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苍穹之上 > 第二四一章 大祸淋头(上)第三更!
    “老夫想想办法,尽量帮你争取到。”石原河说道:“不过你也要做些事情,昨夜那一场大战,你要写一份奏章,老夫帮你递上去,然后那些魔树的残躯传送一些出来,我一并交给朝廷,让朝中诸公和陛下都看看你们的功绩。

    他们需要明白,这一次可能是妖族的试探,七杀部实力雄厚,手段诡异,牠们一定有办法绕过天火,攻入我朝,所以朝廷需要你们。”

    宋征点头:“好。”

    他跟虎骄兵相比,一大优势是他乃是读书人出身。当年武修虎骄兵每到写奏章的时候就格外头疼,他专门每年花费三百元玉,养了一位幕僚帮他处理这些公文——只是普通人,并非修士,一年三百元玉是个极其昂贵的价格,可想而知虎骄兵苦于文案到了什么地步。

    可是宋征呢,许久没有拿起毛笔了,他还适应了一下——已经习惯了拿剑的手,重新拿起笔来——他写了几个字,左看看又看看,觉得有些丢人,愧对自己诗书传家的门风,于是撕了重写,练了一会儿字,他摊开奏章,笔走龙蛇,洋洋洒洒三千字,一气呵成。

    然后……他还有些意犹未尽,搁下了毛笔,脑海中不由自主地浮现出当年和父亲一起读书的画面,孺慕之情忧在心中升起,冲的他眼睛有些发酸。

    他黯然片刻,吹干了墨迹封装好,然后喊了一声,外面有亲兵进来,将已经准备好的魔树残骸交给他。

    天眼骨符可以传送,他直接送给了石原河。

    石原河乃是文修,境界极高,文章的造诣也很深,收了宋征的奏章之后当时没有多说,关闭了天眼骨符之后,将奏章先给了水一清:“一清,你帮他看看。他是个战士,就算以前读过一些书,也肯定已经荒废了,更不知道应该如何写奏章,你尽量帮他改改,会哭的孩子有奶吃,奏章写得好,朝廷才能重视。”

    “好。”水一清答应了一声,把奏章接过去打开来看着。正好是中午,他一只手拿着朱笔随时准备批改,一只手拿着灵粮蒸的馒头,蘸着辣酱吃着。

    石原河另外有事出门去了,等他回来,看到水一清聚精会神的看着奏章,不由得一笑,自己这位幕僚一向尽职尽责。但紧接着,他吃惊的看到,水一清用灵粮馒头蘸了一下朱砂,塞进嘴里咬了一口。

    他张大了嘴,差点喊出来。而水一清好无所觉,吃下去这一口,又蘸了一下朱砂,咬下去一口!

    他猛然明白了什么,难以置信:“不会吧?”

    他年幼的时候读书,也曾听大儒讲过一些先贤的故事,其中就有读书废寝忘食,将馒头蘸了墨汁吃下去的。但真人真事,他却是第一次见。

    这说明什么?说明宋征奏章写得极好。

    他立刻冲上去,一把扯过来。水一清正看得入神,忽然眼前的奏章没了,当即大恼喊道:“什么人如此放肆……啊,老大人,你这是……”

    石原河飞快的看着,水一清看到自己手中的馒头,忽然明白了,哑然失笑:“想不到啊,这小子真是写了一手好文章!”

    石原河猜中了一半,宋征的确不擅长公文。这一份奏章,完全是当做了文章来写,一些奏章的要素和忌讳,他完全懵懂。但是仅仅从“文章”的角度来说,用词凝练,毫不浮躁,表达极为准确。

    区区三千字,将天火落下后数次圣旨,到他昨夜力战万年魔树,描述的清清楚楚,曲折无比扣人心弦。其中的绝望、挣扎、痛苦、以及对于生的渴求,表达的淋漓尽致。

    石原河是真没有想到,在边塞的皇台堡中,竟然藏着这么一位文学才俊。

    水一清凑了上来,两人一起将奏章又读了两遍,回味许久。

    他们知道皇台堡中的情况,但是对于每一次圣旨的经过,细节并不知晓。宋征的这一篇文章,往往几个字,就能描绘出当时的惊险,让两人身临其境。读罢掩卷,心中一片凄然,对皇台堡中还活着的那些人,有着深深地同情。

    正常人,哪怕是修士,一生有那么一次两次险死还生的经历,已经足够惊心动魄,甚至可能形成心魔,一辈子都无法突破。

    但是皇台堡里的这些人,以宋征为代表,每一次圣旨都要拼尽了全力,经历过至少一次生死考验,他们该是何等的痛苦?

    “唉……”水一清长叹一声,道:“大人,这本奏章不足之处甚多,犯了好几个忌讳,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我就是想一个字不改,给他递上去。”

    石原河赞许道:“正该如此!这是皇台堡第一线的将士,完整经历天火每一次圣旨的幸存者写下来的心声,文章锦绣,最能打动人,应该让朝堂上那些尸位素餐的鄙夫们好好看一看!”

    水一清道:“那……就这样交上去?”

    “一字不改!”石原河说道:“不仅如此,还要宣扬于天下!”

    ……

    石原河在皇帝面前惹厌,那些近臣们,故意扣下了他转递上去的奏章,这一耽搁,就不知道多少天了,而宋征这一篇文章,反而在洪武天朝境内慢慢的流传开来。

    ……

    傍晚的时候,狼兵营结束了今天的第二次操练。相比于普通军士,修兵们的操练要艰苦得多。

    首当其冲就是军阵,石原河为他求来了一座“大洪天狼阵”,八百新兵操演熟练后,可以凝聚出一头三百丈大小的大洪天狼虚灵,而现在这只狼兵中,明见境大修不少,虚灵实力极强,足以正面对抗九阶强种。

    除此之外,还有各种艰苦的修兵训练,比如操纵战剑,于十丈之外进行石雕,以提升对于法器的操控能力;比如两伍实战对抗,提升战场应变能力,等等。

    上午两个时辰、下午两个时辰,明见境大修还能比较轻松的坚持下来,那些燃穴境的就惨了,宋征一声喝令解散,就有几十人当场瘫在了地上。

    一群乌鸦呱呱怪叫着从神烬山中飞出来,在皇台堡上空盘旋着。因为死人太多,这周围山里的乌鸦也越来越多,虽然不能对修士形成什么危害,可是整日乱叫很是烦乱。

    几个脉河境三道的修兵,也被操练的惨兮兮,累的上气不接下气,一身灵元几乎耗尽正自烦躁着,被这些乌鸦一吵闹,更是恼火:“端是可恶,你们谁还有力气,将这些扁毛畜生打杀了去。”

    一个修士站了起来,朝天空中看了一眼,双手虚张做引弓射箭的姿势。一道灵元波动从他身上播散出去,灵光闪动,一张光芒大弓,一只灵光长箭出现在了他的双手上。

    “射凌霄!”

    他一声清喝,手指一撒,弓身嘣然抖动,灵光长箭咻一声射上苍穹。眨眼就到了那一群乌鸦的群中,没有固定的目标,嘭的一声炸开,无数细密宛若牛毛的光丝四下飞射,那群乌鸦不过是普通的鸟类,如何能挡得住道术一击?声声惨叫着从天空中跌落下来,鸦血和破碎的羽毛一同洒遍了大地。

    一箭之下,鸦群为之一空。终于没有烦躁的呱呱声了,修兵们长出了一口气:“耳根清净了。”

    曹古龄却疑惑的抬起头,他在那些洒落的鸦血和漆黑的羽毛中,似乎看到了什么。但是仔细去观察,又毫无发现。

    大修谨慎,放开了灵觉细细观察,还是没有什么发现,周围一片清明,只是因为死的人太多,阴气有些沉重。

    他摇了摇头,觉得自己可能太多疑了:“不过是一群普通的乌鸦罢了。”

    晚饭后,修兵们各自回营休息,傍晚时分,那些洒落在皇台堡中的鸦毛和鲜血,在黑夜中闪烁着淡淡的幽光,黑中泛红。从高空看去,就好像一块块暗红色的病斑,生长在皇台堡的大地上!

    ……

    第二天早上,时辰一到修士们自然就会醒来。

    没有人敢怠慢,总兵大人治军极严,操练迟到了可是有八十军棍伺候着。

    一名修兵翻身起来,却不由自主的一个摇晃,扑通一声倒在了地上。

    睡在他旁边的战友立刻关切而来:“你怎么了……”忽然全身一软,也跟着倒了下去。整个营房内,住着十个人,一瞬间就倒下了七人!

    剩余三人中,有一位是伍长,他急忙上前查看,所有倒下的人,满脸暗红,额头滚烫,已经陷入了昏迷。

    “怎么回事?快去禀报总兵大人!”

    宋征已经在校场上等着了,他在市集上居住,早上才进入皇台堡,而后就感觉心情很不好,也说不清楚是为什么。

    眼看着操练的时间快要到了,可是校场上还是空荡荡的。他沉着脸,背着手,身边站着史乙四个。

    王九四处看着,上前来低声对宋征说道:“书生……总兵大人,有些不对劲。”

    附近营房里,乱糟糟的跑出来十几个人,远远地就朝他们挥舞着手臂叫喊着,宋征抬头一看,隐约感觉到,似乎有什么不祥的预兆,笼罩在整个皇台堡上。

    那些人冲到了宋征面前,扑通一声跪下,连连道:“将军,您快去救救他们吧……”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