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我真是大明星 > 第375章【吴则卿送回家!】
    聚会再开。

    一道道菜端上桌。

    随着《木兰诗》的现世,也给之前的纷争划上了一个句号,没有人再提那些无关痛痒的小插曲了,后院儿吃吃喝喝,没送礼物的也继续送。

    “魏大师,祝您长寿。”

    “吴姐,一点小礼物不成敬意。”

    “吴姐,我写了副字,肯定是比不上张老师送您的《木兰诗》那种境界和层次了,但也是一番心意。”

    “《木兰诗》一出,我都不好意思送礼物了啊。”

    “哈哈哈,我也是啊,感觉我这点东西都拿不出手了。”

    “唉,我现在脑子里还转着那些字呢——雄兔脚扑朔,雌兔眼迷离;双兔傍地走,安能辨我是雄雌?好啊!古有花木兰!今有吴校长!我有种预感,这《木兰诗》几十几百年后绝对是一场佳话,绝对会流传千古的,等到几百甚至几千年后,咱们这些在场的人可都是这篇《木兰诗》的典故了啊,他们那时候谈论起这乐府诗时,就不得不提上咱们了,以前啊,都是咱们大家研究古人的典故、学习,没成想自己也可能有成为后人典故的一天啊!”

    “张老师是大才!”

    “是的,没有比这再珍贵的礼物了!”

    “好一个花木兰!好一《木兰诗》啊!”

    “我要是能写出这么一篇乐府诗体,我就从此封笔了!”

    大家吃着喝着送着礼,却也还沉浸在方才《木兰诗》给他们带来的震撼里呢。

    周大师饭量小,吃的也快,吃完后便拿餐巾纸抹了抹嘴,“我吃好了,失陪大家一下啊。”然后看向吴则卿,“小吴,你怎么急着就把那副字收起来了啊,你再拿出来一会儿,我得抄一幅。”

    吴则卿笑道:“您也要写?”

    周大师一嗯,“我也手痒了,碰见这么好的一片诗文,还有幸现场看到了创作过程,当然要写下来了。”随即对张烨问道:“小张,我临摹一下《木兰诗》的内容,可以吧?别告我侵权啊,呵呵。”

    张烨赶紧道:“当然,这是我荣幸。”

    周大师让弟子准备好笔墨纸砚,没有写,而是先看,看了大概十几分钟,闭目思考了很久,方才动笔,他这是将内容吃透以后才敢写的!

    当周大师版本的《木兰诗》书写好,众人无不喝彩!

    “好字!”

    “周老功力非凡啊!”

    周大师却不太满意,摇摇手道:“是这篇诗文好,不是我的字好,而且我的书法不太适合写这篇内容,有点太刚进了,跟文意不太搭调,没有小张那种潇洒的行楷表达的好,总是差了些意境。”

    周围已经有很多人吃过饭后在拍照了,有人拍了周大师的《木兰诗》,但更多的人则都拿手机拍下了张烨的《木兰诗》,确实如此,张烨所写的《木兰诗》,用字,笔墨深浅,排版,字体意境上,都是要比周大师写的好一些的,有这个结果也不意外,毕竟张烨是原作者嘛,肯定要比周大师对文章吃的透一些!

    有人把张烨的字到网上了,还有之前那些诗文跟对联,也一并传了上去,这种美谈得和人分享啊!

    ……

    网络上。

    书法协会成立周年的聚会,顿时曝光了!

    “曾经沧海难为水?”

    “除却巫山不是云?好诗啊!”

    “商女不知亡国恨?隔江犹唱后庭花?”

    “我了个靠!寂寞寒窗空守寡?这怎么对下联啊!”

    “你们快看这篇《木兰辞》!这太牛逼了啊!谁写的?”

    “我也想知道!其他那些诗词还好说,但这《木兰辞》太吓人了!这文字,这文采,这故事,到底何人所作?”

    “你们看图片上的落款!”

    “这……这好像是张什么?”

    “我草!是张烨!”

    “啊!落款真的是张烨!”

    然后也不知是聚会现场的谁,微博名字叫东生的人,也是帖人,在下面说明了一句,“今天是书法协会成立周年,也是北大副校长吴则卿女士的生日,张烨老师被邀请来参加,留下了这些诗文对联,尤其最后一篇《木兰诗》,是小张老师送给吴校长的生日礼物,此文一出,在我看来,世上恐怕已经没有其他乐府诗了,《木兰诗》才是乐府诗最登峰造极的诗文!”

    众人立刻津津乐道起来。

    “啊哈?真是张老师写的?”

    “我汗啊,张烨什么时候会书法了?”

    “张烨老师难道还无所不能了?什么都会?”

    “呵呵,这种诗文我看也就张烨能写的出来,这是文字功底文学功底和讲故事写小说功底的一个综合体现,世上只怕也就张烨有本事写的了!他不但是文学家,而且还是畅销小说家啊!”

    “我可不管谁写的!《木兰诗》太棒了!看得我热血沸腾啊!木兰才是女汉子中的女汉子!是我辈楷模啊!”

    “太赞了啊!”

    “木兰帅呆了!”

    “好字,好文,张老师又大展神威了!”

    “谁在书法协会年会现场啊,快跟我们说说具体情况啊!”

    有人还真说了,匿名告诉了大家张烨是怎么一人对战几十个书法家的情景,和《木兰诗》的现场创作过程!

    众人听得心潮澎湃一阵向往!

    书法比赛?

    全胜?

    张烨太牛了啊!这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节奏啊!

    《木兰诗》当下就被无数人转评论,在其他贴吧和大型论坛上也相继出现《木兰诗》的原文,获得了无数女性的追捧!

    以前,喜欢张烨的虽然男女老少都有,但多数还是男同志,毕竟张烨写的东西大都是打打杀杀骂人的文章,讲三国,讲红楼,这些古板的名著作品也是男同志研究的比较多,好多女人虽然也爱看《红楼梦》,但大多女人就是看一看罢了,不怎么讲究文本细读,男人喜爱研究,于是张烨的粉丝群有七成都是男同志。但《木兰诗》一出,张烨的“女人缘”顿时飙升了起来,女粉丝成倍成倍地增长了!

    ……

    这边。

    下午快三点了。

    饭局结束,大家该吃的也吃完了,喝好了。

    苏娜从吴校长那里要来了张烨的那副千古绝对的上联,和她爸爸心满意足地走了,其他宾客也6续离席。

    张烨被冯先生和几个书法家惯得晕晕乎乎,喝了不少酒,脚下都有点站不稳了,他走到吴则卿那边道:“吴校长。”打了个酒嗝,“那什么,我先……颠儿了,您这么多东西,用不用我送您?”

    吴则卿边上堆着很多书画礼物。

    只听她道:“你喝成这样了,怎么回去?”

    “我开车来的,开车回去啊。”张烨大着舌头道,头脑其实还是清醒的,“没事儿,您放心吧。”

    周大师听见了,“哟,那可不行,喝了酒别开车,我让人送你回家吧?”

    吴则卿笑道:“别劳烦周老了,反正我今天也没开车来,还有这么多东西在,正好,我送小张吧,他家离我那儿也不远。”

    张烨忙道:“不用,吴校长。”

    “你听我的吧。”她道:“你这晃晃悠悠的,还开什么车。”

    旁边冯先生也喝得七荤八素的了,道:“对,让……咯……让小吴送你,回头……回头有机会咱哥俩……再喝!”

    张烨应战,“没问题!”

    还哥俩呢,冯先生比张烨爸妈都大不少。

    最后,几个人帮着吴则卿把东西搬上了张烨的宝马x5,全堆在了后座儿上,然后吴则卿把张烨塞进了副驾驶,自己则从他手里拿了车钥匙,跟周大师等人告了个辞,开着车离开了。

    “坐好了。”吴则卿提醒。

    “嗯。”张烨揉着太阳穴。

    她摇摇头,笑着伸手帮张烨把安全带绑上,“行了。”

    铃铃铃。

    路上,张烨手机响了。

    是他领导,维我网络电视台王雄打来的。

    张烨接起来,“喂,王……总。”

    王雄一听就听出来了,“小张,干嘛呢?喝酒了吧?”

    “喝了点,还……行。”张烨道:“有事儿您说?”

    王雄见他还清醒,就道:“是这样,刚才得到的消息,广电那边对你播音主持执照的吊销已经到期了,我们申请后也已经恢复了你播音主持的资格,《张烨脱口秀》能复播了,现在离过年也没两天了,你也不用回来上海,反正录播的节目都是现成的,早准备好了,就是有一点我得跟你说一下。”说罢,语气突然有点凝重,“我们接到一些消息,也不知道准不准确,说是广电这边正在酝酿一次严打。”

    严打?

    又严打?

    张烨抱怨道:“不是刚严打完吗?”

    王雄道:“反正说是要出台什么挺严厉的政策,具体就不清楚了,大家也都是道听途说,所以为了避免意外,大家商量,决定今天开始就复播你的脱口秀节目,并且一天播出四期到五期,不一天一期地播出了,明面上宣称是为了弥补停播期间的观众流失,所以多放一些节目资源上去,实际上是想赶在政策出台前将脱口秀播完,毕竟你的节目尺度也不小,现在谁也不知道将要出台什么政策呢,还是防患于未然的好,不然万一政策有大变动,打咱们一个措手不及,可能后面的脱口秀节目都播不了了,那可就是大损失了,所以先跟你打一声招呼。”

    张烨道:“行,我听公司安排。”

    王雄笑道:“那好,那就没事了,你没开车吧?喝了酒可别开车,回家早点休息,咱们年后见。”

    “得嘞,给您拜个早年。”

    “好,谢谢,也给你父母带好。”

    说了几句,这才挂了电话。

    刚把手机收起来,张烨就脑袋一歪,靠在车上睡着了!(未完待续。)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