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我真是大明星 > 第370章【最后一场!比对联!】
    “接着比?”

    “可再比也一样吧?”

    “是啊,再比诗词,也没意义了。”

    “要不然换下规则吧,比一比别的。”

    “周大师,别老是诗词了,这对对方太有利了,我们是搞书法的,怎么在文学诗词上比得过一个搞文学的?”

    “没错,换题吧。”

    “只要不是比诗词,其他都行。”

    “对,不比诗词,什么都可以,他肯定没戏。”

    墨镜青年的文学功力,大家服了,然而这可是书法比赛啊,所以大家还真不服,好多书法家面子上有损,都提出争议了。

    周大师笑道:“如果比,就继续抓阄,箱子里的题目也不仅仅只有写诗写词的,还有其他的题目。”

    “好。”

    “那来吧。”

    众人跟那青年较上劲了。

    周大师道:“这样,先休息两分钟,然后开始。”

    大家也没什么意见,喝水的喝水,饿了的就吃一块点心。

    张烨是去了厕所,走进古色古香的饭庄内一拐弯,进了男卫生间,他身后也有一个人跟进来了,这人好像是魏大师的一个弟子,也是魏大师队伍中的一员。

    “等下。”陈默叫住他。

    张烨回头,“朋友,有事儿?”

    陈默看着他道:“你今天过了吧?”

    张烨笑道:“这是什么意思?怎么个过法儿?”

    “今天是魏大师的生日,你这么折腾,有意思吗?你也是圈子里的人,难道不懂尊敬师长的道理?”陈默语气不太客气。

    张烨听乐了,“不好意思,我还真不是你们这个圈子的人,我懂尊师重道,但我的师不是魏大师,是吴校长,我的道也不是书法一道,所以你们那一套就别往我身上套了。”

    还敲打我来了?

    呵,你算老几啊!

    陈默教育他道:“凡事留三分余地,以后好相见。”

    张烨道:“你们刚才一群人欺负吴校长一个女流之辈,怎么没讲留三分余地?我帮一下就不行了?”

    陈默头头是道地说:“吴校长毕竟不完全算是书法界的,在座所有人跟魏大师的关系都比较好,又是老人家大寿,自然选择队伍的时候去了魏大师这边,何谈欺负?只是个小比赛而已,增加一点乐趣的,谁也不会在乎这些,我相信吴校长也没有那么小的气量,倒是你,把这次比试弄得变味儿了!”

    张烨被他的这番理论给弄笑了,道:“你们可真逗,一群人欺负吴校长想赢下彩头,你们说这是普通比赛不必当真,不提以多欺少,只说是玩乐而已,噢,现在输了,又说要我们得尊师重道留余地,说我们不懂尊重,合着怎么都是你们对啊?合着这彩头必须得你们拿下来才是正确的,才是符合道理的,我们怎么着都不行?除了输给你们以外,我们怎么着都不对?”

    陈默冷了眼眸,“你这是歪曲我的意思!”

    “可你骨子里就是这个意思啊!”张烨道:“对不住啊,论资排辈这一套在我这里不管用!我是被吴校长邀请来的,我是来给吴校长祝寿的,其他人怎么看我,怎么想我,跟我没关系,怎么做我自己有数儿,就别劳烦你们给我设定路线了。”说罢,他自己上厕所了,不再搭理他。

    陈默也怒了,不识抬举!转头走了。

    其实这次的比赛,输赢什么的张烨并不是特别看重,他只看重吴则卿的态度,别人欺负老吴,让老吴面子上难看了,张烨就不能忍,就站了出来帮忙,就这么简单,现在既然已经拿下了彩头给吴校长涨了脸,张烨本是无所谓了,输一局就输一局,他的心思又不在书法界,输了赢了对他没有任何影响。可是现在,居然有人上门来找他理论,还敲打威胁自己?那张烨还用废话?

    这厮可是出了名的混人啊!

    麻痹!你不说还好,现在,哥们儿我还非得赢了!

    我告诉你们,你们一场也别想拿下来!我还怕你威胁?

    ……

    后院。

    下一场比赛开始了。

    到抓阄的时候了,陈默出来一步,“老师,我抓吧。”

    魏大师笑着点头,和蔼道:“好,小默你去吧。”

    魏大师自始至终都没有出过手,可能他从一开始也没打算亲自上场比试的,作为一个书法界的大师,他赢了不好看,是欺负小辈,输了更不好看。

    张烨问,“这人谁啊?”

    吴则卿看看那抓阄的三十岁的男子,“魏大师的弟子吧,不知道叫什么,不认识。怎么了?对他这么感兴趣?”

    张烨耸了下肩膀,道:“刚才在卫生间,他没头没脑就过来敲打了我几句,让我尊师重道尊老爱幼什么的,那意思是说我做过了。”

    吴则卿温和道:“你准备让这一场了?”

    “当然不可能!”张烨道:“我又不是三八红旗手!他越这么说,我还越得赢了!既然赢了,咱就赢到底!”

    陈默抓好了。

    抓出的题目引起了一片哗然!

    周大师也一愣,宣布道:“不用抓第二个阄儿了,下一场的题目——对联,按照以往的规则,由双方协商,一人出上联,另一人对下联,如果答出下联,对方输,如果答不出下联,对方赢,当然也不是绝对的,就算答上来最后也要看书法实力,如何评定胜负,我会做出判断的,因为对联的特殊性,比赛时间延长到十分钟,好了,现在你们双方看看谁出联谁对联吧。”

    对联?

    竟然是对联!

    对联和书法是密不可分的,不过这种题目比较少,往年也很少有人抽中的。

    “哈哈,这下有好戏了!”

    “可算是抽中一个新题目了!”

    “只要不是诗词,那青年就没希望了!”

    “小默手气还不错嘛,这一场终于拿下了!”

    “苏老师,这是您的领域啊,没有人比您更适合出战了,您在楹联上的造诣,在国内可能排到前十名的,没有几个人比得上您。”

    “苏老师,看您的了。”

    “不能老让小吴那边赢啊,咱们老家伙的脸都没了!哈!”

    陈默也是笑了一下,望了一眼那边的张烨,心说你还跟我废话?这下不是比诗词歌赋了,我看你还怎么赢!

    苏娜的爸爸走出来了,“好,我来!”

    周大师也摇了下脑袋,知道没有悬念了,老苏出手,在楹联领域是很少有人能赢过他的,除非那少数几个变-态。

    可是让所有人都有点奇怪的是,对面的张烨竟然一点反应都没有,还是那么平静地坐着,时不时喝一口酒。

    魏大师笑呵呵道:“小吴,是你出战?”

    吴则卿看到题目后也笑了,“就不需要我了吧。”

    张烨已经站起来了,“苏叔叔,谁出题?”

    苏爸爸很大气,大手一挥,“年轻人出题吧,呵呵。”

    “行,那我就不客气了。”张烨走到案台前面。

    表情最精彩的要说是苏娜了,在看到抽中题目是对联的一刻,苏娜就险些晕倒,在看到魏大师团队众人一副十足稳赢的架势和表情后,苏娜更是哭笑不得,你们真觉得稳赢了?你们知道个屁啊!

    这可是张烨啊!

    诗词歌赋对联文章小说演讲,没有他不行的!

    尤其是楹联上的造诣,张烨老师那是属于变-态-级的啊!

    苏娜不禁会想到了当初京城楹联大赛的一幕,每次的地方楹联大赛都是有冠军的,但是冠军和冠军不一样啊,含金量不一样啊,别的那些冠军,都是和其他选手争得头破血流,微乎其微地优势勉强夺冠的,可是张烨呢?那次决赛苏娜可是跟网络上看过视频的,张烨一人单挑几十个人啊,是压倒性的胜利,其余那些选手连一分都没有得到,被张烨打了一个毫无还手之力!

    什么原因造成的?

    是实力水平差距太大的原因!

    苏娜知道自己父亲擅长对联,也是此道高手,可就算如此她也明白,自己父亲可能一万人里能赢一万人,却绝对赢不了张烨的!

    “爸!”苏娜忙道。

    苏爸爸看向不远处,“嗯?”

    苏娜急忙又打眼色又摇手,意思是不让他去。

    苏爸爸没看懂,笑眯眯地点点头,还以为女儿给他加油呢。

    陈默和那些书法家们也都一脸轻松了,说说笑笑地看着张烨那边,等着他给出上联,他们相信,不管那墨镜青年给出什么上联,苏老师定然都会对上来的,而且会对得天衣无缝。

    随即,张烨写了一个上联。

    字很少,他写的也非常随意,似乎连想都没想就落了笔,那感觉好像是认输了,又好像是没当回事。

    ——寂寞寒窗空守寡。

    张烨抬头笑,“我写好了。”

    “好,我来对!”苏爸爸在一群人的助威声中信心满满地晃悠着步子走上来,低头看看那上联。

    然后。

    然后苏爸爸噗的一声差点吐出一口老血!

    我草你个九姥姥啊!这你妈什么上联啊!你要不要这么狠啊!

    张烨是够缺德的,因为这句上联是他那个地球的一则千古绝对,就算是那次在京城楹联大赛上写的烟锁池塘柳,历史上也是有人很接近了,对出过不少下联,虽然那些下联都有各种各样的问题还不算工整,可是这个“寂寞寒窗空守寡”,在他那世界流传的几百年里,却是连个像模像样差不多甚至于勉勉强强的下联都没有出现过,更别说要对仗工整还得符合意境了!

    死联!

    这上联不可能有人对的上来!

    就算以后有人可以,那想来也是几百几千年后了!(未完待续。)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