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苍穹之上 > 第二十四章 破绽(下)第一更!
    陈百户一皱眉头:“这个时间了去衙门?千户大人有没有说什么事情?”

    “似乎是千户大人和州牧商量了新的太极湖分配方案,请您和其他几位百户去商量一下。”

    陈百户脸色顿时难看了不少,答应了一身起床了,一边穿衣服一边在心里不断嘀咕:

    “难怪那小子这么急不可耐的去找雷敏之,原来是想抓好处。”

    “白老七的案子结了,他跟肖震有了交待,看来屁股下面的位子可以坐稳了,只是这吃相太难看了。”

    “恐怕我们几个的份额都要降低了……”

    虽然他心在神教,但对任何人来说,钱当然是越多越好。要把原本属于大家的利益分出去,陈百户心里当然不痛快。

    他赶到豹韬卫衙门的时候,在门口正好遇到了其他三位百户,不过他和刘百户看严飞六也来了,不由得愣了一下。

    严飞六心中也有些疑惑,他已经被降职了,但宋征还是派人将他喊来。三人互相使了个眼色,暗中戒备。

    衙门正堂,白老七的棺材还摆在那里,宋征身边陪着齐丙臣和雷敏之,但是几位百户下意识的觉得,今晚的千户大人和之前有些不同——不知为何,竟然有种让人不敢直视的高远神秘之意。

    “见过千户大人,见过州牧大人,见过齐前辈。”

    宋征双手负在身后,隐有一种飘远出尘之意。

    “走吧,跟本千户去见一个人。”

    齐丙臣笑而不语,随手掸去衣衫上本就不存在的灰尘,跟着宋征出去了。众人将目光投向雷敏之,可是州牧大人一脸肃穆,任谁也别想从这只老狐狸脸上看出什么来。

    陈百户三人互相使了个眼色,低头跟在了后面,但位置上彼此呼应。

    宋征当先而行,看似不紧不慢却瞬息而至。众人站在了一座巨大的宅院前面,门前车水马龙,主人家正在大宴宾客。

    守在门口的家丁们十分好客,看到这一群人气度不凡,虽然不认识但也不敢得罪,笑着抱拳上前:“诸位可是听说我家主人当世孟尝的名声特意赶来?快快请进,先用些酒菜,小的去通禀一下老爷,看看老爷有没有时间见你们。”

    宋征微微一笑,气度斐然:“你家老爷必定是有时间的。”

    他抬脚走进了大门,那几个家丁却不知为何硬生生的生不出“阻拦”的念头。他们明明知道这个时候应该上拦住住这些人,可是身体却动弹不得!

    陈百户三人站在大门前的时候,神色已经是一片惨白,身躯微微颤抖。一股若有若无的气息笼罩着三人,是齐丙臣,三人不敢轻举妄动。

    宋征一路走进去,两侧宾客进进出出好生热闹,往来的能人异士都在称赞“林老爷”仗义疏财,有古侠之风。溢美之词不绝于耳。

    正堂上,一位四十岁上下的美髯汉子正在举着酒杯哈哈大笑,和周围的宾客用力碰杯,而后在大家的叫好声中豪饮而尽。

    宋征突兀的出现,和整个热闹的晚宴格格不入。

    林老爷一皱眉头,暗怪下人不懂事,这些人是什么来路,怎么就直接放进来了?他紧跟着看到后面寒冬麻雀一样的陈百户三人,脸色猛然一变。

    宾客中也有人注意到了宋征一行,这些家伙喝的已经晕头转向的了,凶恶的大叫道:“哪里来的家伙,好生不懂规矩……”

    宋征自不会去跟一群醉鬼计较,淡淡道:“小杜,亮牌子。”

    五位百户当中杜姓那位虎步上前,将手中的龙仪卫百户腰牌猛的一亮,大声喝道:“龙仪卫办事,闲杂人等退散!”

    那些宾客有些人得了林老爷的好处,借着酒意本想要出头,被这声音一喝,醉意登时被吓得醒了三分,再一看清龙仪卫的官袍,剩下的七分也跟着散了。刚才喝骂的那人,低头缩脖夹尾巴,贴着墙根飞快溜了出去。

    哗哗啦啦,满堂宾客顷刻之间走的无影无踪。

    宋征笑吟吟的走进了正堂,遥遥面对“林老爷”,轻轻挠了挠自己的发鬓,似乎真的是在认真思索:“这个时候,本官应该说什么呢?哦,对了……”

    他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林逸正,你的事儿犯了!”

    齐丙臣和雷敏之在宋征身后左右而立,齐丙臣气势如山岳,压摄四方;雷敏之将手中的州牧大印高高举起,整个湖州城护城大阵为他所用,通过他支持着宋征。

    今夜,这大阵的力量一直暗中汲灌宋征,所以陈百户他们才会有那种高远神秘之感。

    美髯客林逸正不慌不忙的将手中的酒杯放下,饶有兴致的看着宋征一行人,问道:“我很好奇,你到底是怎么找到我的。”

    宋征来到他的面前,拉开椅子坐下来,一抬手一枚干净的酒杯落入手中。杜百户敏锐的看到了自己上位成为千户大人新狗腿子的机会,立刻乖巧的上前为大人倒满。

    宋征喝了一口,似乎是在细细品味,林逸正也不催他。

    但宋征把酒吐了出来,又歉意对林逸正笑了笑,道:“阁下的酒不错,是我的问题。”

    他心中闪过了一片黯然,总觉得这外面的一切美酒,都比不上在皇台堡中,大家一起喝的那些。

    身边无酒伴,所以难以下咽。

    “我从塞北出发,一路赶来湖州城。这一路上徐徐行进暗查各地风物,当然不是没有目的的。一进入江南,就听说了你林逸正‘美髯客、活孟尝’的名声,只是当时并没有将你和白大人被杀一事联系起来。

    进入湖州城之后,我没有马上去豹韬卫衙门,但只待了不到半天时间,就不得不跟豹韬卫产生了联系,而且不到一个时辰,豹韬卫就找到了我住的客栈,这说明什么?”

    他笑着喊来严飞六:“严大人,你来说说吧。”

    “属下……这……”严飞六已经全身颤抖,腿不能行口不能言,他惶恐无比知道大难临头,只是怎么也想不明白,明明已经把这个小千户瞒过去了,他是怎么看出来的?

    “严大人不要谦虚,”宋征人畜无害的笑赞道:“这说明豹韬卫在湖州城中势力极大,而且卫中并不十分腐朽,效率极高。”

    他不再看严飞六几个:“那我就奇怪了,这样一个强大蛮横的豹韬卫,怎么会让自己的大头子无声无息的被人杀了?”他的声音逐渐变得冰冷:“那就只有一个可能:豹韬卫里有内鬼!”

    林逸正为此满饮了一杯,赞道:“抽丝剥茧,见微知著。大人从细处着眼,心思缜密。”

    陈百户深吸了一口站出来,昂然问道:“大人是什么时候开始怀疑我等……不对,大人应该从来没有相信过我们,所以应该是问,大人什么时候发现是我们几个的?”

    宋征点点头:“你说得对,我没有真正相信过你们。”

    他在天火下,见了太多为了生存恩将仇报、兄弟反目的事情。来到一个完全陌生的湖州城,没有经过检验,他是不会轻易相信一个人的。

    “我一剑杀了那妖物,你们就立刻顺从的配合,从那时候开始,我就知道奸细肯定在你们当中。因为你们屈服的太容易了。”

    桀骜不驯的地头蛇,不会那么轻易地向新来的上司低头,尤其是这个上司还是个看上去暴躁、贪婪、自命不凡的年轻人。

    老人们会下意识的认为这样的人“不可靠”“难以成事”。哪怕宋征境界在他们之上,他们不能正面对抗,背后也肯定给他设绊子。

    他看着三人:“你们想要让我信任你们,所以一直很配合,哪怕我免了严飞六的职务,你们也都很顺从。可是操之过急了。”

    他手指遥点着陈百户三人:“甚至——严飞六故意露出破绽,让我免了他的职务,都是你们计划好的吧?他年纪大,给人感觉是卫中老油条,不容易获得我的信任。他下去了,陈百户你上来。牺牲了严飞六,换取你更容易成为我的心腹。”

    陈百户没想到他已经把其中的关节想的这么透彻,心如死灰的同时,还有些不服气:“你说的这些,只能算是异常吧,不能真的确定我们就是奸细。”

    宋征不由摇头:“你还觉得你们做的很好?也罢,那我就说一说你们的破绽。”

    “你还记得那一次湖边相谈?”

    陈百户几人点头。

    宋征请了青白鬼澹台博回来,他本可以仍旧是独自一人悄然赶往湖边,将澹台博放入水中,但是他故意回了一趟龙仪卫驻扎的别院,将几位百户都带上了。

    “在湖边,我让你们谈谈对白大人被杀一事的看法,你还记得?”

    陈百户还是不明白,宋征再次失望摇头道:“还不明白?这是我故意露给你们的机会,心里没鬼的人,这个时候不会表达什么意见的,比如杜百户、比如曾百户——因为你们和我,接触还不到两天时间,这个时候开口谈论前任上司并不合适。

    这个时候要开口说话,一定是怀着什么目的。”

    那种见到新上司,就拼命数落老上司不是的人——可用,而不可信,所以绝混不到龙仪卫百户的层次,至多也就是个小旗。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