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苍穹之上 > 第三十一章 假死真情(上)
    龙仪卫凶名赫赫,但只是压制一下宋征并不算难办,可能会因此让豹韬卫与平湖楼为难,不过这点代价,平湖楼能够承受得住。

    他自幼聪慧,八岁的时候就被师父发现身负三道青云道脉,早早收入平湖楼指点修行,一路顺风顺水,三十六岁的时候就破境成为命通天尊,人人都知道他镇国可期。

    十六岁的时候,他收下了自己的第一名侍女,二十四岁的时候第二个,三十岁的时候第三个,去年从白枕鹤手中要来的笋儿姑娘是第四个。

    他爱煞了自己身边的四个女孩儿,在他看来,这世上绝大部分人都是污浊不堪的,身边四女却是清水一般的人儿。为了她们做一些事情,对他来说必定是值得的。

    很快,他的回信便传到了白枕鹤的手上:七天之后,登阙会。

    白枕鹤明白了,哈哈一笑烦心事解去,搂着俏丫鬟胡天黑地去了。

    ……

    宋征处理完了这一天的公务,在衙门里换上了一身便服,将杜百户叫了过来:“嫣红楼的那个女的,叫什么……”

    杜百户连忙提醒他:“酒娘。”

    “对,就是她,抓回来也有一阵子了,你派人将她带出来,根本官一起送她回去吧。”

    “是。”杜百户去了。

    酒娘就是当初在嫣红楼为了杀鸡儆猴抓回来的那名红衣中年女子。下面人看得出来,千户大人其实对嫣红楼已经没什么怒气了,也没有为难她,虽然一直在卫里关着,却好吃好喝的招待着。

    杜百户去了时间不长,带着一身素衣,不施粉黛的酒娘回来。

    她见到宋征,仍旧有些畏惧,讷讷不能言。宋征也没跟她说话,对杜百户一招手:“走吧,今天不用带别人,只你跟着就行。”

    杜百户心头大喜,这可说明自己是千户大人的心腹了。

    一行三人到了嫣红楼,正是半下午的时候,清淡没生意,宋征仍旧从侧门进去,对酒娘说道:“桂九莲在哪里?带我去见她。”

    酒娘有些犹豫,但不敢违抗,宋征现在在她心目中,已经跟魔头等价。

    三人一直走到了嫣红楼的最后面,打开一扇不起眼的小门,后面是一条夹在两道白墙当中的狭窄小径。

    穿过这条特殊的路,是另外一处院落。

    一片朴素,古木成荫。

    桂九莲已经感应到宋征的到来,在院子中相迎:“多谢千户大人拿住真凶,我家纤纤可以瞑目了。”

    宋征对酒娘一摆手:“你可以走了。”

    酒娘看了桂九莲一眼,老妇人也是暗中颔首,酒娘如蒙大赦,赶紧离开。

    院子中只剩下他们三人,宋征才开口道:“前辈说实话吧,白老七和纤纤去哪儿了。”

    跟在他后面的杜百户听到这话愣了一下,忽然明白过来失声道:“大人,您是说白大人和纤纤姑娘没有死?邪教不是凶手?”

    宋征扬眉一笑:“我追缉邪教和林逸正,只是因为他们意图谋反,什么时候说过他们是杀害白老七的凶手了?”

    “可……”不仅是杜百户,几乎所有人都先入为主的认为,邪教和林逸正就是杀死了白老七和纤纤的凶手,一切证据也都能对的上。

    可只有宋征心里清楚,没有人承认过他们杀了白老七。

    而他反复推敲之下,也觉得不可能是邪教。白老七并没有发现他们,为什么要自己暴露?

    桂九莲垂落眼皮,淡淡道:“大人还是不相信我们嫣红楼,既然如此,大人随便搜吧,老身不必徒劳辩解。”

    宋征在院子中的石凳上坐下来:“前辈看看这个。”

    他伸手从怀里取出来一件东西放在了面前的石桌上。

    乃是一枚小巧的玉盒,打开来里面薄薄一层灵液,散发着一种特殊的香气。桂九莲看到这些灵液的时候,脸色就变了:“这是班公燮的天降真灵露。”

    宋征点头,他跟班公燮暗中讨要来的。

    “原本你们做的很逼真,哪怕是我以……都被你们瞒过去了,以为那两具铁人真的就是尸体变化而来,里面魂魄痕迹明显。

    但是双眼抹上了天降真灵露之后再看,一些原本隐藏起来的痕迹就暴露了。”

    他略一停顿,接下来声音就有些冰冷:“伪造的尸体都是在你的嫣红楼发现,要说你没有参与其中,你觉得我会相信吗?”

    杜百户目瞪口呆,没想到白千户的死竟然如此的“百转千折”。他转头看向桂九莲,希望能够从这位老妇人的口中,听到事情的真相。

    桂九莲垂首沉默,久久不语。

    宋征没有催她,手指轻轻敲击着石桌,说道:“我入城近十天,前辈应当看出我的行事准则。我想要的,只是一个真相。”

    桂九莲幽幽一叹:“他俩也是苦命人,大人何必……唉!”

    她在叹息之中,转身朝后走去:“大人请随我来吧,你想知道真相,亲自问他们吧。”

    杜百户:“还真活着……”

    桂九莲的这座院子,正门朝着一条十分僻静的小巷,三人出门的时候,就有车夫等候。车夫五十岁的样子,头发花白,桂九莲吩咐了一声,他点头明白,也不说话。等人都上了车,一甩鞭子马车稳稳而行,一路上都不怎么颠簸。

    宋征端坐于车内,养气功夫极佳,一路上纹丝不动闭口不言。杜百户有些沉不住气,时不时的透过车窗往外看一眼:“咱们这是去哪里?”

    “到了地方你就知道了。”

    片刻之后竟然出了城,杜百户又有些忐忑,低声询问宋征:“大人,要不要让齐大人支援?”

    “不用。”

    桂九莲听到了杜百户的话,瞥了他一眼,老眼中带着几分轻蔑,让杜百户脸上一红。

    马车稳稳停在了太极湖边,又有一艘小船在此地等候。上了船往湖中驶去,杜百户看清了方向哑然道:“孤洲岛?”

    桂九莲对答:“平湖楼。”

    杜百户一脸的惊愕费解,宋征却露出恍然的样子。桂九莲将两人的反应看在眼中,暗暗点头:年纪轻轻,身居高位,果然有其过人之处。

    一般的修士登岛拜会平湖楼,都是从正门请人通禀,桂九莲却带着他们到了岛后的一扇小门,轻轻叩门,有一名小童开门来看到她,微微一笑行礼道:“桂奶奶来了,师祖他老人家在书房呢,我带您们过去。”

    一湖双宗三世家,宋征现在也了解了。别的且不说,这偌大的太极湖,天地灵气无比浓郁,却只有平湖楼这一个宗门在此开宗立派,便可知道平湖楼的实力。

    而那一座代表性的小楼,不是谁都能住进去的。

    小童却领着他们直上顶楼,一路上平湖楼各代弟子见了他,都是含笑问候,辈分低的还要行礼。小童也是知书达理,声音清脆十分有礼貌的回应着。

    顶楼一片开阔,四边窗户打开,湖面清风吹来,这里一片清静凉爽之意。正中央摆着一张宽大的书案,一位华发银须的布衣老者,正搁下笔来,用一张白棉布将刚刚写好的作品盖上。

    那显然是道意之作,仅仅是宣纸墨文,便有元能凝聚,衍生了细碎的蓝色雷光,有几道透过了白棉布闪烁出来,白棉布上多了几个炭黑的点。宋征看到那雷光,眼皮跳了一下。

    老人转过身来,对桂九莲笑道:“还是瞒不住?”

    桂九莲愧疚相见:“有负前辈期望、有负苦情人所托,九莲惭愧。”

    她为宋征介绍道:“这位是平湖楼宗主,镇国强者钟云岱前辈。”

    “这位便是豹韬卫千户大人,宋征。”

    宋征抱拳,以晚辈之礼相见:“见过钟前辈。”他暗中观察,这位可能是湖州城本土唯一的镇国强者了,不过在他身上,已有苍老古朽之意,恐怕寿元将尽。

    抵达平湖楼的时候,宋征就猜到是他,也只有他出手,才能让豹韬卫深查之下却一无所获。

    钟云岱微笑颔首:“千户大人年纪轻轻,却有神鬼莫测的手腕,进入湖州城的所作所为,老夫也听说了,很不简单。”

    宋征仍旧道:“身为龙仪卫,有检查天下之责。小子不迂腐,但求真相以得心安。”

    钟云岱做了个手势,请他们入座:“九莲贤妹到访,老夫就知道必定是瞒不住了,已经让人将他们叫来,算算时间应该到了。”

    叩门声随即响起,有人在门外道:“宗主,人请来了。”

    “进来。”

    两扇门打开,两个人影走进来,宋征只看到这两个影子,就觉得一片和谐,心中暗叹一声,知道今天恐怕真的只能求个真相心安,狠不下心做别的了。

    等两人进来,杜百户有了准备仍旧还是失声道:“白千户,真的是你……”

    白老七并不十分英俊,但修行有成久居高位,由内而外透出一种看遍世间风云的气度。

    纤纤姑娘果然如桂九莲所说,天生灵物成精,通透明净,让人见之亲切。

    两人先拜见了镇国强者和恩人桂九莲,而后才歉意对杜百户笑了笑,说道:“是我。这位便是宋征吧?”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