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我真是大明星 > 第368章【连赢三场了!】
    《泊秦淮》。

    作者是杜牧。

    此诗是张烨那个世界的诗人杜牧夜泊秦淮时触景感怀之作,前半段写秦淮夜景,后半段抒感慨,讽刺那些不从中汲取教训而醉生梦死的统治者,表现了作者对国家命运的无比关怀和深切。算起来,这也是一在张烨地球上非常著名的七言诗,用来赢下这第二场书法比赛,倒是大材小用了。

    赢了就好。

    反正这些诗留着也是留着。

    张烨回去坐下休息,喝了口水,觉得没意思,写了两篇字后,他不由得想喝点酒了,目光也落在了茶桌上摆着的几瓶白酒上,古时候讲究喝酒作诗,书法协会的年会,自然也少不了这些,很多书法家都是老酒鬼的,没了酒也不行,张烨也不客气,上手就拧开了一瓶,给自己倒了一杯。

    “喝酒?”吴则卿问。

    张烨道:“嗯,喝点。”

    吴则卿笑笑,“刚才幸好你反应快。”

    张烨低声道:“谁让那边的人不讲究的。”说着把酒杯凑到嘴边啄了一口,辛辣的滋味进了喉咙,火辣辣地从嗓子眼掉进了胃里。

    好酒!

    舒坦啊!

    他一脸享受。

    每个人写书法的时候,都是有讲究的,比如有人喜欢睡一觉醒了再写,有人习惯沐浴更衣后写,有人爱夜半时分夜深人静的时候写,各有各的癖好跟习惯,不一而足,自然也有喜欢喝酒后写字的,这种外物或者书写前的习惯,大都是帮助人更好的进入自己最好的一个状态。

    吴则卿自己喝茶,“你少喝点,呵呵,一会儿还指望你呢。”

    “成。”张烨还在喝酒,“我酒量我清楚,您放心,肯定喝不多。”

    两场比赛过后,周大师考虑到吴则卿队伍只有两个人,就多让他们休息了片刻,没急着开始下一场。

    “老师。”周大师的一个弟子惊奇不已地瞥着张烨,按耐不住地问道:“这是哪位大师的子侄或弟子吧?”

    周大师摇头,“大师的弟子?他这等现场作诗的能力,还有那一手深厚的书**底,他自己都能称大师了。”

    那弟子愕道:“您评价这么高?”

    周大师失笑道:“不是我评价高,是你们没这个鉴赏能力罢了,这两诗可惜生在现代了,要是放在古代,放在当时的环境下,再加上一些典故和历史背景的支撑,换做是当时的历史人物所写,我相信,这两诗定能流芳百世的,可惜了,现代文学环境的土壤,没有给古诗词太多的生存空间,不然啊,呵呵。”

    另个队伍那里。

    魏大师不说话,闭目养神。

    其他人则开始出谋划策上了。

    “让他们赢两场了,不妙,不妙啊。”

    “魏老大寿,老爷子想要的字咱们肯定得给争到啊。”

    “对方有个深藏不露的人物啊,大家有什么对策?”

    “呵呵,还用对策?只是让那小伙子赶巧了罢了,咱们这么多书法家还比不过一个毛头小子?”

    “老李你别托大,老冯跟老王可都栽了,轻敌要不得。”

    “不知道下面的题目是什么呢,那年轻人在古诗上的造诣看来极高,也就魏大师能跟他比一比了,不过写词他可能不行,一个人水平再高也不可能全都擅长,总会有短板的。”

    大家商量了好半天,其实要是光比书法比写字的话,他们这些书法家里的很多人都不会憷那墨镜青年的,那青年的字是很好,但并不是登峰造极的,比起很多书法家来,那人还是差了一点点火候,他们这帮人可是写了一辈子字的,自然不会输在这上面,可现在问题是对方的古诗写得太出神入化了啊,又切题,又有意境,就算书法上不是最完美的,可也用古诗意境占据了优势啊,他们头疼的是这个!

    半晌后。

    周大师说话了,“好了,开始第三场。”

    魏大师这边抓阄了——荔枝。

    吴则卿也抓了一个——七言绝句。

    众人都瞪着眼睛看过来,又是古诗?七言的?

    周大师宣布,“第三场比试的题目,要求七言绝句,诗中要有荔枝二字,好,大家开始选人答题吧,计时开始!”

    话音刚落,魏大师团队里的一个人就自告奋勇地上去了,“魏老爷子,这场让我上吧,看半天了,手痒痒喽。”

    “好。”魏大师一笑。

    这是杨主任,四十多岁,书法协会的一个负责人。

    杨主任过去就开始写了,好像是要抢占什么先机。

    一些书法家都笑了起来,这一场终于是十拿九稳了,杨主任虽说在书法上的技艺跟对方那个墨镜青年相差不多,算是各有伯仲吧,但是这次的古诗不一样,荔枝?七言?在上个朝代,是有一很有名的写荔枝的诗词的,没上过语文课本,却也算得上很多钻研文学的人都知道的!对方那个青年的古诗很拿手?可再拿手你也不可能比得上这名诗吧?之前因为题目限定太大太偏的关系,前面两个书法家都没办法挥出正常水平,没办法写他们想写的意境和诗文,现在终于碰到一个好题目了,轮到他们可以自由挥了,当然是信心十足的!

    吴则卿也已经猜到杨主任要写哪诗了,“谁来?”

    “……我去吧。”张烨刚喝点酒,头飘乎乎的,感觉状态正好,

    “好。”吴则卿提醒道:“记得不要写《枝赞》了,对方肯定写的这个,你上去也没有杨主任写得快。”

    张烨眨巴眼,“什么是《枝赞》?”

    吴则卿:“……好吧,当我没说。”

    旁边人听了也几乎晕倒在地,这么有名的七言诗你都没听过?你还搞书法呢?你前面那两诗是蒙着写的吧你!

    有人却觉得这墨镜青年是装蒜呢,他不可能不知道这诗,历史上写过荔枝的古诗并不多,这东西可不像梅花啊兰花啊天天有人写,荔枝比较冷门,这《枝赞》也不是全都写荔枝的,还写了其他东西,最后是从侧面写爱情的。

    可他们不了解,张烨这厮是真不知道什么是《枝赞》,世界早都改变了,张烨也不是经过这个世界的教育环境培育出来的,当然两眼一抹黑。

    杨主任写好了。

    周大师一看,轻轻点头,写的很好,老杨今天挥不错啊,每一笔都恰到好处,把这诗表达得还不错,呵呵,老魏这边总算是能拿下一场了?

    然后,张烨也落笔了!

    周大师非常有兴趣地看过去。

    结果他这一落笔,全场一下子鸦雀无声起来!

    “诶?”

    “这字……”

    张烨又换上了王羲之的行楷,可是之前是第一次写,还有点生疏不熟练,落笔有些虚,但这一次,他已经可以把那一百多本书法技能书全部挥出来了,书法技艺竟然又出色了一筹!

    长安回望绣成堆,山顶千门次第开。

    一骑红尘妃子笑,无人知是荔枝来。

    又是杜牧的!

    ——《过华清宫》!

    周大师作为一个评委,本来不应该说话的,可是看完张烨这一诗,却真的忍不住了,“好一个一骑红尘妃子笑,无人知是荔枝来!”

    其他人也懵了!

    “什么诗?”

    “我靠!怎么又没听过啊?”

    “又是临时创作的?这你妈什么文采啊!”

    “这是谁赢了啊?而且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我怎么感觉那个青年的字,写的又精湛了一点?难道他第一诗的那个行楷,还没有尽全力?是随便写的?这会儿才动了真格的?”

    “肯定是了!”

    “咱们都走眼了啊!”

    “现在才是认真了一点?”

    所有人现在都关心这次的胜负了。

    周大师哈哈一笑,根本连看都不看杨主任的字了,而是十分喜爱地盯着张烨的这《过华清宫》看个不停,末了,他大声道:“从书法技艺上说,老杨输了一点点,从古诗的意境配上书法的意境,老杨啊……还是输了一点点,可能我并不权威,这也只是代表我的个人意见,我认为,《过华清宫》比《枝赞》要高了一截!一骑红尘妃子笑,无人知是荔枝来,这一句诗便当得起一声赞叹!”

    又赢了!

    连胜三场了!

    后面,杨主任的一个弟子不服气道:“《枝赞》可是名篇啊,《过华清宫》?只是个随便创作的。”

    周大师断言道:“或许几十年后,或许几百年后,《过华清宫》可能也会成为名篇,不能因为它没有年代性就否定其中的文学价值,你们说呢?”

    “周老说的对。”

    “没错,后一句是点睛之笔!”

    “无人知是荔枝来?确实好啊!”

    魏大师队伍里之前还纷纷出谋划策的几人都哑口无言了,他们还以为碰见题目限制宽泛的,对方青年就不行了呢,想着他就算再去现场创作,也不可能强的过古人几千几百年的智慧结晶吧?可没料到对方真的你妈临场写出了一能和古人智慧相提并论的七言古诗!甚至还有越!

    饭庄二楼上的好多家属女眷也都被下面的激烈对决勾起了强烈的兴奋,一个个全都下楼看热闹来了。

    越来越多的人好奇死了!

    这个突然冒出来的青年是谁啊!?

    苏娜是真心替张烨高兴,她也是乐坏了,唯恐天下不乱地给张烨加了几声油,张老师就是张老师啊!一个业余的对战几十个书法家?竟然还稳占上风!这个结果也是很多人都大跌眼镜的!(未完待续。)
龙8国际