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苍穹之上 > 第二十八章 余波将尽(下)第二更
    雷敏之张口还没问出话来,宋征已经凌空而起,灵元爆发,轰然一声压制了整个雷府。

    他沉声喝道:“雷敏之,交出州牧大印!”

    “啊?”雷敏之傻眼,刚才不还说跟我没关系吗。

    宋征双眼中一片深邃,隐隐有星空之意,照遍整个雷府。

    杜百户和曾百户立刻上前,左右钳制雷敏之:“州牧大人!”雷敏之咬了咬牙,抬手一招,州牧印信从秘处凌空飞来,他双手呈上,仍旧说道:“不管千户大人是否相信,林逸正的案子的确和老夫无关!”

    宋征冷笑:“雷大人退下吧,与你无关,你却逃不过株连!”

    他手持州牧大印,激活护城大阵,以三成力量加诸自身,虚空神镇高高升起当空一照。

    整个湖州城中一片慌乱,大白天的升起护城大阵,难道有人攻打城池吗?可是最近没有听说叛乱,或是大修为祸天下啊。

    宋征顶着太阳,强忍不适,一片片区域的看过去。

    雷敏之惊讶,宋征如此大动干戈是为何?

    大约一盏茶的时间,宋征终于搜遍了整个湖州城,阴神极度疲惫的他收了虚空神镇降落下来,却没有将州牧大印还给雷敏之。

    雷敏之费解之极:“宋千户,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宋征拔腿便走,吩咐杜百户:“我先赶过去,你去请齐前辈来跟我会合,以同音骨符随时联络。”

    “遵命!”杜百户飞快而去。

    宋征带着曾百户一同疾行,雷敏之想了想跟了上去。宋征看了他一眼,冷冷道:“雷大人可曾怀疑过墨师爷?”

    雷敏之明白了问题不是出在自己身上,而是在墨师爷身上。他猛地想到了一个可能:“难道……墨师爷是邪教的信徒?”

    宋征哼了一声:“没那么简单!”

    雷敏之震惊无比,怔怔不能言。宋征已经飞快远去,目标明确。

    “大人,等等我……”他急忙追了上去,却还是不明白,千户说“没那么简单”是什么意思?

    ……

    班公节这几天一直小心翼翼的,生怕惹了大哥不高兴。

    他很清楚大哥为什么是这个状态——这世上只有到手的利益却搞丢了,才能让“重实利、轻虚名”的班公燮变的闷闷不乐、动辄发怒。

    前几天大哥跟着宋千户办事,本来合作愉快,可惜最后关头那个神教教主炸了石像,金蝉脱壳而去,导致班公燮判断失误,以为这差事宋征办砸了,日后前景黯淡,所以当场离去,宋征面子上颇不好看。

    可是谁成想到,晚上人家就突出奇兵,将邪教连根拔起,还捉了一个谋反的重犯!

    班公燮当时正在吃晚饭,当场后悔的一推碗吃不下去了。

    果然,接下来几天宋征也没有搭理班公氏。班公燮期望的“论功行赏”看上去也变得遥遥无期。

    他得了大哥的授意,暗中拜见宋征,摆出了修复关系的善意也被挡了驾——回来之后被大哥一顿好骂。

    这一天,大白天的忽然护城大阵打开,班公燮懒洋洋的问道:“又出了什么事儿?湖州城最近不得安宁呀。”

    班公节连忙道:“我出去看看。”

    片刻之后,班公节狂奔而入,班公燮心头烦躁,敲着桌子训诫道:“稳重!你都多大年纪了……”班公节兴奋道:“大哥,宋千户来了!”

    噌!班公节眼前一花,大哥不见了。

    班公节:“……”

    班公燮冲出来之后,冷静了下来,沉着镇定整理了一下仪容,然后去前面见宋征。

    宋征有些焦急:“班公家主,本官有事相求。”

    “您请说。”班公燮心里乐开了花,老天待我班公氏不薄,失去了一次机会,竟然又有一次机会从天而降。

    宋征跟他商议了两句之后转身要走,班公燮紧随其后,并且吩咐随后赶来的班公节道:“请三位叔父出关,此次行动至关重要,我班公氏全力协助宋大人!”

    明知道这老家伙是卖人情,宋征也得接着,他不由暗赞:还是老家伙的脸皮厚!

    雷敏之刚追到寒食巷,就看到宋征和班公燮一同贴地飞遁而出,他连忙喊了一声:“千户……”宋征懒得搭理这个糊涂蛋,一闪而过留下了一道轻尘。

    雷敏之暗道一声命苦,这一把老骨头哟,还得跟着继续追赶。

    跑了一阵,雷敏之觉得不对劲啊,这不是回我家的路吗?

    宋征带着班公燮赶回了雷府,雷府门口的侍卫们平日里一个比一个凶恶,有人敢在门前多停留片刻都要被捉来询问吓唬一下;可是今天碰上了更横的,宋征直奔而入,他们屁也不敢放一个。

    等到雷大人回来,他们赶忙上前搀扶老爷:“老爷这是怎么回事?”

    雷敏之比他们还莫名其妙呢。

    墨师爷的住处,宋征询问班公燮:“班公家主,如何?”

    班公燮环视一周,自信一笑:“果然是那魔头的手段。千户大人放心,手到擒来。”

    宋征松了一口气,退开一边:“好,拜托家主了。”

    班公燮站在屋子中把手一翻,有一只温润的玉壶凭空出现在掌心。他从玉壶中滴了两滴灵液在手指上,轻轻在眼上一摸,同时口中念了什么令咒,再次睁开眼来,双眼当中有一层青冥冥的光芒。

    他朝四周看去,很快就找到了痕迹:“大人随我来。”

    雷敏之赶来恰好看到了这一幕,想要问又有些畏惧宋征了,闭着嘴乖乖跟在两人身后。

    等到了雷府门外,恰好齐丙臣和班公氏的三位老修都已经赶到了,此时兵强马壮,宋征挥手一指:“行动!”

    班公燮在前带路,往着城外某地而去,雷敏之又觉得这条路有些眼熟,后来忽然想起来:“这不是老夫在城外的一处庄园吗?”

    他猛然想起来,这庄园本不是自己的,而是墨师爷出面替他收下的,据说是某个富商,为了一份通关公文送给他的。

    他额头冒出冷汗,也越发觉得事情如宋千户所说“没那么简单”了。

    众人刚到门口,庄园的人还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他们也跟雷府的门卫一样,平日里都是横着走的,有人胆敢这么大摇大摆的闯庄子,那还了得!

    七八号闲人乌泱泱的就要冲上来,忽的瞧见自家老爷跟孙子似地追随在这群人屁股后面。霎时间所有人“豪气”一泄,灰溜溜的在宋征面前绕了一个弯,回去缩在了庄子门口的石碑下,一声也不敢吭了。

    雷敏之狠狠的瞪了这帮人一眼。

    班公燮目标明确,奔着庄园中的几幢小楼去了,等到了楼前,指着其中一栋道:“便在这里。”

    嘎吱——

    那小楼二层的一扇木窗打开,露出一个陌生的面孔,雷敏之一阵疑惑:这不是墨师爷啊。

    可是那人却开口叹息道:“原来还是小看了你。”

    宋征也由衷道:“若非一些无意之中的发现,还真就让教主脱身而去了——连肖大人和范镇国都没有发现,教主虽死亦可自傲了。”

    “教主?!”雷敏之五雷轰顶:“不、不可能吧……”

    他一下子明白宋征为什么显得有些气急败坏,为什么当场夺了他的州牧大印,为什么要跟他说“没那么简单”了。

    他堂堂州牧,亲信师爷却是邪教之主——这顶乌纱帽丢定了,谁也保不住他,区别只在于,若是他的靠山够硬,帽子丢了脑袋留下,若是靠山不够硬,脑袋丢了,帽子……谁还能在乎。

    教主看了下面一眼,手指轻轻扣着窗棱:“千户大人是如何发现我的?”

    “其实所有人都以为林逸正的案子已经结了,只有我自己知道,还有一个看上去不是疑团的疑团没有解开。”宋征说道:“教主一向诡诈多谋,狡兔三窟。可是那一夜我凌空审视整个湖州城,看到了诸多教主的魂魄痕迹,凭此找到了一切和教主有关的人。但是却没有发现教主在湖州城的老巢。”

    神教总需要一个落脚的地方,不是宏府后花园地下,那就应该还有一个地方。

    老巢中魂魄痕迹必定密集,应该“一目了然”被发现才对。可是宋征却没有找到。他当时没有多想,推测可能是在城外。

    但后来再一细想:那石像是从城内向外逃的,老巢应该就在城中。

    宋征接着道:“我始终没有想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直到今天去见雷大人,得知了墨师爷的存在,在墨师爷的房间中,我感应到了一些空间的力量——那是打开小洞天世界留下的空间波动。

    一般的修士根本不会察觉这种波动的痕迹,除非自己也有小洞天世界,经常打开小洞天才会有这样的经验。

    而墨师爷已经离去了三天,房屋内却仍旧留下了这样的虚空痕迹,只能说明他经常在此地打开小洞天世界。再结合墨师爷身上其他的疑点,毫无疑问这座小洞天世界才是你们神教真正的老巢,而墨师爷就是教主阁下。”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