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苍穹之上 > 第三零七章 古神战场(上)求推荐票!
    慕青华说道:“天火绝不简单,诡诈狡猾,它将所有人都引去了三皇峰,却没有人想到,它真正的目的是此地。”

    “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天煞惊疑不定。

    慕青华也缓缓摇头:“不知道。

    像三皇峰这种地方,神秘古老,但真正达到了天通境,多少也会有所耳闻。古老年代之前,那一场可怕的大战之后,七杀部忽然崛起,七杀部妖皇都会自动成为亡神故国的守卫者——人人都猜测,七杀部是受到了那些存在的照顾。

    但是此地……从未曾听人提起过。”

    云赤惊下意识的要保护自己的爱的人:“咱们走吧,明白这是天火的阴谋就足够了。”

    那前面跪着的都是资深镇国!

    慕青华却没有答应,想了想,笑道:“有没有兴趣,跟我去做个客?”

    “有!”云赤惊什么也不问,只要陪在她身边就足够。

    慕青华回头朝百战王骑一挥手:“让他们等在这里吧,否则就要引发战争了。”云赤惊一枚玉符飞出,交代了后方的百战王骑。随后慕青华玉手落下,将虚空切开一道裂缝,罩住了自己和云赤惊,瞬息不见。

    妖皇本隐身在三皇峰外,遥遥心有感应,大怒不已正要发作,却又福至心灵微微一动,压下了自己的怒火,不声不响的离开了三皇峰。

    仅仅是瞬息的间隔,他迈步从妖皇殿的天妖宫中走了出来。

    巨大空旷、显得有些阴森的宫殿中,有两位客人正在等候着。妖皇冷笑道:“剑冢仙子不仅有剑心还有剑胆!”

    云赤惊并无畏惧,所处的虚空忽然剧烈的震荡了起来,连他这位玄通老祖都站立不稳,感觉自己好像要被卷进了一场可怕的虚空风暴当中,撕扯得粉身碎骨!

    妖皇高大幽远,双眼当中金光流淌,神异炯炯。

    慕青华一身清冷,笔直如剑,唯有气息凌厉。四处席卷,剑意纵横。

    慕青华不请自来,妖皇心中不满。两大资深镇国互相试探了一番——妖皇地位尊崇,慕青华名声在外,彼此都是资深镇国,但仍旧需要互相认可彼此的实力,否则无法平等对话。

    于是妖皇借着被“擅闯皇宫”的怒气率先出手,而慕青华应对的也十分得体,双方都有意的控制,力量仅限于大殿之中,就连殿前广场上洒扫的那些妖奴都没有感觉到一点异常。

    而后,双方罢手,心中有数。

    妖皇的确强大,整体实力恐怕要略胜一筹。但慕青华以剑为心,童心练剑,真的要生死相搏,自然一念清净,通达天地,恐怕会是个两败俱伤的局面。

    这样最好,作为合作的双方彼此忌惮,反而不用担心会被坑害。

    “仙子不请自来,所为何事?”牠言出法随:“赐座。”

    地板上升腾而起一股厚重的土意,凝聚为一尊座椅。慕青华轻盈的坐了上去,看着妖皇道:“陛下去了三皇峰?”

    妖皇不承认也不否认。

    云赤惊站在一旁,完全被忽视了。堂堂华胥古国肱股之臣、国之栋梁、玄通境老祖,在两位资深镇国面前,连个座位也没有。

    “陛下雄才大略,想来不会没有察觉那三皇峰的事情不过是个障眼法。”

    让云赤惊有些意外的是,妖皇听了这话,竟然真的没有一点惊讶之色。牠沉吟了片刻,道:“仙子快人快语,果然剑心通明。朕自然是有苦衷的。不说朕,那些围在三皇峰亡神故国外的镇国强者,除了有限的几个粗浅之辈,哪一个不是心中如明镜一般?

    一念老道士、魔教之主、瀛王、太叔丘……

    他们只是想要亡神故国下的东西罢了——跟那天火之间,你情我愿的演一场戏,给上面看罢了。”

    镇国强者们想要亡神故国中的神宝,天火需要一个障眼法遮掩自己的真实目的,于是一拍即合,资深镇国们当做什么也看不出来,一窝蜂冲上三皇峰,大家各取所需。

    慕青华道:“这么说来,陛下也是一样。只是陛下身为亡神国故的守卫者不能亲自出手,所以才收服了王者巫祝。”

    妖皇仍旧不承认也不否认。慕青华也不逼问,转而道:“但是陛下是否知道那天火真正的目的?有没有想过,这个真实目的的可怕,远远超过了亡神故国?”

    妖皇眉头一皱:“仙子可是有所发现?”

    “有。”慕青华站起来,道:“我可能发现了御前神坟!”

    妖皇霍然而起,两眼猛睁,异光如有实质在大殿中轰出了两道长长的焦痕,最后伴随着一声巨响把宫殿大门炸得粉碎!

    外面那些妖奴惊得跌在地上尿了裤子,周围的妖皇殿守卫飞快而至,却看到妖皇的虚影凌空在大殿上空升起:“任何妖不得接近!”

    “遵旨!”

    守卫们退下,迅速将天妖宫周围三千丈范围清空,不得打扰陛下。

    妖皇慢慢坐了下来,恢复了平静。好一会儿,牠才再次看向了慕青华,语重心长道:“仙子当真发现了一个了不得的东西。”

    慕青华剑心淡然:“陛下既然有心三皇峰下的宝物,那么听到御前神坟又恐惧什么呢?不过是更大的一盘棋罢了。”

    妖皇沉吟一下:“御前神坟万物无不可祭,仙子应该是进不去所以才想到了朕。”

    慕青华也是落落大方:“正是,陛下是地头龙,又是资深镇国,和陛下联手是最好的选择。”

    妖皇没有马上答应,而是忧虑道:“天火邪物竟然打着御前神坟的主意,它……到底是什么东西?冥凰绝没有如此巨大的野心!”

    慕青华哂笑,罕见地露出一丝资深镇国的傲然:“元鹤是豢养出来的镇国,太古世家资源堆积,诸多顶级功法彼此参照感悟,可惜仍旧火候不足,竟然会做出那么愚蠢的判断,活该他成了天火的奴仆。”

    妖皇又想了一下,才慎重的一抬手:“请仙子带路!”

    “好。”

    在三皇峰下,王者巫祝心湖中落下一枚石子,那是妖皇的旨意,告诉牠朕另有要事,让牠随机应变,亡神故国的神宝一定要弄到手。

    妖意贪婪,两头皆不想放弃。

    ……

    武山路手中握着一道闪着暗红色雷电的长鞭,凌虚而立监视着下面诸多的冤魂。

    对于所有人来说,曾经的绝世天骄,二十岁知命境的武山路早已经成为了往事中的尘埃,毫不起眼。

    每年灵河东岸都会有大批天骄崛起,一鸣惊人。也同样会有大批天骄在艰难的修行路途上殒没,无法再成为别人敬仰的对象,和茶余饭后的谈资。

    他主动走入皇台堡,期待着传说中的大机缘。却没想到在“独行令”之下陨落,在这一座古怪的遗迹当中,被拘魂成了一只可怜鬼奴。

    每天推着巨大的磨盘,不知研磨着什么东西。

    但是很奇怪的是,他在这遗迹当中却十分顺利,一个月的时间,就成了鬼奴的队长,到了上个月,正式脱离了鬼奴的身份,成了一只鬼差监工,可以手握长鞭监督别的鬼奴工作了。

    他一直觉得这是因为自己“资质通天”,哪怕是成了冤魂,天资仍旧是绝佳的。

    可是昨天夜里,他才知道了真正的原因。他和别的鬼奴是不同的,在他冤魂身躯的最深处,藏着一丝古怪的火焰。

    外红内黑,来自天火!

    这是这一道不知何时寄生在他魂魄中的天火,让他在鬼奴当中脱颖而出。

    直到昨夜,这一丝天火才闪现出来,颁布了一道新的“密旨”。

    他今天像平常一样上工,手持长鞭监督一切,但是全部的注意力却在三百丈大磨的最下方。

    磨盘中不断地喷出汹涌的冥火,研磨出来的东西好像金液一样一点点的流淌出来,滴落在下面无穷的黑暗中。

    那黑暗最深处藏着的东西,是天火想要的。这一道密旨与众不同,不但给出了任务,而且赏赐也提前说明:恢复人身,永远解脱!

    也就是说,只要完成了这道密旨,天火就将他复活,并且放他离去。

    虽然已经做到了鬼差监工,可是谁愿意这样?武山路想念以往作为天骄的荣光。他暗中咬牙:赌了!

    ……

    一片迷迷蒙蒙的雾气散开,那雾气好像一层薄纱,宋征伸出手,甚至能够感觉到它们从手指间滑过。

    他回头一看,史乙等人跟在自己身后,这让他稍稍放心,还好不像是天火,随意将大家丢到各处去。

    大家互相点头,彼此依靠,然后朝前走去。

    迷雾的后方,一片恢弘巨大的古战场展现在五人面前。

    战场上尸横遍野,都是一些古老的只存在于传说中的强大生灵。最靠近五人的地方,倒着一片巨大的尸体。祂们三足六目,肩生八臂,强大无比力量惊人。

    这是一群“巨鲲国民”,祂们自称是鲲鹏的后代,居住在北荒海边的天雷山下,能够使用十丈的标枪,射中千里之外北荒海深处的“海鹰兽”。

    能够在汪洋深处,和巨大的“雷鬼鳅”肉身相搏,这样的战斗,往往以巨鲲国民撕裂雷鬼鳅而结束。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