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我真是大明星 > 第697章【开始出题!】
    下午。

    京郊。

    京高考命题组驻扎地。

    外面,潘杨在等他,“张老师,来了。”

    “潘院长。”张烨下了车,走上去,“这一路够远的啊,这什么地方啊?都快到北河省了吧?”

    潘杨笑道:“差不多,一个小地方,景色还可以,山上的两栋小楼办公配套都很齐备,所以每年出题组也都来这边聚集。”顿了下,潘杨一伸手,“先把手机和身上的一切通信设备都给我吧,这边专门有人给你们保管,喏,看见那个大门了吗?这边进去上山,进了这门高考结束前就出不来了,你要是有什么没打的电话或者没处理好的事情,现在打电话还来得及。”

    张烨咂嘴,“不用这么严格吧?我人品您还不知道?还能漏题?我电视台那边工作也挺多的,我不在,我怕他们应付不了。”

    “这是规定,我也一样。”潘杨摊手。

    张烨眨眼道:“那您今天还给我打电话呢。”

    潘杨笑道:“我是数学组其中一个负责人,我总得留个手机跟高招办或者其他领导沟通吧,而且我上了山,手机也得上交,都一样。”

    “得,那行吧。”张烨把手机拿出来。

    “真有特殊情况的话再说。”潘杨道。

    “好。”

    山不高。

    开车几分钟就到半山腰了,那边坐落着两栋小楼,往山顶的方向看,好像还有几个小亭子,山上的风很清爽。

    所有语文数学英语等命题组都在一号楼办公,二号楼是宿舍,住人的。车子一到山腰,潘杨就带着张烨下了车,进了小楼直奔数学命题组的工作区域,里面人不少,还有烟味儿,不少人在三三两两的说话,有的人在讨论题目,有的人生了争执,气氛很是紧迫的样子,因为周一之前就要把试卷做出来,还要让上面满意,他们的压力也都很大,想加大命题难度和创新,有时候并不是那么容易的。

    张烨一到,全场都看了过来。

    “张教授!”

    “嚯,张老师来了?”

    “张老师。”

    “你好,张老师。”

    “真是久仰大名了。”

    “呵呵,这回看见活的了。”

    大家显然早听说了张烨要来。

    里面的大部分人张烨都不认识,见都没见过,但他不认识对方,他们却认识张烨,而且是如雷贯耳,大家每个人几乎都和张烨打了一声招呼,有几个搞数学教育工作的,还拉着张烨聊上了。

    在数学组,张烨还是很受尊重的,毕竟那世界数学猜想——戴尔猜想是张烨一手解开的,这在好多数学工作者眼里是得仰望的存在,张烨也确确实实是共和国掰着手指头都能数的出来的仅存的几位世界级数学家之一,是共和国数学界的精英,潘杨邀请张烨来数学命题组,没有一个人有异议,都觉得是正常的,不管张烨年纪多大,可人家的数学水平就在那里活生生地摆着,他们数学命题组七八个人加在一起再算上北大数学科学院的潘院长,所有人摞在一块的数学水平估摸也比不上张烨,谁都得服气。

    很快,大家就聊到了正事。

    “这题就不行。”

    “嗯,这种题含金量不大,上面的意思是不能这么出了。”

    “咱们出了一个月的题,大部分都得废掉了?唉。”

    “抱怨也没用,慢慢来吧,我刚才那道题我给你们看看,这个难度应该还可以,你们看看有没有漏洞。”

    “这个不行。”

    “嗯?怎么了?”

    “如果是问答题还好,可这是选择题,你把选项代入回去,就太简单了,这题放在前面还凑合。”

    “唉,真不好出啊,而且时间太紧了。”

    “满打满算,也就不到三天时间了。”

    “其他命题组那边估计也乱套了吧。”

    张烨也很快投入到了工作中,他没怎么言,只是听着大家讨论题目,他得先熟悉一下工作,比如出题范畴,比如出题方式,等等,不时也问潘杨和其他同事几句,想尽快了解一下这个世界的高考数学题,最后他现,这世界的高考题和考题范畴,跟他那个地球也差不太多,唯一区别的可能就是题目的分数啊顺序啊等等一些小差别,知道了这一点,他就放心了。

    张烨道:“潘院长,我拿几张卷子回去研究研究,之前大家第一版定下来的考题,我也要一份。”

    潘杨说道:“好,都是现成的。”

    一青年组员道:“张教授,这回看您的了。”

    张烨赶紧摇手,“我就是过来陪衬的。”

    潘杨却道:“你可别陪衬,数学组还指望你的题呢,这次的数学命题,我之前已经跟大家沟通过了,主要以你为主。”

    “哈?”张烨道:“怎么以我为主啊?不是大部分题目你们出,我就负责几个难度大的题吗?”

    潘杨微笑,“你张烨的大名那是在世界数学领域都排的上号的,你既然加入数学命题组,试卷难道还能以别人为主?谁也不好在你前面挂名啊,也没有这么挂的,所以你也别矫情了,这次对外公布的数学组出题人,你名字肯定挂第一个,试卷的大部分题目,也得靠你了,这一点,我和高招办碰过头,那边也是这个意思。”

    张烨汗道:“您倒是真使唤我啊,这么多题我一个人就算出一半,也费劲吧?而且语文组那边我也得去呢。”

    一个数学组的人愣了愣,“去语文组干嘛?”

    张烨说道:“我也答应去语文命题组帮忙了。”

    一人失声道:“您还能出语文题啊?”

    潘杨:“……”

    其他组员:“……”

    汗!人家怎么不能出语文题啊,这些数学工作者们此刻才突然想起来,张烨可不仅仅是个数学家,他可不只是只有这一个身份啊,人家还是正儿八经北大中文系的讲师呢啊,语文命题组找到他也不奇怪,而且现在想一想,张烨对历史也是十分精通的,历史命题组如果找到他也是正常的,人家张教授跟他们这些一辈子和数学教育打交道的人可不一样,张烨的路子……比较宽!

    潘杨道:“那你自己调配好时间吧,语文组那边我不管,反正咱们数学组这里,肯定得按时完成进度。”

    张烨道:“成,我尽力,那我先去语文组那边看一眼。”

    潘杨点头,“行,你先熟悉工作,明天早上九点之前在这边碰头,题目的事大家再继续讨论。”

    “好,晚上我试着写几道。”张烨说罢就告辞离开。

    他跟人问了问语文组的位置,便自己找了过去,准备也先跟那边打了招呼,拿几份卷子研究一下。

    语文组的门开着。

    里面同样有不到十个人在讨论试卷,不过没有数学组那么激烈,大家说话声音都比较小,里面还算挺安静的。

    张烨一进去,就看到了一个熟人,而且是老相识了,关系一直特别好,“苏老师!”

    北大中文系讲师苏娜猛然间一回头,错愕道:“张老师?”

    “你也在呐?”张烨一想也是,北大在中文方面是国内排名第一的高校,有中文系的老师在也不意外。

    其他人听见声音,也都看过来。

    咦?

    张烨?

    这不是张烨吗?

    语文组的众人又是一愣!

    苏娜立即迎上来,“你怎么来了?”

    张烨笑道:“数学命题组那边找我帮忙,就来了,对了,语文组的于组长在吗?常主任让我来了以后找一下他。”

    苏娜怔道:“找于组长?”

    这时,后面一间办公室的门开了,一个四五十岁的中年人出屋,“张老师来了,我就是于凡。”

    张烨和他握握手,“你好。”

    于组长道:“去数学组了吗?”

    “嗯,去了。”张烨道。

    于组长点头,转身对其他语文命题组的同事道:“我说一下,今天开始,张烨老师正式加入语文组。”

    众人闻言,好多人脸色都不太对劲。

    于组长又对张烨道:“我给你介绍,这是廖齐廖老师,清华的,这是李蕊老师,人大的,这是马奇老师,师范的,这是苏娜老师……哦,苏老师不用介绍了,你们都是北大中文系的,肯定认识。”

    苏娜笑嘻嘻道:“张老师,欢迎啊。”

    张烨假模假样地跟她握了下手,“谢谢苏老师。”

    至于其他人,则都不是那么热情,甚至很多人连上来跟张烨认识一下或说两句话的心思都没有。

    于组长也看出这些教育界或文学界老学究可能跟张烨有矛盾或是有分歧,也没多说什么,直接让苏娜带张烨熟悉熟悉工作,他自己又回了办公室。

    在语文组,张烨并没有得到在数学组那边的尊重,原因很简单,可能就是因为文人相轻吧,张烨年纪小,资历浅,在北大也就工作了一个学期,后来还被停职了,还跟文学界和教育界的同行生了无数次的斗争和一些骂战,同行里跟张烨关系好的肯定有,比如苏娜,但跟张烨关系差的显然更多,有些文学教育界的人士甚至都没和张烨见过面,就早都把张烨恨上了,张烨这厮可没少得罪人,自然,看到张烨居然加盟了语文命题组,很多老师都是不服气的也看不上他的。

    他们底下里窃窃私语。

    “他怎么来了?”

    “不知道啊。”

    “老于怎么想的啊?”

    “会写几诗,就能来出高考题了?”

    “太草率了,他不是因为骂人被停职了吗?”

    “当初他提的《红楼梦》的争议现在还在呢,很多人都在质疑,这样一个学术不严谨的人,怎么能让他来出高考题?”

    “张烨的数学水平我承认,是,你在数学领域是牛-逼,你担任数学组的第一出题人也没人有争议,可语文不一样啊,这需要中文水平的严谨也需要对语文教育的了解,这不是一个从业刚半年的老师能做到的!”

    在数学领域,张烨的成就一目了然,因为一道题目或者一个数学猜想,你解开了就是解开了,你解不开就是解不开,水平层级很清楚,根本不需要多说什么,这谁都得认可。但在语文文学圈子里,界限就比较模糊了,武无第二文无第一嘛,这里面是很难分出高下的,你写的东西再没人看,再不受关注,专家和文学奖评委会认定你好,那你就是好,你资历就高,反之,你写的东西再多人看,再受关注,业内人士就是不认可你,就是挑你的毛病,那也没办法。

    张烨现在就是这么个情况,因为得罪的人太多了,在文学领域这一块,他作品的争议也一直很大。

    年纪轻。

    没拿过奖项。

    业内存在争议。

    就这三点,就注定了张烨在文学圈的尴尬位置,喜欢他的人觉得他是共和国文学界新生代的领军人物,不喜欢他的,觉得他是文学界的害群之马,想方设法要将他排挤出去,一直如此。

    张烨对他们的反应并不意外,呵呵一笑而已,把自己该干的活儿干了,他也没打算跟这帮人有什么交集。

    又跟苏娜聊了一会儿,了解了一下情况,张烨便拿了一摞试卷样卷,自己回了在二号楼的单人宿舍,优哉游哉地往床上一躺,开始一页页地研究起了那些卷子,期间也会翻一翻高中的语文数学课本。

    其实张烨心里早都有了主意,突然临时推翻这一批高考试卷要加大难度,对别的命题老师们来说可能很难,可能根本无从下手或者时间不够,但对张烨来说却并不是多大的事儿,只要搞清楚了这个世界的高考状况和出题范围,这些事在张烨看来是易如反掌的,因为这厮脑子里别的东西可能没有,但高考试卷却是一堆一堆的啊!

    o9年江苏试卷。

    1o年河北试卷。

    11年上海试卷。

    要多少有多少,连九几年的高考卷子张烨都做过啊,他也是参加过他那个地球高考的人,做过看过的考高卷子,没有一百也就几十份的,他现在要做的,就是找到一些合适的难度大的题目有效地拼在一起!

    拿起笔,张烨开始试着出题了。(未完待续。)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