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苍穹之上 > 第三十八章 少年天尊(下)
    咚!

    一掌落实,掌心下一片金色的光纹连闪三次,隐有雷鸣之音发出,灵元催发,漠古鳄一声吼叫显得有些痛苦,可是白衣翩翩的方子玉却被震得狼狈不堪的翻落回去,身形在半空中竟然感觉到气息不稳,体内灵元混乱,竟然没有找准落地点,双脚深深陷进了湖边的淤泥中。

    白衣被污泥染黑,狼狈不堪。

    周围一片哗然,尤其是那些女散修们,反差实在是太大了。

    宋征一下子笑出了声,凌空抬脚,一步千里跨过,出现在了漠古鳄的身前——他判断方子玉这家伙恐怕没有多少跟荒兽厮杀的经历,完全是个新嫩。鳄鱼类的荒兽,出了名的皮糙肉厚,脑袋又是它一身骨头最硬的地方,就算是用法器去劈砍都未必能够击破,你一掌拍上去,就算是掌法中藏有平湖楼的秘技,也只能自己吃亏。

    漠古鳄一双冷漠的眼睛死死盯着宋征,完全无视了还在淤泥里站着的方子玉,显然荒兽的直觉让它明白谁才是真正的威胁。

    看到这头巨兽摆出这个状态,还在古歌台上的炼仙宗宗主有些奇怪,胳膊肘轻轻一碰白枕鹤:“怎么回事?漠古鳄为什么这么重视他?他的境界不是比方子玉低吗?”

    白枕鹤的眉头深深皱起来,缓缓摇头道:“我……也说不清楚啊……”

    两人隐隐感觉不妙。他俩回头看去,找到了后面隐藏在暗处的另外四家,大家都有些担忧,形势的发展,似乎有一次偏离了大家的预定。

    宋征洒脱而立,如渊如岳,漠古鳄一声咆哮冲了上来,朝着宋征张开大嘴,伸出了巨爪!

    宋征抬起脚来轻轻一落。

    轰——

    太古灭雷发动,一圈清晰的波纹朝四周扩散而去。漠古鳄瞬间就被波及,它张牙舞爪的身躯顿时剧烈颤抖,咚的一声重重砸在了地上,全身抽搐颤抖起来。

    宋征一身锐金之气,弹指将神剑醉龙飞上半空,凌空落下来迅猛如龙,唰的一声从漠古鳄惨叫的大口之中冲了进去,锐金穿行、雷光轰炸。

    众人远远地看到,一柄小小的飞剑钻进了巨兽的口中,然后银白和湛蓝的光芒便不断的在巨兽的身躯内爆发,透过了厚厚的兽皮还能照耀出来!

    那白蓝交错的光芒从巨兽的头部开始,一直闪烁照耀到了巨兽的尾巴,噗的一声尾巴炸裂,神剑醉龙闪出,不沾一丝血污。

    漠古鳄却已经静静的瘫在湖岸边,一动也不动了。

    宋征一抬手,还在漠古鳄后背上卡着的玉符落入了他的手中。他朝四位散修一招手:“回去抽签。”

    四人嗔目结舌。

    整个古歌台上也是鸦雀无声。

    擂台赛的四强其实很有代表性:几乎所有的散修都和他们一样,对于仙师团中这位年轻的主持者,带着三分敬畏,却又有着七分的妒忌。

    敬畏只是来自于他的身份:龙仪卫千户。妒忌却是方方面面:有人猜测他有个好师父,有人猜测他有个好家世,所以年纪轻轻竟然成了龙仪卫千户。

    换了自己,未必做的比他差。

    但是刚才那头七阶荒兽突然出现,他们四人联手尚且不堪一击,而平湖楼的天才,身负三条青云道脉的方子玉也一招落败,但是到了千户大人这里,两招毙敌。

    他们第一次真正认识到,哪怕是没有身份的因素,他们也远远比不上这位年轻的千户大人。

    等宋征开口,四人慌忙躬身抱拳:“遵命。”

    这个时候,变成了十分的敬畏。仍旧有三分是来自于他的身份,但剩余的七分却是因为他的实力。

    散修四强跟着宋征回去了,方子玉却还在淤泥之中杵着,说不出的尴尬,宛若白玉的俏脸上一片通红。

    他一招落败,本就大大出乎自身的意料,对他的信心有些打击。

    他也曾经在长辈的看护下,独自和荒兽搏杀。以他出身平湖楼的实力,以天尊之境搏杀七阶荒兽,稳胜不败。

    所以他见到了这头漠古鳄,当即决定在宋征面前展示一下自己的实力,给他一些压力。

    方子玉以平湖楼的“九绝印”道掌先声夺人,这一套掌法看似平淡,暗中却有特殊法门,以灵元催动金纹,震波最多可以达到九层,所以名为九绝印。

    当真出掌如翻印,以身化道术。

    他现在能够催生三层震纹,却没想到一掌落下漠古鳄没什么事儿,他却被反震的全身灵元紊乱,大大的丢了个面子。

    最可恨的是,宋征随后而上,随便一跺脚,跟着一剑,就把那头巨兽给杀了——好像他比自己强大很多。

    羞愤蒙蔽了双眼,方子玉忽略了一些信息。

    但是古歌台上,炼仙宗宗主的脸色大变:“命通天尊!绝对是命通天尊的境界!哪怕只是初期,也一定是命通境!白枕鹤,这是怎么回事?”

    他低吼着质问白枕鹤,原本天衣无缝的一个计划,到现在变得一败涂地,处处错漏,作为计划的执行者,白枕鹤难辞其咎。

    白枕鹤一张嘴巴张的老大,被质问之下,狠狠地闭上了,咒骂道:“本少爷怎么知道?那小子太阴险了,他之前一直隐藏实力……”

    “不可能!”宗主也冷静下来:“对上林逸正,那是生死相搏,怎会隐藏实力?难道说这小子突破了?”

    他骤然感觉到一阵惊悚:这小子进入湖州城十多天而已,查清了白老七的案子,剿灭了邪教,抓住了反贼林逸正,办成了这么多件大事之后,竟然还有空突破了一个大境界……

    他是真的害怕了,越发觉得之前的感觉是正确的:这次恐怕宋征得罪狠了,一定要找个机会缓和一下关系。首先,把宋征要的那些蜘蛛傀儡给他炼制出来,免费,我炼仙宗家大业大,三千万元玉而已,送了!

    他心底明白:这是买命钱。

    当下里,他不再和白枕鹤多说一句,并且悄然拉开了距离。

    白阁老的确势大,可远在京师呢。龙仪卫要收拾自己,可就在眼前。

    后面隐藏暗处的另外四家也是一阵议论纷纷,各自猜测不断,只是地点不方便,否则早就聚在一起商议了。

    班公燮迎了上来,竟然有些唏嘘:“老夫真的是老了,想不到啊,年青一代之中,竟然已经有人成就天尊之位!千户大人,前途无量!”

    最后这四个字,说的诚心实意。十八岁的天尊,古来无有,至于将来会不会有人超过这个成就,可能会有,但他恐怕看不到了。

    他知道,自己应该会目睹宋征风流此世。

    宋征笑了笑,他新得了六枚鼎文,一次闭关就顺利突破了。他之前一直卡在了根本大法的缺失上。

    这一次境界的提升尚在其次,最重要的收获是,他知道怎样获得《道雷鼎书》后续的部分。

    只是那“破铜烂铁”来历神秘,教主已死,无处询问。

    “继续吧。”宋征随手抽签,四强的对战双方各自产生。四强都有伤在身,强行上场精彩不在,大家看的有些心不在焉。

    散修们还沉浸在刚才宋征两招斩杀七阶荒兽的震撼当中,女散修们还在心碎她们的梦中情人形象大跌。

    方子玉……还在淤泥里杵着。

    唯独侯小白眼睛闪着光,兴奋地攥紧了双拳:“宋大哥好厉害,又突破了,害得人家白担心一场。”

    修知节在一旁暗中看着心上人,一阵黯然摇头,他知道自己这辈子怎么也比不上宋征,忽然有些心灰意冷:哪怕是回去后,真的在双方父母的撮合下迎娶了侯小白,今后的日子里,她总会拿自己跟宋征比较,她不会开心,自己也不会幸福。

    “罢了……”他暗自一叹,双手放开,难以释怀却感觉一阵轻松。只是如侯小白一样,人生第一次对异性产生好感,记忆难以磨灭。

    侯小年看着高台上的宋征,暗自遗憾:高攀不上啊。

    而邵垒然几个散修听到了侯小白的话,一瞬间明白了什么:侯家和修家为什么能得到湖米的生意!

    他们暗中下定决心,一定要拼尽全力,成为两家的家臣。

    ……

    宋征微一侧首露出寻找之意,领会上峰意思的杜百户屁颠屁颠的凑上来:“大人?”

    “去查查,那头漠古鳄怎么会在古歌台附近。”

    “是。”

    宋征昨天来过古歌台,他以虚空神镇检查周围,确定没有什么危险。那个时候漠古鳄并不在那里。

    这种七阶荒兽有些特异的神通,便是往水边一趴,摒住全身气息如同一片死物一般——这是它们捕猎的天赋,就算是玄通老祖,不刻意以灵觉去感知,也未必能够给发现。

    所以古歌台上有齐丙臣坐镇,隔着十数里,也没有发现这家伙就在湖边。

    方子玉终于从羞愤中回过神来,自己从淤泥中走出来,掐了一个“无尘诀”,将一身污垢除去,却面皮发烫,有些没脸回去古歌台。

    他已经想明白了,宋征刚才那一下,一定是命通境初期。他心中越发觉得,今日宋征是专门针对自己的。

    他提前安排了九草羹,故而侃侃而谈让自己坐蜡。

    他隐瞒了境界,让自己以为他只是个明见境,才能一鸣惊人压过自己。

    如果自己提前知道他也是命通境,一定会小心一些,不会像现在这样出丑。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