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苍穹之上 > 第二四八章 局面崩坏(下)
    四种道术分别是宋征之前施展过的“拍魂手”和从吮火邪法中衍生出来的“天鬼吃魂”,另外两种分别是“喝魂吼”和“定魂针”。

    喝魂吼类似于狮子吼一类的法门,不过针对于魂魄,一声大喝之下,能够干扰对手的魂魄,修为精深者,有一定的可能让对手魂飞魄散。

    定魂针更适合于偷袭,暗中出手一针飞出定住对手的魂魄。

    这四种道术修炼起来几乎没什么门槛,当然威力也就乏善可陈。如果不是宋征仗着合照层次的阴神来施展,一般也就是对付普通人好使,对付修士成功的概率很低。

    而宋征推导之后,得出的四种新的法门,修行门槛和这四种道术差不多,威力却要强大了很多。

    对应拍魂手的是“噩魇术”,施展的方法跟拍魂手类似,需要有身体接触,但不限于手掌拍打,甚至只要碰撞一下就能成功。

    对应“天鬼吃魂”的是“魔眼漩涡”,天鬼吃魂对上同等境界的对手,施展之后成功几率不大,对手容易逃脱,但魔眼漩涡一但成功,除非对手境界高于自己,否则很难逃脱。

    对应喝魂吼的是“魔言震魂”,他从那一片修行口诀之中,演化出来三个魔音,依次施展喝出,层层叠加推进,威力至少是喝魂吼的三倍!

    对应定魂针的是“凝神术”,原理上差不多,但施展起来更简单,而且不需要偷袭,面对面也可以施展,效果更是远超定魂针。

    将这四种法术推演出来之后,宋征越发肯定,自己现在的资质已经非常不俗,达到了“天才”的层次。那么多次的道韵惊澜,果然没有白费。

    他反复操演着这四种道术,越发熟练,正有些得意,忽然一阵巨响,大地猛烈地摇晃了一下。

    紧跟着,外面叫喊声大起,不断有轰鸣声炸响。

    看管牢房的寂灭堂弟子飞快逃了出去,路过宋征身边的时候,他冷笑一声,咒骂道:“差狗们杀来了,你在这里陪他们一起等死吧!”

    宋征大叫一声:“什么?”

    他心中一声大骂:不会这么巧吧?他知道自己不是朝廷的人,也知道围剿分舵的修军肯定不是自己引来了,只有一个可能:豫州府衙其实早已经做好了准备,掌握了寂灭堂一切情况,只等最后出手剿灭。

    自己恰逢其会,倒霉的遇上了。

    他这个时候,恨不得砸了天睐手环。

    “怎么办?!”他低头一看,牢房漆黑的地面下,隐隐有一股红光在闪动,热浪一层层的渗透上来,显然著名的自毁奇阵“地焰火”已经发动了。

    别的事情先顾不上了,他飞快思索着怎样才能脱困。

    凌空一弹,周天古钱飞出。借助地焰火的力量,此地形成了离火朱雀的领域,宋征再也不掩饰力量,轰的一声全身灵元放开,在周天古钱的加持之下,境界直逼知命境后期。

    他最先想到的是躲入小洞天世界,但这个办法不是万无一失,如果小洞天世界宝石承受不住九阶奇阵爆炸的威力,他就永远的被困在了无尽虚空之中。

    宋征立刻决定不到万不得已,不采用这个方案。

    “还能怎么办?”他飞快的催促着自己,四处看去,牢房坚固无比,他抬手举起天灯照,朝着牢房轰然一击。

    雪亮的光芒浇在了牢笼的铁柱上,立刻激起了奇阵的防御,灵光互相碰撞消耗,光火四溅,战具的光芒越来越弱,眼看这一击威力就要耗尽,宋征心中一阵绝望,却听见咔嚓一声,牢房奇阵突然破碎,阵纹断裂,灵光如同琉璃一样四分五裂。

    宋征一下子没反应过来,然后一声欢呼,一脚将牢房踹塌了冲出来,又恨不得抱住天睐手环亲一口。

    他想起来之前那个执事说过,这牢房可以压制命通境天尊,为祸级战具一击,能够威胁到天尊,但战具和牢房相较,究竟谁更胜一筹实在难说,这一次运气站在了宋征这边。

    他没有马上逃出去,再一次举起天灯照,向着地下轰了过去。

    ……

    郡守郑璜站在重重保护后,望着战火四起的“万花楼”,心中一阵志得意满。

    他一年之前走马上任,就盯上了万花楼。这样一座规模庞大的青楼,要说背后没有什么问题,杀了他也不信。

    他四十出头,已经是明见境巅峰的修为,而且贵为一郡之守——对于文修来说,真的是“年轻有为”,前途远大。他需要更多的政绩,来不断推动自己高升。在一郡之地励精图治,让百姓安居乐业,离开之后万民相送——这当然是政绩,而且是流芳百世的政绩。

    可是太慢了。

    郑璜不喜欢慢,他要的是快速高升,他的目标是用十年时间,进入朝廷中枢,达不到内阁大学士的级别,至少也是六部之首。

    于是他一上任,就开始暗中调查万花楼,这一查果不其然找到了问题。

    万花楼背景很杂,在郡城和州府之中都有靠山。但正是这样才让郑璜更加怀疑——看上去很唬人,可是细究之下,这些靠山都不算真的强大。

    这些人保护不了万花楼,那只有一个可能,万花楼可以自己保护自己。

    他只用了半年,就查明了万花楼真正的来历,他可以马上动手,但是他仍旧觉得这个功劳不够大。于是隐忍了半年,通过万花楼,将整个豫州寂灭堂的组织查了个彻底,而后上报州牧大人,上下一心联动出手。

    今夜恰逢其会!

    鹰千里怎么也不会想到,不是宋征引来了差狗的围剿,而是他连累了整个豫州寂灭堂。

    “大人!”一名脉河境的修兵背插赤红色的三角小旗飞快而来,在他面前拜倒:“东北西三个方向上已经攻破了万花楼,按照大人事先安排,围三阙一,在南边布置了埋伏。”

    郑璜看着战场上零星的战斗光焰,问那传令兵道:“周指挥那里如何了?”

    “镇虚波已经准备就绪,指挥使大人说了,请郡守大人放心,他保证今夜寂灭堂的妖孽一个也逃不掉。”

    “好!”郑璜大赞一声:“此战之后,本官为他请功!传令周指挥,一切按计划行事。”

    “尊令!”传令兵凌空而起,身后三角小旗乃是一件特殊的制式法器,催起一道风浪,呼的一声瞬间将他送到了数里之外。

    郑璜身边,亲信护卫道:“老爷,大势已定,咱们后退一些,这里离战场太近不安全。”

    郑璜正要拒绝,但转念一想,自己亲临一线,很多人已经看到了,这也就足够了,自己年轻有为前途远大,还是要保留有用之身,不可涉险。

    “好。”

    他点头答应了,在一众亲卫的保护下朝后退去。

    ……

    宋征冲出地牢,四处一看,三边传来喊杀声,只有南方安静一些,久经战阵的狼兵马上就明白了:“围三阙一!”

    他想了一下,迅速取出一枚同音骨符,用手一捏激活了。

    万花楼后院一处隐秘的地下密堂中,分舵几乎所有的重要人物都聚集在这里。外面零星抵挡官差的,是寂灭堂用各种手段招揽来的散修供奉。

    鹰千里身后诸人的最后一排,站着肖三山几个人。

    密堂正中央,是一座六层嵌套的巨大的奇阵,在他的监督下,九名修士飞快的将数万枚元玉凌空升起,各自准确地落入奇阵的一个个结点凹槽之中。

    “快一些!”鹰千里催促着,周围的人全都紧张无比,鸦雀无声。如果不能抢在差狗们攻进来之前激活奇阵,他们就只能拼死一战了。

    就在这种紧张压抑的气氛中,忽然有人身上响起了一声刺耳的笛声,紧跟着光芒急促的闪烁起来。

    鹰千里勃然大怒,猛一回头寻找骚乱的来源,却看到了自己的徒孙肖三山。他登时咬牙切齿,恨不得一掌劈了这蠢货。

    肖三山资质普通,鹰千里明白他是被“宋过”给骗了。如果不是考虑到他忠心耿耿,而自己离开豫州之后,必定人心浮动,需要这样的人来稳定军心,他肯定丢下这几个蠢货,给差狗送人头了。

    但是现在,焦躁的鹰千里后悔自己的决定了。

    肖三山却是一愣,拿出了同音骨符,对鹰千里说道:“师祖,是宋过,地牢中应该无法使用同音骨符呀。”

    这枚同音骨符是来的路上宋征随手给他的,为了方便联络。

    鹰千里更加笃定这个“宋过”有问题,肖三山没等他的命令,擅自伸手一点,宋征焦急的声音立刻传了出来:“肖三山你们在哪里?鹰千里这个蠢货,连累死老子了!”

    肖三山吓了一跳,赶紧说道:“宋小……宋过!我跟师祖在一起。”

    “那正好。”宋征在那边大喊道:“鹰千里,你给我听着,千万不要激活传送奇阵,咱们寂灭堂和朝廷打了这么多年交道,什么手段他们不清楚?这一次朝廷明显有备而来,你如果通过奇阵逃走,必定死无葬身之地!”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