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我真是大明星 > 第703章【比诗词?】
    竞赛开始。

    大家一边开吃,一边嘻嘻哈哈地较上了劲,题目还没出,男老师组和女老师组已经开始抢上东西了。

    “别抢呀!”

    “这是我们的哈哈!”

    “放下我的鸡翅!”

    “汗,这是我刚烤的啊,怎么成你的了?”

    “抢不过他们啊,张老师快来帮忙!”

    “女士优先懂不懂!”

    “哇,扇贝好吃扇贝好吃!”

    末了,众人站成了两拨,一拨人在靠北边的烤架前面,一拨人在另一边,两方队伍界限分明,谁也不示弱,虽然是个游戏,也是个放松的环节,不过哪一方都憋着把另一方给赢下来呢,大家也都很有团队意识以及荣誉感——嗯,除了张烨,张烨这厮对这种竞赛一点兴致也没有。

    张烨谁也不管,自顾吃,万花丛中的他给自己的定位只有一个,输了就替女老师组的人喝酒,其他跟他没关系。

    “来吧!”

    “别抢了,比吧。”

    “哪一边先出题啊?”

    “女士吧。”

    “好。”

    “那我们先出了啊。”

    “老规矩,先选三个裁判吧,由裁判决定输赢。”

    最后,有三个老师自告奋勇当裁判,大家也没选,直接就定了他们仨,里面一个人是语文组的李蕊,一个是外国语学院的男老师,一个是曾经是清华大学的教授现在基本已经退休了的六十岁左右的老师。

    裁判就位。

    女老师们交头接耳了一番,出了第一题,“第一轮的题,咱们比唱歌接龙,每人唱一句,下一个人要以前一个人歌词最后一个字为字接唱。”这是老项目了,每次都必点的,也是女老师们擅长的领域。

    男老师们士气不输。

    “好!”

    “来着!”

    唱歌接龙开始。

    女老师组第一个唱的是苏娜,“明月几时有……”是张烨的歌,她唱的一般,但是好在没有跑掉。

    男老师那边一个青年的历史老师走前一步,“有一场雨忽然下在我心中……”

    女老师组一个挂着笑嘻嘻表情的老师接唱,“中间的我分不清楚该往哪里去……”

    一人一句,旗鼓相当。

    直到场面进入白热化阶段,胜负才在意外中分了出来,女老师组的一个人唱了一句歌词,歌词的结尾落在了“窑”字上,这个字开头的歌词实在太少了,下一个接唱的男老师愣了半天也没接上。

    过五秒钟了。

    三个裁判宣布,女老师组获胜。

    女老师们先下一城,她们以击掌的方式庆祝!

    “赢了!”

    “嘻嘻,太容易了!”

    “楚老师立功了。”

    “喝酒喝酒!”

    “愿赌服输喽!”

    没接唱上来的那个男老师,则是愁眉苦脸地接过来一瓶啤酒,咕咚咕咚喝掉了,喝得很费劲,一看平时就不怎么喝酒的主儿。喝完,他酒劲儿也上来了些许,道:“下一轮该我们出题了啊,我们的题目是,比模仿。”他这么快就说出了题目,显然,之前女老师们商量题目的时候,男老师们这边也都琢磨好了。

    一女老师问,“模仿什么?”

    那男老师道:“模仿动作表情,一个人做动作,另一边的人模仿,然后对换,最后哪一边模仿不出来,就算输。”

    “这个新鲜啊。”

    “这以前还真没玩过。”

    “好啊,没问题。”

    “接受你们的挑战,来着!”

    女老师们大都信心十足。

    第一个动作,一个早就准备好的男老师笑呵呵地走出来,俯身在地,做了一个单手俯卧撑手臂弯曲撑地的动作,这动作就算张烨估计都来不了,这是力量和相关肌肉的一个支撑,一般人都不可能做到。

    结果,女老师这边也有能人,一个看上去瘦瘦小小的年轻女老师默默走到场中央,先用两手撑地,压下身试了试,末了将左手快抽回来,学着男老师的姿势将左手背在身后,竟然真的做到了单手俯卧撑的动作并且坚持了一秒钟,不过因为力量不行,也就是做了一秒钟,并没有那人坚持时间长,但还是完成了。

    男老师们惊叹连连。

    “我汗!”

    “这都行?”

    “这是哪位老师?”

    “我认识她,不是大学老师,是一个重点高中的语文教学组副组长,十几岁的时候,她好像练过舞蹈什么的,身体条件很好。”

    “太猛了啊!”

    “这动作我都不行啊!”

    女老师这边也是拍手叫好!

    “库老师太酷了!”

    “库老师,厉害!”

    “哈哈!”

    然后,这个也不知是姓库还是叫库的老师起身后就出了下一个动作,一个大叉就劈了下去,“谁来?”

    劈叉动作还算是相对常规的,不过那是对身体柔韧性极好的女同志而言的,对于一个男同志来说,即便身体柔韧很好,劈叉也太难了。

    然而,男老师里也不乏能人。

    “我试试。”一个瘦巴巴的男老师出场了,他调整了半天,慢慢将叉压了下去,不过到最后却是怎么也下不去了,他龇牙咧嘴地回头道:“来两个人帮我一下,给我压一压,我应该没问题。”

    有俩人上来帮忙了。

    压!

    再压!

    结果还真下去了!

    男老师队伍里一片喝彩!

    “漂亮!”

    “胡老师拼命了啊!”

    “干得好!”

    “我听说小胡业余练过跆拳道,看来是真的啊。”

    “小胡韧带挺长啊!”

    那男老师在别人的搀扶下起身,脚都有点晃悠了,这一下让他也疼得够呛,差点要了他的老命。

    然后,胜负出现在下一个出场的男老师身上,这老师的动作一出,女老师那边就晕倒了一地,只见这人张开嘴吐出了舌头,往上,往上,再往上,竟然慢慢舔到了他自己的鼻子头。

    “我了个去!”

    “这也行啊?”

    “这太厉害了啊!”

    “……”

    “完了!”

    女老师们无语极了,在无数人尝试了无数次后均是未果,别说舔到自己鼻子头了,就是人中的区域好多人都舔不到啊。

    裁判笑着宣布,第二轮男老师组获胜。

    苏娜招手道:“张老师,别吃了,快来喝酒。”

    张烨这才放下手里的蛏子壳儿,回头看看,“输了啊?”

    一女老师道:“输了,指望你了。”

    张烨哦了一声走过来拿起一瓶啤酒,酝酿了几下,咕咚咕咚一口气喝完了,因为喝得太快,这厮也有点摇晃,有酒精的作用,也有冰的作用,啤酒太凉了!

    比拼激烈进行。

    第三场,女老师组胜。

    第四场,男老师组胜。

    直到第六场比完,双方依旧是平局,三比三。

    张烨也已经喝了三瓶冰镇啤酒了,他酒量本身就差点意思,这时候也是有点快喝不了了,涨肚啊。

    其他人却是都玩高兴了,乐此不疲,笑语连连。

    “张老师不行了啊?”

    “哈哈,小张喝不动了,咱们再接再厉啊。”

    “要不然第七局定胜负吧。”

    “同意,第七场定输赢了!”

    “那题目谁出?”

    “第七场的题,公平起见,裁判出吧。”

    “好。”

    “可以!”

    “成败在此一举了啊!”

    众人一致通过,最后一场决胜负。

    三个裁判开始交流了起来,嘀嘀咕咕了好半天,终于,题目出好了,语文组的李蕊往前一步,笑着说道:“最后一场的题目,我们讨论了一下,决定让大家比一比……诗词歌赋,题目嘛,据说咱们现在所在的这座山上以前就住着一对夫妻,还传出了一段佳话,那咱们也应个景,题目范围就限定在‘夫妻’上,什么诗词题材都可以,写一诗词,谁的工整,谁的考究,谁的意境好,那么哪一方获胜。”

    诗词?

    众人都十分意外。

    裁判里的李蕊就是语文命题组的成员,连其他不是语文组的老师们都是对张烨的诗词水平如雷贯耳了,李蕊不可能不知道这是张烨擅长的领域,张烨最开始出名就是靠的这个啊,这么看来的话,李蕊和裁判组这是有些偏向女老师的队伍,想让她们赢面大一点?可是不对啊,有几个人就知道,李蕊对张烨的诗并不是特别感冒,以前张烨跟文学圈同行打架的时候,李蕊也和好多同行一起在网上讽刺挖苦过张烨呢,而且李蕊和几个语文组的老师诸如廖齐和马奇等人在高考出题这段时间,私底下也对张烨评头论足过很多次,觉得他的文学水平是被人神化了,虽然张烨的水平肯定是很高的,可他们似乎却不认为张烨能高到大家以为的那个水准,觉得他还到不了那个境界,在文学圈金字塔顶端的,就是那么几位硕果仅存的大师,很多人拿张烨和那几位文学大家相提并论,他们可不觉得张烨够这个资格。

    那这出题是什么意思?

    忽然,廖齐站出来,“这场我来吧!”

    大家一看就恍然大悟,明白了七八分,怪不得李蕊偏偏要出诗词歌赋的题目呢,原来语文组有人不服张烨,想借着这次机会面对面试一试他,跟张烨碰一碰,这是早就准备好了的,而且他们出的题也比较微妙,谁都知道张烨在讽刺诗和断头诗等等有关骂人的诗词领域上水平很高,他们也没托大,不敢在这方面和张烨硬碰硬,于是选了一个“夫妻”的题目,这种诗词题目是以前张烨的作品里几乎没有展现过的,他们是想要限制张烨的挥,赢下他。(未完待续。)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