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苍穹之上 > 第二四七章 局面崩坏(上)
    “宋过”他们离开大约半个时辰,那几名差官眼皮子抖动了一下,慢慢苏醒过来。他们感觉到极为疲惫,对于之前发生了什么,记忆变得十分模糊。

    “怎么回事?”几个人都是棋兰县有名的精干衙役,否则也不会被调来之行这个任务,却没想到竟然一眼就被人看破了。

    他们是公门中人,宋征手下留情,他们魂魄之力损失了一些,短期记忆受到了影响,但不会伤及根本。

    但是那泼皮胡八可就是下了狠手了,衙役们都醒来了,胡八仍旧痴痴傻傻的站在那里,这辈子也别想恢复灵智了。

    一个时辰之后,肖三山带着宋征出现在了棋兰县的县城外。

    正要进城,却被宋征拉住了:“你们确定城中的分坛还安全吗?”

    肖三山愣了一下,反应过来:“你是说……我们既然被监视了,棋兰分坛很可能已经暴露了?那些差狗在分坛外面等着我们?”

    宋征暗自一撇嘴,还没有蠢到家,但还是有些自以为是了:“不是等你们,你我在衙门眼中,不过是几只小杂鱼罢了,他们要的是寂灭堂豫州分堂!”

    肖三山几个人有些慌了:“那、那咱们现在怎么办?”不知不觉的,他们已经被外来户喧宾夺主,对他言听计从了。

    宋征道:“最好的办法就是直奔州郡,将这里的情况报告郡城分舵,分舵的长老们应该会派强者回来,暗中观察,看看是营救分坛,还是事不可为暗中撤退。”

    肖三山几个人都有些犹豫不定,宋征也明白肯定会是这个局面:“但是你们几个,不亲眼看到分坛的情况,恐怕是不会死心的。”

    几人相视一眼,还是肖三山出面说道:“宋小兄弟,你说的虽然很有可能,但是这样不看一眼就走,去了郡城我们也没办法向上面的长老们交代呀。你也知道堂中法度森严,我们不战而逃……必受刑法处置。”

    宋征爽快的答应了:“咱们想办法进去看一眼,记住:不要露面,暗中观察!”

    肖三山连忙点头,正要进去又被宋征拉住了:“一切听我指挥,否则我转身就走,不跟你们趟这趟浑水!”

    几个人小鸡啄米一般点头:“一定。”

    没有宋征,万一真的局面如他所说一般,他们没有信心能及时应对逃得性命。

    宋征控制住了这几人,四处看了一眼,道:“不能从正门走,你们谁知道别的入城办法?”肖三山立刻看向了其中一人,那人咧嘴一笑,带着大家往一个方向走去。

    寂灭堂许多弟子出身低微,这人加入寂灭堂之前,是城里有名的一个偷儿。他带着大家顺利的从城墙下一个矮洞里钻了进去。沿着城墙走到了城门附近,宋征扫了几眼,给他们指出来两个暗桩。

    肖三山咋舌,他完全看不出来有什么异常,宋征指出来之后,还暗中告诉他,这两人身上不合理之处,他才恍然大悟。

    宋征摇头道:“不要报什么幻想了。”

    他们不动声色来到了分坛外面,暗中看了一眼,门口的街道上行人稀少,走过的都是暗藏制式法器的差役假扮的行人。

    肖三山几个脸色苍白,跟着宋征一起,有些仓惶的逃出了县城,上了城外的官道,肖三山忽然问道:“宋小兄弟……分坛是不是已经被扫了?”

    宋征一回头,肖三山的眼神近乎绝望,眼底深处却藏着最后一丝奢望。他暗自一叹,知道此时肖三山需要的其实是一个谎言。

    他原本想要实话实说,到了嘴边却变成了另外一句:“倒也未必,朝廷也需要他们做诱饵。”

    肖三山长松了一口气:“那就好,还有希望。”

    他们对宋征已经极为佩服,宋征这么说了,他们就真的觉得还有希望。

    宋征转过头去,不知道应该在跟他们说什么。几个人一路默默无言,飞快赶往郡城。

    棋兰县距离郡城三百里,距离州府五百里。对于普通人来说,便是快马加鞭,也要好几天的时间。而对于修士来说,哪怕是他们都是燃穴境,也只用了半天,傍晚的时候他们就赶到了郡城外。

    赶在城门关闭前,他们进入了城中。

    郡城的规模和繁华程度绝对不是小小的棋兰县能够相比的。虽然天已经黑了,可是这里仍旧灯火辉煌,街道上马车穿行,没有停歇下来的意思。

    到了这里,宋征也松了口气,看着街道问道:“如何联络郡城分舵?”

    肖三山答道:“跟我来吧,少不了一番盘问。”

    郡城分舵藏在热闹的市集上,前面是郡城中最大的青楼之一,后面一大片院子。地上地下的几层建筑,就是寂灭堂在本郡的中枢。

    肖三山带着大家从正门进去,对了暗语之后,被领到了后面一处僻静的房子中。很快就有门中修士赶来,年约四旬,长脸鹰鼻,一身阴沉。

    肖三山看到他,哭嚎了一声抢跪下去:“师祖,你快救救师父他们……”

    另外几人跟着跪下去问候道:“拜见鹰长老。”

    鹰千里沉着脸,呵斥肖三山:“没出息的东西,起来!”

    肖三山显然是极为畏惧师祖,乖乖爬起了擦了眼泪,垂手站在一边。鹰千里一撩袍子坐下来,沉声问道:“怎么回事?”

    肖三山把事情经过说了,又恳求道:“师祖,现在出发还来得及,师父他们还活着。”

    鹰千里没有理会他,一指宋征:“你就是宋过?”

    “正是小子。”宋征站出来,拱手一礼。鹰千里淡淡吩咐道:“抓了,打入死牢。”

    “啊!”肖三山几个人大吃一惊,跟着鹰千里进来的两名堂中执事左右一上,脉河六道的力量发动,轻轻松松压制住了“宋过”,将他押了出去。

    宋征挣扎大叫:“长老这是何意?”

    肖三山也连忙跪下去:“师祖,这一路上如果不是宋过,我们早就被差狗抓住了。”

    鹰千里一个耳光把肖三山抽飞了出去:“蠢货!你还不明白?他就是差狗!你把朝廷的奸细带到了咱们分舵来。”

    “啊?”肖三山大吃一惊,宋征却冷笑道:“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鹰千里根本不听他说,挥手道:“押去死牢。另外传令下去,所有人严加防备,做好撤退的准备。”

    “是!”

    宋征被押了下去,鹰千里一脚踢开肖三山:“废物!”他出门离去,肖三山几个人要跟出去,却发现们已经被锁上,外面有奇阵封锁,他们也被困在了这里。

    “肖师兄,怎么会这样……”

    肖三山也是六神无主,没了主意。

    ……

    这局面宋征早有预料。

    整个衡州寂灭堂全军覆没,只剩下他一个活着逃出来,怎么看怎么可疑。鹰千里堂堂长老,明见境大修,可不是肖三山那么好糊弄。

    但他并不着急,因为鹰千里从一开始就弄错了,他不是朝廷的奸细,他是天火的奸细。只要过上一段时间,他们发现朝廷的清剿并没有随之而来,他身上的嫌疑也就洗清了。

    哪怕是鹰千里心中仍有怀疑,但不会杀他,还需要找他问清楚衡州到底发生了什么。

    两名脉河境的执事押送着他,一路上信心十足。宋征左右扫了一眼,不由哂笑。

    作为见过了妖皇殿大场面的作死小能手,区区一个寂灭堂郡城分舵的防御,实在是不值一提。他若是现在发难,有十成的把握可以轻松逃走。

    可是那样的话,天火的密旨就无法完成了。

    宋征耐着性子,被押送到了后院的地下死囚牢房。

    咣当,牢门关上,一阵奇阵光芒涌起,轰然一声压制住了他全身的力量。宋征愣了一下,两名执事冷笑:“我们这牢房,命通境天尊也别想逃出去,你乖乖在这里等死吧。”

    另一名执事则狞笑着指着地面道:“该死的差狗,好叫你临死前做个明白鬼,这分舵地下,布置着一座九阶奇阵地焰火,只要朝廷的走狗一到,我们就从秘阵撤退,然后,轰——

    你们这些差狗,就全都炸到天上去了,哈哈哈!”

    他大笑一声:“你也不用指望向外面传递消息,我敢跟你说这些,就是因为这牢房,能够杜绝一切手段,同音骨符、奇阵、法器一类的手段全都无用。”

    两人相视一眼,得意大笑而去。

    宋征没有为自己辩解,他知道说什么对方也不信。

    路上,这两人已经对他搜身,将宋过的芥指收走了。不过宋征的全部宝物,都收进了小洞天世界中。而那枚小洞天世界宝石,被他压在了舌头底下。

    他盘膝坐下来,本想要趁机修炼,又担心暗中有人监视,索性抓了一块石头过来,在地面上不断地书写着,借此推演《寂灭传道书》,从中感悟出一些新的法门。

    他以合照的层次,感悟这种入门级别的法门,不过半个时辰,已经推演出了四种新的道术,都比《寂灭传道书》上记载的那四种更高明。

    《寂灭传道书》不知道出自何人之手,应该是为了兼顾绝大多数新弟子的资质,因而不论是那一篇入门的修行口诀,还是这四种道术都十分粗浅。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