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我真是大明星 > 第517章【一篇《马说》又战数学界!】
    各方表情各异。

    众人情绪不一。

    一面题板,几个孤零零的孩子,场面有些凝重。

    辛雅看向他们,开口说话了,“玲玲,磊磊,都回来吧。”

    黄玲玲回头,对辛雅道:“辛教授,我,我还想再试试!”

    后面一个南大的数学教授语气不太好道:“都回来,那不是你们这个层次能做的解算,涉及到的全是高等数学知识,你们学都没学过!”

    黄玲玲低低头,继续做题。

    黄磊磊说道:“老师,让我姐姐试试吧。”他知道姐姐是在自责,犯了的错,姐姐是想自己弥补回来。

    汪一鸣叹息道:“别试了。”

    韩何年也看了眼黄玲玲几个人,见到他们主办方这边的团队已经被各个国家的数学家和参赛选手们看笑话了,成为了美-国-人的笑柄,他就一阵来气,本来就输了比赛,又被老美拱着火呢,现在黄玲玲他们还上去丢人现眼,在所有人面前出他们的丑,韩何年便喝了一声,“试什么试!还不够丢人啊?都给我回来,那么简单的比赛题目都解不开,都能出错,还想什么世界数学猜想?真有那个闲工夫,自己回去下工夫把基本功练好!”

    黄玲玲停笔,写不下去了。

    那些队员们也低着头不说话。

    吴则卿微微抬眼,看了韩何年一眼。

    她旁边的一个数学界的权威教授也摇头叹气,道:“这几届的孩子,天赋越来越差,好苗子太少了!”

    黄玲玲抿嘴吸吸鼻子,“对不起,都是我的错。”

    那老教授道:“这次不怪你们,天赋这东西,谁也说不好,有的孩子天生就是做数学的料子,一点就通。一学就会,有的孩子,怎么教也是有限度的,会有一个自己潜能的极限。到了这个极限就再也进步不了了,有些天赋可能就是天生的东西,求之不得啊,你们已经很努力了。”

    听老教授评价自己等人天赋不够,黄玲玲头低的更深了。倔强的小手儿紧紧攥住,越来越愧疚。

    一数学界的妇女道:“明年换一拨孩子?”

    老教授点头道:“这一次,好好跟各个中学找一找,都动起来,我就不信没有好苗子了。”

    另个中年教授也道:“明年的国际青少年数学大赛是肯定不能再输了,回去以后我也动员动员,找找更有天赋的孩子。”

    韩何年说道:“难啊。”

    辛雅看看那些孩子,道:“再难也得找出来,只要有那种真正的优秀苗子,我拼了命也能把他带起来。”连续的国际大赛失利。也让她心情很差,这些孩子确实是万里挑一的,不能说不好,可比起其他国家的那些真正有天赋的孩子,还是差了那么一点点,这次比赛就看出来了。

    韩何年咂嘴。

    老教授唏嘘道:“千里马难寻啊。”

    他们声音虽然不大,但很多人都听到了!

    黄玲玲偷偷抹眼泪。

    其他小队员们也面色低落,原来,他们不是最好的,原来他们不是天才。比很多人都要差!

    好多游客们听了,都觉得这话刺耳!

    哈!

    千里马难寻?

    张烨看着黄玲玲和黄磊磊等人,想到了自己刚刚就因为算快了一点,就被这帮数学界的教授精英评价为作弊。评价为靠计算器答题,连证据都不看就直接给他定性了的事情,再想到这些放弃了青春、抛弃了几乎所有休息时间每天训练、为了国家而战的孩子们,输了比赛后,团队的老师们非但不安慰,反倒评价他们天赋不行?嚷嚷着找不到好苗子给他们?

    可笑之极!

    张烨听笑了。是真的笑了,顿时从人群中挤了出来,“自己没本事教好学生!还在那儿唧唧歪歪个屁!”

    这一声,所有人都错愕地看了过来。

    这谁啊?什么意思?怎么上来就骂人啊你!

    辛雅眉头一皱,看了吴则卿一眼,这不是老吴的绯闻男友吗?他怎么过来了?这是要干嘛啊?

    黄玲玲讶然地看了过来。

    那老教授和韩何年等数学家们也一侧头找到了说话的人,一看是那个之前拿计算器作弊的北大老师?

    韩何年恼道:“说什么呢!”

    老教授见有人捣乱,登时道:“把人轰走!”

    几个维持现场秩序的保安一听,就要过去。

    可这时,吴则卿说话了,微笑道:“我看谁敢。”

    老教授脸色一变,“吴校长!”

    保安吓了一跳,又都停下了。

    国内的这些数学家们听到吴校长这话,都是愣在了那里,不明白吴校长什么意思,就算这人是北大的老师,也不能这么来捣乱啊,这还有记者媒体呢!

    辛雅无语,也顾不得老吴的面子了,“这位老师,你说谁教不好学生?”

    张烨盯着她直接道:“我说你们呢,还口口声声说孩子们在这儿丢人?我看丢人的是你们!”

    老吴的闺蜜?

    滚蛋吧!今天他妈爱谁谁!

    一个青年数学家冷笑道:“你一个连算都去拿计算器作弊的人,还说我们丢人?你怎么这么逗?”

    张烨笑着反问道:“你怎么知道我作弊了?”

    青年数学家道:“你一中文系的老师,会算吗?”

    张烨再笑,“谁规定教中文的就不会算?就不懂数学?你们看人,看事儿,都是不管事实全按照自己想象中的推理看待吧?就你们这样的德行,也叫为人师表?你们一辈子也教不好学生!还千里马难寻?扯什么淡啊!世有伯乐,然后有千里马!千里马常有,而伯乐不常有。故虽有名马,辱于奴隶之手,骈死于槽枥之间,不以千里称也!”他是张嘴就来,草稿都不打!

    这是什么?

    古文?

    这段话一出,所有人都呆住了!

    老教授和韩何年等人听得一怒,奴隶?仆役?

    游客们却都觉得很顺耳,看着那些教授左一句右一句地批评那些尽了力的孩子们,他们就来气,顿时感觉这戴口罩墨镜的年轻人说的太好了,只不过,这个画面怎么有点眼熟呀?这嗓音,怎么也有点耳熟呀?

    张烨看着这些数学界的教授和老师,一字一句冷声道:“马之千里者,一食或尽粟一石。食马者,不知其能千里而食也。是马也,虽有千里之能,食不饱,力不足,才美不外见,且欲与常马等不可得,安求其能千里也!”

    不会教!

    不懂培养!

    谁能跑得快?

    说到这里,张烨不断冷笑了起来,声音一声比一声高,每一句都在质问他们,“策之不以其道!食之不能尽其材!鸣之而不能通其意!执策而临之!曰:‘天下无马。’”

    这一瞬间,全场都安静了!

    “呜呼!”张烨嘲笑道:“其真无马耶?”他瞥着老教授和辛雅等人,“其真不知马也!!”

    天下找不到千里马?

    放你的屁!

    是你们不识马!

    一篇他那个世界语文课本上声名远播的《马说》,张烨把这些数学界的教授都给骂了一遍!

    蓦然。

    游客中炸了锅!

    “北大?老师?”

    “中文系?”

    “这篇古文?这个背影……”

    北大中文系的老师,还是这种骂人就揭短打人就打脸的人民教师,还能随口就说出这种谁都没听过但却一听就满身起鸡皮疙瘩的惊世文章的……全世界翻腾着找似乎也只有一个人,除了他以外没有别人了!

    一个青年游客震惊道:“啊!是张烨!”

    张烨见被人猜出来了,也不藏着掖着了,直接将口罩墨镜摘掉,露出了他一脸淡然的表情。

    “我靠啊!”

    “是张烨!”

    “天啊!真是张烨老师!”

    人群沸腾了,加上那篇《马说》的铺垫,有人甚至激动得嗷嗷叫!

    “骂得好!”

    “这些教授就是不识货!”

    “自己没本事,比赛输了,还把责任全推给孩子了?责任全都是孩子没有天赋没有本事?你们怎么不去死啊!孩子们压力多大啊,人家小女孩都哭了,你们还在旁边唧唧咕咕地说啊说啊说!”

    “对!支持张烨!”

    “张烨老师虽然嘴巴脏点,老爱骂人,可人家说的话就他妈是有道理!比起你们这些满口为国为民为教育的,在我心里,张烨老师比你们为人师表多了!这段千里马和伯乐的说法我真是第一次听!太惊艳了!”

    “张烨老师才华逆天啊!”

    “孩子们别哭了,不是你们没天赋,你们是好样的,都是好样的!”

    “没错,不哭,让张烨给你们做主,这货专业打脸一百年的外号可不是白叫的!一般人骂不过他!”

    “没想到今天能跟颐和园看见张烨!我激动啊!张老师一直是我偶像啊!我居然亲眼见证了偶像的新作品问世!”

    “顶张烨!千里马这段说得好!真长知识啊!”

    媒体记者们也一下子精神大振,一个个打了鸡血似的围上去摄像拍照,刚跟相声界开战过后,张烨又和数学界开战了!?

    噗!

    有几个早就跟张烨打过交道采访过他的京城记者都忍不住乐了出来!

    张烨就是张烨啊!

    一天不惹事,这货就闲不住啊!(未完待续。)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