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苍穹之上 > 第十五章 真龙(上)
    平天王的小洞天世界破碎的时候,蛟蟒感受到了覆灭的危险,竟然在这样紧要的关头突破成为了灵兽!

    到了灵位一阶之后,它就可以随意变化身形的大小,死死咬住了宋征的衣袖,一同被拉回了皇台堡。

    而后宋征一直将它收在小洞天世界中。

    但也可能是因为临时突破,这家伙虽然是灵兽了,还是未能彻底化蛟,仍旧是半蛇半蛟的样子。

    它游动的速度极快,周围汹涌的暗流对它的影响也十分有限。

    昨夜宋征就想派出“小虫”,可是整个豹韬卫都在,人多眼杂,他担心被人发现。

    小虫逐渐接近阳眼,感应到了周围其它灵兽的气息,它小心的避让着。依着它凶残的本性,这个时候应该是挑个软柿子杀过去,吞吃了之后说不定就能彻底化蛟。

    但是老爷不准,它虽然提升了,但是兽魂被老爷拿捏得死死的,根本无法反抗。

    甚至经过一头强大的三阶灵兽的地盘的时候,它不敢触怒对方,忍气吞声从湖底的淤泥里钻了过去。

    即便是一阶灵兽,到了阳眼附近三里就再也难以靠近了。

    好在小虫自有神通,水下一片漆黑,它也能够看穿三里。在阳眼周围,有一道修长巨大的黑影正在恣意游动着。

    正是宋征之前看到的。

    这黑影长有两百丈,蛇身、鱼鳞、鹿角、牛头、鹰爪……这是一头龙!

    隔着十里,小虫只是看了一眼就浑身软瘫,烂泥一样落在了湖底,好长时间一动也不能动。

    宋征暗骂了一句废物,却也知道不能苛责。真龙对于天下一切鳞虫有压制之能,小虫这个状态实属正常。

    这真龙还有些不“齐备”,所以小虫还能勉强行动。

    他静静的等着,小虫总算是恢复了一些,依着宋征的命令,又朝阳眼方向看了一眼,然后尾巴一甩,头也不回的跑了。

    这最后一眼,宋征看清楚了。那条龙的头顶上空空如也,并无尺木。无尺木则不能升天——如此看来,这条龙还欠了不少火候。

    只是宋征有些不明白,这等圣位之兽,怎么会出现在太极湖?

    灵河东岸已经数万年不见真龙踪迹了,最后一次有人目睹真龙,还是在灵河当中,有神龙击水升天,当空雷霆化作阶梯,迎祂上了天庭。

    而那条龙头上无尺木,并且似乎有些畏惧阳眼,只是在外围游动,并不敢真正深入进去——不仅差了些火候,似乎实力也并不算特别惊人,恐怕也就是五阶灵兽上下。

    宋征仔细回忆着小虫最后一眼,忽然想起来,似乎在阳眼附近还有什么东西。

    他暗中驱使小虫再回去看一眼,可是小虫哆哆嗦嗦,沉在水底却是说什么也不敢回去了。

    “废物!”他暗骂了一句,强行催动,却见小虫白眼一翻,肚皮朝上,“死”在了太极湖中。宋征错愕:这货竟然如此惫懒,竟然跟小爷装死……

    他拿这头灵兽没办法,只得让它先回来,他在房中思索着办法,阳眼凶险,还有什么东西可以接近阳眼?

    ……

    班公氏老宅门口走来一名普普通通的老者,看门四名修士都是知命境,看了老者一眼却根本没有发现,任凭他就那样顺顺利利的走进去。

    老者穿过了几处院门,看守的修士对他竟然全都视而不见,让他一直走到了内宅,坐在班公节面前。

    后者先是一愣,而后对这人的突然出现也习以为常了:“大哥,您回来了。”

    班公燮点点头,自己倒了一杯茶:“这几天家里有什么事情?”

    班公节将宋征的要求说了,班公燮罕见的夸了他一句:“虽然一开始处理得有些不好,但是随后的补救很明智。”

    班公节一愣:“大哥,您不怪我堕了咱们湖州三世家的威名?”

    班公燮笑了一下,道:“威名有个屁用?人在矮檐下,怎能不低头?咱们可是一大家子,真跟龙仪卫对上那不是找死?”

    班公节一想也是,大哥如果真的在乎面子,不会选择修炼这种让人视而不见的《平易真法》。

    家主接着说道:“咱们班公氏乃是从真正的顶级世家降下来的,看过了人间繁华和世态炎凉,更应该明白,面子什么只是一时的,过不了三个月,整个湖州城都会忘了咱们在龙仪卫面前丢了面子,但是咱们跟新来的千户大人建立了紧密的关系,以后咱们在湖州城中,甚至有可能压下另外两大世家,这才是实实在在的好处。”

    他深吸了一口气,眼中也流露出忌惮:“那可是堂堂龙仪卫啊,两位天通境坐镇、烈焰狂龙威压地方、摘星楼深不可测……洪武天朝中,谁人不怕?”

    班公节深以为然,又道:“千户大人请您回来之后秘密去见他一次。”

    班公燮不喜欢应酬,但对方是豹韬卫千户,这个面子得给:“好吧,我去一趟。”

    ……

    白家的宅院富丽堂皇,按照湖州城中百姓的说话,那就是“恨不得连门口的两只石狮子都换成黄金的”。

    白九极如今是内阁大臣,主持向皇帝敬献美女,深得帝心,对他言听计从。白家在湖州城中,原本只是一个普通的官宦之家,白九极得势之后,迅速的发达起来——这些钱从哪里的不言而喻。

    如今这宅子中做主的人、白九极的儿子白枕鹤一个耳光将贾实真打得原地转了一圈,胖胖的脸上立刻浮现出五个清晰的手指印。

    “白痴!”白枕鹤怒骂道:“这点事情都办不好,还自己漏了底,将我白家都牵连进去。”

    贾实真不敢和白枕鹤辩解,只能挨了打还连连磕头:“少爷恕罪、少爷赎罪……”

    “滚出去!”白枕鹤一脚将他踹了出去,狠狠吩咐道:“让整个贾家都给我滚,以后跟我们白家再也没有任何关系。”

    一名面貌冷酷的大修进来,凌空一把拿住了贾实真的脖子扔了出去,贾实真杀猪般的惨叫着。其余的事情下面人自然会办好。

    白枕鹤灌了一口桌上的凉茶,才感觉怒火稍稍平息,冷静下来思考着应该怎么去做。

    “备车,我要去一趟炼仙宗。”

    白家以媚上得宠名声不好,白枕鹤每一次来炼仙宗,都只能从后门进入,他也每次都会不屑的暗嘲一声:“名门正派,虚伪小人。”

    忌惮我白家的权势,贪恋我白家的好处,却还顾忌自己的颜面。

    可是不满归不满,白家根基浅薄,还要借助“双宗”之一的炼仙宗,他也只能暂时忍着。

    进了炼仙宗,马车直入后院,一名儒袍长者已经在等着他,见面就不满问道:“可是你又轻举妄动了?”

    白枕鹤无所谓道:“下面的人办事不利,把我们白家泄露出去了。不过也不算什么大事,他一个黄口小儿,还敢动我白家不成?就算是他背后的肖震,也不敢正面跟我父亲对抗。”

    他却不知,此时宋征正在给肖震写着一封书信,当中有一些谋略,恰恰是针对白家的。

    儒袍长者问道:“我们其他各家呢?”

    白枕鹤不耐烦:“宗主放心,办事的那个蠢货只知道我白家。”

    宗主放下心来:“宋征拒绝了?”

    “也不算拒绝,没有给出答案。”白枕鹤猜测:“我想他可能是在观望。”他忽然凑近了低声问道:“宗主现在得给我一句实话,白老七的死……跟大家到底有没有关系?”

    宗主立刻道:“没关系,我们岂会做出如此愚蠢之事。”

    白枕鹤却仍旧有些疑惑,悠悠说道:“反正我白家只是被你们拉进来,分一成好处罢了。你们如果真的惹出什么了捅破天的事情,我白家可不奉陪。”

    宗主也冷淡了起来:“我们做的这些事情,不过是求财而已,大家都是家大业大之人,怎会为了钱财铤而走险?”

    白枕鹤一点头,甩手就走:“我看这个宋征胃口极大,不会善罢甘休,要我说不如先晾晾他,等他四处碰壁了,咱们再跟他谈。”

    宗主也是这么想的,他紧追了一句:“你问问白大人,这个宋征到底是什么来历。”

    “还用你说?来见你之前,我已经给父亲去了消息。”

    白枕鹤大摇大摆的走了,炼仙宗宗主却没有起身相送,大家互相看不顺眼,却又因着利益纠葛彼此合作。

    等白枕鹤走出了此地奇阵笼罩的范围,从屏风后面又走出来一人,翘起大拇指赞道:“宗主好谋划!”

    炼仙宗宗主老奸巨猾的一笑:“现在是白家顶在前面,他区区一个龙仪卫千户,能扳动白九极?嘿嘿嘿。”

    那人一点头:“我们暂时安全,不过宋征始终是个麻烦,还是要想办法解决了。”

    炼仙宗宗主道:“莫急,等白枕鹤受不了了,自然会让他老子出手,解决了宋征。”

    那人认同,又说道:“不过贾实真还是要提前处理了。”

    “他被白家放弃,在湖州城举步维艰,过几天就会举家搬迁去江南别州。到时候路途漫漫,会有什么意外可就不一定了。”

    贾实真早被他们暗中收买,被陈百户一逼问,立刻出卖了白家。目的就是为了将白家顶在最前面,挡住宋征。

    贾实真已经家财万贯,可是他给人当狗却不希望自己儿子以后也给人当狗。炼仙宗承诺了一部高阶功法,以及一应修行资源。贾实真当即出卖白枕鹤。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