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苍穹之上 > 第一六一章 赦魂铁令(下)求推荐!
    此时的塞北边镇,已经进入了冬季,这周围气温骤降之下,地面上立刻布满了一层寒霜。寒霜又迅速地变成了寒冰,寒冰如有生命一般的蔓延而上,越过了墙头,冻满了院门,将整个酿酒作坊冰封起来。

    赵京伦在门外站定,微微一笑不见温暖只有冷寒。

    院子周围的寒冰当中,呼的一声跳动起一片森蓝冰火。

    他只是心中有些不服气:几个大头兵罢了,最高的只是一个伍长,靠着圣旨的赏赐,侥幸成了脉河境,这样的下等人,盟主居然还要我亲自前来延请?还专门吩咐要准备厚礼!他可是堂堂脉河九道,大世家出身,即便是比不上千古世家,也相差不远。

    他不想真的做什么,盟主的命令还是会执行,但要给这几个下等人一个下马威:在他们入盟之前,先教会他们什么是尊重。

    盟主要求的是“招揽”,但他要做的是“收降”:反正结果是一样的。

    “盟主一直高高在上,他是不了解这些底层的小人物,若不敲打,他们根本不知道什么叫做规矩!”心中计较已定,他抬起手来轻轻一推,寒冰忽然变得粘稠,院门打开而没有破碎。

    ……

    赵绡睁开双眼,奇阵隔绝了内外,但自有灵光在周围闪烁,不至于太过黑暗。

    她体内七烈波光引发的灵元潮汐终于落下去了,境界稳固,已经远胜之前。她原地坐了一会儿,眼神却显得格外复杂,并没有大幅度提升之后的喜悦。

    “唉……”她心中如渊,沉没了太多秘密。长身而起,她来到了门后,玉手轻轻一动,正要打开奇阵,却忽然感应到了什么。

    隔着闭关的奇阵,外面一片刺骨冰寒!塞北的冬天寒冷,但不会如此酷寒。而且这种寒冷当中,隐藏着一种封锁和敌意。

    她冷冷一笑,却不再开门,闪身从奇阵之中出来,外面一边寒冰世界,厚厚的冰层之中,燃烧着森蓝的冰火。

    她的六识格外敏锐,只是隔空感应,就发现了院子外,远近高低潜伏着八名修士,都是脉河一道到脉河三道的境界。

    她更是冷笑:真看得起我们!

    而此时,院子中站着一个青年,白色文士长衫,手持牙骨折扇,另外一手背在身后,似乎很是欣赏这一片冰封的“景色”。

    那种敌意和封锁的感觉,正是从此人身上发出。

    那人已经感应到了她的出现,镇定自若的转过身来,朝她自命潇洒的微微一笑:“你是灵州人?在那边女子只有一种可能会被扣上铁面——不守妇道、没脸见人!”

    他猛的上前一步,九道脉河骤然冲出,从头顶上空数十丈,向赵绡袭去,轰鸣作响灵元爆发!

    巨大的压力朝着赵绡碾压而去,他压制对手,冷冷说道:“你们都是罪人!朝廷给了你们第二次机会,你们却不懂得感恩。

    现在,我们可以给你们第三次机会,但你们要守规矩,心怀感激!”

    赵绡冰冷的看着,藏在铁面后的那只眼眸,甚至比周围的冰天雪地还要寒冷三分。她的身后,忽然有几颗火星炸开,看上去似乎一闪就要在这刺骨的冰寒中熄灭了。

    但是火星迅速燎原,呼的一声七道滚滚的火河席卷而来。烈焰熊熊,热浪滔天,将周围的寒气全都逼退。

    面对着赵京伦的九道冰河,她不落下风,以七对六,烈焰呼啸,竟然将冰寒逼退了!

    赵京伦眼中一片惊讶,赵绡迈上一步,火焰推进,寒冰退避。赵京伦身形摇晃不已,他想要稳住自己的“阵地”,不愿后撤,却在赵绡的紧逼之下无法稳住阵脚。

    赵绡伸手朝后一摘,一柄巨大的战剑握在了她修长白细的手掌中,轻若鸿毛。

    她挥剑,头顶上的虚空中,留下了一道半月形的巨大火焰剑痕,凝聚不散!战剑指向了赵京伦,火焰之意从剑锋上喷射出啦,赵京伦拼力抵挡,寒意在身前布置成了一堵墙,却在火焰之意的进逼下一点点的退到了自己面前!

    他吃惊无比,自己分明是脉河九道,怎么会不如脉河七道的赵绡?这完全不合理啊。

    赵绡始终一言不发,薄薄的双唇抿成了两条橘红色的线条,弧度优美。

    她再次上前一步,赵京伦终于抵挡不住,再次摇晃,顺势朝后退去。

    他想不明白,心中恼恨无比。他是来“教训”史乙五人的,却被一个铁面女教训了。他的修为、出身、家世,都让他觉得自己高高在上,远比这群“罪人”尊贵,可是却没能力教训一个下等人,这让他心中妒火猛烈地燃烧起来。

    他朝后一招手,地面上灵光忽然升起,连接成了一道道巨大的阵法刻线。外围的八人一起发动,勾连大阵。

    赵绡当场被压制了下去。

    赵京伦的气息猛增,他挺直了身躯,借助奇阵和八名脉河境手下的帮助,终于压过了赵绡。

    他心中有一种扭曲的骄傲,仍旧觉得自己高高在上,找到了那种可笑的自信。

    他随手牵引,寒气凝聚成了一道道锁链,锁住了赵绡的七道火河,拉扯到了一边去,而后又凝聚了四道冰河,将赵绡的四肢冻住。

    赵绡眼中有莫名的火焰跳动,似乎已经要忍不住了。

    赵京伦毫无所觉,他正从刚才被压制的屈辱中“崛起”,要狠狠给敌人以惩罚——他一把抓向了赵绡的铁面:“我听说那些下贱的妇人都会被在脸上刺下奸夫的名字……”

    一道雷电凌空射来,在奇阵的压制下,却毫无束缚的灵动如龙,咔嚓一声将赵京伦的那只手炸得粉碎!

    “啊!”

    他一声惨叫,血肉和碎骨溅了他自己一脸。他抱着断臂后退,恼怒不已,什么世家弟子的温文尔雅全都不见了,狼狈而气急败坏:“什么人,找死吗!”

    宋征已经站在了院子中,他看也不看跳梁小丑的赵京伦,沉声问了一句:“赵姐,伤到了吗?”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