    “毕竟是白阁老啊,一个是亲儿子,一个只是手下千户,宋征顶不过人家也是正常。”

    渐渐地来的人多了,公开的议论就没有了,大家改为私下里互通消息。

    说起来湖州城中大部分人对宋征的观感更好一些。虽然龙仪卫名声不怎么好,可白枕鹤的名声更******方说他跟炼仙宗宗主毛人传说的,他买了笋儿那个戏班——哪里是他买的,他命人将原来的班主打了个半残,班主主动将戏班送给他了。

    以他如今的家资,缺买戏班的钱?当然不缺,但他就喜欢这种恃强凌弱、老子凌驾于王法之上的感觉。

    宋征进入湖州城,扫除了邪教,揪出了反贼,登阙会办的也不错,奖品比以往价值高出整整三成,起码有能力、出手阔。

    时辰快到了,雷敏之陪着宋征一起进来,周围人纷纷起身问候,两人也一一回应,不很热情但也绝不倨傲。

    等人都到齐了,雷敏之四处看看,独缺了白枕鹤。

    他暗中一声冷笑,端坐不言。

    白枕鹤昨天想明白了,管你娘!既然怼上了索性就彻底不给你面子了。于是他连夜联络了几个对他唯命是从的势力,联手逼宫更改会址。

    今天早上故意起得晚了,慢吞吞的吃了早膳,这才坐上马车赶过来。

    眼看着时辰已经到了,车夫小声问道:“少爷,要不要赶一赶?”

    “不用!”

    雷敏之和宋征在州府衙门里等着,眼看着白枕鹤已经迟到了小半个时辰,周围其他几个大势力主事人的脸色也不好看。

    终于,一阵哈哈大笑声传来,白枕鹤穿着一身粉红绣鹤的绸缎长衫走了进来,毫无诚意的朝周围一抱拳:“抱歉啊,来得晚了。人都到齐了吧,咱们开始。”

    雷敏之哼了一声,讯问宋征:“千户?”

    宋征并无不可:“开始吧。”

    “好。”雷敏之站起来:“诸位,今儿个把大家都请来,目的不用我多说。好在这一年来,城中各家并无变化,大家若没有什么异议,就还按照去年的份额来……”

    “慢着!”白枕鹤忽然开声:“州牧大人怎么能说没什么变化,豹韬卫可是换人了。”

    雷敏之道:“只是千户换了,豹韬卫还是豹韬卫。”

    “那可不一样。”白枕鹤道:“我可是听说了,宋大人还没等自己的份额商定,就急不可耐的许给了别人一百六十斤湖米。怎么,就这么肯定你要多少我们就得乖乖给你多少?

    嘿嘿,我可是听说了,你分出去的那两家,姓侯的那家,小娘子水灵灵的……”

    他一阵淫笑,盯着宋征:“要是他侯家家破人亡了,你给他的这湖米生意,不知道他们还能不能做下去?”

    “放肆!”杜百户忍不住一声怒喝,宋征轻轻一抬手拦住了手下,平静看向白枕鹤道:“你可知道朝廷查办重臣大案,都是交给我龙仪卫去办?”

    雷敏之和杨六目齐齐心头一震,宋征一说,他们才想到了这一点,顿时暗道一声:好狠!

    白枕鹤却不明所以,仍旧作死讥笑道:“知道,龙仪卫油水丰厚,那又如何?你看不上这太极湖的收益?”

    “不是。”宋征道:“是我的就是我,我可以不要,但你没资格惦记!另外还想告诉你一句:这天下,并不是只有你这种蝇营狗苟之徒!”

    “宋征!”白枕鹤拍案而起:“你敢骂我?”

    宋征皮笑肉不笑道:“骂你?待会不仅骂你,还要打你呢。”

    “你敢!”白枕鹤刚喊了一句,忽然看到自己的管家满头大汗冲了进来:“少爷,快、快回去,有圣旨!是豹韬卫护送着钦差过来的……”

    “你说什么!”白枕鹤大吃一惊,豹韬卫参与进来,肯定不是什么恩旨。

    老管家已经快哭出来了,拽着他的衣摆道:“少爷,快回去看看吧。”

    白枕鹤猛的明白过来,霍然朝宋征看去,恰好迎上宋征似笑非笑的目光,他一个激灵,色厉内荏道:“宋征你休要得意,我爹他……”

    雷敏之实在看不下去,冷冷打断道:“不要在此丢人现眼了,你爹若是安然无恙,你白家怎会被抄家?”

    “抄、抄家……”白枕鹤脑中嗡的一声,眼前发黑摇晃了几下,还是有些难以接受。

    宋征呵呵一笑:“若不抄家,何须万里圣旨、龙仪卫护送?”

    白枕鹤一屁股坐在地上,老管家连声呼唤,却没有了回应,呆呆傻傻。

    宋征一挥手,杜百户派人上前:“将他带回去,圣旨还是要接的。”

    他早已经得到了肖震的消息,白九极倒台了。文修带着抄家的圣旨赶来湖州城,修士脚程极快,应该今早就到,所以昨晚上他索性不去跟白枕鹤计较,等到今天一并算账。

    如他所说:让他最后疯狂一下。

    肖震并没有多做什么——这个时候已经不需要他做什么了,一个失宠的阁臣,屁股下面的位置有多少人盯着?一群虎狼冲上来,就将白九极撕成了碎片。

    等杜百户将已经吓得痴傻的白枕鹤拖下去,宋征厌恶的看了一眼他刚才瘫坐的地方,一片水痕。白枕鹤尿了。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