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苍穹之上 > 第三二二章 寂灭(下)
    宋征狂吼了一声,目眦欲裂朝伍长冲了过去,史乙仍旧盘坐,知道瞒不住了,脸上得意一笑:“书生,如何?若论千术,这世上谁是对手?”

    宋征在他面前停了下来,听不得他的胡言乱语,虎吼一声一拳将他打倒在地。

    “你个骗子!”宋征紧握双拳朝着他怒吼,却禁不住热泪滚滚“骗子!”

    史乙躺在地上一动也不想动,侧着头瞧瞧看着赵绡,当年的魔教圣女,黑白分明的眼眸布满了血丝,但是在他看来仍旧美丽。

    这双眼眸也正看着他,当中复杂,透着心碎和不忍,史乙粗人一个,也分不清这种心碎和不忍,是出于男女之情,还是兄弟之情。但他知道,至少自己是被在乎的,这便足够了。

    他转过脸来,看到宋征热泪滚滚的那张脸,咧嘴大笑:“书生,哭个球。我早就说了,你们读书人都是软蛋。”

    宋征咬着牙,已经说不出话来。他知道自己将要面对什么,他苦苦挣扎,在天火下求生,不光是自己求生,还想要带着大家一起逃出生天。

    他一次次的成功了,可是终究是“人力有穷时”,难以阻止某些本就必定会发生的事情。他用自己的能力,将这些“必定会发生的事情”拖后了好几次升圣旨,但这一次,回天乏力了。

    他明白了史头儿为什么急切地希望自己能够想出办法来,因为史头儿手里捏着最后一个办法,可是这个办法却是牺牲他自己。

    史乙对着胸口一拳将他锤开:“站到一边去,还没到最后时刻呢。”

    他走上灵阵,将自己的全身灵元灌注进去,而后,在宋征他们震惊的目光中,史乙彻底燃烧,催动秘法自毁根基,强行提升境界,以求更多的灵元。

    史乙回头对大家一笑:“反正也要死了,废物利用。”

    苗韵儿已经哭成了泪人儿:“史乙哥哥……”

    潘妃仪前所未有的胸怀激荡,这种情绪,她已经是第二次经历了,第一次是爷爷明知逃生无望,想尽办法牺牲自身,为自己铺设后路的时候。

    但爷爷从小疼爱她,乃是她的至亲。而史乙和宋征他们并无血缘关系,他们之间的情义可比海天!

    赵绡从未如现在这般,希望自己能够拥有“回天之术”,可惜她没有。石戒还在手中,哪怕是她牺牲自身以献祭,也不可能击败外面那头混沌天魔。

    天降神物……也有力穷之时。

    史乙哪怕是燃烧了自身,力量对于界壁来说,也只是聊胜于无,但终究是对混沌天魔造成了一定的阻碍。

    宋征用力擦去了眼泪,他记得当年父亲带着自己求入仙门,一次次的低声下气,一次次的被人拒绝,那个时候自己经常流泪,为父亲不值,为自己的资质恼恨。

    但是自从加入了狼兵营,这种情绪已经越来越遥远。可今天,这种情绪又回来了。

    “最后一次并肩而战!”他低喝了一声:“不能……让史头儿白白牺牲。”

    他走上前去,继续朝着界壁注入灵元,赵绡也跟上来,然后是潘妃仪、苗韵儿。

    每一道灵元代表着一个人,火红色的是赵绡,湛蓝色的是宋征,金红色的是潘妃仪,桃红色的是苗韵儿。

    冰蓝色的那一股最为强大……是彻底毁去了根基的史乙。

    五道力量在灵阵中枢中汇聚在一起,如同百川归海,同心协力。界壁出人意料的稳固了下来,接连承受住了混沌天魔三次扑击。

    这让混沌天魔极为恼怒,第四次的扑击格外猛烈,界壁又一次摇晃起来。

    五人环绕灵阵中枢而坐,灵元仍旧滚滚而入,时间一点一点流淌,界壁越来越弱,眼看着已经只剩下一层“金纸”。

    混沌天魔兴奋无比,它已经可以从马上就要被攻破的界壁看到这个世界。能够毁灭一个世界,让它发自本性的疯狂。

    史乙已经无能为力,他看了看时间,五人联手延迟了界壁的破碎,但还有小半个时辰。他再看看大家,都已经耗尽了最后一丝灵元。

    他一声喟叹,身如光砂一般破碎消散,随风而去。

    “史头儿!”宋征咬牙大喊一声,却见到一枚白梨实跳了出来,史乙从当中重生而出!他想起来,自己曾经额外交给他一枚白梨实。

    史乙借助白梨实重生之后,实力恢复如初,却只是埋着头,深深吸了一口气,双手重重的按在了阵法上。

    再一次的自毁根基,催动了远超自身能够承受的庞大力量注入到灵阵中枢中。

    原本已经要彻底破碎的界壁忽然震动了一下,又坚持了片刻。

    宋征明白了,他再忍受重生一次的痛苦,却只是为了为大家多争取一点时间。他的双眼又一次湿润了,有心和史乙一样,可是他们还没有炼过白梨实的秘法。

    史乙的声音传来,带着深深地遗憾和萧索:“真的很想和大家一起走下去,可惜啊,没机会了……”

    他的身躯再一次彻底崩溃,化作了漫天光砂,如同无数金色的萤火虫一般飞散而去。这一次,却在也没有白梨实让他重生。

    便是再有白梨实,失了密旨陨星,天火也不会放过他。

    轰隆……

    一声深邃巨响,如同天崩。这座小洞天世界在混沌天魔最后一次扑击下彻底崩溃了,界壁破碎,好像被撕开的宫灯一般破碎燃烧着散落向周围混乱的虚空中。

    但是咆哮着俯冲下来的混沌天魔却一个愣神,因为有一种恢弘庞大的力量降临了。这种力量,让七千丈混沌天魔都感觉到发自魂火最深处的恐惧和战栗,似乎随手就能碾杀了自己。

    而这股力量却无视了混沌天魔,只是从这个已经毁灭的世界中,带走了几个人。

    十天时间到了,天火将宋征他们拉了回去。混沌天魔得偿所愿毁灭了这个世界,却没有找到一件战利品。它却感觉到侥幸,如果那股力量想要惩罚自己……它没有什么思考能力,但凭空感觉到恐惧,这种恐惧迫使它继续强大下去,于是它本性之中的疯狂和毁灭之意越发强烈起来,一声吼叫冲回了混乱虚空,吞噬同类壮大自身去了。

    ……

    周寇和王九落在了皇台堡的城头,感应到四周有金光流淌下来,将自身的伤势修复了,他们却东张西望,直到看到宋征一群人,终于松了一口气。

    他们俩和大家失散之后,下意识地远离三皇峰,东躲西藏,好几次险些被玄通老祖发现,好在玄通老祖们的目标不是他们,让他们经历了多次凶险后,总算是侥幸活了下来。

    “史头儿呢?”王九看了一下随口问道:“他是不是像上次一样,经历了什么不可告人的事情,自己一个人悄悄溜回去?”

    一边说,他一边调笑起来。周寇也虚张声势的大叫道:“史老千,不要躲藏了,我们已经看见你了。”

    可是两人很快就感觉到气氛不对,宋征四人从内到外一身悲恸。周寇脸色变了一下,下意识道:“书生,你们是吓唬我俩的吧?”

    没有人回话。

    周寇和王九一下子呆住了,王九朝后扶了一下,想要撑住什么东西坐下来,后面空空一片,他连退了几步,靠在了矮墙上慢慢缩了下去,忽然感觉到自己脸上有什么东西,抹了一把湿湿的,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泪流满面。

    周寇忽然叫嚷起来:“不可能!我不信!那混蛋还要提防老子抢了他伍长的位子,他不会死的,他不能压着老子,死不瞑目的,肯定不可能,我们再等一等,等一等,他一定会回来的,每一次我们都能一起活下来,这一次不会例外……”

    他絮絮叨叨,彻底失控了。

    “啊——”他忽然一头撞碎了城墙,坚硬的玄武钢岩四炸,他状若疯魔朝天火大吼:“去你娘的混蛋东西,老子早晚弄死你!”

    没有人去看天火的赏赐,他们只知道自己还活着,而史乙不在了。

    曾经宋征真的以为,每一次圣旨,自己都可以把大家带回来。可是这一次,却是史乙牺牲了自己,把大家送回来。

    宋征眼前一片模糊,史乙的身影不断的晃来晃去。

    他在巡营前催促着王九和周寇:“你们两个夯货,跟人家书生比一比,懒驴一样!”

    ……

    他被绑在树桩上,下面骷髅蚁好似汪洋大海:“如果是你那小家伙,给骷髅蚁塞牙缝都不够,老子的**它们能吃三天,哈哈哈!”

    ……

    他忍着胳膊剧痛,云淡风轻的显摆着:“越阶布阵而已,轻松惬意,云淡风轻。这次之后,天火如果赐下四阶八方印,老子知道的很多高阶奇阵就能施展出来了,到时候你们就等着吧,躺在本千王的奇阵之中,就能打败对手!”

    ……

    血池咕嘟,他错抓住了自己的手:“绡儿,我有话对你说,我怕再不说以后就没机会了……”

    ……

    他赤着上半身,犊鼻裈上绣着一只鲜艳的鸟雀,嘴上抹着胭脂被大家抓个正着,很不自在道:“我有点冷,先回去找件衣服。”

    ……

    天火生变,他飞快逃走,回头朝着崔氏诸人狠狠比划了一个下流的手势。

    ……

    他在神国镇卫追击下,一边逃窜一边喋喋不休:“书生,快想办法,老子不想死啊,有招没有?肯定有的,我相信你……”

    ……

    一直到他最后那一句:“真的很想和大家一起走下去,可惜啊,没机会了……”

    无尽的遗憾和喟叹,而后关于史乙的一切落幕。

    宋征感觉到怀中多了几件东西,心知那是天火的赏赐,必定是一些重宝。

    他却有一股怒火直烧天顶,将这些宝物抓了出来狠狠地摔在地上,用力践踏粉碎!他跳上城头,仰天一声痛苦的嘶吼,对着天火大吼道:“我们不稀罕你的这些破烂,你把史乙还回来!”

    “此仇不报,誓不为人!”

    曹古龄和余四海站在下面,已经知道发生了什么,黯然一望,一起摇了摇头。总兵大人悲恸过甚,说什么报仇的胡话——那是天火,它灭杀了多少人?报仇?就是一个笑话。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