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苍穹之上 > 第三十章 《天人一统心念咒》
    宋征当即拿起那一部枯叶道典,研读了一番之后面露惊容:“这……匪夷所思!”

    这部道典名为《天人一统心念咒》,只从形制上来看,就知道无比古老,上面的文字细小好似绿豆,用针刺在了枯叶上。同样是一种不知来历的文字,但宋征一眼就能看明白是什么意思。

    按照这部道典中的描述,在某一个格外古老的年代期间,这世间的生灵是“混沌一统”的,皆以“灵”命名。那个时候大家修炼的功法也没有这么明显的区分,修成之后也可能物种混淆。

    以宋征来看,似乎那个时代是……没有“门户之见”的。

    他在心底里暗想一想:这样似乎也很好呀。

    可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各族之间开始有了分别,功法也逐渐分开,你不能修炼我的、我不能修炼你的。于是大家分道扬镳,各种矛盾乃是仇恨,也就逐渐出现了。

    这一部《天人一统心念咒》不知教主是从什么地方发现的,修炼之后会逐渐回归“灵”的本质,按照现在的看法,就是半人半妖。

    而教主更是邪魔的从其中钻研出了一个培养“妖物”的法门,捉来强大的修士培养成只知道听命战斗的妖物,伤天害理。

    宋征本以为教主是以魔神道《借魂还魂》的法门在鼎炉中重生,但《天人一统心念咒》当中,也有类似的法门,和《借魂还魂》相比另辟蹊径,倒是让他眼前一亮:可否以此助赵绡他们脱离天火?

    这个得认真研究一下。

    他毫不犹豫的将这部《天人一统心念咒》扣了下来。

    而后,他拿起那一只通体暗金的令箭,这宝物看上去十分奇特,是某位大能者的信物,还是某处洞天福地的凭证?宋征看了半天也没弄明白,只好暂时放下了。

    最后是一块“破铜烂铁”,货真价实的破铜烂铁,有些弧形,边缘并不规则,表面上锈迹斑斑,但是似乎有些铭文刻在上面。

    宋征翻来覆去的看了几遍,没有轻易放弃——能够被神教教主收在此地的,必定不是凡物。

    忽然,他注意到了什么,神情随之变得紧张而期待。

    他的双手竟然有些颤抖了,拿着破铜烂铁从玉葫芦小洞天中退出来,然后打开了自己的小洞天世界,将那只大鼎取了出来。

    嗡……

    大鼎刚一出现,手中的破铜烂铁就有了呼应,震动嗡鸣。宋征一松手,这一块破铜烂铁嗖一声落入了大鼎当中。

    一团祥光从鼎口处涌出,像是蒸煮的热气一样,漫过大鼎,将其整个包裹起来。

    等祥光逐渐散去,大鼎上的锈迹脱去了一部分,露出了六枚新的文字!加上之前的,现在一共有十二枚鼎文了。

    宋征一时间心潮澎湃,久不能静:“还好之前没有用一些胡乱的办法,洗去大鼎上的锈迹,原来只是机缘未到。”

    《道雷鼎书》补全了一部分,他才可以继续修炼。之前的六枚鼎文,已经到了极限。宋征这段时间境界提升,要么是靠着天火的赏赐,要么是因为重生时的元能累积,没有一次是自己修炼上去的。

    他已经迫不及待,将小洞天世界一封闭,躲在其中观想新的六枚鼎文。

    第一枚全新的鼎文浮现在脑海中,宋征霎时间感觉全身鲜活,经脉舒张,大穴开阔,天地元能饥渴而入滚滚不绝,怎的一种酣畅!

    ……

    白枕鹤喝着一壶消暑的冰茶。这一壶茶中,放有青冬玉竹叶、百香疏经果、三叶兰芝草、地脉髓晶等十余种珍贵灵药,价值九百元玉,足够湖州城中五口之家十年花销!

    可是白枕鹤仍旧觉得燥热,主要是心烦。

    心烦的不止他一个人,炼仙宗宗主也终于沉不住气,趁着夜色亲自前来白府找他商谈:“宋征到底什么意思?”

    白枕鹤靠在摇椅上哼了一声:“能有什么意思?待价而沽。”

    宗主看了这个不学无术的二世祖一眼,心中念头连转:“可是……总不能真的把好处都分给他吧?”

    一想到要把自己的钱分给宋征一部分,天生吝啬的白枕鹤感觉心在滴血,烦躁陡生。他抓起茶壶猛灌了一口,坐起来恶狠狠道:“他做梦!”

    宗主暗笑,不用怎么撩拨,自从白家崛起就没受过气的二世祖,自己就要爆了。

    白枕鹤站了起来,背着手在屋子里走来走去,忽然想到了主意停下来:“你说……请平湖楼出手怎么样?”

    宗主一愣:“你能请动平湖楼?”

    一湖、双宗、三世家。

    平湖楼就是这“一湖”,排名在双宗和三世家之上。而且平湖楼一向淡泊世外,逍遥高深,虽然地处太极湖,却和湖州城中的势力们没什么往来。

    就算是炼仙宗,在平湖楼面前,也自觉矮了一头。

    白枕鹤道:“半年前我随手买了个戏班子,没想到后来有人找来,要替里面一个小丫头赎身。我过去一看,水灵灵的一颗小白菜……”

    “咳咳!”宗主咳嗽一声,白枕鹤不偏题了:“一个小丫头不值多少钱,可是我也不缺那几个钱,本是不想卖的,却没想到那人竟然是平湖楼的,他亮出身份,我想了想也没要他的钱,把那个小丫头送给了他。”

    宗主抚须而笑:“英雄难过美人关啊。”

    “他留给我一枚玉币,言说他日若有难处,凭此可叩开平湖楼的大门,他会救我一次。”

    白枕鹤咬牙道:“让他去对付宋征!”

    宗主连忙道:“你要注意分寸,让那小千户知道进退就好,可莫要搞成了下一个白老七。他若是死了,咱们麻烦就大了。”

    “我知道轻重。”白枕鹤不耐烦的一挥手:“把他弄死了,肖震就亲自来了。”

    湖州城要是连死了两个千户,肖震都要炸了,一定会亲自杀过来,把湖州城里这些宗门、世家的人头当韭菜割一遍。

    “好,我们静候佳音。”宗主起身来要走,却被白枕鹤拉住了。二世祖皮笑肉不笑的道:“宗主先别忙,有一说一,这事儿我给办了,我有什么好处?平湖楼的人情得值多少钱?”

    宗主正色道:“这也是白家的事情,宋征要的多,你们白家也亏得多。”

    “少糊弄我。”白枕鹤一甩手:“要亏大家一起亏,有事情了不能我一个人扛着。”

    宗主暗骂一声二世祖抠搜,只好道:“我回去请大家商量一下,你若能解决了宋征这个麻烦,我们匀一匀,以后的收益多给你半成。”

    白枕鹤立刻笑了:“这还差不多。”

    宗主点头而去,实在不愿跟这种粗鄙的人多打交道。但是走到了门口,又有些不放心:“你说的那个人实力如何?宋征虽然年轻但他可是明见境后期。”

    白枕鹤已经舒舒服服的躺回了摇椅上,晃晃悠悠的喝着茶:“放心吧,那人乃是平湖楼三代真传弟子中的佼佼者,身负三条青云道脉,三十七岁已经是命通境初期了。宋征能打败一般的命通境初期,但绝不可能打败平湖楼的命通境初期。”

    宗主点了点头,放心而去。

    白枕鹤说的这个人正合适。首先年轻,若是找个老前辈出来,轻而易举就能在境界上胜过宋征,但那不可能真的压制宋征。想要压制,年纪不能比他大太多。

    在所有修士的固有观念中,三十七岁真的是很年轻的。

    其次,身负三条青云道脉,资质顶尖,又是平湖楼这种一流宗门的真传弟子,他的实力一定远远超过了普通的命通境初期。

    所有的修士都知道,一流宗门、千古世家出来的修士,实力比同境界的其他修士至少高出三成。

    只要他出面,给宋征一个教训,搓一搓他的锐气,接下来的事情就好谈了。

    宗主现在头疼的是怎么说服别家,一起匀出半成来补给白枕鹤。

    ……

    平湖楼传承两万年,本朝太祖起兵,杀到了太极湖的时候,曾亲自在平湖楼前插下一面小旗,旗上有他的御笔亲书“禁”字。麾下任何将士,不得越过小旗半步,违令者斩。

    连太祖都敬重忌惮的宗门,自然非同小可。

    不过从外表看上去,平湖楼只是太极湖中孤洲岛上的一座四层木楼,连带着周围几座不大的石塔,还有一片古老的院落罢了。

    游人泛舟太极湖,也能远远看到这座岛,和岛上的平湖楼。但是在岛外十里的水域就是禁地,有衙门的水标警示游人。

    平湖楼一向淡泊,哪怕是有游人误入其中,也只是礼貌送出,不会真的责罚,甚至不会通知州府衙门。

    但是今日,有一艘小舟径直驶向了孤洲岛,船头上站着一个人,一手持玉钱,一手持书信。时间不长,书信和玉钱一起送到了内楼天才方子玉手中。

    他记起来自己的这枚玉钱是给了谁,因而眉头微皱一下,但拆开信看了之后就舒展开。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