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苍穹之上 > 第二七四章 天花乱坠(下)第三更!
    一千五百新兵,被贺虎操练了三天,虽然还是做不到令行禁止,但至少他们都很“老实”,不会有什么愚蠢而不切实际的想法。

    新兵进入皇台堡的时候,还是出了一些纰漏。有七八名失手杀人被判死刑的狼兵,本身不是什么桀骜不驯之徒,在皇台堡前痛哭流涕,苦苦哀求说什么也不愿意进去。

    他们知道进了皇台堡就是死路一条!

    石原河硬起心肠,喝令贺虎出手。连续斩杀了三人之后,其余的胆战心惊,飞快逃进了皇台堡中。

    石原河心中暗自一叹,开始自我怀疑:这样的皇台堡,真的还需要镇守吗?

    水一清在一旁劝慰道:“他们都是死囚,其实进入皇台堡,对他们而言,反而是个机会。”

    石原河默然不语,没有回应。

    ……

    小屋之中,奇阵的灵光朦朦胧胧,四下里一片温和。

    忽然,虚空扩张,小小斗室似乎容纳了整个星空一般。以有限比无限,以芥子纳须弥!

    一尊神明虚空莅临,它高大深远,眉目间和宋征有着七分相似,但面目冰冷,不带情感,它洞察世间、漠视一切,万物为刍狗。

    在它的震慑下,四周一切虚空之灵,和魂魄有关的力量都变得粘稠起来,不再活泼,匍匐在下。

    虚空神镇笼罩之下,宋征盘膝坐在地上,对比显得无比渺小,似乎可有可无。但他才是虚空神镇的本源。

    “呼——”他吐出一口气,将虚空神镇缓缓收回,周围虚空强烈对比的感觉消失,斗室还是斗室,奇阵还是奇阵。

    他微微一笑,不知时光的苦修,《虚空神镇》终于练成了。

    《荒神法》第二卷不但威力巨大,而且对于阴神本身来说也是一种修炼,平时也可以用这一卷来继续锤炼阴神。

    他撤去了奇阵,打开房门,正好是清晨。

    远处皇台堡的校场上传来了操练的号子声,宋征意外,一旁的房门也打开了,王九哈欠连连睡眼惺忪:“书生,你出关了。前几天来了新兵,史头儿和土匪兴奋了,拼了命的操练那些新兵蛋子。”

    宋征莞尔一笑,像是这两个家伙能做的事情。

    苗韵儿一身蓝布裙钗,端着一碗飘出热气和香味的肉粥,温婉雅和的从厨房走出来,看到宋征立刻甜甜一笑,递给了他:“书生哥哥出关啦,肚子饿不饿?这个给你吃。”

    王九咂咂嘴:“这是我的早餐。”

    “我再去给你做,这碗先给书生哥哥。”苗韵儿笑眯眯的。王九哼哼一声:“同人不同命啊,胖子怎么了,胖子就要被歧视吗?”

    苗韵儿拿小手拍拍他的肩膀,一弹一弹,觉得很好玩的样子:“好啦好啦,不要不开心,我速度很快的,等着。”

    她对宋征一笑:“书生哥哥趁热吃了,我去给胖子哥哥做饭。”

    宋征心里温暖,端着碗炫耀的朝王九比了比,王九气闷的一屁股坐在门槛上,别过脸去不理他。

    宋征没有来的想到了以前在某郡听到的一首儿歌:小胖墩,坐门墩……

    他忍住笑,喝着肉粥随意问道:“这段时间,堡里有什么变化?”

    王九倒是老实回答了:“崔家那些人很厉害,他们几乎快要一统皇台堡了。连周大先生他们都跟在崔敏淑身边了。”

    宋征心里咯噔一下,这样一来,自己这群人对崔敏淑来说价值就大大降低了。不过这也是意料之中的事情。

    整合皇台堡中所有的势力,与其说是崔敏淑手段了得,不如说是太古世家金字招牌耀眼。只要亮出字号,哪怕他们收服天火失败在前,大家也还是愿意跟他们合作。

    宋征心中自有打算,不过现在说出来太早。

    他把一碗粥喝完,拿到院子里的水井边正准备洗了,苗韵儿已经接了过去:“我来吧,书生哥哥你忙大事去。”她用手一点,水流激荡,冲刷的干干净净。

    宋征一笑,拍拍肚皮:“好吃,谢谢韵儿。”

    简简单单的夸奖,苗韵儿就很开心的笑了。

    宋征跟两人摆摆手,出门去了。他在校场边看了一下,训练正常,有曹古龄这些明见境的老兵乖乖带头,新兵们听从命令。

    然后,他折向了城外,一步一步走过,他站在了天火下。

    天火好像没有生命,安静地燃烧着,对于自己的“封爵者”到来也毫无反应。但宋征就是觉得,天火知道自己来了,只不过是习惯性的漠视罢了。

    他歪着脑袋打量着天火,心中始终有一个疑问:天火为什么要得罪太古世家,冒险将镇国强者囚禁?

    和别人不同,他一直觉得天火是有灵智的。

    如果天火从一开始就表现出真实的实力,鹤老根本不会进入皇台堡。而现在,天火的确俘获了几名强大的“囚徒”,可是它和太古世家之间已经变成了不死不休的局面!

    “难道……天火需要强大的囚徒?”他在心中暗自推测着。

    他没有去询问,只是独自在天火下思考了半个时辰,然后静静的转身离去,好像从来没有来过一样。

    如果自己猜的没有错,天火急需一些强大的囚徒,说明什么?缓慢培养和挑选来不及了?或许天火在神烬山的一些举动,已经引起了某些真正强大存在的注意,它着急了。

    转身的时候,宋征的嘴角浮起了一丝不易觉察的微笑。

    ……

    周大先生在和袁叔争论,尽管袁叔境界高得多,气势逼人,但周大先生不卑不亢,说起自己的理由头头是道:“天火在上,我们想要脱困就要争取一切力量。

    宋总兵虽然没有……跟你们合作,但是他经验丰富,机谋决断远胜常人,是我们一定要争取的力量。

    三小姐,大事成败在于度量,太古世家还能容不下一个小小的明见境?”

    崔敏淑对还想劝说自己现在就杀了宋征的袁叔摆了摆手:“他戏耍了我们,岂不正是证明了自己的能力?”

    袁叔嘀咕几声,却还是领命了。不过想到史乙身上的“九世株连符”,也就放心了,那几个小东西,逃不出本座的手掌心!

    ……

    当天傍晚,火烧云,晚霞漫天。数千里的山河被映上了一层美丽的金红色,在这样的美景当中,天火金光散而又聚,颁布了新的圣旨:

    乱坠令:今夜有大星破碎,如天花乱坠,化作漫天流星落入冥月阴火山;皇台堡众接旨,限定十日内各自取回一枚陨星,遵旨而行各有封赏,抗旨不尊赐以极刑!

    皇台堡众一片哗然,新兵们大声喧哗,显然还是没有认清楚自己的处境,曹古龄这些“老兵”却迅速地准备起来,间或提醒一下自己观感不错的一些新兵,至于他们能不能听进去,就看他们自己的造化了——一如上一次圣旨前,总兵对待他们。

    宋征站在院子中央,望着天火的方向沉默不语,心中自有思量。

    隔壁院子中,崔敏淑一声叱喝,有一道银白色的锁链凌空扬起,啪的一声半空炸响,而后迅速的伸入到宋征他们的院子中,将七人一一捆束起来,在圣旨下,大家真的成了“一根绳上的蚂蚱”。

    史乙直翻白眼:“至于这样吗?”

    崔敏淑微微一笑,正待开口,圣旨的力量已经轰然袭来,众人眼前一黑,天旋地转。

    宋征睁开眼来,不出意料的又来到了那一片黑暗的虚空当中,无上无下,无前无后,无左无右。

    眼前一片金光聚散之间,形成了一片新的圣旨:

    天恩浩荡,大定郡侯宋征接旨!

    密旨天虫令:大星破碎,流星满天,当中藏有神物!令大鼎郡侯宋征,十日内取回一枚内藏天虫的陨星。遵旨而行定有封赏,抗旨不尊赐以极刑!

    密旨高于圣旨,赦免宋征不尊“乱坠令”之罪行。

    等他看清了这一道密旨之后,熟悉的晕眩感再次袭来,他又陷入了黑暗之中。

    等他再次清醒过来,感觉着身上银白色锁链的收紧之意,不由得暗自冷笑,太古世家的小姐,在这样诡异的环境下,也有些乱了方寸吧。

    崔敏淑的确有些紧张,因而一落地就收紧了手中的锁链,下意识的要将所有人都聚集在身边保护自己。

    宋征却在想着圣旨:大星陨落破碎,天花乱坠,满天流星,暗藏神物,天虫!

    圣旨简短,可是其中透露出来的讯息却非常劲爆。宋征暗自一声:“有大事啊……”他感觉这一次圣旨不简单。

    崔敏淑身边,袁叔和裕嬷嬷左右保护着,其余的崔氏诸人都在外围警戒,陌生的环境,诡异的天火圣旨,的确让他们如临大敌。

    “这里是……冥月阴火山?”崔敏淑疑惑开口询问。宋征七个人也围了过来——不过来也不行,崔敏淑手中锁链收紧。

    赵绡面色清冷,铁面给人一种诸灵勿近的姿态。她用手指敲了敲锁链,叮叮作响,一言不发只是冷眼望着崔敏淑。

    后者眉头微微一扬,手上一松,银色的锁链哗啦一声缩了回去,在她的皓腕上化作了一条细细的银链。

    宋征这才开口说道:“我们也不知道。神烬山广阔无边,冥月阴火山乃是妖族四大圣山之一,极度凶险,我们也没有来过。”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