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苍穹之上 > 第二四零章 旧仇新恨(下)第二更!
    呼——

    碧色的篝火飞快地熄灭了,如同大巫祝的妖魂之火一般。

    千年魔树行动猛的一顿,随后喀喀喀的干枯破碎声响起,一节节枝条断裂崩落,砸在了大地上。

    炼铁银枪一直隐藏在千道飞剑之中,而千年魔树因为种族和灵智的限制,战斗的时候比真正的修士死板很多。根本来不及应对这样的突然变化。

    皇台堡战场上,庞大的巨人一脚踩落,被大地盖住的宋征和周寇已经无处可逃,一脚之下绝无幸免。

    但是眼看着就要踩到了地面上,忽然庞大的身躯凝固了,它的狮头上,两眼血红,透着一股不甘和绝望,愤怒的想要咆哮却发现大口已经张不开,拼尽了全力想要踩下去,身躯却已经逐渐凝固,枝条可以挥舞,主干无法动弹。

    它的另外一只脚,重新化作了根须,扎根大地。

    没有大巫祝,即便它是万年魔树,也未曾达到可以自由移动的水准。

    而大巫祝死去,带来的问题远不止于此。其余的魔树全都就地扎根,突然的变化让它们无所适从,一株一株的被修士们斩碎焚烧,无奈死去。

    史乙和赵绡两边都已经很快结束了战斗,万年魔树强自适应着自身的变化,全力做着调整,可是宋征已经从地下挣脱出来,和史乙赵绡会合在一处,三道战具高高举起!

    劈山刃、东荒弩、天灯照。三具为祸级战具,就算是真正的命通境天尊,束手不动的情况下硬抗,也只能饮恨收场,更别说万年魔树了。

    其实在树妖大巫祝被杀的那一刻,战斗就已经结束了。

    魔树和树妖之间关系复杂,长期合作之下,魔树对于树妖拥有着巨大的依赖性。三具战具轮番而下,万年魔树庞大的身躯一块块的崩塌着,终于彻底崩溃了。

    史乙凌空而起,大喝一声最后一刀劈出,宛若天刀一击,将魔树残躯咔嚓一声斩成了两半,一颗缓慢跳动的猩红树心掉了出来。

    史乙脚尖一挑,房屋一般大小的树心向着宋征飞去:“书生,收起来。”

    宋征也不客气,在空中打开了小洞天世界,接住了树心。

    魔树身上的各种材料极多,千年、万年的就更不用说了。赵绡他们都在遍地收集。整个皇台堡内外一片劫后余生的欢庆声。

    白天,宋征只是利用总兵虎符镇压了整个狼兵营,在死亡的威胁下,新兵们不得不屈服。但真正对新总兵心服口服的几乎没有。

    夜晚这一战后,所有人都看到了宋征对抗那万年魔树的恐怖一战!

    最初只是震撼,难以理解总兵大人是如何以知命境对抗命通境,并且最后力挽狂澜战而胜之。

    等天亮时分,整个战斗的细节就已经传开了,总兵大人从一开始执行周密的计划,先声东击西取得关键情报,最后暗度陈仓,一击诛杀树妖大巫祝,获得最后的胜利。整个过程环环相扣,而且总兵大人一旦定计,就坚定的执行,他们大为敬佩。

    如今的新兵营中,境界比总兵高的不少,但是能做到这样筹谋的一个也没有。

    为将者可以是猛将,但不能有勇无谋。对于修军来说也是如此,在这样一位能打能拼、又能谋能划的将领手下,是他们的幸运。

    可以说树妖大巫祝来的正是时候,牠用自己的妖首,帮助宋征初步树立了总兵的威信。

    ……

    神烬山深处,恶兰妖后身外卷起了一阵狂暴的妖风,轰的一声将石殿的屋顶都掀飞了去,牠咆哮大吼:“怎么会这样?死的应该是宋征!”

    族老们目瞪口呆,分明树妖大巫祝已经占尽了上风……牠们仔细回想了一下,也不由得冷汗淋淋,如果易地而处,恐怕牠们也不会发现宋征的计谋,结果和那头树妖一样,兵败身亡!

    有几个理智一些的族老,已经在心中暗自叹服:难怪这几个人贼,修为平平却能够杀了在众多强者保护下的两位太子,果然有其独到之处!再派其他妖去,恐怕也未必会有什么好结果,不如等着陛下出手——树妖大巫祝虽然死了,可是那三件九阶法器却收不回来了,报酬是提前支付的。再这么来几次,家族也要大伤元气。

    但是另外那些只知道拍马屁的族老,立刻上前跪下道:“娘娘息怒!树妖愚蠢,居然被一群知命境人贼杀死。我们再寻强者,一定要为两位太子报仇,为家族洗刷耻辱!”

    恶兰狠狠瞪着牠们:“树妖出手之前,你们可是保证,绝不会出现意外,宋征必死!”

    族老们很委屈,牠们没有轻敌、没有小看宋征,牠们已经派出树妖大巫祝这样强悍的杀手,只能说宋征太狡猾、藏得太深!

    在恶兰的压迫下,族老们大汗淋淋,叩头道:“娘娘放心,再给我们一次机会!”

    “哼!”恶兰极为不满,厌恶的扫了这些族老一眼:“不必了!你们这些妖,只知道依附本宫讨要好处,真的到了用到你们的时候,一个也不顶事。”

    “娘娘……”族老们连忙自辩,却被恶兰凶狠打断:“不用再说了。本宫亲自来处理这件事情,本宫的孩儿,本宫自己报仇!”

    “宋征,我一定要让你死——”

    牠将身一卷,化作了一股巨大妖风,凛冽宛若寒冬,呼啸一声吹遍了整个石殿,遍地刀割,岩石一层层的被剥去。

    族老们在这样强势的妖风下遍体生疼却不敢对抗,恶兰发泄了一番心中的怒火,呼啸一声从石殿顶上冲了出去,瞬间已在百里之外。

    ……

    狗奴攀天妖从一颗大树上蹦了下去,牠摸了摸自己的下巴,砸了咂嘴,自言自语着:“这样的人贼,魂魄一定很好吃。”

    牠刚才目睹了战斗的整个过程,平心而论,那些人贼的表现的确超出了牠的预料。

    看来陛下这一次的任务不好完成。

    但越是如此,狗奴越是兴奋,这就好像一位大厨,辛勤准备了很久,终于做出了一道美味大餐,吃到嘴才会觉得更加美味。

    狗奴不是一般的攀天妖,牠比七杀部绝大部分的妖族都要狡猾。心中杀意一盛,几十丈外一群宿鸟惊飞而起,牠看了一眼,裂开吓人的大嘴笑了,牠已经想到了一个好办法。

    ……

    打扫战场后,天也就亮了。宋征出现在皇台堡中。

    既然是军营,就要有军营的样子。他给新的狼兵营制定的计划是,每日两练,十日一演,每月一小比,半年一大比。

    今日再见,他清楚的看到了新兵们眼中的那一股信服。他暗自一笑,喝令一下,开始了上午的操练。

    一上午,新兵们没有人叫苦叫累,更没有人敢跳出来做刺头。无论是实力还是手段,新总兵都已经让他们“见识”过了。

    中午的时候,他打开天眼骨符,跟石原河联络。老大人第一句话就是:“小宋兄弟,昨夜到底怎么回事?”他在百里之外,也能感应到大战的波动。

    宋征简单一说,石原河顿时紧张起来:“妖族果然来了,牠们果然不死心,哼!”他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却坚定地认为,自己不放弃皇台堡防御的主张是正确的。

    石原河马上想到:“这样一来也有好处,你可以彻底控制这一营新兵。”他显然十分意外:“我本以为,就算是在我的全力支持之下,你也需要十几天才能真正降服这些狼兵,没先到你只用了一天时间就做到了!小宋兄弟,老夫保举你做这个总兵,本来有报恩的想法,没想到你反倒帮了老夫一个大忙,为老夫守住了疆土。”

    宋征心知肚明,树妖是冲着自己来的,但他有别的目的,并不说破让石原河觉得亏欠自己更好。

    “老大人,我有些想法,希望朝廷能够支持。”

    “你尽管说,老夫一定帮你你争取。”

    宋征有一整套的想法:赏罚。新的狼兵营组建时间不长,想要令行禁止,尽快成军,必须要赏罚分明。

    罚很简单,宋大总兵的军棍早已经饥渴难耐。

    但赏赐就需要朝廷出面了。对于表现优异的战士,要给与各个等级的支持。可以是元玉、可以是修行功法、可以是奇药、可以是法器,等等。

    宋征大致制定了一个赏赐的等级,做到哪一个等级,就会有相应的奖赏,调动狼兵们的积极性。除此之外,他也想通过这些赏赐,增加新兵们的实力,尽可能的在圣旨中活下来。

    当然,他也不是没有私心,这些用于赏赐的资源,都会掌握在他的手中。真到了需要的时候,哪里还管什么朝廷的规定,先用了再说。

    石原河沉吟了起来,宋征说的都有道理,他也不介意宋征想要将一笔本属于朝廷的资源掌握在自己手中——他三朝老臣,虽然耿直,却也明白朝廷的官员们都是这么做的,甚至他自己有时候也会如此,只有这样,才能统御属下。

    他只是有些为难,朝廷现在是什么状况他很清楚,皇帝自己骄奢淫靡,一场宴饮可以花费数十万甚至上百万元玉,但是赏赐给普通将士……皇帝一定十分肉痛。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