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苍穹之上 > 第十七章 铮臣鬼宅(下)
    太极湖别院,宋征送走了班公燮,独自一人悄然出现在了城外一处荒山上。

    这里是湖州城几个乱葬岗中的一处。夜色下几处孤坟,野狗哀嚎,甚至还有一些尸体不经掩埋胡乱的丢在沟壑里,已经腐烂露出白骨,说不出来的阴森恐怖。

    宋征打眼一看,几处坟头后面,的确藏着几只孤魂野鬼,但实力太低,不合用。

    这些孤魂野鬼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害怕躲起来,只是当“那个人”靠近的时候,它们本能的恐惧颤抖,下意识的躲了起来。

    宋征抱着万一的希望,仔仔细细的寻找了一番,摇了摇头离开了。

    一片荒山,的确没有什么强大的阴魂。

    他本想回去问一下陈百户,可是转念一想这种事情让属下知道了不太合适,于是临时转向去了湖州城。

    城门关闭,可是难不住宋征,独自一人他有的是办法可以混进来。

    他找到了自己之前住的客栈,果然修知节他们还住在这里。

    大半夜的一开门见到宋征,修知节一个哆嗦:“宋……宋大人。”

    两侧的房间,住着的修家修士们也打开门,惊喜道:“宋大人,您怎么来了。”说完又觉得冒犯,连忙自己抽了一巴掌:“您瞧我这张臭嘴。”

    宋征悄悄示意,不要惊动不远处的侯小年兄妹。他指了指房间:“进去说话。”

    他不是瞎子,侯小白对他有好感他知道,可是皇台堡中还有人等着他,他坚定且毫不犹豫的选择皇台堡。

    修知节不知道他究竟有什么目的,显得有些不安,但是修家的其他人都很兴奋,贵客临门殷勤招待着。

    修知节有些受不了手下的谄媚,索性问道:“宋千户深夜到访,应该是有什么事情吧?”

    宋征点头:“我在湖州城没什么熟人,所以想找你们问问,这城中可有什么冤魂聚集之地?”

    修知节一阵怀疑:你堂堂龙仪卫千户,找这种地方做什么?他刚要发问,却被方叔暗中拉了一下。身份不同了,人家堂堂千户来找你帮忙是给你面子,问东问西徒惹大人物不快。

    方叔替他回答道:“这个事情我知道,我有个亲戚在湖州城,所以家里才选我陪少爷过来。”

    略微一顿,他接着说道:“大人想要问的地方,应该是那一处铮臣鬼宅吧。

    那还是上一任指挥使周荣民时代的事情了,天子登基不久,户部侍郎澹台知容大人上奏章,连数天子九大罪状,请天子正自身、诛奸臣,首当其中就是周荣民大人。

    皇上当即大怒,着龙仪卫收押澹台知容,抄家灭门。

    澹台知容的老家就在湖州城,当时周荣民将此案办成了铁案,诛三族,澹台家在湖州城中几乎被杀绝了。

    后来十几年的时间,澹台家的老宅经常闹鬼,没有人敢去接手那一片故宅,渐渐地成了湖州城中著名的鬼宅。”

    方叔顾忌着龙仪卫的面子,所以整个事情叙述的很简单。甚至连湖州民间流传的“铮臣鬼宅”这个名字,也只是一开始脱口而出,随后就再也不说了。

    实际情况是,当今天子登基之初就显露出昏君本色,宠信奸臣,新纳了几名妃子、贵人,整日昏天黑地乱搞。澹台知容是第一个站出来,想要骂醒皇帝的人。结果天子大怒,一道旨意下来周荣民这只忠犬很扎实的执行了陛下的命令。

    澹台知容诛三族,数百口被杀。民情激愤,每年都会有数千人主动去老宅祭奠澹台知容,那里香火旺盛,如同寺庙一般。

    有百姓的信仰庇护,这些冤魂躲在老宅中也渐渐成了气候。不过他们仍旧秉持着澹台家的家训,不出大门一步,绝不为害人间。

    至于为何恋栈不去,恐怕是心有不甘,想要亲眼看到昏君的下场。

    其实方叔不用顾忌宋征的面子,周荣民最后的下场很惨——赐自尽——就是被肖震拉下了马。

    肖震在周荣民之后执掌龙仪卫,成了一代权臣。

    宋征点了点头:“还请告知这座鬼宅的方位。”

    方叔给他画了一张地图,宋征拿了图离开,到了门口他忽然把修知节喊过来:“我记得你们这次来是为了湖米的生意?”

    修知节支吾了一下,方叔心提了起来,心说少爷你可别玩倔强。他想多了,修知节纠结于心上人对宋征的好感,可是当宋征明显要成他这笔生意的时候,他之前想过的那些什么“不为五斗米折腰”之类的气节,顿时泄气的一干二净。

    他心中的抵抗软弱无力,很顺从的回答道:“是的。”

    “你们想要多少?”对宋征来说,这不算什么事情。

    “能有五十斤便足矣。”他加着小心回答。

    宋征意外:“五十斤,够吗?这样吧,回头你去找一下陈百户,给你们一百六十斤。”他叮嘱一句:“你们和侯家各八十斤。”

    “多谢大人恩赐!”方叔喜出望外,修知节却以为他还惦记侯小白,心中一阵别扭,可是还是那句话,这样巨大的利益他抵挡不了,也跟着躬身:“谢大人。”

    宋征摆摆手,身形一晃消失在黑夜中。

    他跟侯小白不会再见面了。

    ……

    太极湖对外宣称湖米每年产量不过千斤,但实际上这是朝外卖的,总产量大约在三千斤左右。豹韬卫手里有八百斤左右的量,宋征作为千户份额最多,共计四百斤。

    而修士们食用湖米也不像是凡人吃米饭——如果是那样,湖米中蕴含的天地元能肯定不能被彻底的吸收——大家都是一顿几粒,一斤湖米足够修士吃好几个月了。

    宋征从客栈出来,按照地图很快找到了一处冷清的巷子。他凌空而起,从高处往下一看,澹台家的“铮臣鬼宅”和周围泾渭分明,阴森的鬼气以老宅的围墙为边界,没有半点散逸出去,绝不会对周围的邻居们造成什么不好的影响。

    宋征点了点头,暗道果然是忠臣之后。

    他搜罗阴魂,是想要利用寂灭堂和神魔道的法门进一步炼制,得到一只强大的阴鬼深入阴眼查看情况。

    阳眼水底各种“乱七八糟”,他不信阴眼那边没什么幺蛾子。

    他去请炼仙宗帮忙打造蜘蛛傀儡,除了想要证明自己的猜测,还有另外一个重要目的就是将那些暗中的势力注意力都吸引到阳眼去,他则暗中出手,悄悄探查阴眼。

    他从半空中落在了澹台家老宅的门口。两扇朱红大门紧闭着,透着一种黑沉——因为长年累月阴冥侵袭。

    门前的空地上摆着一只青铜方炉,里面还有不少尚未烧尽的香。

    地面上很干净,看上去似乎经常有人打扫。

    宋征路上去了一家香烛店,取了三把香两支蜡烛,留下了银子。此时点燃了蜡烛,然后燃起香来遥遥一拜。

    嘎吱——

    寂静的夜里忽然响起一声刺耳的开门声,那两扇暗红大门慢慢的打开了一条缝,有一道鬼影从狭窄的门缝中飘了出来。

    他面色青白,死前三十岁上下,朝着宋征一伸手,香炉上便笼罩了一层无形的力量,这一把香就插不下去了。

    “阁下是龙仪卫中人,我们澹台家受不起!”声音淡然,带着一股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寒意。

    宋征举着香:“我此来有事相求。”青白鬼脸上刚刚露出一丝讥讽之色,却被宋征接下来的话打断了:“我来此也是助你们安息。”

    “安息?”青白鬼愤愤不平:“我父一生忠贞,兢兢业业,只想着报效朝廷。可是圣上昏庸,听不得逆耳忠言,反将我澹台氏满门杀灭,一腔热血空抛洒,这世间何来安息?”

    宋征知道这些冤魂能够存留世间,必是怀有执念的。

    “那你们想要如何呢?一直这样跻身于铮臣鬼宅当中?”

    青白鬼咬牙切齿道:“我们已经看到了周荣民那奸贼的下场,现在只想着看到那昏君的下场——若是天道有公,就可以安心消散于这天地之间。”

    宋征摇头:“你们甘心,然而府中还有幼童数十,他们本可进入轮回,还有来生之念,也要陪你们一起消散于这天地之间吗?”

    青白鬼语塞,呐呐不能言。

    他毕竟诗书传家,心中恻隐,做不出那种真正的厉鬼之事。

    宋征又说道:“我有通往幽冥之法、且我与幽冥阴司有旧。

    不但可以将你们送入幽冥,而且可以托付鬼差、阎罗照应你们,在幽冥之下,你们不必因为羁绊阳世受到惩罚,脱去一身罪孽,还可以转世轮回。”

    青白鬼明显意动,但执念难消,轻轻摇头道:“大人的好意心领了,可是我们看不到昏君的下场,难以转世轮回。”

    宋征淡淡道:“这就要说起我找你们帮忙的事情了。你们帮我做了这件事情,就有可能看到昏君的下场了。”

    赫连烈为何被逼自尽?宋征永远不可能原谅那个昏君。

    他在阳眼看到那一条真龙,已经隐隐猜到了内幕,找青白鬼他们帮忙探查阴眼,是为了更进一步证实自己的猜测。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