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苍穹之上 > 第二九五章 神惧之地(上)
    寂灭堂两大邪术之一“吹灯”。僵尸的魂魄残缺不全,被牢牢地封印在体内,被宋征一口吹散。而吹灯邪法被宋征改进了一下,不仅仅是能够吹散魂魄,对于智慧生灵来说,还可以吹散灵智。

    军师僵尸们瞬间全部僵硬,呆呆不动。宋征打开小洞天世界往下一罩,将古械战傀收了进去。

    他不惜暴露自己修行过寂灭堂的邪法,就是为了这一具古械战傀。而且没有人注意到,他收走古械战傀的时候,也顺手将赵祚的那一只葫芦收了回去。

    “快走!”裕嬷嬷一声惨吼,仅剩的一只手臂凌空一卷,带着所有人腾空而去,冲过了这一片沟壑。

    时间不长,天地之间猛然一声巨响,虚空中传来一片恐怖的震荡,而后冲击如同风暴席卷,大将古尸撕碎了那一片虚空冲了出来,它望着裕嬷嬷逃走的方向,眼中流露出一种残忍的光芒,它催动了全身的力量,甚至尝试着打开眉心那五只竖眼,但是它出现的那一片大地闪烁起一点灵光——那是埋藏在破败的遗迹之中,一枚古老的虎符。

    大将镇守国门,调兵遣将的虎符,但也将它永远的束缚在了这一片大地上。

    裕嬷嬷带着大家一口气冲出百里,这才敢降落下来,她落地的时候一个踉跄,崔敏淑连忙扶住她:“嬷嬷,你怎么样?”

    裕嬷嬷又取了一枚灵丹吞下去,但是这一次五阶灵丹也没有什么大作用了,只是稍稍缓解,她的脸色仍旧十分苍白:“小姐不用担心,老身没事。”

    她安慰着崔敏淑,再看看身旁的宋征,微一颔首说道:“你做的不错,看来你已经明白在太古世家治下应该如何做事。等这一次圣旨结束,只要小姐没事,老身会将你想要的东西赏赐给你。”

    宋征最后时刻,关键的搏杀军师僵尸,裕嬷嬷看在眼里,大为肯定。

    宋征神情上显得有些纠结,开口道:“我……明白的,希望嬷嬷言而有信。”然而他心中在盘算着:赵祚已死,只剩下裕嬷嬷了。这老妖婆虽然重伤,但要杀掉自己七人应该不成问题。

    好在、自己还留着一手没用。

    史乙站在一边,悄悄看了书生一眼,暗自得意起来:书生的骗技已经登堂入室了,瞧瞧这一个神情,将内心丰富的情绪淋漓尽致得表现了出来!有道是近朱者赤、近史者千,这一定是本千王的功劳,想想两年多以前,书生是多么纯良朴质的一个孩子呀。

    他成就感十足。

    崔敏淑也对宋征点头致意:“宋兄,我太古世家赏罚有度,一定会让你满意的。”

    宋征微微一笑,又似乎对崔敏淑这样一位气质典雅高贵的世家小姐的赞誉满是欣喜,流露出几分暗藏的仰慕。

    史乙看的暗中微微摇头:不行,这个表情有些浮夸了,回头还是要批评他一下,火候和尺度果然还要多加磨练。

    崔敏淑看了看周围,说道:“嬷嬷,这里应该安全了,你休息一下,运功疗伤,我为你护法。”

    她一边说着,在身后升起道剑,一柄柄飞剑聚拢,组成了一簇怒放的菊花。

    裕嬷嬷明白小姐的意思,她有道剑,宋征几人不是她的对手。但是裕嬷嬷疑惑的看了一眼周围:“为何此地如此平静?”她强自运起了道术查探四周,方圆千丈,地下百丈。的确是一片安静,并没有隐藏什么危险。

    她想了想:“真是意外……”

    不过刚刚经历了那样一场大战,她也觉得自己没那么差的运气,马上又遇上一波同样的危机。

    “有劳小姐,老身养好了伤,才能更好的保护小姐。”裕嬷嬷选了一处地方,准备闭关养伤。

    崔敏淑颔首:“嬷嬷放心,一切有我。”

    崔敏淑也有些奇怪:冥月阴火山乃是妖族四大圣山之一,传言中步步凶险,而现在数十位镇国强者齐聚山中,竟然还有这么一处安宁之地,当真不容易。

    ……

    妖皇身上的气息有些浮动,显然之前的那一场大战,以一敌多对牠而言也不轻松,甚至可能留下了一些伤势。

    天通境彼此之间也有着巨大的差距,妖皇毫无疑问是最强的那一小撮之一。

    而他此时面对的,是身外飞舞着一大群啄天雀的瀛王殿下。如果说这一次深入神烬山的镇国强者中,有哪几位让妖皇陛下有所忌惮,瀛王殿下绝对是其中之一。

    他本身的战斗力也许并不算是顶尖的镇国,但是太难缠了……一个人就是一只战兽大军。

    “陛下为何阻我?”瀛王孤立于虚空之上,他身边的啄天雀也感受到了对面存在的强大,不敢顽皮,乖乖的在主人身边排成了一座战阵。

    妖皇很罕见的露出了几分耐心:“殿下何必如此?你和朕都明白,朕的身后是什么地方。”

    瀛王殿下微微一笑:“已经多少年前的事情了?陛下何必如此小心?”

    “既然是过去的事情了,那就让它永远的沉睡在这片大地之下吧——这也是当年的选择。”妖皇眼中迷雾如云,不断变化着。

    瀛王殿下沉吟一下,问道:“若是当年没有分歧,那大星为何陨落在冥月阴火山中?”

    妖皇一时间竟是不知如何作答,良久才叹息一声:“殿下真的要押注吗?你可知道,你压上去的不是你自己,而是整个大秦帝国的国运!”

    瀛王略作犹豫,反问道:“那么陛下呢,难道陛下就甘心苍穹隔绝?凡间大地纵然有千种好,又怎抵得住广阔星海的诱惑?”

    妖皇同样犹豫,但还是摇头拒绝:“殿下请回吧,有朕在你进不去。”

    瀛王却笑了:“陛下,小王已经进去了。”

    妖皇一愣,旋即感应升起,牠只能挡住瀛王一人,可是整个冥月阴火山之中,镇国强者十几位,足以和牠对抗的也有剑冢仙子慕青华、魔教教主、金印驸马太叔丘等好几位。

    “你们……唉!”妖皇沉重一叹,一步踏出走入虚空,不知赶向何处去了。

    瀛王摸了摸身边的小十七的大脑袋,深吸一口气道:“亡神故国,我们来了!”

    ……

    妖皇居于虚空之中,以妖族大神通遍察整个冥月阴火山,亡神故国当中每一位修士都难逃牠的法眼,只不过涉及到镇国强者的时候行迹有些模糊,只能大致确定方位而已。

    牠纹丝不动,以不变应万变——也或许,牠压根就不想动。

    因为某些特殊的原因,牠不能“监守自盗”,却可以化身黄雀。

    ……

    慕青华当先而行,每一步踏出,虚空当中都会自动凝聚出一股青冥冥的剑意,托住了她的玉足,而她在虚空当中留下的每一个足印,竟然也隐隐透出强大的剑意!

    云赤惊落后小半个身位,亦步亦趋的跟在她身边,气度仍旧斐然,但眼中总会压抑不住的流露出一丝仰慕。

    在两人身后千丈,是天下精兵百战王骑。

    云赤惊总会在这个时候“厌烦”自己的亲兵们,恨不得将他们丢出千里之外,不要打扰自己和心上人私会。

    然而慕青华“喜欢”他们跟着。云赤惊知道为什么,却拿慕青华没办法。

    前面行走着的慕青华忽然停了下来,在他们前方出现了一片绿意盎然、鸟语花香的世外之地。

    云赤惊哑然:“在冥月阴火山中竟然有这样一处所在,慕姐我们找到了吧?”

    慕青华微微一笑:“亡神故国又怎会是这样一片生机勃勃的样子?这是有人在欢迎我们,你呀,早跟你说了,要认真修行,身为大将也要提升自身实力,说了你多少次,就是不听。”她逮着机会就教育云赤惊一顿,俨然一副家族长辈的模样,这让云赤惊有一种受虐的无奈。

    慕青华一边谆谆善诱的说教着云赤惊,一边以心为剑,横空万丈在某一处轻轻一挑。

    一声痛苦的吼叫传来,云赤惊眼前生机勃勃的那一片山野哗的一声彻底破碎了,露出后面破败、苍茫、黑暗的连绵山峰——和冥月阴火山别处并无不同。

    在一座山峰上,有一头巨大的吞天蛛蜃正在痛苦的惨叫着,它后背上有一道清晰的伤口,正在流淌出粘稠而黑色液体,似乎是鲜血。

    在吞天蛛蜃的旁边,盘坐着一头古妖,膝头横放着一柄石槊,抬眼望向了慕青华,战意熊熊跃跃欲试!

    慕青华心剑一转,有一记妙到了毫巅的剑招凌空杀出,古妖瞬时间脸色大变,它对自己的战技分外自信,以一对四,也能杀的巅峰老祖们狼狈不堪,可是慕青华这一剑,它竟然不知应该如何抵挡!

    这种感觉非常痛苦,但是古妖能够从上一个纪元一直活到现在,最大的经验就是:能屈能伸。

    它一把抓起吞天蛛蜃甩到了自己背上,然后发足狂奔,咚咚咚的跑远了。周围的山峰被它震得轰隆隆的垮塌不少。

    云赤惊哑然,而后看着慕青华收回心剑并不追杀,不由得笑了。他在神烬山日久,也曾经遇到过几次古妖,它们从来不会这么“好说话”。

    “果然,跟穆姐在一起有趣的事情很多。”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