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苍穹之上 > 第三十五章 炼者试(上)
    白枕鹤的计划其实没有他们想得这么复杂,白枕鹤就是想给宋征一个下马威,然后大家该怎么谈还怎么谈,宋征你不要狮子大开口就好——该分给你的肯定还会分给你。

    侯小白面露忧色,侯小年也是暗中一叹。

    等他们赶到了古歌台的时候,已经有确切的消息在散修们之间流传:这一次进入“仙师团”的有平湖楼的方子玉。

    对照之前的那个“传言”,散修们一下子就明白了,这是针对宋征的。

    方子玉在普通修士当中名声不显,但湖州真正的大修都听说过他的名字,毕竟三道青云道脉非同小可,平湖楼也数百年没有出现这样惊世的天才了。

    侯小白有些不明白,悄悄问哥哥:“仙师团是干什么的?”

    “这登阙会分为两部分,一部分是擂台战,修士对战胜负容易分别,赢了就是赢了,输了就是输了。另外一部分比的是修士之能,直白说就是奇阵、奇药、制器、符箓等,这一部分叫做‘炼者试’,如果大家炼制出来的法器品级相同,那么谁胜谁负就需要有人出面评判。仙师团就是专门评定炼者试胜负的。

    按照以往的惯例,仙师团有三人,豹韬卫千户必在其中。另外两人,一个归湖州城的宗门,另外一个归世家。

    方子玉出身平湖楼,乃是宗门之一,符合规定,而且显然是冲着宋征去的。”

    侯小白顿时有些担心:“宋……征他不会有什么危险吧?”

    侯小年苦笑道:“你就放心吧我的好妹妹,他是龙仪卫千户,就算是那些世家宗门想要找麻烦,也不敢真的把他怎么样——你看,他们不是拐弯抹角的想了这么一个办法?”

    这算是一种默契的较量。

    另外一边,牛一申已经抢到了一排位置不错的座位,连忙朝他们招手:“侯兄、修兄,快来这里。”

    侯小年拉着还是有些担心的妹妹过去了。

    时间将至,各方人物都已经聚齐。在官道方向上忽然有三声炮响,在场的龙仪卫听到了炮声,全都肃然而立,动作整齐划一。

    豹韬卫千户大人到了。

    宋征的仪仗从官道上逶迤而至,刚刚逃脱劫难的州牧雷敏之大人陪在一旁,态度十分谦恭,看上去倒像是宋征是他的上官。

    “恭迎大人!”会场内外,八百豹韬卫躬身相应,年轻修士们一阵热血沸腾,不由得想到:大丈夫当如是也!

    他们都是年轻气盛的岁月,自然羡慕这等奢遮的场面。

    宋征却是皱了皱眉头,扫了杜百户一眼。杜百户心里咯噔一下,也知道有些太招摇了,未必是好事情。他连忙上前,低声道:“是下面人搞出来的,属下失察了,请大人恕罪!回去就狠狠责罚这些蠢崽子们!”

    宋征哼了一声,没有再说什么。

    此一时彼一时也。他刚进入湖州城,要给人年轻气盛,暴躁易怒的印象,所以不管什么样的场面都没问题。

    但是现在不同了,是时候低调了。

    他打着仪仗过来,也只是为了显得正式而已。

    等宋征入了座,侧脸一看,却发现身旁左侧还空着一个位置。坐在他右侧的是老熟人班公燮。

    班公燮是作为世家的代表,进入仙师团的。

    他呵呵一笑,提醒道:“千户大人,当心这世上的有心人呀。”

    宋征点了一下头,心里有数。侧首吩咐道:“开始吧!”

    杜百户上前,高声唱和,四周有礼炮、烟花冲天而起,鼓乐声随之大作,这一年的登阙会正式开始了。

    白枕鹤和炼仙宗的人一愣:平湖楼的人还没到,竟然等也不等直接开始了?这是真不给平湖楼面子啊。

    炼仙宗宗主也顾不上避嫌了,跟白枕鹤坐在一处,低声道:“看来这位千户大人……无意善了啊。”

    “哼!”白枕鹤哼了一声:“我们这么做也是给他面子,湖州不过是天下一隅,真逼急了我,朝堂中见分晓!”

    他不信一个小小的龙仪卫千户,能扛过自己老子。

    只是他也明白,为了这种事情让父亲出面不值当,所以才想着在湖州地面上解决。

    古歌台周围,升起来六十四座擂台,擂台被小须弥界笼罩,在外面可以观看,在内里可以战斗,而且战斗不会波及到小须弥界外。

    以年轻散修的实力,也不可能打碎了小须弥界。

    登阙会两部分,擂台战率先开始。

    等第一轮擂台战结束,杜百户才上前来禀报道:“大人,班公先生,炼者试那边准备开始了,请您们过去。”

    “好。”

    参加炼者试的修士要少很多,所以往往晚一些开始,却会早一些结束。

    今年参加炼者试的散修和小宗门弟子一共八十七人,这边的比试更加宽松一些,不管你擅长布置奇阵、炼制奇药、炼制法器,还是擅长绘制符箓,驯服荒兽,甚至是烹制丹食,所有人一起比试,四个时辰的时间看成果。

    仙师团评出前三名,各有奖励。

    而这一类的人才难得,事实上只要能够进入前十,都会被大宗门、大世家看重。

    两人刚刚起身,太极湖方向上飞快地飘来了一叶金舟,方子玉匆忙而至,连声道:“抱歉,来得迟了……”

    倒不是他有意迟到以抬升身份——他本身对这件事情也并不看重,只是为了自己疼爱的女孩还个人情罢了,所以昨夜多做了一些羞羞的事情,早上多休息了一会,等起来了才忽然想起来好像正是今天!

    平湖楼一向不参加登阙会,他们地位超然,每年份额固定,不会有人敢克扣平湖楼那一部分。

    所以整个平湖楼对登阙会都不是那么敏感——知道方子玉要来登阙会的,也只有他的几个好友,同样没把登阙会当回事儿。

    方子玉来得晚了,这道歉是真心实意的,可是宋征没看见他一样,继续往炼者试那边去了,班公燮自然紧随其后,都不曾为方子玉停留。

    方子玉自幼只要出现就是焦点,已经习惯了如此。宋征对他视而不见,他一下子没反应过来,不适应了。他想了一下才明白过来,这种无视是一种强烈的羞辱,如玉的俏脸顿时一片涨怒之红。

    白枕鹤和炼仙宗宗主赶了过来:“怎么样,那家伙是不是目中无人?”

    他们都以为方子玉是故意来晚的。方子玉想要解释,又无心多说,摆了摆手,跟宋征和班公燮背道而驰,坐到自己位子上去了。

    他在等人来请他,否则是不打算过去的。平湖楼年轻天才,有这个身份和底气。

    宋征的确是在给方子玉脸色看:难道你来晚了还要别人笑脸相迎?宋千户不惯这个毛病。

    而且宋征心理优势巨大,他可是跟平湖楼老祖宗论交的人物,方子玉是他的晚辈。方子玉让长辈等候,这是严重的失礼。

    而且方子玉是干什么来的,他心里也清楚。

    杜百户之前打听不到,不是白家滴水不漏,而是这件事情的确没几个人知道。但等到登阙会马上要开始了,白家和炼仙宗联手放出了消息。

    这个消息放出来,乃是造势逼迫宋征。他们的目的明确:不愿死磕,大家求财。

    可是宋征一开始就没打算跟他们“一起发财”,他只是在等一个契机。他不断地派人去,摆出一副要和白家“商谈”的姿态,其实是故技重施,如同他在调查白老七案子的时候一样,让那六家将注意力集中在“商谈”上。

    林逸正盗取龙气,六家联手也是盗取龙气。洪武天朝的国运就会衰弱,他也是读书人,知道兴亡天下苦。

    他深恨当今天子,却又不愿王朝更替生灵涂炭,内心实是有些纠结。

    最后思索的结果,便是做好自己所能做的,若大势的确不可逆转,自己也能问心无愧——他要是拿了六家的钱,对那些琉璃罩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那就问心有愧了。

    而此时在看台上,一片低低的议论声响起。所有人都看到了方子玉的到来,平湖楼的绝世天才,果然丰神俊朗仪态万千,远远看去便有一股天然的风姿,让那些女修们胸口如小鹿一般的乱撞。

    也有人暗中说道:“宋千户此举实属不智,平湖楼地位超然,当年太祖也在平湖楼前插下小旗,不准手下军士越过雷池。他得罪了平湖楼,而且此地距离孤洲岛极近,恐怕待会不好收场……”

    “为官一道,在于妥协。”还有散修自命读了几本阁臣的著作,深谙为官之道:“宋千户来了湖州,总要跟地方上的势力交往。过刚则易折,还是应该委婉一些,这么不给人家面子实在不好。”

    侯小白耳中听着周围议论纷纷,只担心一个,抓了哥哥的手问道:“他的境界比宋征高?”

    邵垒然插话道:“据说这位平湖楼的天才,去年就已经是命通境初期了。”

    侯小白的心一下子沉了下去,到处寻找着:“齐丙臣老爷子呢?”

    没面子什么的在侯小白看来不算真的吃亏,可若是人家境界比宋征高,一旦动手宋征可真要吃亏了。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