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苍穹之上 > 第二三六章 总兵立威(下)第一更!
    赵绡把手一抖,尘缘绦凌空而下,浩浩荡荡的笼罩了那一片空间,每一个怪虫,都被七八根坚韧的丝绦缠住动弹不得,吱吱吱的怪叫着,让人觉得一阵不舒服。

    “妖心虫!”有人惊呼,这种怪虫寄生在修士的心脏中,几乎没有办法检查出来。妖族经常用这种手段控制住修士,成为他们的奸细,只是没想到杨三破身上竟然有这东西。

    赵绡一抖手收回了尘缘绦,妖心虫也随之不见。

    杨三破身边的那些追随者吓得抖若筛糠,双膝一软跪了下去,连连叩头:“将军饶命!我们实不知道杨三破是人族败类,我们是被他蒙蔽了呀……”

    现在回头想想,杨三破一路上有意无意的那些言语,才是挑动起大家,准备要对抗新总兵的真正原因。

    宋征也大感意外,不过人族妖族交战多年,彼此都有大批奸细渗透在对方内部,他遇上了其中一个罢了。他森冷转身离去:“只诛首恶,你们牢记今日的教训!本将不会给你们第二次机会!”

    “本将军令如山,城外每人八十军棍,任何人不得徇私枉法!”

    他指着皇台堡中校场上二百多人:“你们就是执法者,这八十军棍下去,外面那些人如果有人还能站起来,唯你们是问!”

    “将军放心,我等一定狠狠的打!”校场上的新兵们赶忙高声保证着。曹古龄也在这些人中,和别人不同,他心中更加凛然。

    他预料到杨三破必定失败,却没想到杨三破居然是这样的败类,他忍不住呸了一口。

    他更没有预料到,宋征的手段会如此酷烈,而石原河对宋征竟然如此信任。

    在来的路上,大家有意无意都会打听一下新任总兵的来历,皇台堡和外界并非彻底隔绝,还是会有一些消息泄露出去。宋征的情况,是在他成为封爵者之后,崭露头角,才被那些商号传出去的。

    所以外界对他的了解确实不多。

    曹古龄听说过他以前只是个狼兵,年纪不大,但是多次创造奇迹,获得天火的赏赐极多。

    每一次圣旨的经历宋征他们当然不会对外说,外界关于他们的传言,重点在两个:年纪不大,获得赏赐极多。

    乍一看,这似乎是一个运气极好的小子,天火这种残酷的邪物,在他这里反而成了大机缘。而接下来大运气来了,他成了朝廷最年轻的总兵。

    但是刚才,曹古龄看到宋征站在城头上,挥手之间削去人命!他忽然开始猜测:到底是什么样的经历,才能让一个年轻人变得如此冷酷?

    数万人、妖在天火的大筛选下活下来的,只靠运气?

    他好奇又警惕:警惕宋征、更警惕天火!

    ……

    “别生气了,书生。”王九劝说着,宋征摇摇头:“没生气,只是有些失望。”

    史乙哼哼一声:“你就压根不该对这群家伙有什么希望,你看本千王,就因为没有期望所以一点也不失望。”

    宋征苦笑,赵绡在一旁淡淡道:“让他们经历一次圣旨,他们就什么都明白了。”

    宋征承认赵绡说的办法最直截了当,但是在圣旨之前,他还想努力一次:“该说的我都会说、该教的我都会教;听不听就看他们自己了。”

    你无法拯救一个作死的人。

    宋征不会天真的以为,自己在城头上一番杀戮手段,就真的能让这些死囚对自己心服口服。

    现在,顶多也就是敢怒不敢言。

    他想起来一件事情,问道:“赵姐,你收起那些妖心虫有什么用处吗?”

    赵绡眉毛一挑:“那些妖心虫可是好东西,以后你们就明白了。”

    几个人都很好奇,可是赵绡却不肯多说了。

    ……

    外面一片惨叫声,八十军棍听上去简单,但是以修士来执刑,一棍打下去重若千钧,修为高也要去了半条命。

    营中咒骂声一片,这其中不少也是知命境、甚至还有别的明见境,他们全都咬牙暗自告诫自己:暂时忍耐!

    执刑的两百多人,受刑的五百多人,曹古龄打了一百六十军棍,就把棒子一丢,到一边休息去了。

    等到傍晚,新兵们各自搭建营房休息——皇台堡内几乎一切建筑都毁了,他们就地取材,将一些石块砖头堆起来,先对付一晚上,明天再说找总兵大人商议这个事情。

    曹古龄懒得那么麻烦,他有秘术可以龟息在地下,睡梦中还能以地脉之力温养自身。

    他并不像杨三破他们认为的那样“清高”,跟几个熟识又看得上眼的修士打了个招呼,他身形一沉准备进入地下。可是到了膝盖的时候停了一下,招呼身边一个修士:“老余,你看看那边山上,那棵大树,咱们白天来的时候好像还没有……”

    老余是一名知命境巅峰的修士,看面相五十多岁了,他也很直接,在两根石柱中间绑了一只吊床就准备睡了。他对曹古龄挥挥手:“一棵树,别大惊小怪的,睡了。”

    曹古龄被他一说,也觉得自己太谨小慎微了,自我解嘲的一笑,身形下沉,进了大地消失不见。

    夜晚的微风吹过,天火安静燃烧着。

    皇台堡东侧的山峰上,那颗巨大的古树挣扎了一下,喀喀喀的枯木开裂声当中,它伸了个懒腰,然后粗壮无比的树干上,睁开了一双猩红的眼睛。

    在它身后,有一株株巨大的魔树醒来,一共十九棵千年魔树,在一棵万年魔树的带领下,借着黑暗的掩护,朝着皇台堡行去。

    它们当中,有的把“手”一伸,落入大地下,将根须抓住的石斧抓出来。有的抖动身躯,从自己的身体中分离出来一柄柄巨大的投枪,抓在每一根树枝“手掌”上。有的在枝条上结满了一个个巨大的“蚕茧”,里面是毒烟、毒液、毒虫。

    世界上没有一株完全相同的魔树,对于树妖大巫祝来说,如何调配自己手下的魔树协同作战,发挥出他们的最大威力,也是牠们能力的一种体现。

    在皇台堡东方百里之外的一座山峰上,一身干枯,瘦长如同枯木桩的大巫祝,正坐在一团碧绿的火堆边。

    火焰熊熊燃烧却没有热度,火堆中的燃料更加诡异,是一颗颗血淋淋的荒兽之心!

    牠的眼眸中一片苍白,全身微微颤抖,同时操控二十一株强大的魔树,魂魄的压力极大。

    魔树们蹚过了一片山坡,来到了皇台堡外面,它们茂密的根须就好像章鱼的无数触手,蠕动着将它们推送向前。

    到了这里之后,根须互相纠缠扭动起来,化作了四只巨大的“树腿”,稳稳地站在地上。树枝手臂往上一搭,拉住了城墙虽然缓慢却顺利的翻过了城墙。

    异样的声响终于惊动了住在皇台堡中的新兵,有人睡眼惺忪的朝外看去:“怎么回事?”

    他看清的,是一只巨大的黑影,挥动了可怕的石斧,粗暴的砸了下来!

    轰!

    大地颤抖,一片刚刚搭建起来的营房当场粉碎,里面十几名新兵尸骨无存!

    曹古龄是被这一斧落下,大地的颤抖惊醒的。他急忙在地下游遁,到了另外一块地方,刚刚冒出头来,就看到一只可怕的怪脚凌空踩了下来。

    他一声怪叫立刻又缩了回去,大地猛的压紧,他的周围压力大增,难过的他想要吐血,等了片刻这种感觉才逐渐渐弱,他再次钻了出来,大口喘着气,看到自己身处在一个巨大的脚印当中。

    抢前方不远有一个巨大的黑影,挥舞着无数触手,好像箭雨一般弹射出去密密麻麻的毒刺。远处惨叫声不断传来。

    “魔树!”曹古龄大吃一惊,这些家伙怎么会忽然行动自如,而且有组织的进攻皇台堡?

    他拔身而起,飞上半空灵焰爆发,轰的一声化作了一团耀眼的光芒,也是明见境大修。一团五行金精在胸口前流淌,化作了两道阴阳鱼互相一转,铿锵的金属声爆发,一套仙甲从当中衍生出来,护住了他的全身。

    而胸口位置上,则有一枚特殊的阵盘,填充着各种宝玉,飞快的补充灵元。

    他和一般的修士不同,不擅长法器,专修道术。他灵元深厚,天赋异禀,道术可以随手发动,如同一尊人形巨砲。

    他居高临下一看,二十株巨大的魔树在皇台堡内外肆虐,甚至有几株已经越过了皇台堡,直奔后方的市集。

    呼!

    一只巨大的木棒从背后凌空打来,他灵巧的避开去,随之一个转身,看到有一株生着六颗魔眼的古怪魔树,挥舞着七八根巨大的木棒,龇牙咧嘴的朝他杀来。

    曹古龄双手一挥,两团灵焰轰炸过去,魔树用一根木棒一挡,其余的劈头盖脑得打过来。

    轰轰两声灵焰爆炸,震得魔树一个踉跄,其余的木棒也失了准头。曹古龄两手一合,一只火焰葫芦在手中出现,他凌空朝下一倒,火焰如潮,呼呼呼的流淌下来,肆虐大地。

    魔树被烧得劈啪作响,怒吼连连的后退着。曹古龄获得了喘息之机,趁机四处看去。

    新兵们已经渐渐形成了各自的战团,平日里关系亲近的团结在一起,或许有的人无法独自对抗魔树,但他们联手起来,法器凌空翻飞,光焰迸射,并不处于下风。

    但是有几团巨大的黑影已经越过了他们,往后方去了,其中最高大的那一个,应该是一头万年魔树!他心里咯噔一下,万年魔树相当于命通境,他已经是新兵中修为层次最高的一批了,总兵五人只是知命境,谁能抵挡那头万年魔树?!

    百里之外,树妖大巫祝皱起了眉头。

    牠是傍晚的时候赶到附近的,不敢亲自靠近皇台堡,因而将魔树先派出来,潜伏在皇台堡附近,等到天黑再发动偷袭。

    牠在路上已经得到了消息,皇台堡中只剩下不到五十人,可是怎么突然多了近千修士?

    二十株魔树,有十七株被挡在了皇台堡中,只剩下三株在搜寻目标,这一次差事的难度已经大大增加。

    “回去之后,要多要三成报酬。”牠低吼一声了,干涩的自言自语。幽幽的魔焰呼的一声高涨起来,遥远处那些魔树顿时感觉到自身又灵活了三分。

    宋征早已经醒了,但是他看了一眼皇台堡方向,就放弃前去“组织”那些部下反击。他们刚刚来到皇台堡,根本不会听从自己的指挥,去了也是一片混乱。

    七人都已经醒来,一起来到了院子中,看着远处直奔小院而来的三株古老魔树,其中有一株实力最强的万年魔树。

    周寇观察了一声,低声道:“它们应该是掌握了咱们的魂魄‘气味’,直奔这里,目标明确。”

    “妖族?”赵绡问道。

    宋征也不确定:“是妖皇的报复?”

    他们得罪的妖族的确不少。

    史乙举起了自己的劈山刃,凶狠的冷笑了一下:“有兴趣吗,跟我去砍树。”

    宋征也笑了,各色法器凌空祭起做好了准备,又对周寇说道:“土匪,能顺着联系找到幕后黑手吗?”

    周寇还在仔细观察着那些魔树,慎重道:“我试试看。”

    宋征朝他一点头,身躯缓缓下沉,遁入了地面下。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