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我真是大明星 > 第488章【这才是相声啊!】
    上来就损人!

    出场就开骂!

    而且连一点铺垫都没有,张烨瑕疵必报的流-氓性格在这一刻展现的淋漓尽致、光彩。

    场内也好,场外也好,观众们都激动了,一个个打了鸡血似的瞪着眼珠子无比期待,就这个开场,已经太让人惊艳了,他们有一种感觉,以张烨那货的臭脾气,接下来要说的绝对更加打脸。坐在家里看11套网络直播的人们顿时呼朋唤友,越来越多的人围观在网络直播上,兴奋极了!

    “快来看啊!”

    “老常,快上网!”

    “打脸张重出江湖了!”

    “央视11套官网主页直播!快看!”

    “昨天集体抵制他们的那事儿,张烨和姚建才反击了!”

    “啊哈,唐大章的两个打头阵讽刺张烨的徒弟已经血染当场!被骂了!我有预感,《我要反三俗》绝对是神作!”

    ……

    台上。

    张烨揭过了上一个包袱,看向姚建才道:“我很喜欢你们这个行业,好好干,为人民服务,给大家带来欢笑。”

    姚建才点头,“那是应该的。”

    张烨道:“为什么大伙儿喜欢相声呢?”

    “为什么?”姚建才问。

    张烨道:“因为相声是一门来自民间的艺术。”

    姚建才:“是这样的。”

    张烨道:“讴歌了百姓。”

    姚建才:“嗯。”

    张烨眨眨眼睛,道:“所以我很希望你们群殴嘛。”

    观众都笑!

    姚建才嘿道:“群殴?我们打群架啊?”

    张烨纠正道:“不是不是,我的意思是不是要你一个人讴歌,你们一群说相声的一块儿讴!”

    姚建才呵道:“一起讴歌?怎么这么变扭啊。”

    这包袱又把相声演员给捎带进去了,观众们喜闻乐见极了,有人送出笑声,有人出起哄的“咿”声!

    张烨道:“反正我就是很喜欢相声。”

    姚建才:“喜欢好啊。”

    张烨笑道:“这是劳动的诗歌啊。”

    姚建才狐疑,“怎么又成诗歌了?”

    张烨嗯道:“我平时也爱写一写诗。”

    姚建才感兴趣道:“有作品吗?”

    “不太成熟。”张烨谦虚。

    姚建才:“呵呵,您可以说一说,我们听听。”

    张烨道:“行,那大家指正一下。”

    姚建才点头,“我们欣赏一下。”

    清了清嗓子,张烨一沉吟,非常投入感情地朗声道:“宣-武-区的天,是晴朗的天,通-州-区的人民好喜欢。”他挥起手动情道:“远望丰台高声喊……”嗓门登时一高,“我爱你……海淀!”

    宣武,通州,丰台,海淀,这是京城的几个区县名字,这诗从张烨嘴里一说出来,观众们顿时前仰后合!

    “哈哈哈!”

    “哎呦!”

    “您看着丰台喊什么海淀啊!”

    姚建才也相当无语,“这什么诗啊。”

    张烨咦了一声,“你没听出其中的深意吗?”

    姚建才道:“没听出来,什么深意?”

    张烨严肃道:“这诗虽然写的不大,但是意义深远,它体现了京城人民的亲密合作,体现了各区县之间的团结友爱!”

    观众已经在大笑了!

    姚建才摇头,“没听出来。”

    张烨认真道:“迎接全运会。”

    姚建才:“没瞧出来。”

    张烨:“百姓们为了实现四化,为了让中非论坛顺利召开做贡献,嗯,它是反映这么一个意义!”

    姚建才汗道:“哪儿有这层意思啊!”

    下面人都笑抽了,你这诗跟全运会跟中非论坛有个屁的关系啊!曲艺界的人刚说完你相声低俗没含义,你就来了这么一出?哈哈哈哈!大家都听得出来,张烨这是讽刺那帮人呢!

    张烨瞪着姚建才,横道:“我说有就有!我认为它是它就是!”

    姚建才懒得搭理他,“行行行,那就这么回事儿吧。”

    张烨说:“记住了,做个演员要为人民服务。”

    姚建才道:“这我们知道。”

    张烨:“要高雅!”

    姚建才:“高雅?”

    张烨高谈阔论道:“一定不能三俗,要有品位,要上‘凳’次!”说着,还踮着脚往上挺了挺!

    姚建才赶紧拉住他,“你再摔着,赶紧下来,那是上档次!”

    观众全噗的一声!

    张烨郑重其事地摇头:“上当不可以,上当就一次,我们要上一个‘凳’次!”

    姚建才无语:“还‘凳’次好吧‘凳’次就‘凳’次吧!”

    张烨看看他,“碎嘴子啊你是?”

    姚建才:“你才碎嘴子!”

    有几个观众从头笑到尾,嘴都麻了!

    张烨拍拍姚建才的肩膀,语重心长道:“记住了,说相声是干什么用的呢?”

    姚建才请教道:“您说?”

    张烨道:“相声……是教育人的!”

    观众一听,立即“咿”声四起!

    “咿!”

    “咿!”

    全在起哄架秧子!

    张烨迷茫地指了指下面,“咦?他们是在喊你名字吗?”

    姚建才乐道:“这是叫你别往下说了。”

    张烨肃然道:“我是这么认为的,相声就是教育人的,你不是一个演员!”

    姚建才:“那我是什么?”

    张烨道:“你是一个教师!”

    姚建才:“哦?”

    张烨接着道:“你是一只教授!”

    姚建才晕倒:“一只教授?教授有论只的么!”

    观众大笑不已!

    又骂了!

    又开骂了!

    张烨拍着他肩膀道:“你的工作啊,就是教育人,你一定要注意节目的品位,你今天这个作品教育人们学会什么了?这是你的工作。你不要考虑他乐不乐!”

    姚建才:“啊?”

    张烨哼了一声:“他活该!爱乐不乐!”

    观众拍腿大笑!

    姚建才:“啊?”

    张烨道:“你的工作就是教育人,哪怕他不乐!损失十几亿的观众算什么?你的位置站得很稳牢!”

    姚建才嘿道:“我站在哪儿我都不知道了!还稳牢呢?”

    张烨嘱咐道:“一定要高雅!知道什么是高雅吗?”

    姚建才道:“您说?”

    张烨出言道:“高雅就是和人民作对!他爱听不听,不听就不听!活该!死去!”

    有几个观众已经不行了,眼泪都出来了,他们知道张烨嘴毒缺德,可却没想到他损人能损得这么有新花样!这是在开地图炮损人啊!那些说张烨相声就知道搞笑但没有内涵和艺术性的人,都被他给骂进去了!

    张烨还没完,对老姚道:“记住了,你是一个教师,只要你的作品能让观众们痛哭流涕了,你就成功了!”

    几个相声评委面色都黑得不得了!

    姚建才:“啊?”

    张烨嗯道:“一个优秀的相声演员,一定要做到反三俗!”

    姚建才哦了一声,“是吗?”

    张烨道:“绝对要反三俗!把它记在心里面。”

    姚建才谦虚道:“好好好。”

    张烨说道:“谦虚屎人进步。屎人都能进步!何况你这个肉长的?”

    在观众的大笑中,姚建才一摸脑门,“您说的这太脏了!您这本身就叫三俗。”

    张烨听完,眼珠子瞪得跟灯泡儿似的,“我弄死你信吗?”

    姚建才:“嚯!”

    张烨一脸膘肉,撸袖子道:“没挨过流-氓打是吗?大花盆儿砸脑袋上哗哗流血,打得你眼珠子缝针!三俗是我用来侮辱人的手段。说我不行知道吗?”

    姚建才笑道:“说您不行啊?”

    张烨哼道:“敢说我三俗?就你这样的人,进一步就是立即枪毙,回头一步就是保外就医!”

    姚建才道:“好嘛,我还有好儿没好儿啊?”

    张烨道:“就你这样逮住的,都够枪毙五分钟的了!”

    噗!

    立即枪毙?保外就医?

    枪毙五分钟?哎呦你怎么想的包袱啊!

    观众们又一次被字里行间的小包袱给惊艳了,哈哈笑个不停,他们是真没听过这么新奇的段子!而且处处都透着智慧和阴损!张烨看上去是在说姚建才,可实际上谁都明白,这是骂别人呢!

    张烨定了定神,手上比划道:“从月球往地球上看,先是看到长城,然后看到的就是我们这帮人在那儿反三俗呢!”

    姚建才惊奇道:“嚯,你们这帮人闹得这么大呐?”

    张烨理了理衣领,“那是当然了。”看向台下一帮相声演员那里,“今天现场也来了好多我们一块反三俗的同行!”他冲他们招手。

    观众狂笑!

    “咿!”

    “咿!”

    “哈哈哈!”

    台下有一个跟着唐大章一起来的相声演员已经坐不下去了,黑着脸站起来,转头就走了,不听了!

    张烨看向他咦了一声,“怎么走了一个?”

    姚建才笑呵呵道:“人家兴许是上厕所去了。”

    “哦,原来如此。”张烨一挥手,对那相声演员道:“祝你成功!”

    那走到门口的相声演员闻言,脚下一晃差点摔下去,张烨你-大-爷!你丫也太损了吧!上厕所还能有不成功的吗?我缺心眼啊?

    观众在这一刻,也爆了从开场以来最大的一次笑声,哄然而起!

    “哈哈哈哈!”

    “绝了!真绝了!”

    “还是听张烨骂人过瘾啊!”

    “是啊,那帮人遮遮掩掩的讽刺,还抵制,还声讨,有些人还开着马甲不敢露真身,可你们看看张老师,直接开骂!还是当着全国观众!光是这气魄和气势就是那帮吃不着葡萄说葡萄酸的小人比不了的!”

    “跑了一个了!”

    “哎呦逗死我了!”

    骂得解气!

    骂得过瘾!

    众人觉得全身毛孔都在张开,爽得不得了,这你妈才是相声啊!(未完待续。)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