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苍穹之上 > 第八章 班公氏(下)
    老宅深处,几个声音正在低低的议论着,有人咬牙切齿:“这小儿也不过明见境后期,怎么敢如此面对我中古世家!”

    一个老成一些的声音无奈道:“就因为他背后站着整个龙仪卫。”

    其他人都不说话了,老成的声音道:“罢了,既然已经低头,就不要倨傲了,大开正门,迎接龙仪卫千户。”

    宋征面前,有一片光影闪烁变幻着,那一扇乌木小门消失不见,阵法遮掩后面的堂皇正门出现,如同牌楼一般,高达十二丈。正面有一块巨大的匾额,上面是七代之前的一位皇帝御笔手书“忠义班公氏”。

    可惜时过境迁,现在的班公氏已经不是当年了。

    正门大开,一群族老鱼贯而出,为首一人看上去五十岁的样子,脸上有些并不明显的皱纹,身材中等,一身锦袍。

    他当先拱手:“班公节见过千户大人。”

    宋征冷傲不动,先不回礼:“阁下何人?”

    班公节忍着气说道:“班公氏家主班公燮这几日不在家中,在下乃是班公燮的四弟,目前家中暂时由老朽做主。”

    宋征点了点头,微微一拱手:“叨扰了。”

    三个字说的毫无诚意,显示故意的。但班公节不敢跟他计较,龙仪卫庞然大物压下来,中古世家也只能捏着鼻子忍了。

    他侧身相请:“大人办差辛苦,请入内用茶叙话。”

    宋征点点头,带着如狼似虎的龙仪卫进入班公氏,刚一进门,他就指着左侧的一个院落:“陈百户,带人围了那里。”

    陈百户大声应是,带着人杀了过去。

    班公节大吃一惊,连忙要阻拦:“大人,这是何意?”

    宋征转头看向他,暗中另有深意:“班公先生,你好好瞧一瞧。难道你就不奇怪,我龙仪卫为什么会找上门来?”

    班公氏的确不明白,他看向了那座院子,忽然心中一动,暗中有秘法蒙上双眼,这再一看他顿时大吃一惊:“这、这……大人明鉴,我班公氏一定是被人栽赃陷害!”

    陈百户已经不管他那么多,一挥手:“围了!”

    龙仪卫哗啦一声冲上去,将那座院子包围起来。

    班公节额头上有些冷汗,人族领地内豢妖,这可是大罪,堪比谋反!班公氏如果摊上了这件事情,哪怕身为中古世家,恐怕也难逃一劫。

    “大人,此事恐怕另有内情。”他将宋征请进了内宅,吩咐了一声只留下几位重要人物,其他的无关人员都撤了下去。

    宋征却看了看周围的人,道:“本官想跟先生单独谈谈。”

    班公节立刻道:“几位兄长,请为我们警戒。”

    那几人一点头起身来出了房屋,各自站在远处,严禁任何人接近。班公节则升起了屋里的阵法,宋征仔细一瞧,竟然是灵阵。

    他点头赞道:“不愧是中古世家,底蕴深厚。”

    “大人谬赞,这豢妖的事情,我班公氏是绝不会做的……”他刚说了一句,就被宋征摆手打断了:“本官知道你们班公氏是被人栽赃陷害的。”

    班公节一愣,暗道你明知道真相,为什么还要对我班公氏下手?

    宋征却将自己的腰牌摘下来压在了桌子上:“本官今日第一天上任,就遭遇刺杀,年轻气盛之下直闯班公氏,甚至不惜动用肆虐级战具。

    在别人看来,本官定然是个意气用事、冲动暴躁的人——那么本官的第一个目的也就达到了。”

    班公节一愣,听到宋征接着说道:“今日之后,湖州城中所有人都会认定,本官和班公氏已经势不两立,而本官要做的事情却偏偏由班公氏去暗中执行,谁会防备?”

    “这……”班公节明白了宋征的意思,却一阵犹豫。

    宋征用手指轻轻敲着桌子上的腰牌,又说道:“可若是班公氏不识抬举,那么豢妖的罪名就要坐实了。”

    “大人……”班公节急了,宋征轻轻一抬手拦住他,恶狠狠道:“白老七死了——我龙仪卫在整个洪武天朝,还从来没有一位千户被杀!

    有些人当真是蠢到了家,竟敢挑战我龙仪卫,本官这一次来,若不杀的人头滚滚,枉自辜负了肖大人的信任。

    这湖州城中,总要倒下去几家,到时候他们在太极湖中的那些利益,一半归你们班公氏。”

    班公节想了想,勉强点头道:“班公氏……遵命!”

    宋征点了点头,淡淡道:“等班公燮回来,让他暗中来见本官一次。”

    “是。”

    ……

    豹韬卫新任千户上任第一天,就被人当街袭击。千户大怒,率众逼迫中古世家班公氏,封了班公氏老宅,抓走了六十多名班公氏族人,湖州城中顿时一片哗然。

    宋征此时,正带着手下,押解着“罪犯”,浩浩荡荡的返回豹韬卫的衙门。

    他要让整个湖州城认为他年轻气盛,暴躁易怒;同时也让班公节认为他阴狠残忍,自以为是,将班公氏作为唯一的希望。

    但实际上这些都不是真实的宋征——如果皇台堡中任何一人在这里,都会笑道:“你们上了书生的恶当了。”

    可是对于湖州城来说,宋征是个完全陌生的人,所以他的目的大部分都顺利实现了。

    龙仪卫们回到衙门里的时候,有个总旗上前来拜见:“千户大人,州牧派人送来拜帖,请您今晚赏脸去邀月楼赴宴,湖州上下官员等着拜见大人。”

    宋征随意道:“州牧大人的面子得给,派人去回个话,晚上我准时到。”

    “是。”总旗跟在他后面亦步亦趋:“另外,那头妖物的尸体上找到了一些线索……”

    宋征停了下来,想了想道:“先去看看白大人。”

    “是。”

    白老七的尸体停放在衙门的正堂,显然千户大人的死让整个豹韬卫都极为愤怒,停尸正堂也是一种鞭策。

    陈百户和严飞六各自站在一边,一起动手将棺材盖抬了起来,轻轻放在一边。

    巨大的黑铁棺椁内壁,篆刻着密密麻麻的阵法刻线,保持着尸体不会腐烂,一切就像他刚被发现的时候一样。

    宋征往下一看,顿时皱起了眉头。

    黑铁棺材中的白老七全身僵硬,姿势很诡异,满脸惊恐望着某个方向。但最让他意外的是,白老七全身变成了生铁!

    如果不是宋征能够从其上看出残留的魂魄痕迹,甚至怀疑是不是龙仪卫的人弄了一个生铁塑像来糊弄自己。

    五名百户垂手站在一边,低着头一言不发。

    白千户的尸体他们都看过了,饶是他们在龙仪卫中办案多年,见惯了各种古怪的死法,也从来没有遇到这样的。

    修真界中有诸多法术,其中就有一门“定身术”,修到了顶级,一道法咒就可以将人定住动弹不得,进而有更加神异的,可以直接定为石像或是泥像。

    但是生铁……闻所未闻。

    宋征想了一下,问道:“有多少人见过白大人的尸体?”

    严飞六禀报:“只有最初发现的两个校尉,是白大人的贴身侍卫,然后就是我们五个。州牧大人看过一次,除此之外,我们在给指挥使大人的报告中提到过。其他闲杂人等,都没有让他们看过。”

    宋征赞许:“做的不错。”

    他以虚空神镇笼罩下去,还能够清晰的看到白老七尸体上残留着的那种惊恐的情绪,他的魂魄没能进入幽冥轮回,而是直接被湮灭在了这具铁尸当中。

    若非如此,倒是可以想办法联通幽冥,请阎罗传来白老七的魂魄问个清楚。

    “可惜。”他暗道一声,然后仔细审视白老七的尸体。他能够以阴神体察入微,片刻之后果然有所发现。

    在白老七的后背上,有三个细细的伤口,好像是用绣花针刺出来的,成品字形排列。因为尸体已经成了黑铁,即便是仔仔细细的去看,也很容易忽略过去。

    宋征进一步检查,这三个伤口深达三寸,对应的应该是白老七心脏的位置。

    “难道是因此致命?”他心中猜测着,却没有将自己的发现说出来,而是问五人:“你们验尸可有什么发现?”

    “没有。”严飞六代表大家开口:“尸体……这个样子,实在看不出什么来。”

    宋征一点头:“带我去白大人的卧室看看。”

    严飞六五人相视一眼,显得有些犹豫。

    “怎么了?”

    严飞六低声道:“大人随我们来。”他们领着宋征往后走去,白老七就住在衙门后面的院子里。他的家在京师,湖州城中孤身一人。

    等进了卧室,一切整齐干净,宋征眉头一皱:“怎么回事?”

    严飞六五人扑通一声跪下去:“大人赎罪,白千户其实不是死在卧室里的。”

    宋征追问:“那是死在哪里?”

    严飞六为难,小声说道:“在、在嫣红楼。”

    “青楼?”宋征一皱眉头。

    严飞六慌忙叩头:“大人,我们绝不是刻意隐瞒,只是事关白大人身后的名声,我们不得以这才……而且白大人家中有河东狮,这事情若是被她知道,只怕白大人死了也不得安宁。”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