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我真是大明星 > 第393章【永不凋零的《女人花》!】
    中午。

    盒饭了。

    除了有特殊情况的人,一般就算是一线明星,也没有回去,而是都在这边领了盒饭凑合糊弄了午饭。

    张烨也在吃,不过是一个人,张霞和章远棋不知道去哪儿了,估计是磨合歌曲去了,毕竟她们俩是今天才听过这歌,想要唱好,而且想要两个人配合唱好,很不容易,需要长时间的磨合,张烨给他们的这歌,他自己当初在他那个世界听过不下一百遍了,但他对音乐可不专业,所以也不敢给俩人瞎指挥,人家是专业歌手,肯定比自己懂的,他就老老实实自己吃饭了。

    铃铃铃。

    老爸的手机打来了电话。

    “在哪儿呢?”

    “爸,我外面呢。”

    “回不回来吃饭?”

    “呃,可能回不去了,还有点事,您在我姑姑那边呢吧?您帮我告个罪,我姥姥家那边我可能也去不了了。”

    “很重要的事?”

    “嗯,很重要。”

    “那我就不说了,忙你的。”

    下午,张烨接了好几个电话,都是章远棋和张霞团队打来的,跟他商量配乐的事,之前拿给导演组听的只是大概的简易版本,还没有完全做好,有不少瑕疵,所以需要再讨论研究。张烨找了个清净的角落,整整一个下午都在电话里和他们忙这件事,等张霞叫他后,他又去听张霞跟章远棋的演唱,专业的角度做不到,但他可以以他那个世界这歌的标准去评价俩人的表演,也指出了一些瑕疵,并且纠正了一点她们因为不熟悉这歌而产生的音准问题。

    一小时。

    三小时。

    五小时。

    晚上,七点四十。

    终于陪着她们忙完了,张烨已经精疲力竭,他昨晚可就没睡好觉啊,顶多才睡了四个小时,真的是扛不住了。春晚马上就要直播了,所有人都在忙碌,准备登场,张烨见状便找了一个空屋子,就是章远棋她们之前待的那个化妆间,里面一片狼藉,到处都是补妆的化妆品和散落在地的用不到的道具跟服装,但是没人,张烨就把门一关,走到里面,最角落有个沙,这边几个空间隔断都是拿布帘子挡住的,应该是换衣服的地方,他把帘子一拉,沙一坐,呦喝,还挺舒服啊,张烨也不管别的事情了,能做的他都做了,一头倒在那里睡起了觉,一动都动不了了。

    ……

    鞭炮阵阵!

    举国欢腾!

    一年一度的春节联欢晚会开始了!

    第一个节目是开场舞,主要演员都是小学生和中学生,虽然年龄不大,但是动作却一点也不生疏,舞蹈非常优美,音乐节奏也很朝气蓬勃,从这个开场就看得出来,这一届的春晚还真是以年轻人为主的色调,那些以往被年轻人质疑和否定的老套歌曲或老套朗诵节目,可能都会被取消了,增加的八成是大家都喜爱的语言类节目或者年轻人的歌舞节目,要走流行套路,传统的节目太陈旧,赚不了钱,搏不了眼球,活力春晚年轻春晚的另一个意思,其实就是走商业的节奏!

    张烨姥姥家。

    曹萌萌期待地坐在沙上,“开始了开始了!”

    张烨老妈哼哼道:“这届春晚,没什么好看的了!”

    二舅郁闷道:“说好了上小烨的歌,怎么就不给上了啊!”

    三舅妈道:“那帮导演组的人,什么眼光也没有,就图一个眼球,图一个赚钱,还什么年轻人的春晚,把我们老同志都给忘了啊!”

    姥姥也话了,“换台吧,没有小烨的歌我不看了!张霞和孙莹这届也不上了,看着有什么意思?”

    姥爷道:“我的京剧节目,听说这届也就剩下一个了,还是跟其他剧种一起搭台唱,那叫什么来着。”

    曹彤道:“嘻嘻,那叫混搭。”

    “什么玩意儿啊!”姥爷批评道:“老祖宗的东西,都让他们给糟尽了!”

    曹萌萌扒着遥控器不撒手,“可不能换台,我还要看我的李安旭呢。”

    大姐曹丹看看她,“你不是说以后不追韩星了吗?咱哥愤青,你又不是不知道,要是让他知道你追韩星,咱哥非得揍你。”

    曹萌萌嬉皮笑脸道:“我又不是追星,我偶像就我哥一个,那什么李安旭啊,我就听听,嘻嘻,随便听听。”

    曹丹点了妹妹脑袋一下,“你呀。”

    姥姥问道:“小烨今年真不回家过年啊?”

    老妈气道:“也不知道忙什么呢!不管他!”

    姥姥最疼的孩子就是张烨,“小烨有自己的事业了,也成名了,肯定忙,咱们家里人也理解吧。”

    春晚继续着。

    第二个节目是一个大合唱。

    然后紧接着第三个节目就是魔术了,这在以前的春晚还是少见的,魔术师是个新成名的十九岁的港台人士,按照名气来说,其实比不上其他几个三四十岁的魔术师,但是这次却荣幸登台。

    “这魔术一般啊。”

    “是啊,没什么意思。”

    “还好吧,我看这还可以。”

    “比老方的魔术差远了,这次还真是不让中老年人登台了啊?这要说给年轻人机会,办一届年轻的春晚,我也支持,可总得看节目品质啊,节目如果不好,那干什么登台?岁数大的人节目再好,也得一卡再卡?这有点不公平啊,而且人家四十多岁的魔术师,也不算大啊。”

    “不知道他们怎么想的!”

    “这是为了以后考虑,培养新人。”

    “那也不能就抛弃老前辈了!”

    “可是他们真的老了啊,以后会越来越走下坡路的,但是年轻人机会多,会越来越往上走。”

    张烨姥姥家是这种讨论,全国好多类似的家庭里也都是这种对话,有人反对,有人理解,有人则支持,统一不了意见。

    终于,语言类节目来了。

    先是一个相声,紧跟着就是一个小品。

    曹萌萌看得都快睡了,“真垃圾!这几年春晚的相声小品怎么越来越不行了啊?还没我哥的脱口秀好笑!”

    曹彤却乐个不停,道:“你啊,笑点太高了,我怎么觉得还行啊?”

    曹丹客观评价道:“是你笑点低,语言类节目确实质量下降了,没什么太好的作品了,有些作品是还行,但总觉得不够突出,还没有十年前那些小品相声好笑,没看网上一年一年都在骂语言类节目么。”

    大舅妈道:“是不行了,一年不如一年。”

    大舅道:“你们说得轻巧,可相声小品节目是最不好做的,又要艺术性,又要幽默,又要市场认可,出个好作品太难了。”

    ……

    春晚现场。

    楼上楼下座无虚席。

    官员、工人、白领、学生、家属,等等等等,来人都是各式各样的,如果非说这些人有什么相同之处的话,那就是都有点关系,要不然是公司单位关系拿来的票,要不然就是个人的关系,不然春晚的现场票可不是随便给的,连张烨都是靠着田彬的工作证才偷混进来的。

    “精彩!”

    “太好看了!”

    “今年没意思啊。”

    有人叫好,有人则面无表情昏昏欲睡。

    书法界的周大师和魏大师,今天也没有和家人一起过年,而是来到了现场,周大师带着夫人和女儿,魏大师则是带了一个孙子和一个孙女,就坐在第六排左侧的位置。

    周夫人说道:“张大姐也不出场,咱们就多余来。”

    她跟张霞是朋友,认识几十年的老交情了。

    周大师也认识张霞,“张大姐的身体情况你也知道,脑血栓去年还做过介入手术呢,这个年纪,是该退休了,好好享享清福。”

    周夫人摇头道:“我知道她,唱歌和舞台就是张大姐的命,她离不开,一辈子也离不开,真要让她退休了,她肯定高兴不了,人啊,心情一不好,身体反而会不行。”

    魏大师开口道:“张霞听说还有心脏病和高血压吧?人老了,毛病肯定都不少,我要不是为了我几个孩子和孙子铺路,我也早封笔了,人到了这个岁数,尤其是张大姐这个岁数,她比我可能还要大一些呢,不服老不行啊,整天在舞台上表演,那是年轻人的事情了,岁数一大,总要有个落幕。”

    魏大师的孙子孙女没听他们的对话。

    突然,台上的几个主持人开始报幕了。

    听到后,魏大师的孙女当时就惊叫一声,“李安旭要出场啦!我的偶像啊!”

    魏大师吃味道:“爷爷不是你偶像啊?”

    “爷爷也是啦。”他孙女嬉笑道:“李安旭是我第二偶像,我太喜欢他啦,帅呆了!”要不是知道李安旭会登台,魏大师的小孙女可不会来现场,今天过来,都是她求着爷爷带她来的。

    魏大师的孙子也很关注,“你们别说话了,看表演,看表演!”

    这时,音乐响起,李安旭唱着歌登场了,居然不是唱的韩文,而是唱的中文,把歌曲写了中文版!

    这下,无数尖叫响起!

    “啊!”

    “是中文!”

    “太帅了!”

    “李安旭我爱你!”

    现场如此,电视机前也是一样!

    无数年轻粉丝们都激动得喊着李安旭的名字,气氛太热烈了,之前的所有演出,可都没出现过这种阵势!

    李安旭微微笑着,在台上从容演唱,“爱……只是唯一……爱……难免心碎……”他估计是不会说中文的,只是照猫画虎地学音节,有些语调和吐字很生硬,但还是赢得了现场无数叫好!

    一曲作罢!

    年轻人的掌声雷动!

    李安旭笑着鞠躬下台,该下一场了。

    周大师左看看右看看,瞧见这些小年轻兴奋的表情,他很无奈,“老魏,你听懂这歌了吗?”

    魏大师笑道:“理解不了。”

    魏大师孙女道:“多好听呀!”

    周夫人摸摸孩子的脑袋,“你们年轻人觉得好,我们老了,观念跟不上时代了。”

    周大师叹了一口气,“唉,咱们真是落伍了,以后的世界啊,是年轻人的了,呵呵,咱们都靠边站吧。”

    现场,好多中老年人也都有这种唏嘘。

    突然间,场上的灯光和背景画面都变了,一阵悠悠的旋律升起,新一场的节目要登台了,本来是很平常的一件事,但是当看到从上面走出来的两个人后,在场和电视机前的所有观众都愣住了!

    “张霞奶奶?”

    “天后章远棋!”

    “我靠!她们的节目不是取消了吗?”

    “怎么回事?她们又上场了?而且怎么是两个人一起啊?这是要合唱吗?一个美声一个流行,她们也没有合唱曲目啊!”

    “导演组怎么没通知啊?”

    “节目名单又临时改了?”

    ……

    张烨姥姥家。

    “啊!”曹萌萌大喊。

    “小萌,叫什么?”姥姥吓了一跳。

    “快来看啊!快来!”曹萌萌急忙对张烨父母喊道。

    张烨老妈道:“我包饺子呢,不看。”

    曹丹也看了眼电视,然后惊呼道:“章远棋上了!还有张霞奶奶!”

    老妈啊了一声,赶忙扔下擀面杖跑了过来,“不可能啊!她们节目不是让导演组砍掉了么!”

    家里人都盯住了电视。

    ……

    某一家。

    “妈!你别做饭了!”

    “不做饭我干嘛去啊,那破春晚,一点意思也没有。”

    “张霞和章远棋联手登台了!”

    “什么?我看看我看看!”

    ……

    某个电话。

    “喂,姐。”

    “弟弟,怎么又打电话了?刚才不是拜过年了么。”

    “你看春晚了吗?”

    “今年不看了,也没章远棋。”

    “你快看吧!章远棋出来了!有新曲子!”

    “不可能。”

    “是真的!她和张霞一起出来的!这旋律我没听过,肯定不是《但愿人长久》,也不是章远棋以前的歌!”

    “有新歌了?靠!那不说了挂了!我马上去看!”

    ……

    全国各地,都不断上演着这样的一幕。

    跟之前的情况相反,很多有岁数的人都提起了精神。

    但是年轻人,却都一个个无所谓的样子,没什么兴趣。

    “怎么又是张霞啊!”

    “每年都是她!”

    “章远棋也是,每年都来,烦不烦啊!”

    “章姐的电影没的说,以前的老歌也好听,但这几年的新歌真是惨不忍睹,早都过时了!”

    “真没意思。”

    “不用听了,肯定又是老套路!”

    周太太眼神亮起来,“张大姐真出来了啊!”

    周大师苦笑,“何必呢,这届春晚的总体思路就是活力和年轻,要是我我就不登台了,没这个必要了。”

    魏大师的孙女道:“是啊,张霞奶奶都多大岁数了,章远棋阿姨也不小了,人气哪里比得过我家李安旭啊,还不如不来呢,嗯,当然啊,我说的是音乐方面,影视方面章远棋肯定是一姐的。”

    魏大师的孙子也评价道:“章姐不该来唱歌,就应该好好拍电影,她的歌,早不适合现在这个年代了。”

    魏大师蹙眉道:“那个韩国的小子,主持人都给报幕了,怎么张霞章远棋这么两个大腕的节目不给报幕?几个歌曲节目直接就顺下来了?”

    他孙女撇嘴道:“说明导演组不重视呗。”

    现场上年纪的人看着台上的两个女人,听着下面不太热烈的气氛,也都突然有了这么一种感觉,或许真的是年轻人的时代来了,张霞老了,章远棋老了,音乐的舞台……可能已经不需要她们了,他们这次或许真的不该登台,还不如好好的功成身退,再卖力气又能有什么用?

    唯一让他们感觉奇怪的是,张霞和章远棋今天登台穿得衣服,竟然是特别鲜艳的晚礼服,有红有绿有黄有紫有蓝,一堆鲜艳的颜色堆在衣服上,很刺眼,而且她们俩人这个岁数的人,竟然今天全在头上别了一朵红灿灿的花朵,这种艳丽的打扮,章远棋没有过,张霞也从没有过啊!

    怎么回事?

    这娘俩要干什么?

    彭一宇和导演组的人在后台也看着屏幕!

    电视机前的全国无数个人也全对两个女人的打扮惊疑不定!

    下一刻,章远棋话筒一举,轻吸一口气,洋溢着笑容唱了起来。

    “我有花一朵。”

    “长在我心中。”

    “含苞待放意……幽幽。”

    “朝朝与暮暮,切切地等候,有心的人来入梦。”

    一梅艳芳的《女人花》,让章远棋演绎的淋漓尽致,她的嗓音不青春,也不活力,更没有半点所谓的清澈和缠绵,章远棋的嗓音是带着一点沙哑磁性的,却恰恰正是这样的嗓子,恰恰是这个年纪的嗓子,才能将这《女人花》唱出如此味道!这不是一写给年轻女人的歌!这是一只属于她们的歌!

    这一段歌声一出,现场好多人都呆住了!

    花儿?

    含苞待放?

    在影视作品和文学作品中,这些词往往都是象征青春女性的,形容少女的,可今天,章远棋和张霞居然反其道而行之,竟然一身是“花儿”地上来了,竟然唱到了“花儿”,唱到了自己!

    绽放?

    那是年轻人的权利!

    那是年轻人才有的资格!

    你们这个岁数了,凭什么?为什么?

    章远棋握住了张霞的手,仿佛全世界的声音都消失了,对张霞笑笑:

    “女人花,摇曳在红尘中。”

    “女人花,随风轻轻摆动。”

    “只盼望有一双温柔手。”

    “能抚慰我内心的寂寞。”

    现场一个前排的中年妇女突然握住了自己女儿的手,悄然无息的,眼泪不知怎么就落了下来!

    “妈,您怎么哭了?”小女孩问道。

    妇女一边笑一边哭,“你还小,等你长大了,你就明白了。”

    周太太站了起来,眼圈红了,一眨不眨地盯着台上的两个女人!

    章远棋的声音似乎在这一刻一个字一个字地打在了所有成熟女人的心里,她的声音又像一双手,摸在了她们的肩头!

    魏大师也一脸动容,“这歌……”

    旋律略起了变化。

    章远棋放下话筒,张霞举了起来。

    张霞奶奶握着章远棋的手,看着观众露出一个绽放的笑容,虽然头白了,虽然脸皮皱了,可张奶奶的那种笑,却没有一点暮色!

    像一朵花!

    一瞬间开了!

    “我有花一朵。”

    “花香满枝头。”

    “谁来真心寻芳踪。”

    “花开不多时,堪折直须折。”

    “女人如花花似梦。”

    现场好多女人听到这里时,已经掩面而泣!

    张霞奶奶却笑得朝气勃勃:

    “女人花,摇曳在红尘中。”

    “女人花,随风轻轻摆动。”

    “只盼望有一双温柔手。”

    “能抚慰我内心的寂寞。”

    周夫人也哭了,为了舞台!为了春晚!为了观众!她们奉献出了所有岁月!她们把全部的青春和年华都给了舞台!

    谁说她们老了!

    谁敢说她们老了!?

    她们还能唱!她们还能唱一辈子!!

    就算十年过去了!就算五十年过去了!她们还是舞台上最灿烂最鲜艳的一朵女人花!

    她们永远也不会老!

    我们永远也不会老!!

    这一刹那,就算在场的男同胞们也面露震惊,男人有时候,比女人更懂女人,大家的心里好像突然被什么东西打了一下似的!

    后排的一个中年人看向妻子,伸过手,紧紧握住了妻子的手,好像一辈子都不要松开的力量,“燕儿,上次对不起,我还骂你黄脸婆,我……”声音有些哽咽,“你为孩子,为我,为这个家付出太多了!”

    他妻子幸福地笑了,“有钱难买我愿意。”

    中年人手握得更紧了,“你在我心里,永远是一朵鲜花!”

    合唱!

    章远棋和张霞手拉手往前走着,一边走,两个人还做着舞蹈的动作,并不是正规的舞蹈,而就是那种很随意很自内心的动作,手时而俏皮地摆个动作,手指时而点一下头上的花朵儿!

    “女人花,摇曳在红尘中。”

    “女人花,随风轻轻摆动。”

    “若是你闻过了花香涌。”

    “别问我花儿是为谁红。”

    “爱过知情重,醉过知酒浓,花开花谢总是空。”

    “缘份不停留像春风来又走,女人如花花似梦。”

    两人的和音,让现场很多观众一下子站了起来,那种心灵的震撼,是很难形容的,他们现在只知道一点:

    这就是女人!

    这才是女人!

    女人如花!永不凋零!(未完待续。)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