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苍穹之上 > 第二六二章 天妖夜宴图(两更合一)
    蛟美野如何肯依?压服了群臣,要强娶史乙!

    史乙无意中听到了神意、火种、祭天几个词,忽然明白天火这样的安排似乎是有深意的,他在挣扎不能的情况下,已经无意中接近了密旨的目标。

    可是,让他嫁给蛟美野为妃?史乙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恨不得在天火面前一头碰死。

    外面的仆妇们议论了一番,正打算进去再给史乙“打扮”起来,忽然有妖高声唱喝道:“大王到——”

    身高一丈的蛟美野龙行虎步而来。

    牠在蛟女部族中是个容貌出色的雌妖,即便是用人族的眼光来看也是很漂亮的,除了身材过于高大之外。

    仆妇们惊得魂飞天外,跪倒在地:“恭迎大王!”

    蛟美野看也不看牠们,推门进了新殿。这宫殿乃是牠为史乙新建的,动用了九位命通境天尊,半天时间就建成了。

    仆妇们知道史乙在里面“闹脾气”,暗暗忐忑,怕大王不得美人欢心,出来拿自己等妖撒气。

    “你这又是作甚?本王真心待你,你还有什么不满意的?”蛟美野看到满地狼藉,以及不肯梳妆打扮的史乙,万般无奈问道。

    史乙深吸了一口气,压住了自己“撒泼”的冲动,指着蛟美野道:“我先问你一件事情。”

    “你说,”蛟美野上前一步:“本王知无不言。”

    “你别过来!”史乙飞快后退,和牠保持安全距离,一抬手按住了自己的天灵盖:“你别靠近我,否则我自尽而亡!”

    蛟美野连忙回到原来的位置,柔声安抚道:“好好,我不过去,你千万不要伤害自己,伤了你一根汗毛,本王也疼在心里。”

    史乙忍着自己呕吐的冲动,默默流泪,我千王纵横洪武,怎么落到了今天的境地?

    “蛮神火种是什么东西?”

    蛟美野怔了一下,眼中升起一丝疑惑:“美人是如何知道我族圣物的?人族当中,应该不会有人知道这个名字。”

    史乙千王本色:“如果,我说我沦落到蛮妖部,就是因为蛮神火种,你信不信?”

    这话亦真亦假,蛟美野很难不信,若是深究起来,史乙可以有许多种解释。

    蛟女部族的雌首领想了想:“我相信你,不如你给本王讲一讲,这中间究竟发生了什么……”牠说着,朝史乙贴了过去。

    史乙一咬牙:“我有个条件,你让我看一眼蛮神火种到底是什么样,我、我就从了你!我不甘心啊!”

    ……

    宋征一口茶水喷了出来,诧异的抬头看着那名说书人。

    他正讲的是一部新编英雄志异故事,主人公名叫宋铮,出身边境重镇赢台堡,在天魔摄拿之下,苦苦挣扎求生,屡次身陷死境却决不放弃,让人备受鼓舞,热血沸腾。

    他之前上书朝廷,要朝廷拨下一些批物资,作为新狼兵们的赏赐之用。他的奏章石原河给递上去了,却被人拦下来。

    但石原河将他的奏章传遍天下,这半个多月的时间,很快已经形成了一股“浪潮”。几乎没一个人,都能够从文章当中体会当一次次圣旨的惊险,宋征五人在绝境之中的挣扎和努力。

    在宋征完全不知情的情况下,他火了。

    人们除了对他的同情、鼓舞、敬佩之外,也对朝廷失望和愤怒。朝堂上奸臣当道,不断有昏庸的政策颁布出来,闹得民不聊生,修士也不好过,自然怨声载道。

    而宋征这样一位“英雄”人物,朝廷却一直到现在也没有回应,大家累积了几十年的怒气和怨气,一下子找到了一个共同的宣泄口。

    宋征听到的这些故事,也只是小儿科,现在整个洪武天朝,这种说书人多如牛毛,编出来了各种故事,明里暗里赞扬宋征的不屈,讥讽朝廷的昏庸无能。

    骂得越狠,茶客们越喜欢,给的打赏越多。

    他花了小半个时辰就弄明白了到底怎么回事,不由一阵苦笑,随后却是黯然一叹。

    他想起了赫连烈,自己当时的感慨:亡国之主!看来不光是自己这么认为,整个洪武天朝都已经意识到了。

    读书人谁不希望名扬天下?在自己不知情的情况下,他的名字已经传遍了天下,但是他高兴不起来。这样的局面对他没有任何好处。

    当今天子好大喜功,刚愎自用,民间舆论对他越不利,恐怕他越要逆反,哪怕是一时隐忍,也会将整个皇台堡记恨在心,日后一定会报复回来。

    石原河这么做原本是好意,如果他递上去的奏章没有被人扣下来,那么朝廷赐下了赏赐,民间议论浪潮兴起的时候,则正好相映得彰。

    可是他没料想到,自己三朝老臣的奏章,居然有人胆大包天没有给陛下看。

    宋征也只是喝茶消遣了一会儿,而后找了一处客栈,躲入小洞天世界中修炼去了。

    他现在面临一个十分紧迫的局面,《道雷鼎书》上的六枚铭文,已经严重不足了。

    修炼的进度严重滞后,宋征尝试着去除大鼎上那些铜锈。可是铜锈极为厚重,已经和鼎身融为一体,强行剥落的话大鼎恐怕会彻底破碎,他一筹莫展。

    密旨的时间一到,一阵熟悉的晕眩感袭来,宋征的意识陷入了一片黑暗中。

    等周围亮光逐渐出现,他双脚一阵踏实,落在了皇台堡的城墙上。

    城墙下的校场上传来了声音,他低头一看,八百狼兵已经只剩下了七八十人。他微微摇头,虽然已经预料到这一次必定减员严重,却没想到到了这个地步,十不存一!

    那些幸存下来的狼兵们,有些茫然的四顾一番,忽然意识到自己回来了,整个一营回来的只有这些人,有些人当场崩溃,双膝一软跪在地上,锤着大地嚎啕大哭起来。

    有的仰天长吼,高举双拳,只要老子活着,管你们其他人存灭!

    有的一直在摇头,似乎不敢相信自己所经历的一切,和眼前凄惨的局面。

    曹古龄和老余互相拍了拍肩膀,一言不发,默默地走到一边的长石条上坐下来。老余哆哆嗦嗦的掏出自己的烟袋锅,装了一袋烟,仿佛是用尽了全力吸了一口,然后缓缓地吐出烟圈来,两人谁也没有说话,没有多余的动作和感慨。

    “书生。”周寇的声音从一旁传来,宋征一扭头,潘妃仪和苗韵儿也在,对他展颜一笑,大家并未永别,这就是最好的消息了。

    赵绡一身奋战的伤痕,脸上还残留着血迹,却身姿修长挺拔,宛如一只刺天之枪。

    她朝宋征微一颔首,算是打过了招呼。

    王九靠着矮墙坐着,呼哧呼哧的喘着气,懒洋洋的不想动也不想说话。

    宋征忽然感觉有些不妙:“史头儿呢?”

    “史老千!”

    “史乙!?”

    王九和周寇也有些慌了,周寇四处大喊着,王九一骨碌爬起来,顺着城墙奔跑寻找起来。

    赵绡三女也神情凝重,苗韵儿双手抱在胸前,不断地祷告着:“不要出事、不要出事、不要坏消息……”

    宋征凌空飞起,居高临下要找遍整个皇台堡。眼角余光处,有个人影顺着城墙跟往后面的市集上溜去,身形有些眼熟。

    宋征定睛一看,惊喜大叫:“史乙!你没事啊!”

    他凌空飞下去,其他人听到他的喊声,立刻一起跟了下去。六个人从不同方向飞驰而至,将史乙围在了中央,脸上欣喜的表情却瞬间化为了疑惑。

    史乙讪讪一笑,很不自在:“我有点冷,先回去找件衣服。”

    他只穿了一条犊鼻裈,赤着上身和两条大腿,最重要的是,这条犊鼻裈上,还绣着一只鲜艳的鸟雀!史乙的脸上还有腮红,嘴上好像也抹了胭脂!

    虽然塞北的春天气温不高,但史乙堂堂知命境,绝不可能会感觉到冷。

    周寇一把拽住他:“别急,史老千,让我仔细端详一下你的妆容。”

    史乙涨的满脸通红,喝道:“你放手!”

    “我就不放,你把我怎样?”周寇嬉皮笑脸。宋征狐疑问道:“史头儿,到底怎么回事?你也接到了密旨?”

    史乙立刻点头,忙不迟跌的转移话题:“正是,书生,咱们交流一下密旨的事情。”

    密旨完成,也就不用再保密了。

    “难怪你俩没有和我们在一起。”

    大家正说着,城外的天火之上,圣旨散去,金光漫天。而后赏赐的灵文浮现而出,这一次的人数极少,飞快流淌而过,一目了然。

    曹古龄遵旨而行,复原其身,赏赐九烈波光一团,一阶灵丹“天胎丹”一枚,《玄武天龟诀》一部。

    余四海遵旨而行,复原其身,赏赐八烈波光三团,九阶奇药“燃道丹”一枚,《五行燃灵法》一部。

    ……

    宋征遵旨而行,复原其身,赏赐九烈波光一团,古灵金胎一团,《元虚雷书》一卷,灵宝“冥凰古舰”一艘。

    史乙遵旨而行,复原其身,赏赐九烈波光一团,七阶八方印一枚,八阶剑图残卷三部,一阶灵丹绝灭丹一枚。

    赵绡遵旨而行,复原其身,赏赐九烈波光一团,九阶法器“破天箭”一壶,异宝“敕火龙蛇虚灵”一头,封北琚县伯。

    周寇遵旨而行,复原其身,赏赐九烈波光一团,一阶灵丹荧惑丹一枚,异宝“混沌天元”一枚。

    王九遵旨而行,复原其身,赏赐九烈波光一团,《永生天养灵解》三卷,异宝皇土徽标一枚。

    潘妃仪遵旨而行,复原其身,赏赐九烈波光三团,神兽朱雀真炎残魂三团,异宝“真火元枚”一道。

    苗韵儿遵旨而行,复原其身,赏赐九烈波光一团,《如圣诀》一部,《天妖夜宴图》一卷。

    “各自回营,闭关修炼,消化赏赐!”宋征传令皇台堡:“操练取消!”

    他也带着大家一起返回住处,一路上,周寇总是臊眉耷眼的瞅着史乙:“史老千,你老实说,你到底是怎么完成天火密旨的?你这一身打扮,又是怎么回事?”

    史乙老羞成怒,一脚踹他:“滚!”

    他一阵风一样冲到了自己的房间,重重关上了门,不等周寇追过来,就升起了阵法灵光。

    “哈哈哈!”大家一起大笑。

    史乙坐在屋子里,脑中不由得浮想起蛟美野高大、强壮、匀称的娇躯,暗自擦了一把冷汗:“好险!”

    他算准了时间,让蛟美野答应带他看一眼蛮神火种,然后他拼尽了全力摸到了蛮神火种,天火密旨的时间到了,直接将他拉了回来。

    真正惊心动魄之处在于:蛟美野居然是个很有“情趣”的女王,牠带着蛮神火种入洞房,用蛮神火种不断逗弄史乙,顺势一件一件剥去了史乙的衣服,最后只剩下了一条犊鼻裈!

    再晚一点,史乙恐怕就要失身了。

    他擦了一把冷汗,查看了一下自己的赏赐,暗道一声天火的赏赐还不错。

    八阶剑图残卷已经有四张了,拼在一起正好是一副完整的剑图。灵光一闪,剑图恢复了完整,等级顺势提升到了九阶!

    剑图上刀劈斧凿一般,以凌厉的笔锋画着一只巨剑,作势要劈开苍天、斩断沧海。只要催动灵元注入其中,就可以在战斗当中,招来这一剑为自己攻敌,威力绝伦的一件九阶之宝。

    ……

    赵绡没想到自己竟然也封爵了。北琚县伯,她压根不知道这个所谓的“北琚县”在什么地方。

    不过能够第三个封爵,不算是“掉队”,她还是很欣慰的。自身的这种情绪让她苦笑一声,什么时候自己居然也可以接受“不掉队”这种状态了?曾经的天之骄女啊。

    她抬手一放,敕火龙蛇虚灵出现,长达二十丈,火焰喷涌,凝练如实质。身躯上每一道胡须,每一枚鳞片都清晰可见。

    它盘绕在赵绡身后,和她的火焰法诀十分顺利的结合在一起,相得益彰,彼此增持。

    那一壶“破天箭”一共三十六只,正好用在战具东荒弩上。能够让东荒弩的威力再增一倍,距离肆虐级战具只是一步之差了。

    不过三十六只破天箭是消耗品,用光了就没有了。

    她满意的点点头,收了虚灵和宝物,取出九烈波光,准备冲击境界。

    ……

    周寇钻进了自己的“柴棚”,升起了奇阵之后,吹了一声口哨,冥魂龙犬悄然而出,他扣指一弹,一阶灵丹荧惑丹落进了冥魂龙犬口中。

    “大狗”中间的那颗头一口叼住,美滋滋的一伸脖子,将这枚珍贵无比的一阶灵丹咽了下去,然后学着人的模样摆出一个姿势,竟然开始了打坐修炼!

    宋征如果知道,自己也吃过的荧惑丹,被周寇的狗吃了,估计跟土匪没完。

    混沌天元是一种特殊的宝物,拿在手中就好像是一团丰沛的元能,柔软、韵动,感觉很舒服。

    周寇将之前得到的术法灵核全都放了进去,混沌天元将之全部融合,而后他将这一团不停闪烁着灵光的混沌天元融入了自己的万民锤中。

    一股灵光从万民锤中散发出来,很快化作了一只巨大的光茧,包裹着万民锤漂浮在周寇面前。

    混沌天元融合了术法灵核之后,可以提升一切法器的等级,不过这需要一些时间。

    周寇不去管万民锤和冥魂龙犬了,自己也将九烈波光持在手中开始修炼。

    ……

    王九最关心的是那一枚“皇土徽标”。上一次圣旨赏赐的乃是“厚土徽标”,加持于天火神盾上之后,防御力大大提升,这“皇土徽标”显然要强于厚土徽标,他立刻取出来按在了天火神盾上。

    滋嗡——

    一阵清晰强烈的灵波,在两者结合的瞬间,从天火神盾上爆发出来,周围的奇阵一阵摇晃。

    等到灵波过后,王九再去看天火神盾,这面盾牌忽然变得“柔软”了!王九一声惨叫:“不会吧!”

    巨盾化作了一片“银水”,宛如活物一样流淌到了王九的手臂上,然后慢慢渗透了进去。在王九的手腕上,留下了一个清晰的盾牌印记。

    “嗯?”王九一愣,心念随之一动,嗡的一声闷响,音波震颤虚空,一面银光闪烁威风凛凛的巨盾浮现在面前。

    这枚神盾更加厚重巨大,却似乎轻如鸿毛,随着王九的心意四处游动。

    “哈哈哈!”他顿时开心了,就这么让神盾漂浮在身前“保护”着自己,又取出了那三卷《永生天养灵解》。

    他的根本功法乃是《永生天养录》,这部功法在洪武天朝没什么名气,其实是有些来历的,那是他早年间的事情。

    至少在明见境之前,他不用担心功法不够用,但是能否依靠这部功法修炼到玄通境,他也没有信心。

    他轻轻翻开《永生天养精解》,一道流光从书卷上飞出来落入了他的脑海中。

    瞬时间,王九感觉到自己对于《永生天养录》的理解加深了不少,原来很多精巧之处自己并未真正领悟!

    他连续翻开三卷《永生天养精解》,连续三道灵光——到了最后,他忽然明白了,这种“精解”,已经是对《永生天养录》的进一步推演,精妙高深程度,已经超过了《永生天养录》本身!

    修炼到玄通境毫无问题。

    王九睁开眼来,张着胖胖的大口有些愕然:天火为何如此善解人意?这……是好事情吗?

    只怕未必!

    ……

    潘妃仪抬手放出四团朱雀真炎残魂,而后另外一只玉手平平抬起,凌空托举出那一道“真火元枚”。

    同时她的双眼当中,有一道道有关于炽热、燃烧、沸腾等等真意的古老文字流淌而过,每一枚都格外神秘深奥——先天甲古火经。

    她以自身为媒介,将朱雀真炎残魂和真火元枚融合在一起,随后以自身接纳。

    轰的一声,在她身后显化出一只金焰滚滚,热浪无边的神兽朱雀真灵!

    真灵和虚灵相比,多了几分生气,原本已经死去的神兽朱雀,借助着潘妃仪的生命,隐隐有复生的迹象。

    若是日后机缘巧合,可能会从潘妃仪的先天甲古火经当中,诞生出一只神兽朱雀!

    她嫣然一笑,金焰呼应。她轻轻捧出九烈波光,凝视了片刻,却也知道已经和天火生死纠缠在一起,根本无力摆脱,心念一动,九烈波光融入自身开始了这一次的修炼。

    ……

    苗韵儿在室内静坐,侧耳倾听。

    她的小脸生的乖巧可爱,身材却极为傲人。此时宛如玉雕一般的双耳,微微张大了一些,比例微感不协调,白皙的皮肤下,浮现出一片蛛网一般的血丝,随着这秘术的催动,她的双眼逐渐如兽瞳一般蒙上了一层明黄色,相比于平时,增添了几分邪异之美。

    听了一会儿,外面没有了声音,大家都各自回房修炼了。

    她这才微微一叹,神情落寞的枯坐片刻,才又振作了精神,首先取出那一副《天妖夜宴图》。

    可是在将这一幅画卷打开之前,她忽然停了一下,上次赏赐的“九妖七心丹”,这一次的《天妖夜宴图》,伙伴们真的毫无所觉吗?

    还是……他们装作不知,不愿意揭穿自己?

    苗韵儿忽然笑了,就算是王九哥哥想不到,宋征哥哥和赵绡姐姐肯定已经看出来了,这样说来,他们没有嫌弃自己,韵儿以后不用这样小心翼翼患得患失了。

    她顿时开心起来,美滋滋的展开了画卷。

    《天妖夜宴图》上,描绘着一场远古“天妖”大宴群臣的画面。图画中有诸多的妖族美食,这些美食以炼丹之法烹饪,对于修士的补益不亚于奇药,甚至有还有三种能比得上灵丹!

    苗韵儿将目光落在一种灵食上,画卷中的丹厨就会演示一遍整个烹饪过程。有很多苗韵儿还没有办法完成,但有四成她可以做出来。

    她又开心的笑了,双眼和眉儿一起弯弯的好像月牙。

    以后又可以给大家做新的好吃的了!

    她合上了《天妖夜宴图》,接着打开了那一部《如圣诀》。

    很简单的名字,可是卷首开篇第一句:

    妖皇如圣!

    苗韵儿娇躯一震,何为圣?何可称圣?!圣为上,至高无上。凡是一切超脱众生,为其他众生所不能为者,方为圣。

    妖有何德何能,敢称圣?

    以妖成圣,更加艰难。

    妖皇如圣,却不是说的现在的妖皇,而是一部可以修成妖皇的法门。

    苗韵儿不知不觉的就沉醉其中,难以自拔。也没有多余的精力去思考:为什么天火会赐下这样一部恐怖的法诀?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