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苍穹之上 > 第二三四章 新狼兵(下)第二更!
    皇台堡中,周大先生已经奔走多日。

    如今者寥寥几十个人,实在没有必要再分什么派系了,他希望所有人都能够团结起来,不管大家的宗旨是什么,先想办法尽量多的筹集资源,做好下一次圣旨的准备。

    到了这个时候,连贵者盟的人,也有些失去信心了:封爵者真的是天火的宠儿吗?可是在圣旨下、在绝灭大法仪中,不也说死就死了?

    于是各方势力渐渐统一了态度,趋向于结盟。

    周大先生也来找过宋征,宋征告诉他重建狼兵营的事情,结果消息一传出去,听说有新人要进来,各方势力顿时分崩离析,都在盘算着等新人来了,再起炉灶,扯大旗拉队伍……

    宋征听说了之后,越发认定自己没有去掺和这些联盟是正确的决定。这些人当中,有能力、有想法的人很多,但真正有睿智有眼光的,只有周大先生一个。

    而他即将成为新的狼兵营总兵,立刻又成了各方势力眼中的香饽饽,让他不胜其烦,索性躲了出去。

    一晃半个月过去,天火安静——宋征知道,它在等新人到来。

    这半个月时间,他已经初步能够施展《弹指惊剑诀了》。从剑法上来评断,这部法诀一共有九招。

    能够施展三招,可以算作小成,能够施展九招可以算作大成。

    宋征现在能够施展前两招:银河天落、银龙盘空。

    距离小成还有一步,但已经足以用来对敌实战。

    这天下午的时候,第一批死囚狼兵八百人,在斗兽修骑第三营的驱赶下,进入了皇台堡的范围。

    宋征五人站在皇台堡的城墙上,冷冷的望着这些一盘散沙的“新兵”。

    周寇手中握着营将虎符,看着下面的情况连连摇头:“只有八百人,前后队伍拖拉了足足两里!来了之后,老子一定要狠狠地操练他们。”

    宋征面目冷峻,站在高高的城墙上,把手中的总兵虎符高高举起,灵光应激而发,八百狼兵身上的罪囚符全都开始燃烧起来。

    他的声音,通过灵元传遍了皇台堡后方的大地:“所有狼兵听令!

    一炷香的时间,赶到皇台堡中校场!迟到者杖责八十!”

    八百新兵都听到了,但是似乎效果普通,只有小部分狼兵加快了速度。石原河给宋征抽调来的死囚都是修士,一炷香的时间赶到校场绰绰有余,就算是最低级别的燃穴境也能做到。

    能不能赶到,只看他们愿不愿意而已。

    乱糟糟的人群中,有五个人结伴而行。

    当中一人个头极高,看上去四十岁的年纪,却已经秃了顶。鼻子竖直又长,鼻尖有些下弯,就像是用刻刀一刀拉下去雕刻出来的。双眼细长,嘴唇黑薄,一脸狠厉阴沉的模样。

    他不紧不慢的走着,在宋征的声音传遍大地的时候,他故意停了下来,挥手道:“走的累了,坐下来歇一歇。”

    他身边四人也随之讥笑的看了一眼城墙上的宋征五个,不屑道:“区区知命境初期,也想当总兵?”

    为首的秃顶修士身上气息涌动,赫然是明见境大修!他身边的四人,也都是知命境巅峰!这一路被押送过来,五人臭味相投,早已经勾结在一起,并且有了自己的计划。

    秃顶找了一块石头坐下来,指着城墙上讥笑说道:“你们信不信,那些个小家伙,必定在想着要给咱们一个下马威,凭借的,不过是这些罪囚符罢了。”

    “哈哈!”他身边一人笑出了声:“他们恐怕不会想到,咱们也在想着给他们一个下马威。”

    秃顶的眼瞳好似豆粒,漆黑点在了大片的眼白上。配合他细长的眼皮,让人更加感觉阴森狡诈。此时,他眼中闪过了几分侥幸的神情:“原本以为死定了,却没想到峰回路转,老天居然还赐下了这等机会,可见我等命不该绝,还有一场富贵!

    这几个小东西,哪里懂得什么御下手段?咱们都是经年老兵,几个手段下来,保证这几个年轻的小子对咱们俯首称臣!

    在别的地方当营霸,还要小心被长官惦记。在这里,咱们就是长官了,哈哈哈!”

    其他四人也一起笑了。老兵都知道军营里的情况,不是你有官衔就能压的住人的,他们很不看好这几个小东西,反而觉得被送来皇台堡,虽然危险却是一个机会。

    一名孤傲的中年从一旁飘然而过,朝着皇台堡加速赶去。

    四人中有人问候了一声:“曹兄,这么着急做什么?”

    曹古龄却只是淡淡的一拱手就过去了,没有回答他。

    “不识抬举!”这几人暗自不满:“还以为自己是岭南五州第一强兵呢?”

    曹古龄飞快而过,但是那几人背后的议论,他一字不漏的全都听到了,心中却是不免哂笑:“一群蠢货!以下犯上岂是那么容易的?更何况狼兵身上都有罪囚符,你们能翻出什么花样来?

    皇台堡早已经成了一片炼狱,能够在这里活下来的人,岂会软弱?你们用老一套营霸欺负新来长官的手段,根本就是送死!”

    宋征站在城墙上,看着下面堡门中,不断有新兵通过。他计算着时间,眼看着自己规定的一炷香的时间已经快到了,进入皇台堡的新兵一共才两百多人,还有一大部分都在慢慢吞吞的往这边走着。

    秃顶身边,有一群新兵经过,低声询问道:“杨老大,没问题吧?”

    秃顶修士杨三破冷哼一声:“怕什么?咱们不是早就商量好了,你看看现在,差不多有六百人在外面,法不责众,他能惩罚咱们所有人?他要真敢这么干,他这个狼兵营第一天就要炸营,朝廷能饶了他?别忘了,咱们背后还有石原河老大人!”

    “好,那咱们就按照原本商量的办!”

    杨三破点点头,鼓励地拍了拍他的肩膀:“跟兄弟们说,都别怕。日后在这皇台堡中,是受气做孙子,还是吃香的喝辣的享受最后的时光,就看今天了!”

    新的狼兵营中,几乎所有人都知道杨三破是因为击杀了他的长官而犯下了死罪,可是连审讯他的那位总兵也不知道,他为什么会杀人。

    他是为妖族盗取军中机密,被长官发现,故而悍然杀人——他是妖族的奸细!

    被调入狼兵营之后,他又接到了妖族方面的命令:尽量在皇台堡制造混乱。而他也判断,这有可能是自己的一次机会。

    他暗中串联,煽动新兵们对抗长官。为了让他们放心去闹,他谎称自己是石原河在皇台堡的眼线,背后有老大人支持!

    这些死囚,大都残暴而疯狂,他境界又高,没费多大力气就成功了。

    ……

    史乙看着那些拖拖拉拉的新兵就来气,几次都忍不住要冲下去给这些人几鞭子,宋征在旁边,轻轻的按住他:“史头儿,稍安勿躁,咱们要有分寸,不能师出无名。”

    史乙这才耐着性子,但是他又等了一会儿,实在气的看不下去了,转头背对着那些新兵,眼不见为净。

    “胖子,时间到了吗?”

    王九看着那柱香,终于燃尽了最后一点:“到了!”

    宋征一挥手:“土匪,封门!”

    “好咧!”周寇眼中闪着冷芒,万民锤举起,重重朝下一砸。捆住巨大铁门的锁链嘭的一声被砸断了,被他们吊在城门上的铁门轰隆的一声砸落下去,深深戳进了地面,烟尘四起。

    有几个原本“闲庭信步”走到了这里,正要进去的新兵差点被砸死了。

    这几个惊魂未定,愤怒无比的冲上一看,指着五人鼻子破口大骂起来:“狗日的东西,瞎了你们的狗眼,没看到爷爷们正要进去吗?!”

    宋征手持总兵虎符,高高举过了自己的头顶,森冷喝令传遍大地:“冒犯上官——杀!”

    他用力一握,总兵虎符上,飞出几道冷光,宛如电芒一般蹿上了半空一转。城门口那几个新兵,身上的罪囚符随之感应,猛的爆炸开来,砰!砰!砰!血肉四溅、粉身碎骨。

    周寇早已经等得不耐烦了,两眼闪烁着嗜血的兴奋,把小黑碗举起来,朝下面一罩,那几个新兵的魂魄被他捉了去,喂养自己的冥魂龙犬了。

    这等霸烈的手段,让城墙外五百多新兵为之一静,短暂的时间内竟然是鸦雀无声。

    突然有人叫喊起来:“草菅人命!”

    “总兵怎么了?总兵就可以随便处死战士吗?”

    “我们要上报朝廷,讨个公道!”

    群情激奋,杨三破在后面藏着,暗暗嘲笑宋征:以为就凭这种简单的粗暴手段就能吓住这些新兵?如果这一营只是普通人、甚至只是普通修兵,你可能就成功了,可是他们都是杀人如麻的死囚修士!

    他对身边的跟随者低声说道:“计划已经成功了一半——这几个小家伙比咱们想象的更蠢,马上就要炸营了,咱们等等他们压制不住局面的时候出去,掌控住大局,到那个时候,这五个小东西对咱们就只能言听计从了。”

    几个随从都暗中翘起了大拇指。

    宋征五人面对下面情绪爆炸的新兵们,却一直愣愣的站在城头上。新兵们暴怒了,有人喊道:“杀上去!不过是五个知命境……”

    宋征扫了叫喊的那人一眼,仍旧是冷冰冰的一言不发,手中的总兵虎符再次一握,一道冷光宛如电芒,窜上半空中滴溜一转,那人一脸惊惧之色,身上的罪囚符发动,嘭的一声和刚才那几人一样炸的血肉纷飞粉身碎骨!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