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苍穹之上 > 第三二三章 敌我阵营(上)第一更!
    宋征端坐在密室当中,周围的奇阵是史乙生前布置的,他手中捏着一枚古符,沉声说道:“可以发动了。”

    古符的另外一头,有一个居高临下的宏大声音问道:“当真?你有几成把握?”

    “三成。誓死一搏,若不设法脱离,下一个死的可能就是我了。如果我死了,大家只怕都会落得身死道消的下场。”

    那声音便答道:“好!”

    ……

    望山城,万利票号。

    以往生意兴隆的门店现在一片狼藉,有一位修士衙门的大人抱着胳膊,凌虚站在门前三丈的半空中,冷眼看着这一切。

    数十名修士差役已经冲进去,手持公文开始查抄。万利票号背后也有贵人,可是这一位大人的来头更大,完全无视票号的靠山。

    掌柜的带着几个档头,和一众伙计都被押在一边,缩成了一团瑟瑟发抖,心中暗暗叫苦,不知究竟是什么地方惹着了这位爷,招来了这一番祸事。

    街坊四邻暗中探头探脑的张望着,修士的威压直出三里,行人晓得这是修士老爷办事,不敢驻足观看,匆匆绕行而过。

    时间不长,里面有人喊道:“大人,罪证到手。”

    修士大人一声冷笑,看也不看掌柜的他们一眼,一挥手道:“回衙门。”

    差役们呼呼啦啦的出来,也不知究竟搜查到了什么东西,跟在了大人身后腾空而起,各自踏了自己的法器飞走了。

    他们出了城,到了数十里之外,那位大人把手一挥,身后的差役们呼呼啦啦的掉下去,落在地上都化作了一片草梗树枝,他独自一人悄然而去,消失的无影无踪。

    ……

    万里之外,神烬山当中,紫金葫芦和莲花火焰存在于虚空意义上的“无穷高”处,凌空一望,下面的一切在天条层面上“尽收眼底”。

    无遮无拦,无有机密。

    哪怕是资深镇国在他们面前,也“一目了然”。

    “一座虚假的御前神坟?”

    “亡神故国已空。”

    “那魔物到底想要什么?它提前取走了亡神故国中秘藏的‘神权’,可是那东西在如今的星海中毫无用处。”

    一番探讨并无结论,两位神秘的存在一同忌惮道:“蒙蔽天机、九伪一真,瞒天过海、虚实难辨——当真了得!”

    他们亲身而至,尚且无法看穿天火的布置,它真有可能蒙蔽苍穹之上的那些存在。

    紫金葫芦忽然发出笑声:“这些事情不应该咱们去操心,让祂们着急去吧。你我……正可以浑水摸鱼。”

    莲花火焰也说道:“是极,我们恰恰应该推波助澜。”

    葫芦和火焰一晃,从虚空高处消失不见,同一时间,整个神烬山多处被上苍关注的隐秘所在都“发生了一些事情”,进一步扰乱星海中的目光。

    ……

    一阵幽风吹来,武山路的眼皮微微一动睁开来,四下里一片幽暗,隐隐有黑色的火焰在燃烧,此处似乎是幽冥和厚土之间的“空隙”,属于“生死”天条大威能笼罩的阴影之外,以特殊威能在此地可以逆转生死,逃脱幽冥的掌控。

    他活动了一下身体,有些不敢相信,伸出手来犹豫着捏了一下自己的肉身。顿时热泪盈眶!这种真实的感觉久违了,没想到真的还有这一天,他能够重塑肉身,回归阳世。

    他看了看四周,深邃的黑暗当中,隐隐有天火在燃烧。武山路心中五味杂陈,他在最后关头以身体内的那一丝天火烧灭了那一头鬼王,终于将黑暗深渊中,天火密旨要求的东西带了回来。

    他不知道这一枚粗糙的椎状燧石,才是天火真正的目的,他感恩于天火复活自己,可是却又纠结于自己身死也是源自于天火。

    但毫无疑问,他心中怀有敬畏——自然是恐惧大过尊敬——他朝着天火的方向深深一拜,转身而去的时候,身后的黑暗中,燃烧起了两道光明的火线,火线当中,是一条康庄大道,通往重生。

    他一步步走过去,眼前越来越明亮,终于呼的一声,和煦的微风吹来,眼前一片开明,绿意森森,山岳竦峙,他回来了。

    “啊——”武山路张开双臂朝向苍天一声彻底的狂吼,群鸟惊飞,荒兽回应。

    ……

    一阵幽风吹来,魂魄如灯再次点亮。

    天火当中有两条小溪汩汩而来,一道清澈甘冽,完全由灵气液化而成,来自于灵河源头。另一道浑浊粘稠,完全由妖气液化而来,出自冥河水眼。

    两道小溪汇聚在一处,化作了一道如同太极一般的漩涡,越来越粘稠,可是这漩涡旋转的却是越来越快,似乎真的有两条阴阳鱼在其中搅动着。

    魂魄沉落进来,忽然漩涡平静了下来,下面有什么东西浮起来,凹凸不平。渐渐地这些溪水干涸了,凝固成一层半透明的薄膜。

    一阵呼吸声传来,两道吸气冲破了薄膜,一伸手将薄膜彻底扯去了。他猛的坐了起来,眼中有浑浊和玄黄旋转沉淀着,逐渐变得清明。

    只是双眼中,瞳孔一片漆黑,十分诡异。

    好一会儿,这种漆黑才最终隐去,他恢复了正常,疑惑的看着周围:“这是……什么地方?”他低头看看自己的双手,用力握了握,一切极为真实:“可我不是已经死了吗?”

    他多次重生,对于魂魄和肉身状态的区别十分清楚,不必验证也知道自己此刻实实在在的活着。

    他猛地想起了什么,霍然起身一看,身后一片熊熊天火,他正处在天火的核心位置上。再一低头,脚下黑红两色的火焰正围绕着安静燃烧,一切悄无声息,却有惊雷在他心中炸响。

    很快他就明白了:“我死了,可是我又活了。为什么会活过来?因为天火需要我。”

    他刚才就看到了,自己虽然肉身无碍,可是肌肤一片如魔的灰黑,此时正在逐渐恢复正常。而他进一步在自己身体内发现了一些异常,他和天火之间,有一种特殊的关系——对于他来说,天火的意志无法违抗。

    这不同于以前活着的时候,天火颁布圣旨,以生死威胁他,现在是天火的意志他根本无从抗拒,哪怕心中不情愿,也还是会毫无保留的去执行。

    这是天火固化在他体内的一道全新的“天条”!

    他刚刚还有些欢喜,毕竟活下来了,可是此刻却一片黯然,自言自语:“我以后还是史乙吗?”

    他心中已经感应到了一道天火的意志,虽然极不情愿,却也只能大步而出坚定执行。

    ……

    武山路刚刚在山中行走了小半个时辰,贪婪地呼吸着充满了生机的空气,就被这一刀斩飞了头颅。

    他的头颅在空中翻滚着,视线不断地旋转变幻着,心中无限的不舍:终究还是镜花水月,一切成空。

    咚!骨碌碌……

    他的人头滚进了山间的草丛里,无头的尸身也跟着倒了下去。

    如圣旨提前所说,真正永远的解脱了。

    史乙收了已经变成漆黑的“劈山刃”,默默地往山中深处而去。

    除掉了武山路之后,他就明白了自己下一个去处:禁卫神军北大营!

    他也在这一刻明白了,这世上只有自己能够进入这座曾经的神军大营,这才是他为什么会被天火复活的真正原因。

    当日他在禁卫神军北大营中,误打误撞的融合了一团英灵烈魂——这个概率非常小,自从那座大营变成这般模样以来,无穷岁月中,不知道有多少生灵闯入其中,但只有史乙一个融合了英灵烈魂,被那座大营认可为“自己人”。

    所以他从禁卫神军北大营出来之后,修行速度诡异的飞快;所以在崔氏诸人的眼中,他是罕见的“十世英烈”资质。

    天火需要禁卫神军北大营中的一样东西,他需要去为天火取回来,不能违抗。

    史乙行走在山野之间,忽然想起来一个可能:若是有一天,天火要杀了宋征他们,自己能够违抗吗?

    山风冰凉刺骨,他呆呆的站住了,心中一片大惶恐,茫然不知所措……

    ……

    三天之后,宋征恢复了平静,石原河老大人也知道了消息,数次安慰他,宋征显得很冷静,谢过了石原河,让他放心自己能闯过这一关。

    曹古龄他们几次来看望,宋征一身淡然,让他们安心当兵,磨练自身,提升实力,等待下一道圣旨。

    所有人都以为他真的已经从史乙的死亡中走了出来——毕竟自从天火降下,生离死别已经成了常态。

    有时候,见的多了自然就会变得漠然。

    只有赵绡他们几个人看得出来,宋征眼底深处,藏着一片寒渊玄铁一般的冷硬,此生此世恐怕也难以化去。

    众人暗暗担心,私下里商议一番。

    这天苗韵儿一口气将《天妖夜宴图》中她现在能够烹制出来的丹食全都做了出来,准备丰盛,把大家一起喊了过来。

    赵绡出面,跟石原河老大人讨要了百坛美酒。

    瘦了一圈的王九把宋征按在了座位上:“醉一场吧,史头儿不在了,但咱们还得活下去。咱们得让那该死的魔物明白,咱们每一个,都是茅坑的石头又臭又硬,它想捏死咱们也没那么容易!”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