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苍穹之上 > 第二三一章 七杀部降罪(上)第二更
    宋征不是去找井川北——他非常肯定,追龙令外加绝灭大法仪,井川北活不下来。他等不到宋征去寻找白梨实,宋征也没什么内疚,毕竟他从一开始就不觉得仅仅依靠白梨实就能逃脱天火的控制。

    他的目标是整个皇台堡!

    他沿着街道走不远,就看到一座破落的院子,沿街的一道围墙全都塌了,几个修士的尸体四分五裂,被压在碎砖碎石下面。

    他走过去,伸手一摸,一枚枚芥指出现在手中,打开其中一枚果然有几柄飞剑。

    皇台堡中这些战死的修士,基本上都已经耗尽了自己的全部资源,灵符、奇药一类早已经空了,但法器还有不少。

    宋征一路捡了过去,收获不小,可是这些法器的等级都不高。真正的大修,鬼兵们久攻不下,自然会请来强大的鬼将,往往连人带法器都砸了个粉碎。

    所以高阶法器几乎没有完整的,但是中等水准、五阶上下的还有不少。

    抗天盟等幸存下来的修士,至少也是明见境以上了,对这些法器看不上眼。事实上就算是史乙他们,现在也看不上五阶左右的法器了。

    整个皇台堡中需要这一类飞剑的只剩下宋征了。

    他把所有的尸体都找了遍——他并不只是占便宜,他将尸体都搬运出来,在皇台堡里挖了个大坑,一起掩埋了。

    “入土为安吧。”他低声一叹,知道这些修士可能也不在乎这些,但他还是要这么做,他自己也说不清楚为什么,可能是希望有朝一日,若是自己死在皇台堡,也能有个好心人为自己收敛。

    随后,他坐在这一座大坟包旁边,开始检视那些芥指。

    他一共找到了三百多枚芥指,找到了一千多柄飞剑,最高的也只是七阶,最低的只是三阶。他也不嫌弃,全都送入了封天戒中。

    封天戒不仅仅是容纳,还有一定的温养作用。

    只要是法器,温养之后都能有所提升,区别在于提升的多少。

    宋征的封天戒当中,之前就有数百道剑羽,以及一些级别不一的飞剑,现在凑到了一千五百之术,足够修炼《弹指惊剑诀》了。

    他不敢浪费时间,皇台堡中十分空旷,正适合演练这法诀。他将封天戒戴在了食指上,运转了这剑诀……却十分艰难,不停的失败,他尝试了几次之后,已经有些后力不济的感觉!

    他不由得暗暗吃惊:荒野大寇果然了得,这剑诀原来如此艰难,他却应用的出神入化,弹指可惊龙!

    他停了下来,摘下封天戒休息了片刻。

    休息的时间,他继续精研《弹指惊剑诀》,反思自己刚才做的有些不对,一一记在心里。然后又试图寻找一些诀窍,让这部法诀运转的更加容易。

    过了半个时辰,他服用了补充灵元的五阶奇药,然后开始第二次尝试。

    时间就这样不知不觉的溜走了,他一直苦修到了晚上,却连一次也没有成功过!这让宋征倍受打击。

    数次道韵惊澜之后,他本来有些自得:好歹某也算是个天才了,然后《弹指惊剑诀》就给了他当头一棒。

    不过好在这大半天的演练,让他多少有了一些心得,明天应该就能初步施展出来弹指惊剑诀了。

    他收拾了东西回去,站在院子里看着简陋的柴房中,周寇若隐若现的身影,忽的满意想到:“某已经很不错了,如果是土匪那个笨货,肯定一下午白忙活,毫无头绪!”

    他最近把周寇记恨上了,不管怎么样,从土匪身上找一找优越感!

    修士闭关往往没个准数,若是被某个瓶颈卡住了,可能一辈子也无法出来。宋征休息了一夜,史乙等人居然还没有一个人出来。

    他只有一个人,越发觉得不能委屈了自己的口腹。在小洞天世界中找了一番,从一头八阶荒兽身上,切下来最为美味鲜嫩的一块兽肉,搜集了实际上的一些作料,亲自料理之后,配着半坛好酒,美美的吃一顿早饭。

    然后,才继续去皇台堡中修炼《弹指惊剑诀》。

    街道上,隐隐可以听到一些声音了,应该是有别的修士出关了。他正好走到了城墙下,凌空飘然拔飞而起,轻如羽毛落在城头上,往峡谷方向一望,天火静静燃烧,外黑内红。一座座小须弥界闪烁着淡淡的金光,围绕在它左右,似乎亘古不变。

    宋征望着“寂静的镇定着”的天火,积蓄了无数个日夜的怒火隐隐有种彻底爆发的冲动。可是他深吸了一口气,灵元在体内不断流转,再次压了下来。

    他冷笑:“九冥宗杀来,绝灭大法仪之下,皇台堡中修士近乎灭绝,存活者不超过五十人,你却无动于衷——那么今后,你的圣旨还有谁来执行?”

    皇台堡中无人,不管天火有什么目的,现在看来恐怕都难以达到了。

    他知道天火不会回应自己,冷笑之后转身飞下城墙,进入了皇台堡。他问出了自己心中的疑问,指责天火在九冥宗杀来的时候无动于衷。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他却觉得天火有办法。

    他暗暗摇头,取出《弹指惊剑诀》继续修炼起来。

    ……

    皇台堡中一片杀戮,妖族圣域也是风起云涌。

    第五妖后恶兰的家族要疯了,牠们家族中最重要的两个妖死了——是的,两位太子比恶兰、比族长更加重要。

    因为这两位太子中,有可能会出现一位妖皇!这个家族还从来没有诞生过妖皇。

    但是现在,两位太子同时被杀,家族的希望瞬间破灭——等恶兰再次怀上陛下的孩子,然后生产、然后成长起来……这中间又有无数变故,很可能已经来不及了。

    更何况,妖皇对恶兰的新鲜感早就过去了,最近三年,都没有在恶兰房中留宿过。

    妖皇狂怒,牠的三个儿子同时死了,同时被一个人杀了,而且这个人之前还曾经“戏弄”过牠!

    宋征杀死绝冥三个,战场附近不可避免的留下来他的一些“痕迹”,不管他如何遮掩处理,都瞒不过妖皇。

    妖皇本身其实对于亲情冷漠,可是一下子被杀了三个儿子,还有两个是牠比较喜欢的儿子,是个妖也受不了。

    这段时间内,圣域气氛格外紧张。所有的妖族部落、世家,都小心翼翼,明白这个时候稍有什么举动,都可能触动陛下敏感的神经。

    几天之后,恶兰的家族率先做出了行动。

    牠们以三件九阶法器的昂贵代价,从天荒鸠龙山上请下来一位树妖大巫祝,前往皇台堡,诛杀宋征!

    天荒鸠龙山乃是妖族四大神山之一。还是那句话,只要妖族害怕的都是神圣的。天荒鸠龙山广阔万里,山下据说沉睡着一头史前魔物鸠龙,山中长满了各种魔树,深处那些强大的魔树,大都已经生长了数万年、甚至十数万年,据说最古老的几棵,曾经见证过上一个文明纪元,乃是和古妖同一个时代的存在!

    任何生灵走入天荒鸠龙山深处,都没有出来过。

    唯独有一类妖族,并不像七杀部其他的妖一样,对天荒鸠龙山畏惧如虎,牠们就是树妖部。

    树妖部在七杀部内知道的都不多,数量稀少,繁衍格外困难。牠们天生能够驯化魔树,本身实力极低,躯体孱弱,只能依赖魔树保护。

    但是一旦成长起来,成为大巫祝,能够控制数十棵魔树,那就非常可怕了。

    绝大部分魔树都愿意被树妖部驯化——树妖部有一种秘法,以自身妖血激活魔树,赐予它们在大地上行走的能力。

    魔树们被驯化之后,就不必困在一地。

    树妖部心胸狭窄,唯利是图,不愿意和外界交流,只是缩在天荒鸠龙山的外围,在这里牠们有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战士”,很有安全感。

    谁也不知道这位树妖大巫祝到底是什么级别,牠什么时候出发、从哪条路赶往皇台堡,但大家都很看好恶兰家族的复仇行动,被几十、甚至上百魔树围攻,就算是明见境也不好逃脱,更别说只是一个区区知命境。

    在恶兰家族的消息传出之后三天,从圣域妖皇殿深处,一口刺骨冰寒的水井中,爬出来一头干瘦如鬼的攀天妖。

    这是一头雌妖,一头枯黄的长发打结纠缠在一起,丑陋的让人不愿意去看第二眼。

    但是妖皇却在水井边等着牠。

    牠干涩一笑,跪下道:“陛下,您找我?”

    攀天妖身上有莽虫的血统,灵智尚未全开,在七杀部中也有妖将牠们当成畜生看,但是这头攀天妖明显有些不同。

    妖皇负着双手,身上的气息如汪洋大海,寂静却有着微微的波澜,仅仅是这种波澜,就让一切命通境以下,无法在牠面前出现。

    “朕的儿子死了。”

    “陛下那么多儿子,早晚要死几个——再说,太子相争,也是七杀部千百年来的规矩。”攀天妖和妖皇之间,有着一种特殊的亲近。

    但是妖皇继续道:“三个儿子,同一时间被一个人杀死!”

    攀天妖神色一正:“这就不同了,我愿为陛下吃了此人。”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