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我真是大明星 > 第541章【秋后算账!】
    家里。

    饭桌上,一家三口正吃饺子呢。

    广电布新劣迹艺人名单的消息,张烨是被大妹妹打来的电话告知的,才知道出了这么一档子大事,于是赶紧上网一看,顿时乐了。

    老妈问,“你妹妹找你干嘛?”

    张烨笑道:“广电给我解禁了。”

    “什么时候的事?”老妈一听也放下了筷子。

    “就刚刚,现在名单上没我了。”张烨心情极高,拿起筷子呼哧呼哧地连塞了两个韭菜馅儿饺子进了肚子。

    老爸也不吃了,道:“那就是说,今天开始,你上电视也好,做节目也好,出版也好,都没人管你了?”

    老妈开怀道:“那当然了,都解禁了谁还管的着啊!太好了,这都多少天了,总算是给我儿子放出来了啊,小烨,是不是吴局长帮的你?”

    “肯定的啊。”张烨道。

    老妈敲了下桌儿,“这个吴局长还真够意思!你回头叫人家过来吃饭啊,我亲自下厨,好好感谢感谢人家。”

    老爸插嘴道:“你快得了吧,人家吴局长是多大的官儿,怎么会来咱们家吃饭,人家差你这一顿?”

    “这倒也是,还真请不动。”老妈说道。

    老爸看向儿子,“回头记得谢谢人家吴局长。”

    张烨嗨道:“我懂,您俩甭管啦。”

    ……

    下午。

    刚解禁,就有电话找来了。

    号码不认识,那边的人是个女声。

    “喂,请问是张烨张老师吗?”

    “是我,您哪位?”张烨回了自己卧室接电话。

    “张老师您好,我叫李梅,我是东方出版社的。”对方语气里透着些小心翼翼的色彩,年纪应该不大。

    张烨恍然,“出版社?哦,有事吗?”

    李梅拿捏了一下语气,细声道:“是这样,我想先问一下,您《悟空传》的版权还在手里吗?我们刚刚开完会,特别特别想做您这本书,不知道我们有没有这个荣幸能跟您合作,嗯,对我们出版社您可能不太了解,我稍微您跟唠叨一句,我们在业内可能谈不上那么有名气,规模也不如京城教育出版社等地方,但是我们的资金和宣传,却绝对不比任何一家大出版社差,《悟空传》您如果交给我们做,我可以跟您保证,我们肯定会用最大限度的资源去宣传和运作。”

    张烨笑道:“版权是还没卖,不过我想先等等,不着急呢。”

    “张老师。”李梅焦急道:“您有时间的话咱们能不能见面谈一谈?我知道您忙,什么时候都可以,紧着您的时间。”

    张烨推了,“再说吧。”

    这个电话刚挂,华南出版社的人又打过来了。

    是个男同志,“张老师,我们看了你的新小说,非常喜欢,能不能谈一下《悟空传》的简体版权?”

    张烨依旧道:“今天不谈了,再说吧。”

    那人立即道:“价格你可以提,我报给上面,如果行就签约,我们会马上投入宣传,帮你这本书造势,现在全国关于你的话题这么多,正在热度上,我们想趁着这个热度售《悟空传》,销量肯定能上一截,如果拖下去降了热度……就太可惜了,你看合适的话咱们能不能见一面?”

    张烨留着余地说话道:“我再想想吧。”

    那人道:“好吧,你如果有出版的意思,请一定先联系我们,在业内我们不敢说第一第二,但肯定是最专业的老牌出版团队了。”

    一连四五个电话,都是出版社的。

    张烨全敷衍了几句,都挂了。

    还有一些出版社可能没有张烨的联系方式,就都通过微薄私聊啊,贴吧啊,等等方式来留言,都表示想要出版《悟空传》,有的出版社还想买下已经因为违约被退回到张烨手里的《鬼吹灯》版权以及《张烨文集》的再售版权,甚至还给出了报价,有多的,有少的,不一而足。

    张烨这边则没有回复,不是他不想出版,他现在也没什么钱了,还等着这米下锅呢,但是经过了之前那档子事,张烨对出版社的信任度大打折扣,以前跟他关系很不错的两家出版社,这回一出事,封杀令一下,一个个都找到了张烨要违约金,落井下石的嘴脸一览无余,张烨虽说也理解他们,毕竟广电是他们的上级部门,管着他们呢,他们不能不执行,但张烨心里当然是不舒服的,尤其对京城教育出版社,他更是把这笔账记着呢,就算你们事出有因,就算你们是迎合上级部门,可那也没有要几百万违约金的吧?呵,这是把事情做绝了!

    结果,说曹操曹操就来。

    两点多的时候,京城教育出版社的总编辑张魁打来了电话,一上来就自爆了家门,表明了身份。

    张烨笑了,“找我有事啊?”

    张魁就是那次和张烨讨要违约金的倡议者,那一回之所以把事情做到了这种撕破脸的地步,主要还是封杀令的原因,他们出版社认为张烨肯定会从娱乐圈消失了,再也不可能出现,这才想着最后捞一笔,也是稍稍挽回一点损失,毕竟很多已经印刷出来的《鬼吹灯》被下架了退了回来,可实际上,他们出版社都知道,他们并没有什么损失,反而还赚了不少,《鬼吹灯》的叫座程度可不是一般二般的,他们最后收要违约金的行为,其实就是在榨干张烨的最后一滴血,想榨干他最后的价值。

    可谁曾想,事情的展却出了张魁他们的预料,张烨在封杀之后不但没有离开公众的视野,反倒人气暴增,天天出镜,甚至在两个小时之前,广电居然把张烨的名字从劣迹艺人名单上撤掉了,这显然太让张魁意外和没想到了,早知道这样,他当初肯定不会把事情做得这么绝啊!

    张魁心里转过很多念头,嘴上却呵呵笑道:“张老师啊,以前咱们可能有一些误会,其实啊,我们那时索要的违约金,就是给上面一个交代,你应该能理解的,很多事我们也身不由已,那时的封杀令可是有史以来最严重的一次,谁都不敢怠慢,呵呵,现在可好了,恭喜张老师重返娱乐圈,我们早就猜到了,以你的本事和能力,早晚都会回来的,咱们啊,又可以继续合作了。”

    张烨似笑非笑,“继续合作?”

    “嗯。”张魁自说自话道:“上次那三百五十万的违约金,就是走一个形式,走一个过场,现在你解禁了,违约金自然可以还给你,《鬼吹灯》的版权,出版社会重新签回来,你的新作品《悟空传》,咱们也继续合作,联手好好把《悟空传》宣传一番,把它做起来,这件事我会亲自负责。”

    这意思,张烨听明白了。

    这京城教育出版社是要他《悟空传》的版权,只要自己把《悟空传》的出版交给他们出版社,他们就会退回之前的违约金,并且还要继续拿回《鬼吹灯》的简体版权,换句话讲,如果张烨新书不签给他们,如果《鬼吹灯》的版权也不重新拿给他们,那三百五十万违约金,自然也就不会退回了!

    这是在拿钱吊着张烨,想逼他签约!

    张烨还琢磨着什么时候找他们秋后算账呢,没料对方竟然先找到自己了,还来了个威逼利诱?还想要他新书版权?

    哈!

    张烨直接道:“张编辑,知道你们当初要三百五十万违约金的时候,我为什么想也没想就给你们打过去了吗?”

    “嗯?”张魁一怔,其实这件事也是他们出版社一直以来纳闷的,按理说换了任何人,也不可能这么痛快答应啊,要不然不给,要不然就讨价还价,从没见过张烨这么痛快就给钱的。

    “因为啊。”张烨道:“你们出版社将要面临的损失,会远远过这三百五十万元!所以我当时给的痛快,给的愉快!”这货就是有仇必报的性格,当初他被京城教育出版社穷追猛打到了那种地步,不还回去显然不是张烨的风格,吃了我的,我不用你吐回来,我也不差这点钱,我会让它拦在你肚子里,一辈子难受!

    张魁沉了脸,显然是不信的,还损失?他们能有什么损失啊,就算谈不下来《悟空传》,他们也顶多是赚不着这份钱了,怎么会有损失?呵,莫名其妙!

    电话挂了。

    ……

    另一边。

    京城教育出版社。

    张魁一笑了之,开始处理今天的工作,根本没把张烨的话放在心上,少了本《悟空传》是很可惜,但他们出版社不会因为签不下这本书就不转了。

    然而,事情明显没有张魁想的那么简单,他万万没想到,张烨的话竟然马上就应验了,而且来得这么快!

    一个小时以后,京城教育出版社接到了上级部门的整改通知和一份让人心惊肉跳的审查通知单!

    整个出版社大乱了一片!

    “怎么会啊!”

    “什么?这……”

    “为什么会这样子!?”

    他们出版社的十多本出版物都被勒令下架了!

    《寡妇的春天》。

    《乳》。

    《唐大章相声合集——音像制品》。

    《相声精选一百部——音像制品》。

    等等等等,全都被砍了,而且里面绝大部分都是刚刚售的,甚至唐大章的相声合集是他们刚刚买下来的版权,刚花了很多资源经费宣传,光盘都刻出来了,包装都做好了,还没来得及售啊,怎么说禁就禁了?他们看了一下上级部门给出的批示,有些是因为小说内容涉及敏-感信息,有些是因为相声段子里涉嫌抄袭和违-禁字眼!

    紧急召开会议!

    出版社的高层全都来了!

    张魁这回是真急了,“怎么搞的?真有这种问题?”

    一个女副总编辑焦躁不安道:“我刚才让人查了一下,上级给出的下架原因,确实是存在的,但是情况非常轻微,而且……以前这种程度的东西都是没事的啊,其他出版社都在做啊,怎么这次突然审查了?”

    另一个人问,“其他出版社呢?接到下架通知了吗?”

    一个青年道:“我刚问过了,其他地方都没事,收到整顿通知和大规模下架通知的,就是咱们出版社!”

    众人愕然,“这……”

    张魁大声道:“马上联系一下,跟上面沟通一下,看看能不能有缓和的余地,这批小说和音像制品绝对不能下架!这个损失,任何一个出版社都承受不了!必要的时候可以按照上面的规定删节一些片段,但必须得保证正常上架销售!”

    有个负责这件事的中年人立即就去公关了,可是十分钟后他回来了会议室,却是一脸的低沉。

    一高层道:“怎么样了?”

    那负责人吸气道:“不行,那些被点名的作品必须下架,修改也不行,没有任何商量的余地,而且……今天就要立即执行!”

    张魁懵了,“修改也不行?”

    那负责人摇头,“具体什么时候能再审批通过,需要等通知,不过有个熟人偷偷告诉我,让咱们不要抱太大希望。”

    张魁怒然拍了桌子,“凭什么!”

    一中年编辑道:“这不是欺负人么!”

    “上面新换了领导,新官上任肯定是要有所动作的,咱们这是……被抓了典型了?可是,为什么偏偏是咱们啊?”

    会议室里一片压抑和抱怨声,所有人都慌了神!

    这可是十几个优秀作品啊,尤其那些相声合集,经过这次相声大赛后,虽然大赛被停播了,可是因为张烨那越了这个时代的精彩相声的出炉,居然将整个相声产业都带上了一个台阶,越来越火,越来越受关注,于是他们花了大价钱想借着东风做一批相声音像制品,结果现在还没销售一张光盘,就被禁了?这对他们京城教育出版社来说,简直是噩梦一样的消息!

    完了!

    这次赔大了!

    光算一算这些压在手里的作品和光盘,损失就过百万了,这还是小头儿的,还有压下来的版权,还有宣传费,还有动用的那些资源,这个损失已经是不可估量了,几百万都不止!这是要损失上千万了啊!

    而且不光是金钱上的损失,名声、信誉、他们出版社的金字招牌,也定会一落千丈,想也知道,这次事情绝对会让他们流失大批量的作者。为什么?因为人家别人的出版社都什么事也没有,都好儿好儿的,就你们京城教育出版社有问题?被审查部门禁了这个禁了那个?这明显给作者们一种不安定的感觉啊,大家会以为你们出版社公关不到位,在你们这里出版太危险了,今天砍了别人的相声光盘,明天会不会就砍了自己的作品?下部作品可能就不找他们签了!所以,这种信誉上的损失,简直比金钱上的损失还要严重无数倍,这是撼动了他们的根基啊!

    损失何止是惨重??

    那女副总编辑忽然一愣,“这件事,会不会和张烨被解禁有关?咱们出版社当初对张烨可是有点下手太狠了。”

    “张烨?”

    “是他?”

    “对啊,新领导以前可就是北大的!”

    “真是张烨在秋后算账?他怎么会有这个能量啊!”

    有几个人气急的很!

    张魁这会儿也想到了张烨那个电话,想到了张烨放下来的“豪言”,现在想想,张魁的心都凉透了,他不知道这件事是不是张烨谋划的,但他清楚,这件事绝对和张烨有关系!

    那女副总编辑叹了口气,顿了顿,又叹了一口,“我当初就提过建议,应该留一线余地的,就算张烨被封杀了,那也不能……他这个人太邪门,从来都不能用常理度之的,唉,现在说什么都晚了。”

    那次所要巨额违约金,确实是他们出版社不太地道,现在看来,他们出版社可能真的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因为他们把事做绝了,导致现在连回旋的余地都没了!

    “怎么办啊?”

    “真要都下架了,咱们就没资金再运作了啊,这些损失也补不上了,过段时间,作者肯定大批量流失!”

    “该死!”

    “张总编,您想想办法啊!”

    缺口补不上,他们这些人都要担责任的啊!

    张魁一句话都没有说,他知道根本没有办法了,此时此刻,他的心里也生出了一丝后悔的情绪,一念之差,竟然给他们出版社带来了毁灭性的打击,他的前程可能也会因此断送,不用问也知道以后总编辑的位置肯定是要换人了,造成这些的因果,就是那三百五十万违约金?现在想来这你妈算什么钱啊!才三百五十万!这是任何一家大型出版社都不会太放在眼里的钱,结果就因为这个,他们现在的有形损失和无形损失加起来……可能要十倍十几倍地出那笔钱了!

    值吗?

    肯定不值啊!

    可是在前段时间43号文件刚下达的时候,谁能想到张烨竟然没受影响,现在又重回娱乐圈了啊!早知道这样,跟他要什么违约金啊,跟他要什么钱啊,如果在那时候雪中送炭,不但他们出版社不会遭受如此大难,那本《悟空传》的新书肯定也会签给他们出版社了,肯定会让他们大赚一笔的。结果他们呢?早早了结了跟张烨的关系,还落井下石了一把,导致现在变成了如此局面!

    张魁又一次狠狠拍了下桌子,开口道:“尽量找回损失!”

    “你的意思是?”女副总编问道。

    张魁狠了脸,道:“版权费,能收回多少收回多少!”

    ……

    另一地。

    唐大章正在家里看电视,铃铃铃,电话来了。

    “喂,唐老师,我是京城教育出版社的小岩啊。”

    “哦,呵呵,小岩你好,找我什么事?相声集要销售了?”

    “不是,呃,您的相声集出了点问题,上级有关部门已经做了下架通知,所以……所以我们联系您,是想谈一下当初版权费的事情。”

    “下架?”

    “是的,刚接到的通知。”

    “你们想要回版权费?”

    “对,我们……”

    “没有出版是你们的问题,跟我有什么关系?”

    “毕竟是您的作品出了问题,这才导致的下架,不可能让我们出版社一家承担全部损失啊,你说是不是?”

    “这件事不用提了,不可能。”

    “唐老师,您也是相声界的领军人物,这……”

    “我说了,这跟我没关系,版权费不可能退给你们。”

    “合同上有写明这种情况,您要是这样的话,我就只能跟法务部门说了,只能交给律师来解决了。”

    “好啊,我等着!”

    挂了线,唐大章黑着脸一阵闹心,这些天他是不是没看黄历啊?怎么这么走背运?中午刚知道张烨被解禁的消息就让他心情大坏了,这下又来了这么件窝心的事!可能还要打官司?靠!我这些天是招谁惹谁了啊!

    与此同时。

    又有一些被京城教育出版社买了版权的相声演员们6续收到了电话,要求他们返还当初的版权费。

    唐大章的一个徒弟:“什么?不可能!”

    之前抵制过张烨的一个老相声演员,“想都别想!”

    还有那诸如《寡妇的春天》的作者,也是在文学界中一直质疑张烨的一个作家,这回也在下架名单上,本来新书被禁就够赌气的了,现在出版社竟还要他退回预交的稿酬?他当然不答应!

    各方骂战!

    各种撕-逼!

    京城教育出版社和唐大章等人打起来了,这件事还在当天下午就上了一些自媒体的新闻,有些报纸在不起眼的角落上也刊登了,听说都闹到要打官司的地步,估计一时半会儿也打不完了。

    ……

    家中。

    张烨也看到了这几则新闻,见这帮当初都找过自己麻烦的主儿现在却扯着嗓子对骂,你咬我我咬你的,他也是摊了摊手,然后就不再关注了,觉得太没有意思,哼哼着小曲儿坐到电脑前面,继续写《悟空传》的番外。

    这笔账啊,算是跟他们算清了!(未完待续。)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