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苍穹之上 > 第一章 龙仪卫(上)
    那几点灵光,乃是宋征的宝物。

    确切的说是宋征自己获得的宝物,不包括天火赏赐的那些宝物。

    小洞天世界,炼铁银枪,雷神鞭,天睐手环……

    这些宝物嗖的一声划过天空好像一片小规模的流星雨,朝着神烬山深处飞了去。

    五个人的脑袋随着灵光飞舞的轨迹扭动着,直到再也看不见了。周寇欢喜暴跳:“哈哈哈,你们这些蠢货,看到了吧,老子说了书生没事,他还活着!”

    曹古龄和余四海一阵愕然:当真……挣脱了?!

    一瞬间皇台堡内一片安静,只有周寇大呼小叫的声音,但是片刻之后,幸存者们一片窃窃私语:只要有人成功了,他们就都看到了希望。

    云赤惊刚刚还笃定宋征输了,灵光就破空飞过,显然是被某人牵引,他而愕然一下,老脸火辣辣的——为什么这种感觉有点熟悉?

    百战王骑也是吃惊无比,看着那灵光喃喃说道:“不可思议……”他们在天煞手下战无不胜,自然也就桀骜不驯,目无余子,可是这一次却是心悦诚服。

    连将军都自问做不到的事情,那小子却做到了。

    贺虎本来已经搀扶着石原河老大人转身而去,心中落寞萧索,失望之极。却不成想灵光一起,两人立刻明白发生了什么。

    石原河老怀感慨,仰天长叹:“天不亡我洪武!”

    贺虎心中默默道:总算是老天开眼。

    皇台堡外,天断峡谷中,天火静静燃烧,外黑内红,周围小须弥界散发着淡淡的金光,似乎这一切都和它无关。

    它又怎么会在意?它想要得到的东西、达成的目的,都已经在不知不觉中成功了。

    ……

    十几年后,天火各种布置完成,瞒天过海蒙蔽天机,连苍穹之上的那些存在也被它欺骗过去,忽有一日发动起来,天翻地覆神战再起,天火登顶神王,挥手像一座座世界洒下漫漫火焰,掌控一切,颁布圣旨摧残生灵!

    宋征猛的惊醒而起,额头上满是汗水,才知是一场噩梦。再看看周围,一片黑暗,他还在宁妖县的驿站当中,桌椅橱柜一应俱全,身下床板铺着一层棉褥柔软舒适,远胜皇台堡里的条件。

    他逃脱天火控制之后,花了近一个月的时间,才从元虚陷空山一直走到了宁妖县,面见石原河老大人。

    至于接下来应该怎么做,宋征也已经想好了,他不能距离天火太近,尽量避免天火的报复和追杀。

    而后低调潜伏,在暗中积蓄实力,同时探寻天火的根源,查找它的破绽,期待有朝一日灭了天火,将大家全都解救出来。

    石原河让他不要着急,要为他谋划和安排一番。

    石原河乃是三朝老臣,在洪武天朝的人脉和势力远不是宋征一个狼兵能够相比,因此他也就安心等待,希望能有一个好去处。

    但是解脱之后,心中却难获他所期望的“平静”——他几乎每天晚上都在噩梦中惊醒,反反复复都是天火的恐怖。

    他孤独的在黑暗中静坐了一会儿,起身来披上衣衫,打开门走到了院子里。

    昂首一望,明月皎洁,白光如沙,心中不由得想到,在皇台堡中,赵姐他们的月亮也如此美丽吧?幽冥之下,史乙又能否看到这样的月光?

    他的摄魂墨斗在重生之时毁掉了,一时间没办法联系阎罗,无处去问史乙在下面情况如何。

    他思绪如水,暗自一叹,站在院子中开始了一天的修行。

    诸多法诀之后,他还是选择了《道雷鼎书》为根本大法,兼修《古神炼》和《荒神法》。其他得自天火的功法一概舍弃。

    《道雷鼎书》上的六枚古文对于他的修行来说,已经严重不足,他心中焦急,这几天已经在思考,要不要将这口大鼎拿出来请石原河帮忙看看。

    可又有些犹豫不决,毕竟这是自己现在的根本机密。

    而除了修炼功法之外,他急缺一部剑法。仅仅依靠那一式“拔剑击天”有些不够用,无法应对诸多局面。

    皇台堡中一片惨淡,百里之外的宁妖县这些年却繁荣起来——有天火挡着,妖族再也没能迈过皇台堡半步。

    静谧的小县城的清晨从一声鸡鸣开始,宋征也随之睁开眼来。院子外面传来一阵轻轻的脚步声,是石原河派来伺候他的侍女:“爷,石老大人请您过去用早膳,说是有事情商议。”

    “好,我这就过去。”

    宋征答应了一声,连院门都没有开。侍女只道他性情冷淡,防备心重,这些细节也就不敢在意。却不知道宋征经历了天火、经历了史乙身亡、经历了数次重生……这样一桩桩惨烈的事情之后,性情已经不知不觉的改变。

    逆袭天火、营救大家,成了他最大的目标。这个目标给了他巨大的前进动力,像蜗牛壳一样保护着他在史乙阵亡后快要被摧毁的内心,但也成了一道枷锁,让他不是那么愿意和陌生人接触了。

    他以后很难交到真正的朋友,因为他认可的兄弟姐妹只有那么六个,有一位已经死了,另外五位活下去的可能也很低!

    侍女的脚步声逐渐远去,宋征洗漱一番,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开门去见石原河。

    老大人数百年来秉承着简朴的生活作风,身居高位,早膳也只是清粥小菜,一笼包子而已。

    他是文修出身,讲究食不言寝不语,飞快的吃完了,接过侍女递来的手帕擦了擦嘴,一挥手让闲杂人等退下,只留了心腹贺虎和水一清,这才对宋征说道:“老夫想了这几天,总算是给你找到一个合适的去处。”

    “老大人费心了。”

    “龙仪卫正好缺个千户,你本身是朝廷总兵,这算是降职。不过龙仪卫权柄极重,远胜过你那个狼兵营总兵;而且这个空缺远在江南湖州,也能避开天火……”

    宋征皱着眉头,实在没忍住打断他:“老大人,龙仪卫?您确定?”

    石原河一笑,他知道龙仪卫的名声不好。

    龙仪卫号称天子亲军,开创者乃是赫赫有名的北征大帝。一代雄主晚年力不从心,于是就有了龙仪卫监察天下:不论是官吏、军队,还是宗门、世家,都逃不过龙仪卫的眼线。

    在北征大帝故去之后,天子们发现手中有这样一支亲军十分好用,于是一直保留下来,并且规模越来越大。

    到了八百年前,龙仪卫的势力达到了一个顶点,也招致了整个天下的一致反对。随后天子妥协,龙仪卫的力量有所削弱,但他们始终是天子手中最锋利的一柄刀。

    到了本朝,天子昏庸,听不得逆耳之言,龙仪卫也重振“雄风”,查办那些肱股之臣的大案,每一件几乎都有龙仪卫的参与。

    但凡进了龙仪卫的“冥狱”,管你是什么内阁大臣、三朝元老,还是宗门之主、世家耆老,几乎没有活着走出来的。

    龙仪卫在洪武天朝,是个能止小儿夜啼的存在。无论是过去、现在、还是将来,他们一直都是臭名昭著。

    石原河知道他的意思,微微一笑道:“肖震是真正的大忠若奸。他查办的那些忠臣,若是别人经手,只怕大都是满门抄斩,最少株连三族。

    可是在他手下,看上去很凄惨,抄家流放,但至少都保住了性命。哪怕是有几个,天子实在怀恨在心,救不下来的,也只是杀了本人,子孙却没有受到连累,留下了香火。”

    宋征仔细想了想,愕然发现石原河说的都是实情!

    只是一听说朝廷残害忠良,龙仪卫必定冲在前面一马当先,所有人下意识的就会去大骂龙仪卫,大骂指挥使肖震。

    水一清进一步说道:“当今天子……昏庸无道、任用奸臣,肖大人不做这个指挥使,有的是奸佞之人愿意助纣为虐。

    他背着骂名,违心的奉迎天子,费尽心机的在朝堂上闪转腾挪,只为了能够保留下我朝一道忠良的血脉。

    天子荒淫,不思修行,命不久矣。只要我们坚持过这几年,等到新皇登基就还有机会。这也是肖大人和我们老大人一直坚持着的最大动力。”

    宋征却没有他们这么乐观,换一个天子就能好了?要是继位的那个更糟糕呢?

    石原河在水一清说天子“昏庸无道”的时候,面色有些不虞,但没有阻止了。等水一清说完,他又道:“老夫远离朝堂,避祸边疆,也是肖震给出的主意。老夫乃是天尊的修为,至少还能活个百余年。等到新皇登基,老夫便会重回中枢,而小宋你是老夫选定的赫连将军的接班人。

    未来几百年,我洪武天朝的武将方面,就看你了。你去肖震手下锻炼一番,必定能够独当一面。”

    他略停一下,又笑着说道:“而且龙仪卫可不仅只会抓官员们的小辫子,他们有冥狱、有缇营,还有大名鼎鼎的摘星楼。

    摘星楼中都是绝世天才,我洪武天朝这些年给天下兵丁、差役、衙门新配备的那些制式法器,有七成都是摘星楼里的那些怪物们研究出来。”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