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我真是大明星 > 第723章【蛇鼠一窝!】
    十分钟后。

    清华大学正门口的马路上,六七辆警车呼啸而至,离得老远就听到了唧唧喳喳的警笛声,阵势很大,而且一看那车牌号,这些警车显然不是辖区派出所的车,而是当地分局的警车,接到报警后,分局那边就第一时间得到了消息,绑架人质?这可是大事啊,已经不是派出所民警能出面解决的了,分局的人立即组织人手奔赴现场,连枪都配了,来了十多人。

    可是一到现场,车上的干警却看到了一副相对风平浪静的场面,一堆车玻璃被砸,一堆人围观,旁边还有记者?

    纷纷下车。

    “怎么回事?”

    “什么情况啊?”

    “是谁报的警?”

    为的孙警官四下寻摸了寻摸,“谁是雷锋?”

    顿时,张烨从一旁大步走上来,“我是我是!我报的警!”

    十几个干警一看,立时都眼珠子一瞪,有点懵了,眼前这人是谁,他们怎么会不知道啊,全都认识,所以这下才晕倒了一片,雷锋?雷锋你妹啊!这他妈不是张烨老师么!你什么时候姓雷了啊你!

    ——这个世界的人,可不知道雷锋是谁。

    廖齐和清华的招生组老师们一看警察来了,气势也都起来了,一个个再也不怵张烨,赶忙往前挤,喊道:“警察同志你们可来了啊!就是他,砸我们清华的车子!干扰我们正常招生!还打人!还动手!简直是无法无天!”

    “你们看看啊!”

    “车玻璃都碎了!”

    “就是那块板砖,是张烨砸的!”

    “太过分了!没这么欺负人的啊!”

    清华老师连连大吼!

    北大留下的几个招生老师也立即回击!

    苏娜喝道:“警察同志,这件事可不是张老师的责任,是他们清华的人硬抢学生,有几个学生根本就不想跟他们走,结果被他们生拉硬扯或从家里面或从学校里硬生生押送过来的!”

    韩何年补充道:“被我们拦在这里后,清华的人还把车门给反锁了,不让学生们出来,把学生给软禁了!简直丧心病狂!”

    清华:“狗屁的软禁!”

    北大:“不是软禁是什么啊!”

    清华:“现在是你们抢人!用暴力手段把学生抢走了!”

    北大:“我们跟你们可不一样!学生是主动跟我们走的,我们不强求,可你们呢?学生根本不想来,你们生生把人抓来的!”他们就是抓住这一件事无限放大咬住不放!

    清华:“放屁!”

    两方人相互指责,一下又对骂了起来!

    分局的干警们一听就一个头两个大了,他们之前接到了两起报警,一起是有人举报清华门口有人行凶——这是清华的人举报的。一起是举报清华门口有人绑架——这是张烨报警的。本来干警们还以为说的是一件事,是有人在这边行凶绑架,结果到了才现,事儿根本不是一件事儿,事儿是分开且对立的!

    有几个干警无语了半天,纷纷把枪收了起来,知道事情根本没那么严重,什么行凶啊,什么绑架啊,都是两拨人添油加醋的说法!对于清华北大抢高分生的事儿,他们其实也并不陌生,每年因为这些事产生的争执和冲突,下面派出所民警也都处理过,然而像今天这么严重的砸车啊打人啊的冲突,他们还是第一次处理,以前顶多是骂一骂吵一吵,并没有这么严重啊,他们也没料到一帮知识分子竟能打起来!

    怎么处理?

    这事儿可不好办啊!

    为的干警很是头疼,无论北大还是清华,那可都是国内第一第二的学府,说起行政级别来,北大清华的行政级别可比他们区分局还要高啊,人家那可是副-部-级的大学啊!

    带队的干警只能道:“到底怎么回事,一个一个说。”

    清华一女老师大喝道:“张烨打人,打廖教授!”

    廖齐撩开了袖子,“看看,都青了!”

    几个干警上去一看,果然青了,不过不严重啊。

    张烨却看看清华的人,“我动手了吗?”

    清华的一人:“你怎么没动手!”

    张烨摊手,“要说动手,也是你们廖教授先过来抓我肩膀的吧,还推我,可我呢?我胳膊都没抬啊!”

    廖齐怒极!

    带队的干警也没听他们一面之词,就过去旁边跟围观群众了解了一下情况。

    “谁先动的手,你们看见了吗?”

    “看见了,呃,是清华那个教授先抓的张烨肩膀。”

    “然后呢?”

    “然后那教授就自己摔出去了。”

    “摔出去了?自己?”

    “对啊,好像没人打他。”

    “没人动手?”

    “我看见张烨肩膀晃了一下,似乎也没怎么着,那教授就蹬蹬出去了,具体怎么样我也没看清楚,但张烨肯定没抬胳膊。”

    “好,我知道了。”

    几个围观群众都将看到的一幕照实说了。

    清华的人听了明显有些接受不了。

    带队的干警道:“这个事先放一放,车子玻璃是谁砸的?”

    张烨说道:“我砸的。”

    干警道:“为什么?”

    张烨理直气壮道:“他们绑架学生,我作为共和国的公民,作为一个以身作则的公众人物,遇见这种事我自然不可能不管啊,见义勇为是我应该做的!”

    干警们:“……”

    清华老师差点气吐血!

    “我靠!”

    “什么见义勇为啊!”

    “你分明是要抢学生!”

    “你,你也太无耻了张烨!”

    北大的几个老师闻言也有点冒汗!

    可偏生在这个档口,几辆车子驶来,是北大刚走的一些招生老师和高分生去而复返,又回来了,车上下来了黄玲玲和几个考生,并且还有几个学生家长也一并出现了,一起跟着来了。

    “老师!”黄玲玲焦急道。

    苏娜忙对警察道:“这几个就是被硬拽走的学生!”

    干警立刻问道:“你们之前被清华的人带走了?是你们自愿的吗?”

    黄玲玲呃了一声,“那个……不是我自愿的。”

    另一个小男生也尴尬道:“我,我之前已经填了北大的志愿,也跟北大招生老师约好了见面,可,可在学校毕业典礼的时候被清华的老师拉走了,我没想来的,我爸妈已经让我报考北大了。”

    显然,是北大那边知道了事情经过后,察觉到张烨可能惹了一点麻烦,于是让人过来给他解围的。

    只见那小男生的爸妈也说话了。

    父亲道:“清华太过分了,我儿子根本没要和他们走,他们非拽着我儿子上车,这就是绑架!”

    母亲道:“我听学校老师打电话给我,说我儿子被人带走了,我和孩子他爸都吓死了,赶紧就过来了,还以为是拐卖孩子的犯罪团伙呢!”

    廖齐怒然,“我们是招生!”

    母亲哼道:“谁知道你们是干嘛的啊!”

    廖齐道:“你……”

    这俩家长是真向着张烨说话。

    张烨看向那俩学生家长,目露疑惑。

    苏娜已经走到了张烨旁边,低声咳嗽道:“这是周正的家长,周正的爸妈都是咱们北大毕业的,当年也都是北大响当当的人物。”

    张烨才恍然大悟,怪不得俩人这么帮着说话呢啊,原来是自己人!

    接着,黄玲玲的父亲也道:“我孩子也是,她的梦想一直就是要报考北大,从小就是,清华的人二话不说就把我孩子强行拉走,都给我孩子吓坏了,没有他们这么办事的啊!这是强抢啊!就算清华的老师是为了招生,没有其他目的,可那也不能这么干啊,这也太不尊重孩子的主观意见了!”

    然后,又有几个学生家长抱怨了几声,有些家长压根就是北大毕业的,说起话来不向着北大还能向着谁啊?有些家长也是真对清华这次的硬来很是不满,在他们看来,这么大的事情怎么也要跟他们家长说一声知会一声,怎么能说把孩子带走就带走啊,这不是乱来么!

    场面又乱了。

    “不是!”

    “我们是为了孩子!”

    “之前已经给你们打过电话了啊!”

    清华的招生老师拼命解释!

    而学生家长们则一个接一个地质疑!

    折腾了二十多分钟,两拨人也说了二十多分钟,最后,带队的干警也听明白了,等他们停止争吵后,那干警往两方人中间一站,先看向清华的人道:“事情我大概清楚了,廖教授的伤其实也不重,况且群众证言张教授也确实没推人没打人,这事儿就告一段落,至于砸车的事。”他看向张烨,“张教授的处理方法确实很不妥当,其实就是招生的事,再怎么样也不该砸车,但同样,清华这边也问题不小,在没有尊重考生意愿的情况下,强行或半推半就地把考生接走,这也过分了,双方在这件事上都有毛病,也都有责任,但要说什么行凶啊绑架啊,还不至于,也言过其辞了,这样,我在当间儿做个调解,我看这件事就这么算了吧!”

    廖齐瞪眼,“算了?”

    “我们的车呢?他砸了三辆车啊!”

    “怎么可能算了!不可能!”

    清华的人都不答应,就辛雅没说话。

    张烨和北大的人则没什么意见,车也砸了,学生也抢回来了,他们自然没有其他诉求了,算了最好。

    那干警皱眉道:“要让我处理,这件事我也只能这么处理,只能双方调解,如果说真是张烨没头没脑地砸了你们的车,那我现在就把人带走,可事情不是这样,你们也有你们的问题,人家家长都已经说了,而且态度也很明确了,说实话,人家没告你们限制人身自由就不错了,真要掰扯起来,你们也不占理,是不是?”

    几个学生家长的态度相当关键,虽然就是几个学生家长的态度,可那也足够了。

    清华的人都气得脸白,但却不说话了。

    那干警道:“最多让那一方把你们的玻璃钱给赔上,行不行?”

    张烨耸肩,“我没意见。”

    干警点头,看向廖齐他们。

    清华的人心说几块车玻璃能多少钱啊!跟那些高分生能比吗?根本就不是一个概念的啊!

    不久后。

    事情算是不了了之了,北大把清华的车玻璃钱和修车费赔付,而清华的招生老师要向几个提出意见的考生家长道歉。

    处理完,干警们都开车走了,其实当车子离开清华的一刻,很多干警心里也松了一口气,如果说今天要真是张烨无理取闹地砸车,他们可能还真得把张烨给带回局子里,那样的话,极有可能给他们自己惹上一身骚,张烨这货什么脾气,他们都早有耳闻了,当初张烨被抓过两次,结果两个抓了张烨的派出所最后都被闹了一个鸡飞狗跳,什么《我的自白书》啊,什么《囚歌》啊,什么无数民众过来自帮张烨顶罪啊,简直乱大了,俩派出所差点都被拆散架了,很多亲身经历过当时一幕的干警民警们,大家现在一起吃饭的时候还有人心有余悸地谈论过当初的事情呢,张烨的臭名昭彰早已人尽皆知,所以如果不是万不得已,他们真不想把张烨带走,带回去就是炸弹啊!好在这次没到那个程度呢,这回确实是清华的人不占理在先。

    事了。

    记者散了,围观群众也渐渐散了。

    清华的人脸色都不太漂亮,狠狠看了一眼张烨,都转头回去了,这一次跟北大的较量,他们算吃了一次大亏,不但高分生没有请来,连车子也被砸了,面子也丢了,这口气很多招生老师都咽不下去啊,暗暗把张烨骂了一万遍……不,一亿遍!!

    清华校园内。

    廖齐骂道:“这个臭-流-氓!”

    一女老师怒道:“清华跟他姓张的没完!”

    另一清华老师喊道:“这笔账,早晚跟他算清楚!”

    辛雅自己走到一个没人的地方,气冲冲地就拿出手机给最好的闺蜜吴则卿打了电话过去!

    老吴接了,“喂。”

    辛雅气呼呼地兴师问罪道:“老吴!你找的那是什么男朋友啊!说跟我瞪眼就跟我瞪眼,说砸我们的车就砸我们的车!今天气死我了啊!”

    老吴笑道:“怎么回事啊?”

    辛雅唧唧咕咕地就把事情跟她一说,然后道:“他丢了一个数学猜想甩手不管了,我这没黑天没白天地跟一群人帮着他论证猜想,可他倒好啊,不记我的好儿不说,连一点面子都不给我!”

    老吴道:“这次是我让他去的。”

    辛雅道:“那也不能这样啊,有话说话,有他那么砸车的么!”

    老吴微微一笑,平和道:“你又不是第一天才认识他,他不是一直都这样么。”

    “你还给他说话?你也太护短了啊!”辛雅瞪眼。

    老吴笑笑,“行了,那我替小张给你陪个不是,好不好?”

    辛雅赌气,“不好!”

    老吴说:“那我请你吃饭。”

    辛雅哼道:“不够!得让他给我赔不是!”

    老吴道:“呵呵,就他那个脾气,你觉得可能吗?而且话说回来,清华确实不对在先,这个你得承认是不是?”

    一听这话,辛雅险些气吐血,“我算看出来了!张烨干什么你都觉得对!你俩就是蛇鼠一窝!!!”(未完待续。)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