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苍穹之上 > 第三二六章 诸般秘术(下)第四更!
    宋征朝妖皇点头,拱手一礼:“谢陛下相助!”

    妖皇背着手,淡然受了他这一礼,微微一眯眼,道:“对于朕不过是举手之劳,可是你要好生做,不要让朕后悔今日这‘举手之劳’。”

    宋征爽朗一笑,点头道:“小子明白,若是陛下不满意,那时杀了小子也不过是举手之劳。”

    妖皇满意:“孺子可教也!”

    牠既然决定做,那就决然去做;不用在乎别妖的想法,也不需要别妖的理解。

    妖皇将龙袍大袖一摆,转身下了主峰:“这元虚陷空山不好出去,你自己小心。”若是连这山都走不出去,你还有什么用处?

    之前在三皇峰,王者巫祝有多次行动,实际上暗助了宋征,当然是妖皇授意的。不过不论是妖皇还是王者巫祝,都不会直接出手助他,还是那句话,如果连这些难关都闯不过去,你还有什么用处?

    古哈图深深看了宋征一眼,计算着时间,一直到现在天火还没能抹杀宋征,显然他这一次终于成功了!

    天火之下有多少囚徒?便是镇国强者也没能挣脱,可是这个少年却做到了。

    牠想了想宋征前前后后的这些安排,也不由得一声感叹“英雄出少年”,心中忌惮无比。牠没有陛下的那种自信,暗中还是觉得帮了宋征,恐怕不是个好主意。

    可是牠不能质疑陛下的决定,只能紧紧跟随着陛下的脚步,飞快地离开了这座主峰。

    宋征站在万丈高峰之上,游目四顾,天地之间层云激荡,雷霆冲天,无穷群山起起伏伏,这山河、大好画卷。他等了片刻好像才忽然意识到:逃出来了!

    他奋力张开双臂一声咆哮,全身绷紧,将胸中十几次生死关头积压的愤懑一股脑的吼叫了出来,如同无尽天地之间的一记荒雷、如同亘古神战的一声战鼓、如同愤怒砸向苍穹的一记老拳。

    此时的他,全身上下空无一物,但是境界在重生之时却是大大提升,已经在不知不觉之间,达到了明见境后期,似乎还有机会冲击巅峰。

    他知道这是因为那混沌一块的东西造成的。

    这最后一次重生,却是他在《寂灭天经》密旨的时候,忽然之间想明白的:想要破局,就要跳出天火的局限。

    他本人在天火的掌控之下,无论如何安排,如何挣扎,都难逃天火的双眼。

    所以他关键时刻改变了主意,请肖三山帮忙——只有天火掌控之外的人去做,才能逃过天火的“双眼”。

    他并不知道肖三山后来会被枯荣树叶看中,收为门徒,但那个时候他的阴神修为已经强大,冥冥中有一种直觉,所以选择了肖三山。

    ——这一点是他整个计划之中,唯一的“运气”成分,却也十分重要。

    他之前对妖皇说只有三成把握并不是谦虚,因为即便是由肖三山去做,肖三山仍旧和自己有过接触,天火很可能也会监视他。

    只不过当时远在豫州,天火在那边掌控力必然下降,有很大可能瞒过它。

    而枯荣树叶收徒之后,以祂的大威能蒙蔽了肖三山的一切,彻底切断了天火的和肖三山之间的一切联系。

    在宋征最初的计划中,想要请妖皇为自己守护苦海签。所以杀了妖皇三个儿子的时候,他在原地留下了一枚同音骨符。

    以妖皇的能力,发现这枚同音骨符轻而易举。

    联络七杀妖皇,宋征有十足的把握。是的,他刚杀了妖皇的三个儿子,而且和妖皇还有两笔旧账,但他更加清楚,作为一位皇者,妖皇真正在乎的、看重的是什么。

    而且妖皇有的是儿子。

    天火掌控神烬山,甚至能够将厌殃太子直接从牠身边摄走,牠怎么忍得了?相比于厌殃的死,牠更愤怒和恐惧的,是天火的这种大能力。

    宋征能够逃出去,是“破解”天火的第一步。

    牠曾经以言出法随说过:朕的七杀部,朕的神烬山。可是在天火之下,这言出法随如同笑谈。这神烬山,现在是天火的神烬山。

    这才是妖皇最愤怒最在意的部分。

    妖皇当然不会将对付天火的希望,全部寄托在一个小小的明见境修士身上。宋征对牠来说,是一步布局的棋,整个棋盘的一小部分。

    而帮宋征的确是举手之劳,牠完全不用付出什么。若是宋征侥幸成功,甚至是只发挥了一点作用,对牠来说也是一本万利。

    宋征从九迷夫人身上搜出来魔神道的“魔神血衣”上,记载了魔神道的一众秘术,当中就有“魔莲灯”“借魂还魂”等秘术。

    “魔莲灯”以至宝炼制命器,命器的效果类似于寂灭堂的鼎炉,使用的至宝越珍贵,借助命器重生之后,实力越强大。

    而宋征将这些秘术略作修改,去掉了那些“魔性”。

    他用来炼制命器的宝物有两种,其一:七首妖龙的断刀。

    骨甲喂给了混沌天魔,但是断刀宋征一直留着。

    其二,得自段玄机的蕴剑陨石。这块陨石机具灵性,普通的飞剑插在其中孕育一段时间,也能提升阶位,甚至养出剑灵。

    宋征本来想将这块陨石丢进封天戒中,却又觉得可惜,一直留着没有用。

    以陨石和断刀炼制命器,而后用“借魂还魂”的秘术,将九迷夫人留给他的那些命灯中的魂火抽取出来,壮大了自己分离出去的那一丝阴神。

    最后将这一丝阴神注入命器当中,交给肖三山,让他送去万利票号,租了一只秘柜存放。

    他决定动手的时候,通知了妖皇,妖皇派出万象妖古哈图,潜入人族领地,伪装成了修真衙门的“大人”,“查抄”了万利票号,顺利的拿到了命器带回来。

    妖皇选择了元虚陷空山,因为整个神烬山,如果说有什么地方能够避开天火的耳目,那么四大神山中最为神秘的元虚陷空山可能是唯一的地方。

    冥河不能算……那地方妖皇不愿轻易涉足。

    宋征计划好了重生摆脱天火,暗中自然做好了各种准备。如果是冥鸦信重生成功,那么以魂魄之道重生后,他会修炼《寂灭天经》。

    若是苦海签成功,他会从妖皇那里求来树妖部的《神木真经》。

    他也是暗暗心惊,幸好自己最后关头想到了解决办法,否则一切落入天火监控,布置成空身死道消。

    而现在,他以灵性陨星和妖龙断刀炼制命器重生,体内锐金之气丰沛,正适合修炼《弹指惊剑诀》,甚至现在想来,荒野大寇的水准不过尔尔,他轻而易举就能超越之。

    七首妖龙的断刀带给了他一些妖族的属性,似乎妖族的功法也可以修炼。

    最后,他重生在元虚陷空山,这里雷霆肆虐,虚空神异,他这具身体又具备了雷霆和虚空的属性,只是相较于前两者要弱了很多。

    那么接下来的修行道路究竟要怎么走,他还要细细思索。

    但是现在,宋征忽然摸了摸下巴,抬手笑道:“归来!”

    一点点灵光从他陨落的地方腾空而起。

    ……

    豫州荒山的苦海签着实让石原河和云赤惊这些人吃了一大惊,但是苦海签重生后宋征再次被杀,他们就再也感应不到任何和宋征有关的气息了。

    石原河跟贺虎还怀着一丝期待,希望奇迹能够出现。

    云赤惊却已经笃定,和天火斗,宋征还是输了。

    毕竟云赤惊扪心自问,就算是自己处在宋征的境况,也难以想出什么好办法,真的能够摆脱天火。

    那么宋征也不可能做到。

    皇台堡的城墙上,赵绡、周寇、王九、潘妃仪、苗韵儿并肩而立,大家的手下意识的互相握在了一起,紧紧地!

    他们实力不足,无法感应到遥远处宋征的气息,所以白梨实之后对他们而言是“一片空白”。

    但是五个人都仍旧怀着希望,因为他们坚信书生不会这么轻易就输了!

    时间慢慢流淌,苗韵儿不经意的朝周围一看,上一道圣旨之前,还是七个人完好无损,现在却一下子只剩下了五个。她眼睛发酸,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流。

    赵绡像一杆枪一样的站着,她心中仇恨滔天。

    她有天降神物,相信自己总有一天可以掀翻天火,到那个时候就是清算今日旧账的时候了!

    曹古龄和余四海一直在下面守候着,终于忍不住叹息劝说道:“几位,下来吧。总兵大人他……陨落了。”

    “闭嘴!”周寇咬牙切齿,状若疯魔,满脸狰狞,九头冥龙犬在他身后嘶吼咆哮。

    “你们这帮废物知道什么,书生没死,他从来没有让我们失望过。如果这皇台堡中,有什么人能够挣脱天火,重获自由,不是你不是我,不是那个镇国强者,一定是书生!”

    “老子对他有信心,老子就是要等着看奇迹发生。你们没信心就滚!”

    曹古龄和余四海摇了摇头,没有再说什么,哪怕是被臭骂了一顿他们也不生气,能够理解。

    但是要说什么“奇迹”,他们是不信的。

    “唉……”两人哀默,轻轻一叹,兔死狐悲。在天火之下,怎么可能摆脱?所有尝试过的人都失败了。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宋征陨落的方向上,忽然跳起了几点灵光,赵绡杏眼圆瞪,苗韵儿还以为自己看错了,连忙抹干了眼泪再仔细一看,顿时兴奋的拍着胖王九大叫起来:“你们看,快看,是书生哥哥,一定是他……”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