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我真是大明星 > 第841章【张烨一怒(上)!】
    次日。

    上午九点。

    张烨再去传媒大学,今儿是艺考第二天。

    “张教授,来了?”

    “嗳,薛老师。”

    “小张教授,早。”

    “王教授,早上好。”

    “以后大家都是同事了啊。”

    “得嘞,还得承您各位多照顾。”

    一到考场,几个考官都和张烨相互招呼了一声,在昨天大家的称呼可能还随意些,有叫小张的,也有叫小张老师的,但今天大家对张烨的称呼却大都带上了教授俩字,张烨挂职的事情昨晚就已经被传媒大学官方确认并且公布了,校方的一个负责人还接受了媒体采访,所以,大家很多都改了口。

    当然,苏红艳一来后,还是叫得他小张,苏老师就算叫他张教授,张烨估计也不敢应啊,那可是他的老师。

    然后,面试开始。

    足足三小时,又是一个忙碌的上午。

    ……

    中午。

    工作结束了。

    苏红艳也没打招呼,早早就出了考场。

    张烨整理了一下考生资料的工夫,再一抬头,就找不到人了,本还想跟苏老师一块吃饭呢,谁想苏老师动作还真快,“咦,苏老师呢?”

    一女老师道:“出去了吧?”

    另一考官道:“刚看她接了个电话,下楼了。”

    张烨也起身下了楼,奇怪的目光在楼底下四处找了找,登时便在不远处看到了苏红艳的身影,苏老师对面还有一个人,挺年轻的一个男的,跟张烨差不多大,虽然隐隐约约有些看不细致,但从轮廓上看就知道必然相貌不错,而且……有些眼熟?

    这是?

    他下意识地走过去了。

    只听见苏老师和对方的说话声。

    苏老师:“行,我帮你问。”

    那人:“那谢谢您了,又给您添麻烦了。”

    苏老师:“你给我添的麻烦还少吗?”

    那人干笑。

    苏老师:“不过我也不保证成不成,虽然都过去一年了,但那边要是还揪着你不放,你在业内也很难混。”

    那人道:“我明白,走一步算一步吧,我这次回来,就是想先把这件事解决的。”

    苏老师笑道:“其实你那老同学现在在圈子里的面子,可比我大多了,这事儿你应该也问问他,跟他交流交流,毕竟那小子惹出来的麻烦可比你大多了,得罪过的人也比你多多了,在这方面啊,他可比你有经验,他这两年啊,才是真正刀里来剑里去的主儿。”

    那人摇头道:“可别跟他说。”

    蓦然,张烨的笑声杀过来,“别跟谁说啊?”

    苏老师俩人都是一愣。

    张烨看向那人,那人也看向张烨,对视了两秒钟。

    张烨笑了,“我就说眼熟呢,这不是王鹤同学么,怎么着啊?来了京城也不跟我打个招呼?连个电话也没有?要不是昨天杉杉跟我说了一耳朵,我还不知道你都回来了呢,几个意思啊?躲着我?”

    王鹤也笑了笑,“我至于躲你啊?咱俩关系有那么好吗?”

    张烨想了想,点点头乐了,“也是,跟你不太熟。”

    王鹤瞅瞅他,“你还是那个样儿,没变。”

    “你可变了。”张烨踩呼道:“听说得罪了人,就跑回老家了?”

    王鹤眉毛跳了跳,皮笑肉不笑道:“我那不是跑,我那是战略性的退守和防御。”

    张烨撇嘴道:“行啦您内,你就别吹牛-逼了,跑就是跑了,还战略性防御?净捡好听的说!”

    王鹤反唇相讥道:“少说我,你丫不是也让广电给拍下去过么!广电黑名单第一名,去年年度劣迹艺人!”

    张烨翻白眼,“那也没把我按趴下啊!你呢?”

    王鹤瞥瞥他,“我现在不是也回来了吗?”

    俩人你一句我一句,两年不见后的第一面儿,就是以吵架开始的,这一幕,仿佛又回到了几年前的大学时期,那时候,他俩也是这么吵的,天天对着逗咳嗽,那时堪称教室里的一景。

    苏红艳就没忘,听着俩人斗嘴,她仿佛回到了当年,“你们俩啊!”笑了。

    忽然,张烨看了王鹤一眼,张开了胳膊。

    王鹤也呵呵一笑,张开手走了过去。

    俩人狠狠给了对方一个熊抱!

    张烨唏嘘道:“两年不见了,还真想你!”

    王鹤笑道:“没你在,这两年都没人跟我吵架了,无聊的很!”

    张烨道:“回来就好。”

    王鹤道:“嗯,回来了。”

    苏红艳笑眯眯道:“叙完旧了?”

    王鹤笑道:“完了。”

    “走吧,找个饭馆,坐下聊。”苏红艳道。

    ……

    中传后门外有个小饭馆,比较旧,没什么人。

    仨人坐下随便点了几个菜后,就说起了正事儿。

    张烨喝了口热茶,道:“你们刚才说话的时候我听见了一点,董杉杉那边也跟我说起过一些,王鹤,你到底得罪什么人了啊?”

    王鹤还是不太想说,“先吃饭吧。”

    张烨却道:“我要是不知道也就算了,知道都知道了,别藏着掖着了,赶紧跟我说说,大家一块想想办法。”

    苏红艳也道:“说吧小王。”

    王鹤一沉吟,才道:“都是我刚毕业那会儿的事儿了,那时候很多电视台电台单位在学生还没毕业的时候就过来抢人了,咱们那一届的播音主持专业,我成绩还是不错的,在咱们班里也是第一第二,跟董杉杉成绩差不多,所以我俩毕业证还没拿下来就已经定好单位了,我最后去了河北电视台,当然了,也不是什么强势单位,我成绩虽然还不错,可也不是系里最好的,咱们又没关系,毕业后能进个电视台做个实习主持人已经不错了,很多中传毕业生连实习主持都没有,大部分都是先打杂,一两年都上不了镜,所以那时候我还挺得意的。”

    张烨哼哼唧唧道:“说重点,你就别吹了,我就是你嘴里那连打杂都打杂不上的那批毕业生。”

    王鹤道:“好吧,重点就是我上班以后,就去了河北电视台总部实习了三个月,领导当时还很看好我,觉得我各方面条件都不错,就把我又派回了京城这边的录制部,河北电视台的好几档收视率不错的节目都是在京城这边的分部录的,很多电视台在京城都有录制站点,毕竟这边方便一些,资源也多。”

    张烨问,“得罪的哪个人?”

    王鹤说道:“河北电视台驻京城录制机构的负责人,一把手,叫关云海,也是河北电视台的一个台领导,级别比副台长差了一级,但拿的是副台长待遇的工资,可以说是圈子里数一数二的人物。”

    张烨皱皱眉,差不多副台长级别的?

    苏红艳补充道:“关云海这个人我曾经也见过一面,老资历了,以前在央视和安徽电视台干过,后来才到了河北电视台,做了驻京部门的第一负责人,业内提起他来,应该都知道。”

    张烨点点头,他好像也听过。

    苏红艳道:“我当年也托人帮王鹤说了说,但最后也没递上话,就不了了之了。”

    张烨道:“到底什么原因?你翘人家密了?”后一句是北京话,意思大概是——你抢人家女人了?

    苏红艳听得懂,翻了下白眼,“都副教授了,说什么呐。”

    王鹤苦笑,“你别说,还真跟这个有点关系,不过可不是我抢的,他那个傍家儿(情人)就是我的一个领导,负责我们部门的,也是以前的一个主持人,虽然退居二线了,不过长得还是挺漂亮,我刚来单位的那会儿什么也不知道啊,里面的门道都不清楚,我就想着领导吩咐我什么,我就干什么呗,我毕竟是个实习主持人,不是正式的,所以领导那边有什么事我肯定得上心啊,后来接触时间长了,那女领导对我也挺信任,有时候出去吃什么酒局也带上我,我就是过去给她开开车什么的,后来又一次她喝多了,稀里糊涂的给了我一个地址,不是她家,而是另一个地方,我就把她送过去了,结果自那以后,她对我也更信任了,好多次都让我接她,然后晚上送她去那个地址,还嘱咐我不让我跟别人说,其实后来我才知道,那不是关云海的地方,而是她另一个傍家儿的家。”

    张烨无语,“怎么这么乱?”

    王鹤道:“可不是么,有一天也赶巧了,就让关云海给抓了个正着儿,我,那女的,那二傍家儿,还有关云海,都凑一块了,都动手打起来了,我也是那时候才明白,关云海也是她傍家儿,我这不是倒霉催的吗?这关我什么事啊?结果最后关云海就把我恨上了,因为每次都是我送我女领导去的那人家里啊,而且是牵扯到了这种比较**的事情,关云海也没张扬,直接把我给开除了,还在业内放下话,说我人品不行,能力不行,谁要是敢录用我就是跟他过不去!”

    苏红艳摇头,“乌烟瘴气。”

    王鹤无奈笑了下,“苏老师,您一直跟中传当老师,这边风气肯定不一样,可其他地方真就是这样,太乱了,关系太复杂了。”

    张烨无语得很:“然后你就这样了?”

    “是啊。”王鹤摊手,“后来我试着又去了几个电视台的招聘,结果无一例外,都给我打回来了。”

    苏红艳道:“有过工作经历的主持人,再跳槽的情况下,新东家一般都会问一下对方以前工作单位的领导,打听一下这人的情况,关云海那边一口卡死了,也没人敢要王鹤了,他也不是什么出名的主持人,别人也不想冒这个风险。”

    听了半天,事情大概也明白了。

    张烨道:“这事儿你是冤得慌。”

    “可不么。”王鹤一个劲儿摇头,“可我上哪儿说理去?”

    突然,电话来了。

    王鹤一看,“杉杉的。”

    接了。

    董杉杉的声音飘出来,“王鹤,我给你问了。”

    王鹤道:“谢了,怎么样?”

    董杉杉叹气,“我跟胡哥说了,跟京城卫视这边我认识的一个部门头头也说了一声,开始都答应给你一个面试的机会了,不过后来又告诉我‘算了’,说你履历不漂亮,河北卫视对你的评价不太好。”

    王鹤沉默了片刻,“行,我知道了,谢了啊杉杉,改天我请你吃饭。”

    董杉杉道:“不用了,我也没帮上什么忙。”

    “那也得请。”王鹤道:“情我领了。”

    董杉杉说道:“我觉得,你还是跟张烨说一声,他比我面子大多了,你让他帮你想想办法,不行的话我去帮你跟他说,昨天我跟张烨通过电话了,你的事啊,张烨也挺上心的,他嘴上不说,心里却都惦记着呢。”

    张烨听到了,笑了句,“杉杉,又编排我呐?”

    董杉杉一怔,“哟,一块呢?”

    王鹤笑道:“我在中传呢,碰见他了。”

    董杉杉微笑道:“行了,那我就放心了,你问问他吧,挂了啊。”

    电话放下。

    苏红艳问道:“京城卫视不行?”

    王鹤嗯道:“杉杉帮我问了,不行。”

    “都过去一年多了,那边还揪着不放?”苏红艳蹙眉。

    王鹤笑得很无奈,“这是要把我一棍子打死了,没事,这种情况其实我也早有准备了。”

    听到这里,张烨便道:“行了,不就是这点事么,我帮你解决。”

    王鹤看看他,“你行不行啊?”

    “嘿,你那是什么语气?我还真听不了这个,你看我行不行的。”张烨眼一翻,就拿出了手机,给十四频道的总监闫天飞打了过去。

    嘟嘟。

    电话通了。

    闫天飞:“喂?小张,哈哈,我刚看到你的新闻,怎么着?又在传媒大学那边当副教授了?等新年回来以后记得请客啊。”

    “那必须的。”张烨道。

    闫天飞问:“有事儿?”

    张烨嗯道:“我一老同学,也是传媒大学的,最近想找个主持人的工作,您能不能帮他联系一个?能力肯定没的说,我担保。”

    闫天飞也没犹豫,“这事不难办啊,行啊,你把他资料给我,咱们纪录频道没主持人的配置,我帮你问问央视其他几个频道。”

    张烨道:“得嘞,那多谢您了。”

    张烨也以为事情应该能解决,可实际情况却出乎他的意料!(未完待续。)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