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苍穹之上 > 第三十九章 叫你家大人来(上)
    方子玉面色阴沉,一辈子被人捧着的角色,何曾这样丢脸?他暗中咬牙,这事情不能这么算了。他走向了古歌台,这一路上周围的散修们议论纷纷,各种言语落入他的耳中,不外乎是“盛名之下其实难副”“不自量力”“青云道脉不过尔尔”一类,这让他难堪的同时,心中已经彻底失去了理智。

    他大步走上高台,到了宋征和班公燮面前,冷哼一声道:“千户好深的算计,方某人远远不及,只是此间事了,却是要找个机会,好好向阁下讨教一下,好叫你知道,我平湖楼不容欺辱!”

    班公燮大为尴尬,宋征在一旁皱了皱眉头,他真有些厌烦了。

    他取出一枚玉符,轻轻一点灵光闪过,宋征对着玉符说道:“你家有个被宠坏的孩子,自己带回去管教吧。”

    说完,他不等那边答话,就封了玉符,然后对杜百户一挥手:“把这张椅子撤了,这里没有他的位置了。”

    “是!”杜百户早就憋了一股火了,竟敢一开始就针对我们千户,当龙仪卫是睡龙不睁眼吗?

    几名龙仪卫上来,一起将椅子撤了下去。方子玉尴尬的站在那里,四周的宾客们也没想到宋征竟然如此决绝,一旦决定,绝无转圜,把方子玉偌大一个青云道脉的天才晾在了那里。

    方子玉也没有想到宋征真的敢这么做,尴尬的站在那里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

    下意识的,他回头看了一下一旁的白枕鹤。

    白家大少爷咬牙切齿,哼声道:“千户大人好大的威风,可是这里是太极湖附近,平湖楼乃是湖州第一宗门,你这么做,是不把我整个湖州人放在眼里啊。”

    宋征瞥了他一眼,平静而笃定:“你的事情,明天再处置。”

    “你!”白枕鹤当众被扫了面子,暗恨不已,再也忍耐不住:“你给本少爷等着,我保证,最多三日,朝中就会有旨意下来,你这千户的帽子,我白家摘定了!”

    宋征:“呵呵,可能不需要三日。”

    班公燮连忙出来调停:“千户大人,子玉他年轻气盛……咳咳,当然没有千户大人年轻,不过他是平湖楼的人,而且是钟伯柯的亲传弟子,很受伯柯老弟看重,我跟伯柯老弟关系匪浅,还请大人看在老夫薄面上,莫要和他一般计较。”

    他人老成精,给了宋征一个台阶下,又不断提醒他,这是钟伯柯的得意弟子,不好做得太绝。

    班公燮相信以宋征的聪明,一定能听明白自己的意思。却没想到宋征看了他一眼:“你以为本千户为什么没有一开始就把他赶走?”

    宋征也知道方子玉一开始就想来跟自己作对,依着他在天火下养成的习性,自然是要将一切危险都尽可能的扼杀在萌芽状态。

    但看在钟云岱的面子上,没有直接把他赶走。

    可这事情就像是朋友的孩子去你家玩耍,他可以调皮,你看在朋友的面子上忍了。但若是这孩子指着鼻子骂你,你还能忍得了?自然是把朋友喊来:你自己的崽自己管教。

    不过读书人有句话:当面教子背后训妻,钟云岱若是做不到,那以后也可以不必交往了。一位镇国强者的确很重要,但龙仪卫已经有了两位。

    班公燮还以为宋征跟他说的是一个意思,正要进一步劝说,却见太极湖上,一片金云腾空升起,有威严法相当空映照,遮住了小半个天空,罩住了远处整个孤洲岛。

    金云下,似有雷声轰鸣,只是被某种神通限制,无法外传出来。

    而古歌台上,湖州城的强修们,比如班公燮这个辈分的,都明白道:“平湖楼的老祖宗发怒了,在以雷霆之音讯问整个平湖楼……发生了什么事情,让钟老前辈如此不满?”

    方子玉望着孤洲岛的方向,身躯微微有些发抖,他隐约感觉到不妙,总觉得有些诡异。他只是因为被众人宠着长大,于世态人情有些拎不清,并不是傻子。他不会蠢到以为自己一个三代弟子,在外面受了“欺负”,有资格惊动老祖宗发怒。

    况且这事情也没传回去啊。

    那么老祖宗为何显出法相,以雷霆之音询问整个宗门?!

    他小心的瞥了宋征一眼,猜测着刚才那玉符是在跟谁说话。但也不可能是老祖宗啊,这个小千户是很出色,但也够不着老祖宗那个级别啊。

    片刻之后,一道罡风自天边而来,催着金云、卷着巨浪,带着镇国强者威压天地间一切生灵的气势,来到了古歌台前。

    “钟老前辈!”湖州城中的所有修士都知道是谁来了,钟云岱是湖州本土唯一的镇国。

    哗啦一声所有人都拜了下去。班公燮这样辈分高的,抱拳一拜就行了,那些散修已经膝盖一软跪了下去。

    钟云岱把金云降落下来,老脸有些发烫,哈哈一笑对宋征说道:“小友,老夫门下哪个孽畜惹你不快了?”

    老人家这几天正一门心思的钻研《元虚雷书》,收获巨大,身上雷元浮动,似乎已经找到了某种晋升的法门。

    正在这个时候,宋征玉符连音,老人家已经很多年没有这种感觉了——羞愧。

    刚拿了别人天大的好处,结果门下弟子就去给人家找茬,钟云岱一生没干过这种缺德事儿。

    他大怒之下现法相、以雷霆之音讯问整个宗门,却没人知道究竟是怎么回事,他们是真不知道……

    宋征看了方子玉一眼,钟云岱一把拿过,方子玉一动也不敢动,任凭老祖宗将自己抓上了金云。

    “你是哪一脉的弟子?”钟云岱厉声喝问。

    方子玉哆哆嗦嗦:“师祖,弟子师尊乃是钟伯柯……”

    钟云岱老脸又是一红,前天还特意跟大儿子说了,一定要维系和宋征的良好关系,结果今天他就让自己的徒弟来给宋征添堵。

    “你们这群废物!”他许久没有如此大怒,老人家心中愧疚,又感觉挺没面子,毕竟是自己儿子的徒弟。

    他一把将方子玉扫进了金云深处:“杖责三百,罚炼湖堂苦役十年!”

    方子玉魂飞魄散,在金云深处大声求饶:“师祖开恩……”

    “闭嘴!再敢多说一句,杖责加一百,苦役加一年。”

    方子玉知道老祖宗金口玉言说一不二,当即不敢再求饶了。

    钟云岱处置了方子玉,这才讪讪走到宋征面前:“老夫管教无方,让小宋你见笑了。”

    宋征气也消了,摆手道:“平湖楼那么大的宗门,总有些良莠不齐的弟子,不能都怪前辈。”

    钟云岱看了看周围:“你们这是……”

    宋征将此次登阙会说了一下,言辞之中提到了几次方子玉,三言两语就让钟云岱明白方子玉到底做了什么。

    钟云岱也马上明白了:“你不用给我面子,下回再有这样的蠢货过来,你直接赶走就好。或者你直接替老夫管教一下,我还感谢你。”

    他给足了宋征面子,宋征暗自点头:只要钟云岱在,平湖楼永远都是湖州第一宗门。

    仅仅有实力是不够的,还要会处事。

    钟云岱心里痒痒的还惦记着《元虚雷书》,跟宋征说了几句便道:“那你们继续,老夫先回去了,有什么事情小宋尽管开口。”

    “好,前辈慢走。”

    钟云岱也没有跟其他人打招呼,挥了挥手,架起金云回去了。

    整个古歌台鸦雀无声,宋征手指敲了敲椅子扶手,皱眉道:“愣着做什么,擂台战继续。”

    班公燮深深看了他一眼:“千户大人当真……深藏不露啊。”

    他现在才领悟过来,宋征刚才的话,跟他说的不是一个意思。

    擂台战继续,只是气氛怎么都不对了,决战的双方都有些草草收场的感觉,冠军虽然欣喜,但是想一想自己跟高台上端坐的那一位之间的差距,顿时无比泄气,有点高兴不起来。

    这一年的登阙会,看上去十分盛大热闹,最后结束的却有些平淡无趣。

    因为是宋征新任千户,豹韬卫今年准备的奖品比往年价值高出了三成,大狗腿子杜百户的本意是多花钱为千户大人邀名,结果登阙会之后,他觉得自己白花钱了,大人的名声已经,在湖州城已经如日中天。

    晚上有一场宴会,州府衙门出面招待登阙会的优胜者们。那些表现出色的散修也会受到邀请。

    而湖州城的宗门世家就在宴会的时候招募自己看中的散修。

    对于参加登阙会的散修们来说,这场晚宴才是真正决定他们未来的重要时刻。

    可是今天登阙会还没结束,太极湖上飘来一艘巨大的楼船。钟伯柯站在船头,老远就热情的朝着岸上招手:“宋老弟,到了太极湖边,就算是到了我们平湖楼的地界,可否让老哥尽一下地主之谊,今晚的夜宴,就在我们平湖楼的船上举行如何?”

    他飘身而起,飞过数里水面,落在了古歌台下,然后一步步走上来。

    钟伯柯也没办法,他老子是直接落在宋征面前,他一向孝顺,当然不敢跟父亲一样,只好落在台下,自己走上去。

    宋征对钟伯柯的不满肯定比钟云岱多一些,钟云岱已经不管宗门中的事情了,是钟伯柯在做主。

    所以脸色有些平淡:“这个……就不必了吧,雷大人已经安排好了。”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