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我真是大明星 > 第800章【景区遇熟人】
    午后。

    武夷山景区。

    买了门票,坐上观光车,一行七八个人进了风景如画的山林小道,开始当起了游客,游山玩水起来。

    景色极美。

    周围也有步行的游客。

    “咦!”

    “你们看车上那人!”

    “我靠,那不是张烨么!”

    “是张烨吗?”

    “是他!错不了!”

    “哇,张老师!我看见张老师了啊!”

    “这可是大明星啊!”

    “张老师,你啥时候做综艺节目啊?”

    心里装着大红袍的事,张烨今儿个忘了戴墨镜,结果被不少游客认了出来,众人纷纷朝着那辆坐满了人的观光车招手。

    张烨也笑着跟大家挥了挥手。

    小王拍道:“还是咱们张导粉丝多!”

    黄丹丹附和道:“那是那是。”

    “快得了吧。”张烨道:“就是点虚名。”

    玩了大约一个小时,观光车忽然开向了一个岔路口,有一个方向是朝右侧的,是个上坡,通往的是另一个武夷山著名景区,而另一条路则比较小,只有路,却并没有路标和指示牌子,远远一看也没见到一个游客过去。

    车刚要向右拐。

    张烨当即叫停,“停一下师傅。”

    车停,开车的师傅回头,“张老师?怎么了?”

    师傅认识张烨,也给他们开了绿灯,这辆车除了他们摄制组的人外就没让别的游客上车,等于是给张烨他们包车了。

    张烨指指左边,“咱们走这里。”

    司机师傅看了看那个方向,呃道:“这里?这边没有景区啊。”

    张烨笑道:“没事,就想去看看。”

    师傅建议道:“真没什么好看的,那边挺荒凉的,就有一个寺庙,还没名字,景区工作人员一般都不往里面走,更别说游客了,景区地方很大,细致一些的话四五天都逛不完,为什么去那里?”

    张烨却坚持道:“您就开吧,多谢了。”

    “那好吧。”师傅拗不过他,一打方向盘,把车开向了左侧,“再往前太远就开不进去了,那边没铺路,车走不了。”

    张烨点头,“行,那过会儿我们腿儿着。”

    如果没记错的话,张烨知道,这条路的尽头就是大红袍景区了,只不过跟他那个世界上的大红袍景区完全不一样,这里甚至连路都没修好,更别提什么大红袍景区的牌子了,果然,大红袍的历史在这个世界不知什么地方出现了一点偏差,但愿吧,但愿那几棵树还在那里。

    路到头了。

    张烨他们下车,踩着山林步行前进。

    哈齐齐问道:“张导,这是?”

    张烨笑着说,“随便转转,那些景点其实没什么好看的。”

    他们也早习惯了张烨说去哪儿就去哪儿了,全跟着。

    大约走了半个小时,前面突然开阔了不少,一座小山映入眼前,然后哈齐齐等人就惊奇的现,张导居然自己加快了脚步,也没跟他们打招呼,就急乎乎地往前快步而去,似乎再找什么东西。

    大家面面相觑,也小跑上去。

    “张导。”

    “您小心点脚下。”

    “哎呀,等等我们。”

    “您干嘛去啊这是?”

    张烨已经顾不上回答他们的话了,只见这厮站在了那座山下,神色激动地望着半山腰上的一个凸起的小平台,那里正有几颗不高且看不到明显树干的很不起眼的小树插在山腰上!

    找到了!

    真的还在!

    大红袍还在啊!

    小王顺着看过去,“这是什么?”

    童富一头雾水,“灌木?这有啥可看的?”

    “张导怎么了?”武易汗道:“为啥这么激动?”

    黄丹丹道:“不知道啊,不就是几棵小树吗?”

    张烨心说这哪儿是几棵小树啊,这是金树啊,这是摇钱树啊,这是世界上迄今为止价值最高的几颗树啊,揪几个茶叶片就能卖出天价啊!

    二话不说,张烨直接往上爬了,相对近距离地盯着那几颗不起眼的小树看来看去,现在早过了采摘的季节,也没有什么可以制茶的叶子能让他揪了。这就是传说中的大红袍母树啊,在张烨当初的那个世界,这附近都是被国家圈起来重点保护的,已经明令禁止采茶了,要保养修护,更是根本不可能让游客离大红袍这么近的。而现在,张烨就站在了母树山脚下,想爬上去都轻而易举。而且他还注意到了一点,原本山上大红袍母树旁侧位置那山体上的“大红袍”的古代题字,也毫无踪迹,好像从来没有出现过!

    怪不得啊,历史可能就是在这里出现了偏差!本来应该在古代就大名鼎鼎的大红袍,根本没被人现,也没人题字,没人留名,所以此处才成了现在谁都不知晓的几颗无名之树,被这个世界的人遗忘在了角落,没有人关注到他们。

    诶?母树有被采摘和修剪的痕迹?

    有人采茶?

    谁?谁采的?

    张烨一怔,左右找了找,目光就落在了离这里不远的一座寺庙上,寺庙不大,坐落在一片山脚之下,门面上没挂着寺庙名,还真是一座没有名字的庙,记得在张烨曾经的世界,这里好像没有庙啊。

    张烨当即带着人朝寺庙走去,他想打听打听这几棵树的事情,看看自己能不能租下来,嗯,最好是买下来,也不知这母树归谁管。

    ……

    无名寺庙内。

    后院,两个和尚正在说话。

    其中一个年轻住持面带微笑,“师兄,这次从京城来,准备在我这里修养多久?”

    另一个年长的住持笑笑,“随缘。”

    年轻住持摇头,“你是真的变了,变了很多。”

    “是啊。”年长住持眼神平和,“老衲那小青山寺,虽说景色上不如你这里潇洒,但人来人往倒也热闹,这些年遇见了很多人,很多事,都有很些意思,我去年寄给你的那几偈语,你收到了?”

    年轻住持惊叹道:“收到了,该人所言,字字珠玑啊。”

    年长住持道:“经他所点,老衲这一年来受益匪浅,佛法也颇有精进,这才下山游历,到你这清闲幽雅之所享享福,就怕打扰你们的清净。”

    年轻住持道:“师兄这是哪里话,你想住多久,就住多久,我这里常年也见不到人,景区的游客从来不……”

    正说呢,一个小和尚进来了,“住持,有客人。”

    年轻住持一愣,“什么客人?”

    小和尚摸摸头,“好像是游客,说要见咱们这里的领导。”

    “领导?”年轻住持哭笑不得,看向一旁,“师兄,那我去看看。”

    “我也坐久了,正好活动活动,同去吧。”年长住持起身道。

    俩人就出去迎客了。

    外面,张烨也带人进了寺庙前院。

    两拨人很快就走了一个对脸,结果这一下可好,两边都愣住了!

    张烨一愕,“住持?”

    年长住持也错愕道:“张施主?”

    “哎呦你怎么在这儿呢?”张烨乐了。

    年长住持道:“老衲下山游历,到我师弟这里做做客。”

    张烨一拍大腿,“有缘啊,要不然说咱俩有缘呢啊!”

    年长住持也笑了,“是啊,我和师弟刚还提起张施主,没想这就见了,这不是缘分是什么?”

    年轻住持略略一惊,“师兄,他就是你说的?”

    年长住持点点头。

    年轻住持登时看向张烨,双手合十道:“阿弥陀佛,久仰久仰。”

    张烨也赶紧回礼,“惭愧惭愧。”

    哈齐齐童富几人也看傻了,我靠,张导面儿也太大了啊,这深山老林里的都有熟人啊?连和尚都认识?看上去还挺熟的?

    张烨给他们介绍道:“这位是京城青山寺的住持,以前我们俩……呃,算了,不说了。”

    年长住持笑着替他说了,“是不打不相识。”

    哈齐齐啊道:“打?”

    张烨低声咳嗽道:“去年拍戏,他们不让我们上山,我打过他们庙里的几个和尚,那什么,都是老黄历了。”

    哈齐齐小王等人都服气了!

    打和尚?我晕!原来张导以前就这么猛啊!

    摄制组里的女同志好奇极了,纷纷追问,“张导快给我们讲讲呀!”她们就爱听张烨的缺德事迹。

    张烨无语,“你们怎么哪壶不开提哪壶啊。”

    年长住持大笑,“也没有什么不能提的,来吧,各位施主里面请,外面不是说话的地方,咱们边喝茶边聊,我给你们讲。”

    屋内,众人坐下。

    住持便讲起了当年生在青山寺的事情。

    说到张烨跟和尚打起来的时候,哈齐齐他们已经振奋异样,再听到张烨和住持对战论禅的故事,众人更是激荡不已,就连住持的师弟和这个无名寺庙里的几个小和尚,也在一旁偷偷竖起耳朵,极其投入。

    住持笑道:“最后,张施主看到了我刻在碑上的一幅禅语,身是菩提树,心如明镜台,时时勤拂拭,勿使惹尘埃。”

    哈齐齐赞道:“好禅啊!”

    武易也说:“大师好心境!”

    众人也都赞了起来。

    几个无名寺庙的小和尚纷纷点头,一脸敬佩地看向年长方丈。

    小王急忙道:“张导怎么说?最后谁赢了?”

    童富道:“是啊,谁赢了?”

    故事太吸引人了!

    住持道:“自然是张施主赢了。”

    “啊?”一小和尚吃惊道。

    另一小和尚也不信地说:“为什么?”

    住持微微一笑,“因为张施主当时回了一句偈语——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

    众人听后,全都惊为天人!

    那些小和尚看向张烨的眼神也都变了!

    饶是张烨,此刻也有点不好意思了,“咳咳,惭愧惭愧。”(未完待续。)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