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苍穹之上 > 第三十三章 登阙会前(上)
    天火的赏赐极有可能暗藏玄机,但没办法跟钟云岱明说,宋征只能用不辨真假作为借口。

    “不碍的。”钟云岱立刻道:“分辨真假的本事,老夫自问还是有的。”

    不能怪他急切,失了镇国强者的气度。平湖楼凭什么能够独霸太极湖?有一半以上的原因,是他钟云岱乃是整个湖州城唯一的本土镇国。

    他已至迟暮,若无突破三十年后就要坐化。到那时平湖楼还能维持住今日的威名和地位吗?

    撇开宗门不谈,从修士个人来说,真正到了镇国才会明白,什么才是大道的起点。

    站在镇国的境界上,低头便可以看到一条金光之路通往苍穹之上。不管这世间已经多少年没有人飞升了,但能看到这条路,就是无比巨大的诱惑。

    他转修雷法,十数年后就有天机感应:此生若能突破,机缘便在雷法之上。

    所以《元虚雷书》对他而言十分重要,有可能决定他是坐化、还是跻身资深镇国。

    钟云岱当即许诺:“小友若是愿意将《元虚雷书》借我一观,老夫可以做主,只要老夫还活着,平湖楼永远是你的朋友!”

    宋征的本意其实是试验一下天火赏赐的功法是不是真的藏有玄机,借此验证心中对于天火的一些猜测。所以他肯定会给钟云岱——倒不是坑钟云岱,毕竟是一位镇国强者,由他来推敲,找出问题的可能性大了几十倍。

    “前辈客气。”宋征道谢:“那我先将《元虚雷书》默写出来。”

    钟云岱把好处送上门来,他也不会拒绝。

    “好。”钟云岱连忙一挥手,书案上一切撤去,灵元操纵之下,崭新的宣纸铺开,浓墨研好,大笔凌空飘落在宋征面前。

    他接了笔蘸了墨,回忆着《元虚雷书》,一枚一枚的书写出来。

    若说参悟,当然还是原版的《元虚雷书》最好,但宋征写下来的也可以,只需要细细揣摩,一样能够摸索到这些雷文的精髓。

    宋征当初虽然只修炼了十六枚,但其与的都记下来了,只是不能施展出来。

    他一口气将所有的雷文都写了出来,写完一张纸钟云岱立刻亲自换上一张新的,在一旁伺候着并且开心的像个孩子……

    他放下笔来,吐出了一口浊气,身外隐隐有雷霆之力如同水波一般泛起。他顿时警惕,又检查了一下确定自己的确只是书写,没有参悟修行,这才放松下来。

    “前辈,就是这些了。”

    他说了一句,却看到钟云岱双手虚张,一张张宣纸被灵光包裹着铺开在半空中,他已经看得入神,似乎是一位爱好者在品鉴书法一般连连点头,口中还念念有词。被宋征一喊,他回过神来歉意道:“小友见谅,怠慢了。好呀、真好呀,想不到我钟云岱此生,竟然有机会见识到全本的《元虚雷书》!

    且不说能否凭此突破,再续寿元,仅仅是这件事情的本身,也死而无憾了!”

    宋征心中微动:“前辈的意思,这些雷文都是真的?准确无误?”

    “毫无疑问是真的,这一点老夫可以保证。但是否准确无误,还需要细细揣摩。”钟云岱说道。

    “前辈继续揣摩,小子先告辞了,若前辈发现错漏之处……或者是有什么可疑的地方,还请派人来告知小子一声。”

    钟云岱的心神还在雷文当中,没有细想许多,听说宋征要走,他能继续参悟,立刻便道:“那老夫就不留你了。”他随手送出一枚特殊的玉符:“这枚玉符可以随时和老夫联络,你若是遇到什么事情不要客气,尽管开口。”

    “好。”宋征收了下来。

    钟云岱觉得受了宋征这么大一份恩情,于情于理自己得亲自礼送出楼才是,可是他眼睛瞄着那些雷文,脚下有些挪不动,高喊了一声:“伯柯,替为父送一送小友。”

    钟伯柯是他的大儿子,如今整个平湖楼的外楼掌事;几乎整个湖州城都知道,若是钟云岱坐化而去,钟伯柯就是新的平湖楼宗主。

    让他相送,倒也说得过去。

    钟伯柯每天事务繁忙,但是老父亲一句话,就让他乖乖从一堆繁杂的宗门俗务当中脱身出来,瞬间出现在了楼门口。

    “是,父亲。”

    他多看了宋征一眼,明白父亲是想要亲自相送却又走不开。区区一个龙仪卫千户当然不够资格让镇国强者相送,那又是为什么?

    钟伯柯猜不透,也就不去多想,回头父亲自然会跟自己分说。于是他十分客气的将宋征一行人送出了平湖楼,并且亲自登船,一路将他们送出了太极湖。

    这回轮到桂九莲吃惊了,和钟伯柯拱手作别之后,桂九莲实在忍不住,有些不当的问了一句:“大人究竟和钟前辈说了什么,竟然让钟前辈如此重视?”

    宋征一笑:“只是因为钟前辈宽厚罢了。”

    桂九莲不再多问。杜百户昂首挺胸,差点连肚子都腆起来。他也不多问,只晓得自家大人极为奢遮,在镇国强者面前也是有大面子的。

    骄傲!

    等他们和桂九莲分开,杜百户凑到宋征身后,悄悄说道:“大人,我听说京师的那位白夫人来头极大,似乎出身皇室。

    当年白大人刚刚崭露头角,有一晚不知怎的就喝醉了,等他醒来,已经在白夫人床上,不得不和白夫人成婚。

    只是那白夫人嫁给白大人不过是为了掩人耳目,据说她……嗜好女色,而且性情乖张,刻薄寡德。肖大人当时已经调了缇营,要冲进对方府中,把白大人抢出来——那可是王府啊!

    最后还是白大人亲自出面,劝住了肖大人。但是这么多年,若不是肖大人强硬,白大人恐怕连王府的大门都出不来。”

    宋征瞪了他一眼;“这种事情你怎会知道?”

    杜百户愤愤道:“兄弟们都在说,欺负到我们龙仪卫头上了。”

    宋征明白了,只怕是有人暗中为之。难怪肖震警惕,这是在挑唆龙仪卫和王府的关系啊。

    能够让肖震忌惮的王爷必定不是一般的王爷,他日若是去了京师,一问也就知道了。他也更明白了白老七的苦心了。难怪他费尽心思布置了这么一个迷局,连肖震也要瞒过去。

    他回头遥望平湖路,心中却掠过了一片温暖。

    桂九莲、钟云岱,会为了成全一对有情人,冒着巨大的风险蒙骗龙仪卫;白老七为了自己的爱人和兄弟,宁愿一辈子隐姓埋名,甚至让他们以为自己已经死去;纤纤姑娘为了所爱,不惜暴露身份,彻底和过去的光鲜身份斩断联系。

    这世间还是有温情的。

    他莞尔一笑,转身往城中行去,口中说道:“柔情似水,佳人如梦啊……”

    “大人您说什么?”

    宋征摇摇头,大步而去。

    ……

    钟伯柯坐船回去,就在楼外等着父亲喊自己进去,可是一直等啊等,等了几个时辰也不见父亲召唤。

    他满肚子疑惑的先去处理门中杂务了,等到了晚上,找小童来一问,小童答道:“师祖一直没有出来。”

    “没出来?”他一阵惊讶,小童又道:“师祖也没有喊我们奉茶,这已经四个时辰了。”

    钟伯柯更惊,父亲好茶,静修参悟的时候,往往也要老茶伺候,这一次到底是什么事情,竟然连喝茶都给忘了。

    一直等到第二天傍晚,顶楼才传来一个声音:“快送茶来,口渴了。”

    钟伯柯连忙从小童手中接过茶盘,亲自送了上去。钟云岱看到是他,点头道:“你来得正好,为父这话你记住:平湖楼与宋征之间已有善缘,好生把握,万不可浪费了。他……来历神秘,乃是大气之人,与他交往,定会对平湖楼大有好处。”

    “……”钟伯柯没想到父亲对宋征评价如此之高,错愕了一下,躬身道:“儿子记住了,父亲放心,我省得的。”

    钟云岱喝着茶,缓缓点头,轻轻一敲桌子:“你看看。”

    钟伯柯看了几张纸就激动起来:“这、这是全本的《元虚雷书》?宋征给的?”

    钟云岱道:“不错,现在你明白了吧,传说中古老雷神的手记——这是多大的机缘!”

    ……

    白老七的案子彻底了结了。

    宋征去见了钟云岱的事情,他没有向肖震报告。给肖震和朝廷的文书中,白老七就是死于邪教的刺杀。

    这段时间湖州城中格外安静。修知节来拜访一次,想要感谢他。陈百户虽然被收押了,但杜百户帮他将湖米的份额解决了,宋征许诺的一斤不少。

    宋征让人挡驾了,没什么好见的。

    昨天晚上的时候,杜百户前来报告,严飞六、陈百户和刘百户三个重犯在牢中自尽而亡,下场极为恐怖,据判断是修炼了邪教的某种邪法,想要借着自尽魂魄越狱,可是牢中暗藏奇阵,当场让他们的邪术失败,魂魄彻底消散。

    宋征当时看了杜百户一眼,点了一下头没说话。

    他心中是满意的,杜百户处理得不错。陈百户三人在邪教中地位不低,很可能知道白老七并非邪教所杀,他们需要永远的闭嘴。其余的小喽啰应该不会知道这些。

    而杜百户制造的这一次事故,连他们的魂魄都灭了,真的永绝后患。

    “你带几个人,去一趟白家。”宋征给他了一件差事:“探探他们的口风。”

    “是。”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