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苍穹之上 > 第四十章 叫你家大人来(下)
    钟伯柯苦笑道:“那个逆徒的所作所为,我是真不知道。这登阙会我们平湖楼一向是不参与的,所以门中也没人关心这事情。

    方子玉要来,也只是跟三两个好朋友说了,别人都不知道。他要来做什么,连那几个朋友都没说。

    不过这样的蠢货,轻易就被人挑唆,和该重罚。”

    班公燮在一旁道:“伯柯老弟说的是实情,平湖楼在湖州一向超然,的确不参与登阙会。”

    宋征这才释然,点头道:“那就叨扰钟老哥了。”

    “哈哈哈。”钟伯柯松了口气,爽朗一笑,回去不用被老父亲责骂了。

    周围的其他人却更加震惊了:宋征到底是什么人物?一句话就把镇国强者喊来,平湖楼的主事人还要亲自出面赔礼道歉?

    原本那些世家宗门之主,面对宋征的时候还会有些端着架子的,现在却不由得赔了小心。

    平湖楼的楼船极大,比雷敏之安排的酒楼还要宽阔,上下五层,足以容纳所有宾客。宋征陪着大家吃了几杯酒,就先行离开了。

    他现在的身份说来就来说走就走,谁也不敢多说什么。

    雷敏之提前准备好了一场宴会,但钟伯柯说这场宴会平湖楼来办,他也不好反对,只是晚宴上他的心情却不太好。喝了几杯酒,应酬了几名故旧,忽然看到一旁桌子上有人朝他使眼色。

    雷敏之微一点头,心中会意。

    夜宴结束,平湖楼的船靠了岸,已经准备了马车送散修们回去。而各位大人自有家丁等候,雷敏之上了车吩咐道:“喝多了酒,走得慢一点。”

    “是,老爷。”

    马车慢吞吞的走着,等路上的车辆逐渐变少了,后面忽然赶上来一辆车,和雷敏之的并排而行,那车上有人一跃而过,拉开门坐进了雷敏之的车中。

    两辆马车错开,一快一慢逐渐远离。

    雷敏之一笑:“宗主。”

    来人相貌看上去四十左右,气势如山,不怒自威。他朝雷敏之点了点头:“老雷。”

    一湖双宗三世家,除了炼仙宗还有御山宗。而双宗向来以御山宗为尊。

    炼仙宗偏向于制器,御山宗则是货真价实的战修宗门。战修是一个特殊的概念,说白了就是御山宗这一门,修行的功法非常适合战斗。

    湖州城里,也曾经有人猜测,若不是平湖楼有钟云岱坐镇,御山宗和平湖楼一战的话,御山宗获胜的可能性极大。

    御山宗宗主杨六目是个奇人,据说他出生在湖州境内一个偏远的小乡村,母亲生产之时,屋顶上落下来一只巨大的六目莽虫,吓得一家人瑟瑟发抖,那六目莽虫却一直守着,直到他顺利降生才飞走。

    于是村子里便有流言:这孩子其实乃是莽虫的孽种。

    他的父亲不敢养他,将他远远地丢在一条干枯的河沟中,却被一名瘸腿的流浪汉捡到了。这流浪汉身份也很奇特,乃是御山宗一名弃徒,他听说了杨六目的传说,坚定地认为这孩子是个奇才,他将杨六目带回御山宗,跪在山门前请宗门开恩手下这个孩子,算是他对宗门的补偿。

    宗门不允,这弃徒便一头撞死在山门前以明心智。

    御山宗无奈,将这孩子收入门中,但检查了一下,发现他的资质普普通通,能够真的炼气入门还要看机缘。

    不成想,他从六岁开始,竟然缕缕创造奇迹,等到五十岁,已经是天尊的修为了。

    三十年前,前任掌门大限将至,传道统、闭死关,杨六目正式接掌御山宗,而在这三十年中,御山宗不声不响的慢慢崛起,每年都有小突破,三十年累积之后,超越炼仙宗,直追平湖楼。

    而杨六目也已经是玄通境中期了。

    他吃了御山宗根本道典的亏,擅长战斗却拙于境界。所以历代御山宗宗主,几乎都是最后困于境界,被逼的闭死关。

    而整个湖州城,恐怕只有雷敏之知道,御山宗的一名女弟子,乃是柳大人三儿子的妻子。

    杨六目并不张扬,甚至平日里跟雷敏之也不怎么往来,免得树大招风,但是今晚忽然示意雷敏之,想要一会,雷敏之很好奇杨六目到底有什么事情。

    “老雷。”杨六目身上有一种特殊的草莽气息,他不修边幅,言行举止粗豪,但是这种粗豪,却比那种书生的彬彬有礼,更能拉近人和人之间的距离。比如现在,一声“老雷”就让雷敏之觉得双方是朋友。

    “你怎么看这位千户大人?”

    雷敏之想了想,反问道:“你是不是有什么把柄落在了他手中?”

    杨六目也不瞒他:“阳眼下的那六只琉璃宝罩,有我御山宗的一只。”

    “你……”雷敏之一阵无语,低声带着责备:“你怎么现在才说!”

    杨六目两手一摊道:“谁想到他的手段如此了得?连平湖楼都支持他。”

    雷敏之想了想,道:“这件事情,你原原本本跟我说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

    杨六目倒是爽利:“最初起意的是炼仙宗,十五年前,他们得了一张图纸,可以炼制一种强大的灵宝,但是需要以龙气温养。炼仙宗便设计了这琉璃宝罩。

    可是到了布置的时候,却发现只凭他们自己,无力在阳眼附近的水下,布置如此之大的器物。于是他找到了我,答应这灵宝炼好了分我一件,你也知道,我们御山宗主修战法,一件灵宝怎么能不动心?

    于是我就答应了,可是布置的时候又出现了这样那样的问题,比方说怎么避开各方耳目,怎么保证周围水草茂盛,不被人轻易发现,如果被人发现了又要怎么办等等。”

    他看了雷敏之一眼:“我十五年前找你那一次,你记得吧,我请你将太极湖的湖监换成了我的人,就是为了遮掩。”

    雷敏之气的直摇头:“你们都聪明,把我老头子蒙在鼓里!”

    “为了解决各种问题,只好将另外四家也拉了进来。我们之间,有些还是敌对关系,但是重宝动人心,于是开始了合作。”

    “之前也有几次出了问题,但最后都能轻易处理了。”

    雷敏之点头:“你们六家联手,这湖州城里,的确没什么摆不平的事情。”

    “偏生这一次碰上了宋征,”杨六目捶了一拳:“本来按照逸臣公的意思,砸三亿元玉,买宋征闭嘴;可是白枕鹤跟炼仙宗的毛人传两个蠢货,不舍的给钱,一定要想办法压服宋征,结果闹到了现在这个局面,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雷敏之道:“你现在想怎么办?”

    “老雷,你跟千户接触得多,你感觉他是个什么样的人?这事情闹到了这一步,还能善了吗?我们四家已经暗中商议了,我们可以给钱,还是三个亿,只要他同意,马上给他。

    他这么跟白家顶下去,对他也没什么好处不是,你能不能居中说合一下?我们四家承你这个人情。”

    雷敏之看了他一眼,说道:“我这一次差点栽了,原本脑袋都保不住了,可是千户大人给我想了个法子,所以我才能够幸免,并且保住了州牧的位子。”

    杨六目眼睛一亮:“什么办法?”

    “他让我促成柳大人、宏公公和肖震联手,一起说情,陛下才免了我的罪责。”

    杨六目道:“这办法你自己也能想到。”

    “不错,但我那时方寸大乱,若不是他提醒,等我反应过来一切都晚了。”

    “这般说来,千户不是个苛责的人,而且对你不错……”杨六目期待了起来,但雷敏之摇了摇头:“我说的重点不是这个。当时千户大人提醒我这个办法的时候,我第一反应是,湖州城内除了宏公公,还有白大人的家人。”

    杨六目点头,的确那个时候能多一位重臣说话,当然是增减一分成算。

    “可是千户提醒我,不要去找白家。”

    杨六目一皱眉:“他那个时候就决定跟白家抗到底?”

    “我一开始也以为他是因为跟白家交恶,所以阻止我去求白家。”雷敏之顿了顿,低声道:“但是我去书信求柳大人的时候,得知了一件事情:柳大人言说,白九极在朝中已显颓势!”

    杨六目想了一下才猛地明白:“你是说……千户其实早就知道了!”

    “他为什么会提前那么早知道?”雷敏之露出高深之态:“你想一想!”

    “难道……”杨六目连连摆手:“这不可能。他一个小小千户,凭什么扳倒内阁大臣?这绝不可能。”

    雷敏之呵呵一笑,不再言语。杨六目又嘀咕了几声“绝不可能”,最后却仰天一叹道:“但它就是发生了。我想通了,这种高层机密的事情,宋征若没有参与其中,肖震不可能告诉他。一定是他的原因。

    白枕鹤误我!”他恨恨一声,然后迅速道:“老雷,那我只能靠你了,帮我引见一下千户大人。”

    “我试试看。”雷敏之不敢打包票,宋征为了跟白枕鹤刚,迂回万里想办法把白九极都扳倒了,他不清楚宋征对这件事情到底是什么态度。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