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苍穹之上 > 第三二四章 敌我阵营(下)第二更!
    宋征落座,低头略微沉默,没有赞同也没有反驳王九的话。一旁的周寇给他倒了一碗,他端起来喝了,周寇再倒上,他又一仰脖喝了。

    接连九碗,赵绡过来一脚把酒碗踢飞了,咣一声把酒坛子摆在了他的面前。宋征抱起来,低声喝道:“喝!”

    几个人眼睛有些发红,一人一坛咕咚咕咚的喝下去。周身酒气蒸腾,如云如雾,醉香缭绕。

    连喝了九坛,宋征才抹了一下嘴起身来朝外走去:“都等着我!”

    大家一头雾水,宋征龙行虎步到了门口忽然停下来,转身来认真的看着每一个人,似乎要将大家的样子牢牢地烙印在自己的脑海中。

    而后,他用力一点头闯出门去。

    奇阵缓缓升起,宋征端坐其中,一手持着冥凰神魂,一手打开了摄魂墨斗。阎罗早已经等得不耐烦了,宋征一出现,它就一阵鬼语啾啾的训斥和责骂宋征办事不利。

    宋征却将一件宝物丢了回去——正是之前阎罗给出的报酬。

    这宝物极为珍贵,乃是一尊“阎罗相”,可以使用三次,威能如阎罗亲临!有这宝物在手,今后宋征面对鬼修几乎立于不败之地,哪怕是再遇上九冥宗宗主,镇国强者当面,只要亮出这宝物,也能让对方落荒而逃。

    可是现在,他却毫不犹豫的还了回去。

    阎罗还在大骂,险些被自己的宝物给砸到了。祂收回了这宝物,更加恼怒起来,大声质问宋征。

    宋征不与祂废话,举起手中的冥凰神魂:“你想要这个,需要帮我一个忙。”

    阎罗警戒之心大起,连自己的“阎罗相”至宝都可以放弃,这个忙肯定不好帮。祂不答应只是斥责宋征,和阎罗的约定也敢违背?祂在天条中有自己的位置,撕毁和祂的约定,等于是违背天条!且不说将来宋征死后回归幽冥,只说现在,违抗天条的后果,就不是他一个小小的明见境能够承受的。

    但是不管阎罗如何恐吓威胁,宋征只是不听,举着手中的冥凰神魂道:“帮我一个忙,对您来说轻而易举,对我而言却极为重要。若您不同意,一拍两散,鱼死网破!”

    阎罗仍旧不肯,大声斥责,甚至作势要关闭摄魂墨斗。宋征则很干脆的主动关闭了摄魂墨斗:没得商量!

    阎罗暴跳如雷,却拿他没办法,等到他再次打开摄魂墨斗,阎罗鼻孔中喷着浓重死气,声音带着怒气轰鸣如雷,让他先说说要帮什么忙。

    宋征道:“为我护法,蒙蔽天机。”

    阎罗吓了一跳,但宋征紧跟着道:“我要骗过的不是神明,只是天火。”

    阎罗明白了,格外谨慎的思忖了一番,终于是点了点头,宋征立刻将冥凰神魂送了过去。阎罗眼神闪烁,若非因为祂在天条中已经有了自己的位置,一定要言出必践,恐怕当场就要反悔。

    宋征一拱手:“请殿下施法!”

    阎罗哼哼一声,张口朝着摄魂墨斗喷出一片死雾。呼的一声,这一片死雾冲出摄魂墨斗,笼罩了宋征的整个房屋。

    房屋外,赵绡等人已经等了很久不见他回来,一起来到屋外查看。见到宋征升起了奇阵,正有些不明所以,紧跟着一团死雾冲了出来,带着清晰地幽冥之意!

    “快退!”

    五人慌忙后撤,躲开了那一片死雾,不由得更加担心:“书生他……到底怎么了?”

    宋征朝阎罗点了点头:“钱货两讫,多谢殿下!”

    他双手一翻,体内灵元滚滚,似潮似浪,漫漫无边。

    合照层次的阴神高高升起,以虚空神镇威压四方。

    而后,各种宝物从这一片灵元的汪洋大海当中升起,为宋征护法。

    他站起身来,带着那一片死雾朝外走去,死雾和灵元汪洋护持着他腾空而起,朝着皇台堡后方冲去。

    “书生!”赵绡大喊一声,似乎明白他想要做什么,下意识地喊道:“不要啊……”

    但宋征已经凌空而去,整个皇台堡都看到了这一幕,狼兵们哗然:“这是何人?他要做什么?冲出皇台堡吗?在天火之下必死无疑!”

    宋征瞬息百里,已经到了皇台堡范围的边缘。在宁妖县中的石原河和贺虎也注意到了这异象,隔着老远石原河已经感应到了,脸色大变:“只是宋征的气息,他要做什么?糊涂啊!”

    石原河顿足,以为这是宋征在极度的愤怒和悲痛之下,做出了愚蠢的事情:“国之栋梁,只需要暂时隐忍,老夫一定会和朝中能臣帮你想到办法的,可是现在……唉。”

    贺虎默然,宋征救过他和手下数千人的命,他一直深深感激,但此时,他只能摘下了自己的战盔,抱在胸口,用力一礼,向即将陨落于天火之下的救命恩人致敬。

    神烬山中,云赤惊一直注意着皇台堡的动向,他微感惊讶:“是那个小子……他这是要做什么?”

    他连连摇头:“以卵击石,兵家所不为也。”

    “原本还觉得这小家伙有点意思,却也是鲁莽的性子,无趣之极。”

    云赤惊懒得再关注了。自从慕青华离开,他就觉得一身慵懒,什么也提不起兴趣,现在只等着朝中传来消息:这一次慕青华出手了,朝中哪一位倒霉,要因此陨落?

    宋征往前一撞,冲出了皇台堡的范围。一阵强烈的力量毫无征兆的袭来,他眼前一黑当空跌落下去,阎罗的遮掩没有起到任何作用。

    幽冥深处,阎罗瞪大了眼睛,也有些难以置信,自己竟然完全没有察觉到,击杀了宋征的那一股力量,究竟从何而来!

    祂心头率先涌起了一股愤怒,但旋即偃旗息鼓,隐隐觉得能够办到这一点的存在,自己不好得罪。

    至于那小子,死了的确可惜,自己在世间少了个使唤的家伙,但也仅此而已了。

    祂摇摇头,便将宋征的死丢在一边,专心研究冥凰神魂去了。最多,心中想着看在香火情分上,等他的魂魄来了幽冥,照顾一下就是了。

    却没有注意到,宋征的魂魄并没有来。

    神烬山中,一株万年魔树已经腐朽死去,但是魔树强大的气息还有残留,荒兽莽虫下意识的远离。

    魔树距离地面十几丈的地方有一个树洞,树洞内枯叶腐朽,前天刚刚下过雨,潮湿腐臭,却忽然从其中拱起来一只洁白晶莹的白梨实。

    白梨实一转,元能滚滚,宋征从中重生而出。

    可是不等他看清周遭,一股神秘的力量无声无息的袭来,宋征一头栽倒下去,无声无息的死去。

    一千八百里之外,一道山间小河水底,巨石之下浮出一枚白梨实,这一次还不等重生出来,神秘力量已经发动,啪的一声将这枚白梨实直接炸碎了,水面上浮起来一片白梨实碎末,鱼儿争相而至,吞吃了这些灵食,不多时已经昏昏沉沉落入水底,浑身赤红,将整个小河都煮沸了。

    若是它们能够熬过这一关,说不得便能够开启灵智,实力大涨,化身为妖。

    这一枚白梨实爆炸的同时,有真正的大威能发动,神烬山各处,隐藏的另外十余枚白梨实同时炸碎——想要依托白梨实逃脱天火的掌控果然是不可能的。

    不过这些白梨实只是宋征的第一重布置;包括阎罗的遮掩在内,宋征都没有抱什么希望。

    所有的白梨实炸碎之后,整个神烬山似乎都沉寂了一下。强大的荒兽莽虫们拥有着极为敏锐的直觉,隐隐感受到了,似乎有一种通天大威能笼罩了这座绝域,它们不敢造次。

    相对于荒兽,莽虫灵智更低,但它们的本能和直觉显然更加强烈。

    切齿蚜虫群上一次损失惨重,经过了大半年的时间,总算是恢复了一些元气。

    事实上对于这一类的莽虫来说,只要虫后还在,花些时间总能重新变得强大,约束这一类莽虫不断变强的因素只有一个:虫后的掌控能力。

    它究竟能够控制住多少部族。

    在巨大的虫巢底层,成年切齿蚜们正在小心的照料着虫卵,它们的灵智有限,并没有注意到在虫卵的最下面,有一枚已经半年多没有孵化出来。

    切齿蚜虫卵往往只需要几天时间就能孵化出来,但这枚虫卵也没有死去,就这么一直埋在小山一般的虫卵之中。

    此时,忽然这枚虫卵破碎了,成年切齿蚜立刻上前,按照平常它们所做的那样,要将这一只幼虫搬运到那些“肉泥”上,让它饱餐一顿迅速长大。

    可是它们靠近之后才发现,这枚虫卵中孵化出来的不是什么幼虫,而是一枚带着水墨色彩的古玉,它们简单的灵智实在想不明白是怎么回事,但从虫卵中孵化出来的,就应该是自己的同类呀?

    这枚古玉当中散发出特殊的元能波动,很快破碎开来,从里面衍生出一个人来。

    宋征一重生出来,就压碎了无数虫卵,他从虫卵之山上滚下来,又碾死了无数幼虫和成虫。

    切齿蚜们彻底懵呆了。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