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我真是大明星 > 第371章【老吴的生日礼物】
    空气静。

    所有人都看着对联。

    张烨怕远处的人看不清,还念了一遍,“寂寞寒窗空守寡。”

    苏爸爸已经绝望了!他得得瑟瑟地出战了,以为赢了,谁想等待他的是这么一个上联,一下就给他活生生地憋了回去。周大师和少数几个真正懂行的人,在张烨落笔后,也都被这个上联给惊得一愣一愣的!

    这……

    这上联……

    张烨上联的意思很简单,甚至很直白,就是一个寂寞的寡妇独守寒窗,不像有些对联还比较拗口比较文言,这个上联连翻译也不用,谁都能看懂,而这个上联的猫腻,顶多也就是偏旁部都一样,表面上看只是个普通的奇联,这种上联在这个世界多了去了,没什么好奇怪的。当然,这是外行人的看法,真正内行的、真正对楹联研究很深的人一看之下,第一反应肯定是想吐血!

    这怎么对?

    这根本没法对啊!

    但有一些书法家还没觉得,他们纷纷出谋划策。

    “苏老师,怎么不写啊?”

    “我看对个惆怅忧……诶不行。”

    “对个俊俏……也不成也不成,不工整。”

    大家越琢磨越觉得头疼,越思考越觉得震惊,这上联看上去好像谁都能对一对,只要给他们时间就可以了,可偏生他们想得越细,研究得越透,越有一种深深的无力感,心也慢慢凉了下来!

    对不上!

    这联居然对不上来!

    众人集思广益都没有办法对上下联!

    周大师提醒道:“已经有出战的人了,这一场的比试就不要集体意见了吧?小吴的队伍就两个人而已,人数本来就够少了。”

    张烨却道:“周大师,没关系,我这个上联不限时间,不限任何人,就算几十年后有人对上,这局也算我输。”

    周大师看看他,欣慰地笑着点点头,“好,那这一场先搁置吧,这个胜负留到以后再说,没准几十年后也是一场佳话,哈哈。”

    张烨提议道:“那今天就到这里吧。”

    周大师一嗯,越看张烨越喜欢了,“好,彩头也有归属了,再比下去我看也意义不大,这都一点多了,咱们该开饭了!”

    输赢不提了?

    这局算平手?以后再说?

    谁都知道,那墨镜青年是给他们留了面子了,要是就按照比赛规则来说,他肯定是赢了的,但他却主动提出要搁置下来,这还是有气度的,看来这青年也不是不知道分寸的,没有群追猛打把他们的脸真的扒光。

    张烨是让了一步,其实他本没打算如此的,陈默的话让他很不高兴,早打定主意要杀他们个丢盔卸甲,可是没办法啊,对方这一场出战的是苏娜的父亲,苏娜可是张烨的同事,关系还一直非常要好,张烨对别人可以无所谓,但对自己朋友的父亲,那自然是不能穷追猛打了,于是才有了他主动“求和”的一幕,这不是张烨有分寸,不是那些人以为的样子,只是张烨给苏娜和苏娜父亲面子。

    别人不懂张烨的避让?

    但苏娜肯定是明白的,她跟张烨很熟了,知道张烨平时的脾气,那就是一个爱谁谁的主儿,他怕过谁啊?闫教授多高的身份?张烨说骂也就骂了,苏娜知道张烨不是个会因为这些礼节尊卑而退让的主儿,人家张老师之所以不计较输赢了,这是看她苏娜的面子呢。想到这里,苏娜就觉得心里挺温暖的,放着这么多书法家和艺术家的面子不买账,连理都不理他们更别说巴结了,可张烨却唯独给她苏娜这个朋友的面儿,在苏娜看来,这种朋友是最可交的,这才是真正的朋友!

    苏娜看过去,一眨眼睛。

    张烨一点头,跟她交流了一个眼神。

    这时,魏大师终于开口笑道:“后生可畏啊!”

    张烨谦虚了半句,也就半句,“是您大家谦让了,否则您大家要是动真格的,我可不是对手。”

    吴则卿也笑着道:“魏大师,那彩头我就收下了?”

    魏大师脸上露出不舍得的表情,也不知是真是假,“等我再看一眼,再不看该没机会看到了啊。”

    魏大师的徒弟陈默脸色有些不好看,老师想要的东西他们这么多人都没有拿到,实在没有脸了!

    周大师的弟子已经把之前的彩头拿出来了。

    吴则卿温雅道:“要不然先借您一段时间,到时候再还我。”

    “好啊。”魏大师对她道:“借多久?”

    吴则卿低声一笑,“一百年。”

    魏大师一瞅她,乐了,“好,说定了!”

    后面这两句话,是他们俩人说的,只有离得近的周大师和周大师举着书法的两个弟子听到了,嗯,还有耳尖的张烨,其他人都没听见,其他人只听到吴则卿要把画借给魏大师观赏一段时间,到时候还要还的。

    借一百年?

    那就是还不了了!

    张烨对吴则卿的决定无所谓,老吴怎么做他都支持。

    那俩弟子一愣,没吭声,吴则卿既然是低声说的,那自然有她低声的道理,说借不说送,八成是为了照顾魏大师的面子,他们也不会去宣扬。

    周大师一看皆大欢喜,也心情不错,吩咐工作人员开席了。

    魏大师也情绪大好,“我看就在院子里吃吧。”

    “可以啊。”周大师抬头看天,“今天天气不错,暖和。”

    另一个书法大师笑道:“好,那就让他们在后院儿摆桌子,要是地方不够,其他人再去小楼里吃。”

    摆桌。

    上菜。

    吴则卿把张烨叫了过来,“刚才听见了?”

    “啊?听见什么?”张烨假装不知道。

    吴则卿用只有俩人能听到的声音说,“我啊,把你赢来的彩头给魏大师了,毕竟是你赢来的,得跟你说一声儿。”

    张烨嗨道:“没事,您决定就行,反正是给您赢的。”

    吴则卿微笑道:“之所以不要周大师那幅字了,我是想你给我好好写一幅字,那个礼物我没要,你得再给我准备个礼物,一会儿开饭的时候,我估计大家都该送礼物了,你空着手也不好意思是吧?呵呵,我等着你给我写幅好的送我。”

    张烨顿觉很有面子,周大师是什么人啊,那是书法大师,吴校长连周大师的精品书法都主动放弃了,都没放在眼里,偏偏看上了张烨的书法,这得是多大的荣幸啊,张烨受宠若惊的同时也觉得荣幸。

    不过写什么?

    没什么可写的了啊!

    张烨笑道:“要不然我之前写的那些古诗古词和对联,都给您吧,当是生日礼物了,这个成不?”

    吴则卿道:“你那些诗词本来就是我的了,呵呵,不过我怎么觉得还不够,毕竟那些不是真的古诗词,没典故支撑,诗是好诗,词也是好词,但没有历史背景做底,意境上总是有些欠缺的。”

    张烨不服,“怎么没有典故支撑呀。”

    吴则卿笑笑,“那我问你,《虞美人》这词为什么叫虞美人?故国是什么故国?《清明》里牧童遥指杏花村的杏花村是什么地方?有什么典故故事?《过华清宫》,华清宫是什么地方?一骑红尘妃子笑的妃子,是哪个妃子?你怎么知道当时有一个妃子是这么吃荔枝的?历史上有记载吗?文献上有资料吗?”

    张烨解释道:“这个啊……”

    不等他说完,吴则卿就笑,“反正欠我个礼物,一会儿我收。”

    “小吴,来来来,这边主座。”那边周大师叫她。

    吴则卿就过去了,留下张烨一个人苦笑,老吴这是摆明了要打劫啊,还是要打劫一个彻底啊!

    不止是她,其余人等也都知道张烨的诗词好是真好,在文学上每一都简直无可挑剔,但偏偏差点了典故和历史的支撑,如果是一位古人写的,那自然不用说,古人本来就是历史和典故,这些诗词就完美了,但张烨不是古人啊,他只是个吸收了现代文化的现代人,这就让那些诗词的价值打了折扣。

    张烨还是不服呀!

    谁告诉你们我诗没有典故支撑的?

    谁告诉你们我没法从历史资料上解释的?

    《虞美人》为什么叫虞美人?因为吧,因为虞美人她吧,她……算了先说下一个,嗯,故国是哪个国?故国当然是……对了,说杏花村吧,杏花村是什么地方?杏花村其实就是……就是稻……稻香村旁边的……旁边的一个……一个……我草!我就他妈写杏花村!你们管的着么!管的着么!

    张烨恼羞成怒,这些古诗词确实有些典故解释不了,如果非要解释,那得延伸到他那个世界的历史典故去了。

    这些诗词差点意思?

    那我能给您什么礼物啊?

    古诗词这东西,很少有不带典故的啊!

    难道写个乐府诗?这种古文形式倒是有很多不用典故支撑,因为它们本身就是典故,本身就是一个民间故事改编的,张烨理解就是一种古代的小说,讲一个虚幻不存在的故事,那么也就用不着历史典故支撑了。

    乐府诗。

    给老吴写什么呢?(未完待续。)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